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聽她十分不甘心的道:「追上去。」

2022 年 5 月 10 日

「啊?」

孟蜀愣了一下,有些猶豫:「可你的傷…」

朝天香:「我受的傷我自己清楚,一時半會死不了….」

說到這裡,她的雙眼盯著孟蜀,沉聲道:「我們沒日沒夜追了火琉璃三天,眼前魂骨就要到手了,我不甘心。」

孟蜀聞言沉默了,兩人都十分了解彼此。

不僅僅是朝天香不甘心,他也不甘心。可是…他擔心朝天香!

可朝天香卻是一臉堅定:「要不猶豫不決了,背上我追…現在只有那小子一人,只要追上魂骨就是我們的了。」

「唉…」

孟蜀嘆了一聲,他了解朝天香,今天要是不追的話,只怕會後悔一輩子。

所以,在確認朝天香的傷勢,正如朝天香所說,短時內不會出大問題的情況下。

也不在廢話。

直接背起朝天香向楊威追去。

孟蜀真不愧是一位魂王,雖然不是敏攻系魂師。速度卻依舊十分迅捷,很快就在小樹林之中看到了楊威的身影。

背上的朝天香雙眼不由一亮,指著楊威道:「在那…」

孟蜀不由加快了速度。

可是兩人誰也沒有發現,就在他們剛剛經過的一顆樹上,楊威就站最高的一根粗壯分枝上。

看著他們向自己的身分追去。

嘴角微微上揚,從他們並沒有發現他,而去追分身的那一刻起,孟蜀與朝天香就不可能再找到他了。

因為,這兩人無從判斷,楊威到底從哪個方向走了。

下一秒,楊威一個轉身,直接向左邊迅速前進!

他延著小樹林來到了一個小山上,不,確切的來講,這只是一個小山丘。

因為它只有一二百米高。

楊威在其中找了一個十分隱蔽,又完全的位置。

盤膝而坐!

他不由將魂骨拿了出來,一共三塊,其中兩塊是一對,也就是那類似眼珠的魂骨。

這是外附骨。

煉化起來不用有什麼顧慮,畢竟不佔正常的魂骨位置。

可是另一塊,就是剛剛從火琉璃手中得來的魂骨,卻是一塊左腿骨。

這就是一個選擇擺在他面前,以他的天賦以後入封號,穩穩的….到時候獵取十萬年魂環的同時,弄個一套十萬年魂骨,那是一點問題也沒有。

可問題,那是以後。

而現在…就是有這麼一個魂骨擺在了他的面前。

楊威眉頭微皺,之後又馬上舒展了開來:「以後是以後,現在是現在,沒成長起來之前…一切提升實力的機會都不能錯過。」

再說了,真要有一天,成為了封號斗羅。他相信,到那個時候,少一塊十萬年魂骨,對他的影響不大。

有了決斷之後,楊威毫不猶豫的開始練化起三塊魂骨。

時間一點一點過去!

半個小時之後,楊威成功將三塊魂平,都煉化了!

當楊威睜開雙眼的時候,喜悅之色早已經在臉上。

眼神之中更是充滿了興奮。

三個魂骨技真是一個比一個實用,一個比一個強大。

先說類似眼珠的一對魂骨,此時它們已經和楊威的雙眼全二為一。

不僅僅讓他的雙眼,不再是弱點。

即便被攻擊到,除非魂骨碎裂,否則不會傷其分毫。

同時,又讓楊威的雙眼變的更加的迷人,讓人看一眼,就無法忘記。

看兩眼便無法移開目光,彷彿能讓你沉迷之中,不可自拔~!

左眼魂骨技-暗示!

也就是說發動魂技之後,在對方的心中,種下了一顆種子。直接到一定的時間就會暴發。

只要精神力不如使用者的人,都會暫且性失去自己我,跟據使用者早已經印入其靈魂的暗示行動。

就比如當初的那女人,就在楊威的腦中下了半夜起身的暗示。

當然,這可是那女人想抓楊威,真正的用法則是….直接讓其自殺。

你說這個魂技牛不牛逼?

牛上天了啊!

但是楊威覺得的,還有更牛逼的,比如回到武魂殿之後,給比比東下一個暗示。

讓她在晚上,自己爬上他的….或者跳一段TY舞。

咳咳…

歪樓了!

楊威整了整思緒….

右眼魂骨技-御物!

以精神力為動力,可以御使物體。

這一招,很像是念力,可以控制任何物品,甚至是魂獸與人。

達到控制,或者攻擊的目的。

同時,只要控制的好,御劍飛行…也不在話下。

而御使物體的大小重量,還有時間的長短,與精神力程正比。

這一招強不強?

實用不實力?

最關鍵的是御劍飛行,這對於上輩子就追求長生的楊威而已,誘惑力太大太大了。

最後就是左腿魂骨技-破滅!

通過武魂發動魂技,可打出一道攻擊,破滅眼前的一切。

十分的強大,可是限制也很大。

那就是只能破滅同環,以及以下的對手,包括他們的破技!

甚至高一級魂力,都會影響此招的威力。

可是楊威卻是雙眼發亮,沒錯這一招限制是很大很大…可是有一天他要是達到了九十九級極限斗羅的話。

再使用這一招,神級以下何人能硬扛他這一擊?

同時,這一招與楊威的第一魂技,有一些重疊。

它沒有第一魂技-聖劍降臨的擊退效果,可是威力卻強大了不知道多少倍。

明的的說,這兩個魂技:

一個是重在擊退,防禦為主。單群皆可!

一個重在破滅一切,攻擊為主。單體攻擊!

下一秒楊威的右眼之中閃過一道光芒,沒錯…這對魂骨十分的特殊。

發動的時候,魂骨甚至能不會顯現出來。

這也就是為什麼,當初楊威中了魂技,都沒有發現什麼的一個重林原因。

與此同時,光明聖劍也被釋放了出來,在魂技的作用下。

它就那麼懸浮在了楊威的面前。

。 「阿公,洗漱不用監督吧?」

岑風瞪她一眼:「你這孩子說什麼,我剛才是監督嗎?我那最多算督促!

用詞不當,老夫真擔心你一會兒考試時的發揮。」

岑卿卿似笑非笑道:「阿公,有個問題,我一直百思不解。

既然你這麼熱衷科舉,為什麼不親自下場去考?這麼多年浪費在我身上的時間,你完全可以考好幾次了。」

「老夫自然是有必不得已的原因,待時機成熟,老夫自然會告訴你。」

「呵,」岑卿卿笑望他一眼,戲謔道,「阿公是怕不能金榜題名、丟不起這個人吧?」

岑風並因她的玩笑而笑,也並未惱羞成怒,反而隱隱透出一種落寞與孤寂:「在國家大義面前,面子一文不值!」

他轉身就走:「這裡離考場進,洗漱收拾好后,記得再看會兒書。」

岑卿卿望著他透著蒼涼的背景,蹙眉,剛剛岑風的話是什麼意思,怎麼突然就談到國家大義了?

迅速收拾整理好,岑卿卿抓緊時間又支著腦袋眯了會兒。直到第二次炮聲吵醒她,才醒了醒神站起。

蕭雋璟推門進來:「岑老爺子非等炮聲響,才許我進來。就這麼一會兒時間,能學到什麼?

考場幾步就到,我們不急,先吃點東西。」

岑卿卿跟著蕭雋璟去了一樓雅間,岑風和季玄瑾已經在了。

岑風招呼:「阿卿,多吃點,等下有精力應對考試。」

蕭雋璟將一雙筷子遞給她:「本公子就勉為其難,陪你去考場。」

岑卿卿皮笑肉不笑地道:「不麻煩蕭二公子,我已經是成年人,考個試而已,不需要人陪。」

岑風呵呵一笑:「三場考試中,這場院試最為重要,直接決定著你能不能成為秀才。

老夫沒什麼事,又有耐性,我陪你去,就在考試院外面等著。」

季玄瑾淡淡道:「我也送你進考場。」

「不可以!」蕭雋璟立刻脫口而出,因為說得太急太快,引得三人望過來。

蕭雋璟解釋:「我送便可,我剛剛只是逗逗岑卿,你們還當真了?」

季玄瑾淡淡點了下頭:「那我們一起。」

「你不可以去!」

岑卿卿好奇地問:「為什麼?蕭大哥在那裡,會讓我比較踏實,考試更有信心。」

蕭雋璟意味深長地望了季玄瑾一眼,季玄瑾隱約猜到原因,說道:「沒必要太多人陪,人多空氣不好。

讓蕭璟陪你過去。」

*

岑卿卿來到考場外時,前面已經站了二三十人、

「這不是岑卿岑公子嗎?各位同窗,這位便是我們陽平縣最有才華的人,縣試、府試雙第一。

聽岑公子已誇下海口,這次院試榜首,必定是你囊中之物?」

。。 「賽文奧特曼?」祝星團苦澀的笑了:「哪裡還會有賽文奧特曼?」

他拿出自己的奧特眼鏡,當著雷歐的面催動能量,只見眼鏡上火焰一樣的紅光亮起,只聽「轟」的一聲,眼鏡破碎,只留下濃濃地煙霧。

「我已經沒有辦法變身賽文了。」

祝星團轉過身看著鳳源:「我也沒有發射奧特簽名的能力了,沒有和光之國聯繫的方式了。」

奧特兄弟們身在光之國,各自有著各自的任務,沒有奧想到賽文會在地球遇險,賽文也無法通知他們地球的險境。

「MAC隊的能力我心知肚明,想要保護地球就是痴心妄想,但是鳳源你不一樣,你也是奧特曼,現在只有你有能保護地球的能力。」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