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得不說,其實這副模樣真的會讓蘇子靜心口發熱,但自從被婧宸點醒后,她便清的知道,模樣終究只是模樣,它變不成那個人。

2022 年 5 月 3 日

蘇子靜道:「我不喜歡。」

木向晚面容怔怔,這是蘇師妹第一次對她不加掩飾。

這便是證明蘇師妹已經把自己和她心中的人分開了是嗎?

木向晚莫名鬆了一口氣,心中卻沉沉,一時不知該喜還是憂。

「既然師妹不喜,那我便洗了去。」一層靈氣浮於木向晚面部,靈氣漸漸散去,也讓那張雪白秀氣的臉慢慢露了出來。

蘇子靜越看越心驚,驚的不是這完全改變的樣貌,而是這張面容上漂浮的神力。

神力啊,她的神力!

為何沒被吸收?

為何會浮於面部?

這件事讓她心中突突,易清歡突然求娶,和木向晚臉上的神力有關嗎?

坦白來說,木向晚並不美,沒改變前臉部稜角分明,雖有女子的柔和,卻依然改變不了那偏向於中性間的野性美,但偏偏她這個人卻是正統女子性格,所以撐不起那張臉,讓人感到彆扭。

如今改變了,淡化了稜角,也與她整個人的氣質符合,卻還是與絕美搭不上邊,在美人云集的修仙界中,只能算中等。

但易清歡不同,那張臉在修仙界也是上上等的,為何會找一個還沒自己漂亮的道侶?

而且經她打聽,二人並沒見幾次面。

難道是傳說中的一見鍾情?

蘇子靜也不懂感情這些東西,只能定定心,問:「聽說你要成親了。」

木向晚微微一愣,旋即笑道:「是啊,蘇師妹可是來送我出嫁的?」

「那人你可喜歡?」喜歡便罷了,不喜歡……

「喜歡是什麼?」木向晚茫然無措。

這下便把蘇子靜問住了,原來這世上不止她一人不懂情情愛愛這些東西啊。

想到師兄之前的說法,喜歡便是心裏常常記掛,看不見會想,聽不着會念,想想念念,心如麻繩。

——蘇子靜突然凝眉,她對師兄不就是這般嗎?

這難道就是喜歡!?

蘇子靜驚了,眼珠瞪得溜圓。

「蘇師妹?」木向晚小心翼翼地喊。

蘇師妹怎麼突然好可怕的樣子!

蘇子靜趕緊甩頭,將師兄說的話講了出來。

「這就是喜歡嗎?」木向晚搖頭:「可我與他只見過幾面,連他的臉都記不清了,怎麼會想呢。」

不過——木向晚小心斜視一眼蘇子靜,若那人換成蘇師妹,她定會毫不猶豫地回答。

她從小就在青山峰上閉關修鍊,除了遇到蘇師妹那次,便從未踏出過雨石派,母親因為生下她耽誤修鍊,在生下她不久就坐化了,沒人教她這些。

但是,這真是喜歡嗎?喜歡不是異性間的關係嗎?木向晚腦中亂亂。

想到能和蘇子靜同躺一張塌上談天說地,她又覺得心中歡喜,可又想到會和蘇師妹——咦!怪怪的!

對於木向晚的回答,蘇子靜一時不知該怎麼辦。

二人站在門口聊了起來,眼見話題進了死胡同,木向晚便乘機邀請她進屋歇會兒。

蘇子靜也沒推遲,跟着她走了進去。

這間屋子是依山而建,從外看着不大,內里卻掏空了山壁,做了兩間修鍊室,修鍊室內靈氣濃郁,每間都刻着極品聚靈陣,靈氣程度雖然不能和極品靈脈相媲美,卻已經能達到上上品靈脈的程度,由此可見木向晚在雨石派的地位。

修鍊室外就是用靈木修鍊的房子,一件卧室,一間堂屋。

木向晚牽着她在屋裏轉了一圈,才坐在堂屋,興緻勃勃地問她這幾年都去了哪裏。 縱然心中不舍,柳席也明白小醫仙的選擇是正確的,幽冥毒河是小醫仙的機緣,足以成聖的機緣。

離開地下溶洞之後,柳席將一切的不舍收進心底,通向至強的路上,情愛是心靈的慰藉,可不能一直沉浸下去。

離開幽暗毒澤的途中,柳席已然恢復往日的淡然,開始認真的思考未來。

這次發現幽冥毒火,以及幽冥毒河是意外之喜,憑藉小醫仙的厄難毒體,走上成聖之路可以說是事半功倍。

柳席扭頭,看了看跟隨在身邊的青鱗,還有紫妍。

這兩個丫頭的未來也需要早做打算,還好有跡可循,中州獸域的斗聖遺迹,至少龍鳳本源果,可以讓紫妍踏入聖境。

至於青鱗,柳席想了想,要不要將整個九幽地冥蟒一族,都獻祭給青鱗算了,反正都是紫妍統一獸域的敵人。

說到紫妍,柳席忽然想到迦南學院,內院之下的陀舍古帝洞府,裡面還有一位老龍皇被困著呢。

要是可以聯繫上,對紫妍也是一樁機緣,想了想可以試上一試,現在的自己也不是面對蜥蜴人,只能逃跑的小小斗皇。

讓紫妍與老龍皇見上一面,紫妍肯定可以獲得巨大好處,自己也可以獵殺蜥蜴人,奪其火珠提升自己一波。

還有自己,柳席眯著眼有些苦惱,自己接下來面對的就是九轉成聖,慢慢修鍊,還是尋求機緣。

苦惱啊!

罷了,車到山前必有路。

回到眼下,加瑪帝國現在的實力著實拉胯,沒錯,在柳席看來就是拉胯。

明明實力提升許多,可面對一個出雲帝國,都打的差點翻車,這放在中州,不就是個渣渣。

加瑪帝國怎麼說也是自己的起家之地,自己的父母親人,老師好友都在這裡,實力有必要狠狠加強一波。

柳席並不打算將父母老師,現在就接到中州去,中州大陸水大深,柳席現在都還把握不住。

要是將父母老師接了過去,要是出了丁點意外,柳席都得哭死。

知道魂族謀划的自己,可有的是變強的動力,不需要父母,老師祭天,來化為自己提升的動力。

至少,要讓加瑪帝國比擬四方閣這類勢力,亦或是自己徹底將丹塔掌握在手中,才可以安置一切。

「走了,先回加瑪帝國。」柳席輕笑道。

見柳席恢復正常,青鱗、紫妍悄然鬆了一口氣,之前柳席一直面沉如水,還以為柳席正傷心呢。

柳席:……

青鱗、紫妍紛紛露出笑容。

離了幽暗毒澤,順著加瑪帝國的方向飛掠而去。

柳席找尋幽冥毒火,一共耽擱了兩日時間,這兩日時間之內,遍布各地的加瑪帝國強者,才是完成集結,正要回歸加瑪帝國。

不是加瑪帝國不想擴大領土,而是不想擴大原本出雲帝國的領土,這裡毒草、毒獸遍布,對毒師而言是天堂。

對正常斗者來說,可以說就是一處窮山惡水之地。

而柳席歸來,碾壓天毒王的消息,也是在加瑪帝國強者之中傳播開來,讓這些人好一陣激動。

也是因此,當天在加瑪帝國,與出雲帝國交界之處,柳席追上來之時,得到了所有人的擁護。

伸手不打笑臉人,對於這些人,柳席也不好粗暴的對待。

索性卷了雲韻,加刑天,海波東,法獁四位先行一步,讓剩下的人慢慢歸國。

揮手撕裂虛空,撐開一道空間蟲洞,帶著雲韻四人直接回歸加瑪聖城。

途中,還是海波東見青鱗眼熟,猛然回想起這不就是塔戈爾沙漠之中,被柳席收養的小侍女。

青鱗也是坦然承認。

然後,雲韻,加刑天,海波東,法獁知道,青鱗當初被來自天蛇府的強者收為弟子。

畢竟,都是當時的見證者。

發覺青鱗氣息同樣深不可測,雲韻半是驚訝,半是好奇的問道:

「青鱗妹妹,你現在的修為是?」

青鱗知道眼前的漂亮女子,現在同樣跟柳席有著不淺的關係,冷艷魅惑的俏臉微微一笑,道:

「斗尊。」

「呃!」

雲韻一怔,當初的青鱗,不過斗者修為,現在也到了斗尊境界,實在讓人唏噓。

不只是雲韻,就是加刑天,海波東,法獁三人同樣目瞪口呆,這是什麼神仙天賦。

踏立在眾人之前的柳席,見雲韻四人被驚嚇住了,也是笑了笑,碧蛇三花瞳就是這般開掛的存在,與普通人類沒得比。

趁此機會,柳席提出了自己的想法,道:「雲宗主,加老,海老,法獁會長,我想組建一個勢力,將加瑪帝國各方勢力整合起來,現在的加瑪帝國太弱小了。」

柳席的話,讓雲韻,加刑天,海波東,法獁回過神來,而後就是緊緊皺眉。

四人乃是加瑪帝國最強者,也代表著加瑪帝國最強的四大勢力,雲嵐宗,加瑪皇室,煉藥師公會,還有米特爾家族。

而柳席這話,似是要吞併他們,這可不是鬧著玩的,背後都有各自的利益訴求,不是一兩句話可以決定的。

雲韻立即嚴肅起來,即使心中對柳席有著情意,可事關雲嵐宗傳承,此刻主動站了出來,一副公事公辦的口吻:

「柳席先生,你的意思是想要兼并加瑪帝國各方勢力?若是如此,恕我不能答應,雲嵐宗傳承千年,不能斷在我的手裡。」

加刑天,海波東,法獁沒有開口,隱隱間,也是這麼一個意思,看著柳席,神色肅然。

都是一方勢力之主,面對這種要求,第一反應都是拒絕吧。

柳席對此並不感到意外。

「呵呵,以我現在的實力而言,就是加瑪帝國各方勢力整合,對我也沒有太大的用處,甚至還會對我有所拖累。

這一點,你們也都清楚,四個斗宗,還差點拿不下一個所謂的天毒王……」

聞言,雲韻、加刑天、海波東、法獁多少有些羞愧,柳席隨手捏死的天毒王,卻是糾纏了四人這麼久。

柳席隨意道:

「這一次,我也是為加瑪帝國考慮,將加瑪帝國各方勢力整合起來,勉強夠的上中州二流勢力。

我會儘力給予幫助,最終可以成長到那一步,還是讓看你們的努力,至少在西北大陸這一隅之地可以稱王稱霸。

不用急著回復我,回去仔細思考一下。」

7017k 如果可以,趙青葵還想把後世的海洋垃圾乃至各種垃圾污染的照片給他們瞅瞅,可惜沒有辦法。

「當然我並不是讓大家放棄這項發明,我只是覺得既然都在研發階段,何不一次做到位。

知道老外的方子有問題,咱們就在它的基礎上改良,把有毒的改成無毒,把不可降解的改為可降解,這樣才是真正的造福人類!」

聽小姑娘這麼說,所有人的眼裡都閃過一抹激動。

司寧淡淡望向陳勁松:「塑料袋的成分是什麼。」

「聚丙烯、聚酯、尼龍等聚合物,還有一些穩定塑料性能的輔助材料。」

司寧瞭然點頭示意陳勁松現場混配,於是幾人開始探探關於塑料袋的配方成分。

在座的除了趙青葵其他人全是高知分子對這些化學成分也不算陌生,偶爾都能插上一句嘴。

而某葵花看到這,知道算是說動了陳勁松他們,現在司寧開始著手幫她把想法付諸行動了。

於是某葵花就心安理得地在休息區坐下。

李月兒看到某人悠哉悠哉地坐下來了不由得挑眉。

「你剛才說的可降解成分,具體配方是什麼?」

趙青葵無辜地聳聳肩,她只是個耍嘴炮的,如果她知道配方,還用大老遠跑來夜海?直接在白晝開廠不就好了嗎。

司寧看了一眼坦蕩蕩撂挑子的小姑娘,不由得勾唇。

而陳勁松也覺得好笑,這個小丫頭還真是古靈精怪。

李月兒吃了一個閉門羹,臭著臉回到了實驗台,幾人開始商量該用什麼替代這些有害的聚合物。

不過一時間倒也沒有辦法。

趙青葵見眾人都沒有頭緒又熱絡地給眾人提供靈感:「你們可以往那些無毒卻有粘合性或者差不多成份的東西上想呀。」

反正後世確實有保鮮膜,保鮮袋,還有一些可降解的塑料袋等等,雖然她也不知道成分是啥,但應該就是塑料袋的近親或表親之類的吧。

而趙青葵的話讓眾人開始了新一輪的頭腦風暴。

一直到了一點多,趙青葵感覺自己都快餓扁了,某寧突然抬起手腕看了一眼時間叫停眾人。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