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把冥鈔都準備好了嗎?」

2022 年 5 月 9 日

胡小飛點了點頭,表示已經準備好了。

九叔看到后,對著他們擺了擺手道。

既然你們已經把冥鈔都準備好了,就出去玩吧,不要打擾我設置法壇。

說完之後,就低頭繼續幹活。

這時候鷓姑對著胡小飛使了一個眼色,示意他們離開。

胡小飛看到后拉著文才和秋生,帶上司藤,幾人就離開了這裡,準備到別的地方玩。

「中原節馬上就到了,往年這時候我們都會準備很多元寶蠟燭什麼的,燒給那些孤魂野鬼,今年要印製冥鈔,所以我們連元寶蠟燭這些都是買回來的,花了好多錢。」

「看不出來,你原來這麼摳啊文才。」

「不是我摳,這段時間我們的確花了好多錢,而且還沒有進項,我是在替我們以後擔心。」

聽到兩人的聊天,胡小飛也第一次發現,原來文才還有這麼操心的時候,平時他們都沒有看出來。

不過他並沒有太多擔心,今年因為是剛搬到任家鎮,鎮上的人還不知道他們的本事。

等時間久了,就會有人找上門的。

幾人正在聊天,一輛馬車在他們面前停了下來,車轅上坐的正是阿福。

看到胡小飛后,阿福又想起了那個怎麼都教不會騎馬的笨蛋。

揭開車簾,小丫從裡面探出了小腦袋。

看著胡小飛他們,笑嘻嘻道。

「胡小飛,還記得我嗎?」

胡小飛看了小丫頭一眼,故作迷茫道。

「你是誰啊,我們見過嗎?」

小丫看到胡小飛這個反應,以為他忘了自己是誰,就開口說到。

「就是那個一起在去省城路上認識的,阿福叔還教過你騎馬呢?可是你怎麼都學不會,你忘了嗎?」

一聽見小丫頭提這事,胡小飛暗自掐了自己一把。

嘴賤,好好的說記得不就完了嗎?現在讓著小丫頭說出自己的糗事,以後文才秋生他們還不知怎麼笑話自己呢。

還好這時候任婷婷及時搭話,小丫頭才閉上了嘴巴。

「胡先生就不要逗也小丫了,沒想到這麼巧,我剛從省城回來,就遇到了你,看來我們真的很有緣呢?」

說著她還看了看胡小飛身邊的司藤,可是司藤本來性子就清冷,根本沒打算接任婷婷的話頭。

只是淡淡的看了她一眼,就轉頭看向了其它方向。

任婷婷覺得自己被無視了,於是輕輕哼了一聲。

而胡小飛完全沒想到小姑娘心中這麼多戲,只是笑著說道。

「是很有緣啊,還要謝謝你上次帶來的那個朋友,他可是幫我大忙了。」

「是嘛?可是從上次之後,他好像搬家了,我再也沒有見到過他。」

對於此事胡小飛心中也有了猜測,不過並沒有說給任婷婷知道。

感覺她一個普通人,還是不要參與進天僵這種恐怖的大事件中比較好。

任婷婷和他打完招呼之後,還順便邀請胡小飛去她家裡面玩,不過被胡小飛給拒絕了。

其原因還要從阿威說起,自從上次整過阿威之後,阿威一遇到他們就沒啥好臉色。

不過顧及幾人的法術,倒也沒有橫生枝節,再來找麻煩。

而那個風水術士劉豐也從上次見面之後,就消失了,再也沒有出現在任家鎮。

一想起天僵的事,胡小飛又聯想到了丘山。

自己還欠讓丘山兩個條件沒有完成,說是幫人家尋找那個畫像上的女子,可是自從回來后,就被忘在腦後了。

「司藤,你還我答應丘山的兩個條件嗎?」

司藤點了點頭,看著胡小飛一臉揶揄。

這讓他臉上有點掛不住了。

再說了,答應丘山的條件,還不是為了你,你現在一臉事不關己的樣子算個怎麼回事啊。

而且你現在待在義莊里,整天無所事事的。

想到這裡,胡小飛感覺自己應該給司藤安排個活,讓她去尋找丘山畫像上的女子這事就很適合。

不過要等到七月十五過了以後再說,現在馬上中原節,義莊里的事也不會太少。

胡小飛他們都在外面逛街,義莊里這時候卻有一個中年男子在拍著義莊的大門。

拍了幾下后,發現沒有人應聲,才焦急的離開,看樣子是有急事要找九叔。

不過在那中男子回家的時候,卻又在大街上看到了文才秋生兩人,他記得這兩個人是那個義莊道士的徒弟,應該是有一些本事的吧?

本著死馬當活馬醫,反正要是找不到人,自己回去也會受罰,還不如拉上這兩人回去,到時候自己也算有個說詞。

打定主意,那中年人快步走到秋生跟前,急切的問道。

「你是那義莊道士的弟子對吧?」

秋生雖然不明所以,但還是點了點頭。

那人確定之後,就拉著秋生的手,要拽著他走。

可是他畢竟是一個普通人,那裡有秋生力氣大。

拽了兩下沒有拽動,只好焦急的說到。

「趕緊跟我走,在晚就出人命了。」

胡小飛看到那人十分焦急,就示意秋生先跟著,在路上那人才道明原尾。 夏羽傾聽到這話心一驚,立刻反駁,「當然不是!我雖然是個醫生而已,但是也不至於窮到要去撿個髮夾戴在頭上!是不是咱們兩個買的款式一模一樣,你認錯了?」

「那可能吧。」殷玥也沒多懷疑什麼,區區髮夾而已,她本也沒打算深究,「既然夏醫生有事情,我就不多留你閑聊了!慢走。」

目送她慌張離開,殷玥嗤了聲,轉身要回房間。

可是臉剛側過去,就看到了身後……聞予珩正看着自己。

「你欺負夏羽傾了?」

這話……

怎麼聽起來這麼像質問自己?

「我剛回來就看到了她,主動要和我聊天的人也是她,你從哪裏看出我欺負她的?這客廳有監控,你自己去調一下我們聊了什麼吧。」殷玥一時胸口有些不悅。

看來這夏羽傾在聞予珩的心裏,還真是有位置呢!那幹嘛還要答應和殷家的婚事?

他們覺得長輩棒打鴛鴦,自己還覺得被他耽誤了婚姻大事呢!

懶得再理聞予珩,殷玥直接繞過他就要上樓。

身後,聞予珩低聲開口,「我沒別的意思,就是想和你說一下,夏羽傾很單純又敏感,你和她日常來往的話多注意些。」

殷玥猛地轉身看向他,「她單純?」

聞予珩挑眉,「怎麼?」

「沒怎麼!謝謝你的提醒,你若是擔心的話,往後讓她少和我來往不就得了?也省着我這個人說話不注意,再傷着你這柔弱不能自理的小醫生。」

「……」

看着她消失在視線里,聞予珩才拿出手機來,發了條信息給夏羽傾。

【在沒有拿到確切證據前,你不要和殷玥再接觸了!他們殷家人都手段卑鄙,別傷害到了你。】

過了一會,夏羽傾才回復。

【好!但是予珩,你明知殷家人卑鄙,卻還要和這個殷玥結婚,我很擔心你啊!就算為了我,放棄這仇恨好不好?咱們兩個遠走高飛,我也不在乎你是不是聞家的少爺。】

看着上面的文字,聞予珩的眸光沉了沉。

放棄仇恨?

不可能!

他永遠忘不掉火海里的母親,忘不掉殷家和聞家對自己造成的傷害!

……

夏羽傾幾乎是從聞家逃出來一般。

上了車,她立刻撥通了一個電話號碼。

響了幾聲后,那邊接起。

「怎麼了?這個時間給我打電話。」

「我好像知道了當年真正救予珩的人是誰!」夏羽傾的聲音至今都還沒能平復,語氣中帶着慌亂,「剛才我戴着當年火災中予珩給我的髮夾,想着讓他看到這髮夾能夠多想起我對他的救命之恩,結果……結果那個叫殷玥的女人,竟然說這髮夾是她的!」

電話那邊沉默了幾秒,「殷家一直聽命於聞老爺子,殷利元的女兒怎麼可能去救聞予珩!沒有火上澆油就不錯了!這中間應該有隱情,我會幫你查查!你那邊也在聞予珩嘴裏多探聽探聽,別總是花痴一樣的在他身邊。」

「……」夏羽傾咬了咬下唇,「無論如何,我決不能讓任何人把予珩從我身邊搶走!這件事你必須幫我查清楚,要不然出了差池,我無法嫁給予珩,無法成為J.財團的總裁夫人,那之前我答應你的事情,也全都要泡湯了!」

「放心,那位置必然是你的!」對方冷冷一笑,「如果你實在擔心這個殷玥會是個絆腳石,那我找個機會把她做掉不就行了?」

聽到做掉兩個字,夏羽傾感覺有些脊背發涼。

「你要殺……殺人?那可是條不歸路!想辦法讓予珩徹底厭棄她不就得了,不至於要她的命!」

「我就說你們女人優柔寡斷的!你知道什麼叫以絕後患嗎?別給自己添麻煩!別讓到嘴的鴨子飛了。」

說完,對方就切斷的電話。

夏羽傾看着手機,感覺自己的喉嚨發緊!她可從沒想過要謀財害命!

可是一想到剛才殷玥對自己說的話,還有她提起予珩時那親昵的語氣,夏羽傾瞬間眼中閃過幾分狠厲。

他說的沒錯,寧可錯殺一百,也不放過一個!這樣……自己才能永遠隱瞞這個秘密。

……

入夜,月光籠罩住整個半山腰的別墅。

卧室里,殷玥把新配製出來的葯放進試管中保存,確認無誤后才換上一身黑色衣服,準備偷偷回到殷家去,看看能不能找到什麼關於母親下落的線索。

可剛走出去,殷玥就看到一個黑影鬼鬼祟祟的閃進了書房!

那是聞予珩經常去的地方,這人想幹什麼?

殷玥原本是不願意多管閑事兒的,可是她又怕這是聞老爺子派來的人。

萬一是過來監視自己和聞予珩的,那她也得早做防備才好。

思索了片刻,殷玥將葯攥在手心裏,然後悄悄地跟了過去……

書房的門沒有被關緊,依稀裏面能聽到一個男人的聲音傳出來。

「殷家的那個倉庫時時刻刻都得給我盯着,我要知道裏面關了什麼人。」

「少爺,您確定裏面關着的是人?我一直盯着這個監控,發現確實沒有人靠近,不過,老爺子私下約了殷利元見面,還把地點定在了當年發生火災的舊址,談話中還提到了一個女人,就是照片上這個。」

火災,又是火災!

門口的殷玥聽到這兩個字沉了沉眉,她現在都對當年火災的事情產生興趣了,當時情況緊急,她只顧著救人,沒有多想,現在琢磨起來還真是很多疑點!

而且仔細想想,好像自己最後一次見母親時她就在電話中和父親吵架,掛斷以後情緒就不對勁,隱約自己還真聽到了火災二字!

難道……母親被父親軟禁也不光是為了逼自己替嫁,而是另有原因?

殷玥心一沉,再湊近仔細的聽聽。

可腳下忽然沒有站穩,手臂撞到了門板,發出了咚的一聲。

「誰?」

黑影迅速的把門打開,一把攥住了殷玥的手腕,「你是誰?」

她被逮了個正著,大力地拉進書房,抬眼就看到了聞予珩正坐在椅子上,一雙黑眸緊緊的盯着自己。

。 湖泊旁邊趙吏制止住了,要前往增援的靈魂擺渡人,冥警那邊兒沒有冥王的明確指令,自然也是不敢輕舉妄動。

崑崙上走下來的神靈與冥王相對而立,方圓數里的氣機,驟然緊張了起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