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長青、岳棲元的評分差了些,還需要努力。

2022 年 5 月 16 日

沈長青離開后,岳棲元跟着道:「我也要去打下一場比賽了。」

楚嬌嬌道:「去吧!去吧!我等你們一起進決賽。」

岳棲元抬腳,離開之際,突然看向楚嬌嬌,問:「嬌嬌,你今天怎麼回事?說出來的話有點奇怪啊。」

楚嬌嬌性格大大咧咧,說是男人的心套了個女孩的身也不為過,但她今天莫名的有點感性,還給大家灌了不少的雞湯,這一點也不像她的性格……

是……

發生了什麼嗎?

岳棲元這麼一問,岳棲光也皺起眉頭,看向了楚嬌嬌。

楚嬌嬌擺擺手,笑道:「沒啥!趕緊打你們的比賽去。」

既然楚嬌嬌不願意說,兩人也沒打算刨根究底,於是都離開了。

楚嬌嬌獨自站了一會兒,想要下線睡覺時,突然接到了盛清顏發來的消息:

小可愛:【嬌嬌哦!快來哦!我帶你去看一個大寶貝哦!快快快哦!】

楚嬌嬌:【沒興趣,睡了。】

小可愛:【睡啥睡哦……不就是你家老太婆又跑前線了哦?有啥好不開心的哦?趕緊過來哦……】

楚嬌嬌沉默。

幾秒后,她收回下線的按鈕,照着盛清顏發過來的坐標飛了過去——

一挪到盛清顏的身邊,楚嬌嬌立馬伸出爪子,將盛清顏直接提溜了起來,惡狠狠問:「你這麼知道我奶奶上前線了?」

盛清顏掙扎了下,沒掙脫,乾脆的放棄了掙扎,只露出委屈的表情,說:「這有啥不明白的哦?我家老頭說你家老太婆又跟他私下採購了一大批星艦還有啥不明白的哦?」

楚嬌嬌:「……」

盛清顏委屈巴巴:「嬌嬌哦……能不能把人家放下來好好說話哦?」

楚嬌嬌鬆手——

然後——

哐當——

盛清顏摔了個狠的,他抬手,揉了揉自己嬌弱的屁股蛋,感覺屁股都裂開了幾瓣,一時間語氣更加的委屈兮兮:「嬌嬌你這個暴力狂哦……你就不能輕點哦……要疼死小可愛了。」

楚嬌嬌咬牙:「閉嘴!」

盛清顏嚅嚅嘴,想說什麼,但始終不敢再訴委屈,只好掀起眼皮,偷偷瞧一眼楚嬌嬌的臉色……

楚嬌嬌罵道:「辣眼!」

果然,季柚同學的形容詞最恰當,除了『辣眼』,沒什麼詞語更適合盛清顏這傢伙了。

哎!

楚嬌嬌罵完,又深深呼出一口氣。

1秒。

2秒。

3秒。

……

盛清顏窺著楚嬌嬌的神色,小心翼翼的試探問:「嬌嬌哦,人家可以說話了不哦?」

楚嬌嬌抬手:「有屁快放,沒話閉嘴!」

盛清顏立馬擠出一個笑,說:「那人家說了哦……你剛才的那句話人家要抗議哦!人家一點也不辣眼哦!」

楚嬌嬌:「……」

算了。

認識十幾年,這貨什麼德性,她還不了解?

棄療罷!

楚嬌嬌直接沒理會這話,問:「你是怎麼知道我奶奶私下向你爺爺買了不少星艦?」

楚奶奶身為一個早已經退休的聯盟上將,本來就是因年紀大了,傷病眾多,才不得不退休的,這樣一個老太太手上根本就沒有了兵權。自然也沒有了通過聯盟政府購買大批量的星艦的權利……

所以——

楚奶奶只能自掏腰包、私下購買。

然後,問題又來了!

一個整天跳廣場舞,沒事兒調戲調戲帥氣老頭的老太太,她買星艦幹什麼?

星艦,可是重要的戰略物資啊。

答案只有一個:

打架!

跟誰打架?星際海盜?星獸?鄰國敵軍?還是……

問題,太多,太多了。

楚嬌嬌到現在,還沒有理順,這也是她煩惱的原因之一。

盛清顏聽見楚嬌嬌的問題,眯起漂亮的眸子,說:「這有啥難知道的哦?你家老太婆買下星艦的第2秒的時間哦,我家老頭就跑過來跟我炫耀他又賺了50億哦……這個可惡的老頭子就想刺激人家哦……他以為他這麼刺激人家就會跑回去繼承他的財產跟手藝哦?做夢哦!」

楚嬌嬌:「……」

聽了這一堆廢話,只有一句能聽的,楚嬌嬌道:「你爺爺除了跟你說我奶奶花50億買了10艘星艦外,還跟你說了什麼?他有說我奶奶開着星艦出去哪裏?去幹啥嗎?」

盛清顏搖搖頭,「你知道的哦……人家一向來對這些不感興趣哦。」

楚嬌嬌張嘴罵道:「要你何用!」

盛清顏摸摸鼻子,小聲道:「不過人家知道最近銀河帝國皇帝身體要不行了哦,最近可能會發生皇位的更替哦……聽說藍光合眾國的某些人有想法哦……咱們聯盟這邊的人也有想法哦……還有星際海盜最大的幾股勢力也有想法哦……就是不知道你奶奶有沒有想法哦……」

楚嬌嬌黑著臉,罵道:「她有個屁的想法!她就是折騰!就不能讓人省心一點嗎?」

盛清顏沒吭聲,這話,他也不好接啊。

楚嬌嬌很不高興,道:「這話,你知道就好,不要再傳了,我自己試試能不能聯繫上我家那不省心的老太婆。」

真是——

一個糟老婆子,瞎湊什麼熱鬧呢?

好好跳廣場舞,不好嗎?

妙書屋 靜!

寂靜!

死一般的沉寂!

唯有院牆零散跌落的磚頭的聲音。

莫韶容和莫道全全都呆住,獃獃的看著被廢墟淹沒的父親,甚至都忘了上前去將他從廢墟中拉出來。

莫天樞也獃獃的張著滿是鮮血的嘴。

即使灰塵不斷湧入嘴裡,他也渾然不覺。

震驚!

恐懼!

還有後悔!

各種情緒交織在一起,讓莫天樞變成了木偶。

他萬萬沒想到,這個外曾孫,竟然擁有如此恐怖的力量。

自己已經是煉神境巔峰,竟然連他輕描淡寫的一招都接不住!

他,絕對擁有化虛境的力量!

至高無上的化虛境!

那是自己夢寐以求的境界!

那是自己苦苦追求的十多年,卻都沒有進入的境界!

但這個年紀輕輕的外曾孫,竟然達到了!

自己,真的看走了眼!

林羽漠然的看著驚駭萬分的莫天樞,眼中儘是不屑之色,「連化虛境都沒到,誰給你的勇氣在本王面前放肆?」

「本……王?」

莫天樞艱難的回過神來,驚恐交加的看著林羽,聲音不受控制的顫抖起來,「你……到底是什麼人?」

「你不需要知道本王的身份,只需要知道尊卑!」林羽冷哼一聲,重新走到躺椅上躺下,又沖暗三揮揮手,「告訴他,以下犯上,該當何罪!」

「輕則杖責,重則,斬首示眾!」暗三冷聲回應。

他的聲音猶如來自九幽地獄。

不帶有任何的情感。

隨著暗三的話音落下,莫韶容的心瞬間提到嗓子眼裡。

匆忙之間,莫韶容衝到林羽身邊,滿臉哀求哭喊道:「小羽,求你看在奶奶的份上,饒他們一命吧,求你……」

斬首示眾!

想起這幾個字,莫韶容都有種崩潰的感覺。

她不知道林羽到底是什麼,冒犯了他,會有這麼嚴重的後果。

但她清楚的知道,林羽確實是有這個實力的。

林羽若是真想將她的老父親斬首示眾,這裡,沒有任何人可以阻攔。

這就是絕對的實力!

「放心,我不會殺他!」

林羽慵懶的抬起眼皮,淡淡道:「我連南宮博和南宮玉樹都沒動手殺,更何況是他?」

「謝謝,謝謝你……」莫韶容聞言,那顆懸著的心終於放下。

不過,林羽的這句話,卻又讓她震驚無比。

他提到了南宮博和南宮玉樹!

她突然明白了,南宮博和南宮玉樹的死,肯定跟林羽有關!

他雖然沒有親自動手殺這兩個人,但這兩人卻還是死了!

如此想著,她的心中再次緊張起來,匆忙向別墅三樓的窗口投去求救的目光。

宣雲嵐和沈卿月他們幾個站在窗口,靜靜的看著眼前的一切。

迎著莫韶容投來的求救目光,她心中不禁有些不忍。

她正欲開口向院子里的林羽喊話之際,閻蟬卻突然拉她一下,低聲道:「林羽有分寸的,你別摻和進去,這樣會讓他難做。」

沈卿月也微微點頭,輕聲道:「閻蟬說得沒錯,宣姨,你就別管這事了。」

宣雲嵐稍稍猶豫,這才將到嘴邊的話咽了回去,同時向莫韶容搖頭,示意她也不要去管這個事。

莫韶容臉上一哀,兀自將臉扭向一邊,眼淚滾滾而落。

與此同時,莫天樞也掙扎著衝出廢墟,努力的挺直身板,咬牙道:「技不如人,老夫無話可說!要殺要刮,悉聽尊便!」

「本王叫你來,可不是為了殺你。」

林羽淡淡道:「本王只讓你好好教教你這兒子,何為規矩!去吧,好好教教他,見到尊者,該如何行禮!」

行禮?

莫天樞和莫道全的臉上同時一抽。

讓他們給林羽行禮?

長輩,給晚輩行禮?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