她又看向一直抓著他的手臂的北宮祭:「北宮家主,可以放開我了嗎?」

2022 年 6 月 23 日

北宮祭似乎有些恍惚。

「叮咚…」這時,門鈴響了起來。

大半夜的會有什麼人來呢?

門鈴一聲接著一聲,頗有幾分不開門就不罷休的意思。

夜玖:「兩位,不去開門看看?」

這倆人,一人抓著她一個胳膊,夜玖動彈不得,也是非常無奈。

門鈴聲將別墅的管家吵醒了,他匆匆去開門。

「請問你有什麼事嗎?」管家保持著良好的禮儀,微笑的問著。

門外是一位少年,少年似乎有幾分膽怯,但還是鼓起了勇氣,一雙微圓的杏眼直視著管家:「我……來找小姐姐!」

他瞪著管家:「小姐姐呢?!」

聽到下面的聲音有些熟悉,夜玖掙脫兩人,走了下去,越過管家,看見站在門口的少年,有些意外。

「洛子言?」

見到夜玖,洛子言的眼睛一亮:「小姐姐!」

夜玖:「你怎麼來這裡了?」

難道和上面的兩人認識?

洛子言走到她身旁,低頭看著剛到胸口的少女,軟軟一笑:「看小姐姐一個人大半夜的出門,有些擔心,所以偷偷跟來了,小姐姐不會生氣吧……」

他眼神緊張,似乎很害怕夜玖會怪他,而夜玖卻是有些疑惑。

偷偷跟來,自己還沒有發現他……

洛子言還不知道,自己的這一個舉動讓夜玖起了疑心。

他看著從樓上走下來的兩人,一臉緊張:「小姐姐,你沒有什麼事吧?」

說這話的時候,眼神是不是掃向那兩人。

他非常自然的拉住夜玖的手,把她藏到自己身後,氣鼓鼓的瞪著那兩個人:「老男人!怎麼可以欺負剛成年的孩子!」

《我的夫君是絕色》無錯章節將持續在搜書網更新,站內無任何廣告,還請大家收藏和推薦搜書網!

喜歡我的夫君是絕色請大家收藏:()我的夫君是絕色搜書網更新速度最快。 隨着黑色漩渦的消散,神族大軍只得停下攻擊,頗感遺憾。

宏珏收起長劍,雙眸之中透著銳利之光,盯着黑色漩渦消失的地方冷冷一哼。

隨即,他望向神族大軍,掃了眼四周,發現眾多魔族之人的屍體,嘴角不由揚起一抹弧線,朗聲道:「諸位辛苦,全部返回大本營休息。」

聞言,神族大軍快速收拾戰場后紛紛向著東南方行進。

秦楓先前忙着斬殺魔族強者,沒能來得及變回幽鴻潛回魔族大軍之中,如今只得跟隨神族大軍回歸。

回歸途中,洛筱予與冥雎找上秦楓,戰鬥結束,終於可以相聚,三人相擁在一起。

其他親友在知曉秦楓的存在後,也紛紛趕來,與其相見,甚至包括當初在太古靈宮中並肩作戰過的一些人。

秦楓望着一張張熟悉的面孔,心中喜悅,終於回歸神族,緊繃的弦終於可以放鬆一會兒。

據事後統計,此次大戰,在交戰中神族大軍便斬殺魔族強者三千餘人,又抓捕封印近八千人,之後幾乎全部滅殺,魔族損失共萬餘人,其中靈魘便有近千人。

這一戰,神族大獲全勝,一舉重創魔族大軍。

而秦楓在這一戰中做出了極大貢獻,先是重創烏青月,險些將其斬殺,之後又抓捕眾多魔族天驕,接着又斬殺或抓捕諸多靈魘,甚至包括一名七重天靈魘以及一名九重天靈魘。

同樣的,他也獲得了諸多戰利品,收穫頗豐。

最珍貴的自然是斬殺那名九重天靈魘后所得的地品魔器,那是一隻玄黑色的缽,三尺寬、一尺高,其內充斥着濃濃的怨氣與煞氣,充盈著怨靈哭喊之聲,容易影響心境。

它擁有着器靈,為一隻長著獠牙,面目恐怖的鬼影,對秦楓頗為抵觸,暫時還未能完全收服,故而此寶也暫時難以動用,被鎮壓在玄天混沌葫蘆之中。

除此之外,還有三件黃品魔器,魘器更是不少,基本都已煉化。

三日後,神族大軍返回到大本營,秦楓本尊得到神族高層召喚,依著分身指引,一路向著深處進發,與分身匯合、相融,之後見到了一眾靈神。

「春楓,此次多虧你提供的情報,使得我族大勝,重創魔族。經我等商議決定,特賜予你嘉獎,你有什麼要求,盡可提出。」墨麟天神開口道。

秦楓略一思忖,道:「如今我已回歸神族,可否讓我獨領一支軍隊,與魔族交鋒?」

聽得這一要求,一眾靈神不由面面相覷,頗感意外。

在他們想來,秦楓或許會要求得到強大的神器,或是極為珍稀的天材地寶,亦或是得到某位強者的教導甚至傳承,可他竟然提出這個要求,心思盡在此次大戰之中。

「你如今為三重天靈聖?」依雲神女問道。

秦楓頷首。

「以你這等修為,想要獨領一支靈聖軍隊,怕是難以服眾。」依雲神女道。

「我願領百人為特戰隊,作為我族尖刀利劍,斬殺魔族強者。」秦楓面露堅毅道。

。 學生們還在睡覺。

廣播里響起汪啟承粗獷的嗓音,「所有學生五分鐘內到操場集合,再通知一遍,所有學生五分鐘內到操場集合!」

廣播聲吵醒還在睡夢中的學生們,聽到是大魔王的聲音,一個個被嚇得睡意全消。

他們嘴裡面罵罵咧咧,快速的起床穿衣洗漱整理內務。

操場上。

教員們站在地上,腳下堆積著一層厚厚的皚皚白雪,踩在地上行走時會發出輕微的聲響。

雪花洋洋洒洒的落下,四周一片銀裝素裹,建築物也都被白雪覆蓋,純潔無瑕。

顏知許單手抄在兜里。

站在旁邊的肖舒逸開口搭話,「顏教員今天的氣色不錯。」

這話一出引得靳璇也不由自主地看了她一眼,眼中泛起驚詫,一閃而逝消失恢復平靜。

訓練基地的條件挺簡陋的,還能保持這樣的氣色挺難得。

顏知許看著前方,「最近一直都有在使用中藥包泡腳,排除濕氣,睡眠還不錯。」

宿舍的門口已經有人整理好,腳步匆匆的跑出來了。

靳璇腳底一片冰涼,美艷的臉上露出心動,忍不住誘惑開口詢問,「你用的是什麼中藥包,訓練結束我回頭也買點使用。」

宣城的溫度實在是太低了,今天已經驟降到零下十一度,訓練基地還沒有供暖。

晚上躺在硬邦邦的床上,翻來覆去的睡不著。

雪花飄落,顏知許的鼻尖被凍的微微泛紅。

「我用的中藥包世面上沒有賣,這是我男朋友自己搭配研製的。」

靳璇:「……」

肖舒逸:「……」

汪啟承:「……」

幾人齊齊沉默不語。

這狗糧來的還挺突如其然的,猝不及然就被塞了滿噹噹的一嘴。

顏知許把左手也抄進兜里,「我那有一大箱,可以送你們一點。」

傅時墨寄來的中藥包數量不少,哪怕三個月的訓練結束也不一定能用完。

肖舒逸道謝,「那就謝了,訓練完這批小崽子請你吃飯。」

見他沒一點謙虛的接受,靳璇還有汪啟承也沒抗住誘惑收下這份好意。

顏知許的男朋友傅時墨是九安醫院的院長,著名的權威醫生,他搭配研製的中藥包效果一定杠杠的。

顏知許應聲,「嗯。」

前方許多學生們已經來到操場上,在各班的位置上規規矩矩的站著。

後面有部分學生遲到,原本還心驚膽戰但是汪啟承卻沒說什麼。

遲到的學生:「……」

見了鬼了?

汪大魔鬼居然會這麼仁慈的放過他們?該不會是還有什麼更加恐怖的訓練在後面吧?

學生們全部到齊。

汪啟承雙手背在身後,板著一張臉在操場上來回踱步。

他的嗓音拔高,「經過教員們的一致商量,決定今天展開一場體能訓練,第一項是十公里跑步!」

這句話說完。

現場的學生們鴉雀無聲,大家望著天空中飄揚的雪花,在心中嘀咕果然汪魔鬼不可能有善心。

顏知許把抄在兜里的手拿出來,「溫度下降,天氣冷,你們跑跑步身體會暖和的。」

人群里的學生們翻了個白眼。

十公里的跑步呢,他們情願冷著。

。 第1669章

「我也覺得有問題,她失蹤這麼多年,正好在國醫院招新的這個時間點回來,確實太巧了!」

「沒錯,而且一回來就進了國醫院,還當上了副院長!反而是最有可能當選的白遠梅和范同生都沒落得好下場。」

「我還聽說她拿下了元氏的繼承權……」

「元氏那種小規模的企業沒什麼好說的吧……不過她這一步步走得確實不尋常,加上她和弘煦王子的牽扯。等等……我怎麼嗅到了陰謀的味道?」

冒充元落黎,當上國醫院副院長,蓄謀接近王子……

這些事情串聯在一起,只怕是一樁驚天撼地的大陰謀!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秦舒身上,眼裡帶著各色的猜疑。

甚至國主府和辛家的衛兵,都進入了警戒狀態,手中的武器悄然指向秦舒。

宮守澤沒有阻止,彷彿並沒有察覺下屬的舉動。

他直直地盯著秦舒,讓人看不出他心裡的想法。

氣氛在這一刻,莫名變得緊張。

而身處中心的秦舒,卻始終保持著一副波瀾不驚的模樣。

這份淡然,讓正在打量她的辛晟怔了一下,有種熟悉感。

他微微抬手,示意身後的部下收起了戒備。

辛裕憤慨地盯著辛寶娥,這一刻,算是徹底認清楚她的真面目!

他正想替秦舒解釋,一直不曾表態的秦舒卻突然抬步,走向了辛寶娥。

她在辛寶娥和宮雅月面前停下腳步,玩味的目光落在兩人之間,最後卻是看向了一旁的邱冰。

「邱先生應該很清楚,我和弘煦王子是怎麼見面的?弘煦王子風寒加重,是邱先生聯繫國醫院,請我前去醫治的。」

說著,轉眸瞥向辛寶娥,「怎麼到了辛小姐嘴裡,就成了我蓄謀接近?照你的說法,是不是連今天國主遇襲,都要賴在我頭上了?還有,你剛才說了一大堆,卻始終沒有說清楚,你要怎麼證明,我不是元落黎?」

秦舒突然犀利的質問讓辛寶娥有點反應不及,她保持著理智,否認道:「我沒說國主遇襲跟你有關!」

說完,卻又補了一句:「當然,你身份可疑……也不排除這個可能。」

秦舒忍不住輕呵了一聲,好整以暇地說道:「好,那你先說說,你是怎麼發現我不是元落黎的?」

秦舒這話一出口,其他人都下意識地以為她承認了自己是冒充的。

誰知秦舒緊接著說道:「我倒要聽聽,你辛四小姐是怎麼顛倒黑白,搬弄是非的!」

矛頭一下子直指辛寶娥。

辛晟不太樂意,畢竟寶娥是自己的女兒。

他想站出來干預,卻接收到了辛裕一個稍安勿躁的眼神。

辛晟遲疑地退了回去。

辛寶娥直直地看向秦舒,眼底壓抑著怨憤的情緒。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