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沐夕看他這副色樣,已經按捺不住了,她上前就要動手,但被何靈韻攔下了。

2022 年 6 月 21 日

「當然可以,晚上我做東,請渡邊先生吃飯。」何靈韻笑吟吟的說。

「呵呵,可是,我已經等不及了,怎麼辦?」渡邊湊近何靈韻,伸手就向何靈韻臉上撫去:「何小姐這麼成熟漂亮的女性,正是我喜歡的類型,我房間的床挺大的,要不……」

一邊的沐夕雙眼中殺意一閃,她甩開何靈韻的手,一把抓住渡邊那隻放肆的手,猛的一扭。

。 「對啊,人有時候不是人,還可能會變成畜生。」

宋九月十分認同地點頭附和,雖然一早就猜到會和四大導師有關,但是當真的知道是冰冰的時候,宋九月心裡還是挺失望的。

c圈能走到今天這一步,被那麼多人喜歡和認可,不就是因為像冰冰那些前輩的不斷努力嗎?

當年他們才玩兒的時候,經常被人誤解,覺得他們穿奇怪的衣服走在街上是瘋子,是多少代人的努力,才讓發展到現在,受到人們的尊敬。

從被罵成瘋子,到現在路上碰到COSER,會被人圍著叫簽名,是多少人的心血和不斷努力換來的。

然而這麼令人尊敬的前輩,居然一直把魔爪伸進圈子,打著的名義,傷害那些對這行充滿幻想的小孩,到底是怎麼想的呢?

良心,就不會疼么?

「天使baby,你罵誰呢?」

即使跪在玻璃渣上,張曉紅依舊戰鬥力十足,朝宋九月大吼。

「誰是畜生,我就罵誰啊。」

宋九月嗤笑道。

「你裝什麼清高,你不過就是好命,找了慕斯爵當小三,所以才看不起人,覺得自己多厲害?」

張曉紅不以為然地反諷回去,她覺得天使baby之所以這麼囂張地站在這裡,都是靠男人。

如果不是有慕斯爵罩著,就憑天使baby一個小小的COSER,敢管組織的事情嗎?

「那你還真猜錯了,她不是小三。」

冰冷的聲音,從公主打扮的慕斯爵嘴裡冒出,帶著不可抗拒的威嚴。

「你是誰啊?」

張曉紅疑惑地看著慕斯爵,大約過了三秒,她的臉肉眼可見的驚訝到變形。

「你是慕斯爵?怎麼可能?」

張曉紅真的一開始,完全沒有把慕斯爵認出來,倒不是宋九月的化妝有多牛逼,而是慕斯爵是誰啊!

那可是慕江集團的總裁,a國商界,最具有話語權的男人,怎麼可能打扮成一個女人呢?

「你是慕斯爵?」

旁邊的冰冰,顯然也是一臉驚訝。

他雖然從張曉紅嘴裡知道慕斯爵也參與了這件事情,但是剛才完全就沒有把人給認出來。

原因和張曉紅一樣,是真的沒想到,以慕斯爵那樣身份地位的人,竟然會cos成一個公主?

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每個男人心裡,都住著一個小公舉嗎?

「我是。」

慕斯爵看著冰冰,一臉從容地摟住了宋九月的腰,宣誓自己的主權。

「不知道我們是哪裡得罪了慕少,慕少為什麼要多管閑事?」

冰冰迅速調理自己的心情,頗為不解地朝慕斯爵問道。

「因為愛情。」

這話一出,冰冰的眼角有幾分抽搐。

原本會以為慕斯爵要說出於正義感什麼的,沒想到,慕斯爵竟然說是因為愛情,才多管閑事?

「如果是因為天使baby,我們之前並不知道慕少您這麼喜歡她,我在這裡可有保證,以後絕對不會再打baby小姐的主意,也不會讓她參加任何的聚會。」

冰冰誠懇地看著慕斯爵,如果慕斯爵真的是衝冠一怒為紅顏,那情況可比他們想象中,要簡單的多了。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醒來之後,無論白家家主如何詢問,女侯爵都三緘其口,不肯說出自己的身世來歷。趁此機會,白家家主提出了要收女侯爵為義女,繼承雪衣堡。

於是,出於已經懷有身孕的考慮,女侯爵為報答救命之恩,順勢答應了下來。

在白亦非出生兩個月前,白家家主逝去,女侯爵成為了雪衣堡的新主人。

秉承著上代家主的意志,女侯爵開始帶領雪衣堡走向復興,雪衣堡上下呈現出欣欣向榮的態勢。

而想要在大陸站穩腳跟,與官場打交道,是不可避免的。這才有了雪星覬覦雪衣堡,派人截殺女侯爵的事情。

同時,白旭還說了一件事。當時女侯爵的傷勢並沒有完全傷愈,準確來說是無法傷愈,她的體內有一股強大的暗勁一直在破壞著她的身體機能。

當白家家主談及此事,女侯爵彷彿任命般地閉上了雙眼,只說不要白費力氣。

正因如此,在女侯爵突破魂斗羅后,修為再也無法精進,而且自身的實力最多只能發揮七成。

即使女侯爵天賦過人,在面對雪星的埋伏時,內憂外患下才,引得舊傷複發,不治而逝。

看到白亦非若有所思的神情,明珠說道:「看來表哥心中已經有了猜測。不錯,姑媽確實是從日月大陸來的,而且也跟聖靈教有關。」

聖靈教!又是它。白亦非暗道。

當初的邪魂師,自己的身世,眼前叫明珠的女子,都與日月大陸的聖靈教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有趣!

「先進去吧,邊走邊說!」

也不知為何,以白亦非的精神力竟然看不清明珠的虛實,渾身上下似乎籠罩在一片朦朧之中。但即便如此,若她心懷不軌,白亦非有信心將她擒下。

「表哥,你可知道聖靈教的真正實力?」明珠笑吟吟的斜眼瞅著白亦非,膚白如新剝鮮菱,更增幾分俏媚。

「一皇二帝四天王八長老,略有耳聞。」白亦非輕抿著紅唇,徐徐道。

這些東西,不僅是前世的記憶,上次魂滅生的招供,也印證了這一點。

「既然表哥清楚聖靈教的能耐,那表妹就不故作賣弄了。」明珠嘴角邊微含笑容。

「聖靈教的教主為妖皇,魂力99級,靈帝魂生天和黑帝魂元天是一對孿生兄弟,魂力都在98級。四天王中,隱王魂阡陌,魂力97級,明王魂虛子和翼王魂冥子,魂力為96級。剩下的八個執法長老,都是95級以下的封號斗羅,分別為」

明珠如數家珍地將聖靈教的具體實力情況說了出來。

如果她說的是真的,那麼聖靈教的實力幾乎就是另一個翻版的武魂殿,這樣的豪華陣容,若長老殿和供奉殿還是像之前一樣心有間隙,怕是敵不過他們。

「四天王中,你似乎故意漏了一人。聖靈教之前曾派來一股小隊人馬,為首的魂斗羅叫魂滅生,他在聖靈教之中是執事長老,地位僅次於以上的人。連他都不知曉一皇二帝的真實實力,本侯想,你就是四天王中最後的那一個吧。」

白亦非星眸如波,臉上掛著一副似笑非笑的神情。

明珠見此,巧笑道:「是的,我就是魅王魂明珠,魂力96級。表哥是不是有個疑惑,為什麼看不穿我的真實實力。」

「那是因為我的武魂名為魅惑之靈,也算是一種本體武魂,特性就是能完全隱匿自身氣息,除非精神力遠強於我,否則便看不出我的真實情況。」

說完,明珠還特意向白亦非證明了一下,對於她的坦誠,白亦非感到有些意外。

白亦非問道:「你們聖靈教人都姓魂,聽起來更像是一個家族組織,這裡面有什麼門道嗎?」

明珠咯咯一笑,扭著盈盈可握的水蛇腰,只不過,那是種諷刺的笑意。

「家族?哼!聖靈教那種吃人的地方怎麼會有家族這個概念,我們之所以都姓魂,那是因為自我們自加入聖靈教開始,妖皇就這樣稱呼我們。寓意著我們忘掉過去,今後只效忠於他一人。」

一旁的白亦非優雅地邁著步伐,從明珠的情緒波動中,他感受到了深似海的恨意,看來這個自稱是自己表妹的人也有一段不為人知的過往。

「你似乎仇恨聖靈教?」

聞言,明珠停下了腳步,收起了媚態,望著白亦非血色的雙眸,十分認真地說道:「我和聖靈教是血海深仇。而表哥你,同樣如此!」

淡淡的殺意瀰漫開來,紫紅色的魂力火焰從明珠身上燃起,幾乎要實質化,天空的雪花都被渲染成了紫紅色。

「繼續說!」白亦非淡淡說道。

這點殺意,還不足以讓他動容。疑惑的同時,他也想知道明珠到底想要賣什麼關子。

良久,明珠的心情漸漸平復了心情,「其實,在以前的聖靈教中,除了一皇二帝四天王八護法,還有兩人位列聖靈教的權力中心。他們位在二帝之下,但凌駕於四天王之上。他們就是聖靈教的聖子和聖女。」

說到這裡,明珠再次看向了白亦非,緩緩道:「而表哥你的母親,就是聖靈教的聖女,名為魂兮顏。你的父親也是聖靈教的聖子,名為魂風羽。」

什麼!!!

白亦非眼神中再次閃過錯愕,就算以他對母親天賦的了解,知道她在聖靈教中地位不低。卻沒想到居然是一教的聖女,而他的父親,竟然也是聖子!

既然父親母親的地位那麼高,為何母親會以那麼一種狼狽的方式來到斗羅大陸,最重要的是父親也沒跟過來,莫非

突然,白亦非的心中有了一絲不妙的預感。

明珠自顧自的說道:「聖子與聖女天賦過人,年僅24歲就雙雙突破了魂聖,更因為兩人能使用萬中無一的武魂融合技,所以備受妖皇的期待與器重。」

「表哥你也知道,想要施展武魂融合技,不僅需要雙方的武魂親和度高,兩人在精神上還要有共嗚或互補。為了提高兩人的默契度,每次指派下來的任務,妖皇基本都讓他們一起行動。或許是因為兩人多次的患難與共,或者是多次使用武魂融合技的緣故,一來二去,聖子與聖女竟然墜入了愛河。」 慕夏對她那麼好,知道她被顧綰綰打了,肯定會幫她報仇。

她不願意慕夏為自己惹事,如果是那樣,她罪過就大了。

何甜不敢去想,索性決定這三天都呆在宿舍里不出去。

三天後才是考試的時間,這三天她不出門也沒有什麼關係。

三天時間,臉上的腫應該也消得差不多了。

做好決定后,何甜找了條毛巾,用冷聲浸濕后開始處理自己臉上的傷,給臉冰敷。

與此同時,歐陽墨帶着自己的導師來到了男生宿舍樓下。

女生宿舍他們進不去,所以歐陽墨只帶導師見了幾個男同學——當然,不包括君嶸軒。

君嶸軒無論考試通過與否,都不算在他帶出的學生里,所以他巴不得君嶸軒通不過。

要是讓人知道,他不要的學生卻考上了英倫大學,不知道別人會怎麼想他。

「這幾個就是我這次帶過來的學生,還有兩個同學是女生,就不叫她們了。不過女生里有個叫顧綰綰的,是我最看好的。」歐陽墨一邊跟導師介紹著方躍等人,一邊又提起顧綰綰。

導師點點頭,用英文詢問了幾個學生一些學術上的問題。

方躍還能回答上來幾句,另外幾個學生都有點露怯,英文講的也有些磕磕巴巴。

導師的眉頭慢慢皺了起來,低聲說:「我預計這幾個學生里,只有一個有希望能考進來。你別問了,除了畢業答辯要通過之外,還需要至少帶出三個能考進來的學生。」

歐陽墨聽到這話,心底一沉,讓方躍他們回宿舍后,連忙跟導師解釋道:「老師,其他兩個人雖然英文口語不好,但是書面英語成績其實都不錯。」

導師搖搖頭:「我也是剛才接到的通知,這次提前招生,會比往年多一個面試環節。面試內容我也不知道,但口語必須得好,否則,可能會連考核題目都聽不懂。」

歐陽墨大驚。

「怎麼會突然多出這個面試環節?」

導師嘆了口氣,道:「還不是因為今年畢業率又降低了?而畢業沒通過最多的,恰恰是每年通過提前招生進來的。所以,校方決定,增加提前招生難度,藉此篩選最優秀的學生。」

歐陽墨咬了咬牙,道:「那我這三天時間就加強他們的口語訓練。」

「嗯,這很有必要。你加油吧,我也去忙了。畢業論文方面,你先不要把太多希望放在sa

身上。想見她的人太多了,就算她來了,你也有可能見不上她。」

「不會的。」歐陽墨很篤定。

他知道的關於sa

的信息並不多,但知道sa

是華國人。

華國人都有天生的歸屬感和國家榮譽感,他相信sa

知道自己是華國人後,一定會幫他!

導師嘆了口氣,沒再多說什麼了。

他作為導師,幫助學生順利畢業是職責,但他也只能點到為止,不能幫過多的忙。

他自認自己幫歐陽墨的已經過多了,剩下的只能靠歐陽墨自己了。

另一邊。

顧綰綰走出宿舍之後就去逛了下英倫大學里的商業區。

大家都說大學城大學城,英倫大學才算得上是真正的大學城。歲月匆匆流過,這些年間,太虛山聖地。

成為了北鬥上最大聖地,真正成為了,長生法門的祖師。

而天下間的仙神,也越發的對那個,傳聞中可以永恆不朽的封神大計。

產生了不可避免的覬覦,就跟有貓爪子,在撓那些仙神的仙心一樣。

姬家,祖祠內!

姬家那尊太乙金仙的

《從異界開始的諸天旅程》第五百九十八章平穩的日子(二) 「原來是這樣!」楚秦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