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Anne緊張的樣子李子孝真有些哭笑不得,印象里的外國人臉皮都挺厚的而且對這方面也挺看的開根本就不會在乎這些。

2022 年 6 月 11 日

「放心吧,我只是不想引起一些不必要的麻煩。」

李子孝說的不假,Anne雖然漂亮不過這段時間李子孝接觸的美女可不少,不能說完全免疫最起碼的自控還是能做到的。

最重要的一點還是不想節外生枝,畢竟現在是非常時期而且李子孝自己本身就有很多的麻煩了,好像再增加點麻煩也不會感覺到什麼?

「在這之前我還是要回自己家一趟……」

「你……我說你這個女人怎麼這麼麻煩?合著我前面說那麼多都是廢話唄?」

「不是……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

「那是哪樣?行了行了,再在這裡磨蹭一會兒他們的同伴就該趕過來了,快點跟我回家。」

「可是……」

李子孝不給Anne繼續說下去的機會一個公主抱就把她抱在懷裡,雙腳輕輕用力一跳便又跳回到樹上,趁著夜色的掩護李子孝與Anne很快就沒了身影……

「到了。」

說著李子孝把Anne放了下來。

Anne整理了一下自己被吹亂的頭髮說道,「你們中Z國人都這麼厲害的嗎?好好的馬路不走在樹上跳來跳去的,要是沒有踩穩摔下去應該會很疼吧?」

「你不是醫學院的高材生嗎?既然是學醫的應該對這樣的問題很明白不是嗎?」

「我又沒有摔過怎麼可能知道……」Anne小聲的嘀咕著眼睛卻不由自主的看向了前方,「這是你家?原來你這麼有錢。」說著Anne好像意識到了什麼用古怪的眼神看著李子孝,「這房子不會是秦的吧?」

「抱歉,這個房子是我的另外一個朋友的,倩倩只是暫時在這裡住。」

「哦。」

Anne輕輕回了一聲沒有再說話。

李子孝來到門前把門打開對身後的Anne說道,「進來吧。」

Anne點點頭跟在李子孝後面進到了屋子裡,剛進來就看見不遠處的沙發上坐著一個女人正在看電視,可能是聽到了開門的聲音她回過頭正看著門的方向。

「這位是?」

楊莎妮站起身微笑著來到Anne面前。

「她是倩倩在國外的朋……呃……閨蜜。」

「你好,我叫楊莎妮是李子孝的姐姐。」

「你……你好,我叫Anne。」

楊莎妮捂著嘴笑了一下,「呵呵呵……沒想到你的中文說的這麼好。」

「謝謝誇獎。」

「來,裡面坐。」

楊莎妮把Anne讓到了屋裡,還沒坐下呢李子孝在後面問道。

「倩倩還沒回來嗎?」

「你們不是一起出去的嗎?怎麼不是一起回來的?」

「哦,她中途被學校喊去開會了。」

「這大晚上的還開什麼會啊?」

李子孝換好鞋也來到沙發前,「我也不是很清楚,這個學校我到現在都沒有弄明白是怎麼回事。要說它不行吧,可是請來的教師又都是名牌大學的人,要說它行吧,又覺得它裡面很多事情非常複雜,同樣是學生,同樣是人偏偏還要分個高低貴賤出來。」

「梁嫣給你找到學校肯定有它獨特的地方。」

李子孝點了點頭,「是啊,是挺獨特的。」

叮咚叮咚……

哐哐哐……

「來了來了。」

李子孝還沒坐下門鈴響了一遍之後就開始了一陣急促的拍門聲。

來到門前剛把門打開劉偉滿臉焦急的站在門口。

「怎麼了?」

李子孝不解的問了一句。

「大……大哥,出……出事情了……」

聞言李子孝皺起了眉頭。

「出什麼事情了?」語氣有些嚴肅。

「童……童顏欣……童顏欣被人殺了……」

。 「父親大人,你覺得他們值得信任么?」

在秦少穹等人去準備治療的物品的時候,白天來到了白雲天的身邊。

聽到自己兒子的話,白雲天的臉上露出了笑容。

這笑容之中多少帶著老謀深算的意思。

「你知不知道這些人並不重要,真正重要的是在你的心中認為,孫葉賢值得信任就足夠了。」

就像白雲天所說的那樣,並不了解秦少穹等人。

但在他的眼中看來,能夠拿出孫葉賢的東西,這比任何的事情都要重要!

「所以,你打算怎麼做。就讓他們給治療么?」

直到現在白天的臉上,還有著一絲擔憂。

「不然你還有更好的辦法嗎?我們現在能依靠的也就只有他們。」

相對於自己的兒子,白雲天表現的倒是淡然了許多。

忽然間他撲哧一聲的叫了出來,像是想到了什麼有趣的事情。

雖然現在形勢看起來表面上是風平浪靜,白天心中更清楚,白氏家族沒有想象的那麼安靜。

所以他也很疑惑,自己的父親還怎麼能夠笑得出來。

「我是在想老孫那個混蛋還真過分,自己看上人卻非要把我也牽扯進來。」

白雲天的這句話倒也不是無故放失,要是沒有孫葉賢的引薦,他們還真的參與不到白氏家族的事中。

「我只是在想,他們究竟是不是真有那樣的能力。」

相對於秦少穹一行人,白天似乎更加的信任張家的人。

張家在南部十六州已經發展了這麼多年,而且國醫家族也不是開玩笑的。

「這個小子不是已經證明了他的醫術要比張家的人厲害嗎?既然如此你還在那裡擔心什麼?」

白雲天皺了皺眉頭,對於自己大兒子的話多少有些不滿。

記住想要成為一名合格的掌舵人,不一定要有打破固有觀念的勇氣和能力!

不然片面的迷信權威,最後吃虧的人是我們自己。

老爺子說話的時候,臉上露出了無比嚴肅!

一種上位者不怒自威的氣勢,油然而出。

「父親大人,難道你真的要終止和張家的工作嗎?」

在這個時候,白浩直接闖了進來,還有之中透露出無比的急切!

「難道我做什麼事情還需要讓你來告訴我嗎?」

老爺子對於自己小兒子的做法似乎非常不滿!

聽到了自己父親的呵斥,白浩也終於安靜了下來。

「只是我們跟人家合作了這麼久,忽然間不斷的跟他們的合作,你讓我的臉面往哪放啊?」

「難道你認為你的臉面,比父親和家族的利益還重要嗎?」

白浩話音剛落,還沒有等白雲天說什麼,一旁的白天搶先呵斥道!

「你要記住,不管做什麼事情,都要以家族的利益擺在首位。」

面對著自己大哥的教訓,白浩直接離開了屋子,在關門之前還踢壞了一旁的一把椅子。

「這傢伙的確是非常過分,看來之前是我太寵愛他了。」

白雲天皺了皺眉頭,對於自己這個小兒子充滿了失望。

「他就是一個小孩子,只看重眼前的自己的那點利益,我們這一次中斷了和張家的合作,也等於是把他最喜歡的一個玩具給弄壞了。」

「所以我對他是沒有什麼太大的想法,我將所有的希望都放在了你的身上,你也要以一名合格的掌舵人的身份好好的去要求自己。」

「放心吧,父親大人我知道該怎麼做,我已經安排人去準備秦少穹先生要求的東西。用不了多久的時間,他就能為您治療了。」

白天又跟白雲天彙報了一些公司之中的業務。

用白雲天的話來說,那些已經跳出來的人不用去管他們,他們永遠成不了氣候。

真正需要白天注意的,是那些沒有表現出來的人。

這樣的人,要麼是真正的忠心,要麼就是在等待機會,伺機而動!

但往往隱藏在陰暗之中的人,才能夠發出致命一擊。

「我已經將中層管理者以上的人全部都秘密的監視了起來,也有什麼風吹草動,我這邊就會得到情報,等您的身體徹底康復了,我再和他們好好算賬。」

說到這裡,白天的眼神之中閃過一抹冷色。

「那這事情都不要做得太過分,哪怕我們這一點虧也沒有關係,絕對不能夠讓那些忠誠的人傷了他們的心。」

白雲天說到這裡,臉色變得有些低沉。

「正所謂,水能載舟;亦能覆舟!我們白氏集團有如今的這個成就,多虧了那些人的幫助。」

。 「你不相信我?」

察覺到周老師偷偷做出的防備動作,李牧憋著笑道。

「確實不信」

周老師沒有絲毫拐彎抹角。

「我覺得我們需要儘快構建一座信任的橋樑」

李牧笑道「雖然你長得很漂亮,但還不足以讓我試探法律的邊界線」

「趕緊說事」

周老師催促,道「我明天還要上班呢!?」

「好吧!」

李牧想了一下,道「下班時在車庫被前丈母娘堵住,車被她砸了」

「砸車?」

周老師明顯一愣,連忙問道「她砸你車幹嘛?」

「很簡單」

李牧歪著頭,望着面前的周老師,道「逼我和她女兒復婚,所以啊!周老師,你不是沒有競爭對手的,而且你的競爭對手還不止她一個,今天白天我們公司老闆的女兒也向我表達出強烈的好感」

說到這裏。

李牧微微停頓了一下。

臉上莫名有點發燙。

秦暮雪找他復婚是真的後悔,打算彌補他嗎!?

顯然不是。

這死女人完全就是因為身上沒錢了,恰巧知道李牧買了房買了車,還坐上公司高管的位置,想在他這裏討一張長期飯票。

至於兒子。

六年時間,可以不看一眼,不通一個電話。

能有多愛?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