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逍遙會,裴濟,見過閣下。」

2022 年 4 月 22 日

「原太平軍,陳堯,見過閣下。」

動蕩年代,群英薈萃,五大幻想組織也不是一開始就固定的,逍遙會也曾經也是排的上號的,理念如其名,想要自在逍遙,所以這批人有實力,又特別桀驁,連審判委員會都不服……

結局自然很悲劇,逍遙會直接被滅,裴濟關進了和諧城。

至於太平軍,李新德領導的革命軍自然是一枝獨秀,但曾經也是有其他起義軍的,太平軍就是其中的一支。

只是,諸多起義軍都被帝國掃滅,唯有革命軍活了下來。

太平軍被剿,陳堯自然就被關進了和諧城。

除了這兩位皇級以外,關押在98層的人,其實都沒有動,都等著李和,強者有強者的傲氣,李和至少是人皇轉世,只要器量與能力配得上,在李和麾下做事沒有什麼難受的。

可那些世家和星辰戰線算什麼東西?

這十一個人的立場,也是姬長生看著這場鬧劇的淡定所在,他從來就沒有期望過把凡人都救出和諧城,他們就會老老實實的聽自己的。

普通犯人沒得選,最重要的十一人不會選,這就足夠了。

在兩位皇級帶頭打招呼后,其餘的兩位巔峰武尊,七位半步皇級也都一一報上名號,他們都是動蕩年代的一時之選,基本都是各大組織的頭領,要麼就是獨行的強者。

接下來。

不論這些人是否願意加入文明裁判所,但至少是在曙光城了,這個世界上也唯有曙光城才能夠容納他們這些大神,而不顯得廟小。

畢竟,四大武館的總部都在曙光城……

畢竟,那是曙光城。

……

就在李和他們留在和諧城外將囚犯的問題解決后,周瑞在回到帝都之後,竟然力排眾議,不顧眾人的勸導,連陳鶴一都沒有帶,獨自上了兩儀山。

他要見漁叟。

兩儀山上,漁叟站在山頂,看著周瑞拾階而上,悠悠的嘆了口氣,說道:「事到如今,為何還要來見我?」

「來謝漁叟。」

周瑞並沒有無禮,反而執禮甚恭。

漁叟再嘆口氣,轉身帶著周瑞在田野里走著,是不是揮舞手中的牛鞭,讓那些鐵牛往前挪動兩步,開墾靈田。

周瑞見著這些靈田,說道:「鐵牛犁地種金錢,漁叟在為天下人開墾修行?」

漁叟沒有停下,又使勁推動著水車,就宛如一個老農民一樣操弄著一切,他一邊推一邊說道:「難得李和寫《大明2077》讓眾生借了覺悟的緣,悟性有了長進,我便推一把。」

「能夠在這次幻想事件中結丹的,此後按圖索驥,也不差離了。」

「金丹實乃大道,同出於易。」

「只是過去,為了破除神佛等幻想,不得已將這些東西也藏了起來,就算有遺漏民間的,信的人也不多,武道又興,未曾想金丹大道倒是落寞了。」

「如今有魏南仙重新弘道,是好事。」

「武道不是斷頭路,也殺伐太甚,修命九成也未必修性一成,長此以往,有傷和氣,文明未來需要覺悟,得多修仙,少練武。」

推罷水車,漁叟也不由拍了拍腰。

驅使鐵牛種金錢也好,推動河車舀水也罷,其實都是在推動全人類的修為,給那芸芸眾生在修鍊時推上一臂之力。

但。

師傅領進門,修行靠個人。

即便是漁叟,能夠幫的,也只有這入門階段了。

正如種田、推水車,包括以前的垂釣諸天,漁叟不是沒有管過人間,只是方式不同而已,池子裡面哪條魚要多喂點氣運,哪條魚要吊起來懲罰甚至除掉,都是他在做啊。

周瑞跟著漁叟走了半天。

最後在一處山亭之下,由童子送來晚餐,兩人飲酒而食,周瑞也終於開口問道:「李和斬屍,離局勢徹底惡化,還剩多久?」

漁叟緩緩搖頭,說道:「不清楚。」

「自從炎歷二年剝離惡念開始,審判委員會內部的意見就難以統一了,這不是我們願不願意犧牲的問題,而是怕犧牲了,無量量劫也攔不住,反倒是誤了人類文明。」

「至於李和覺醒后……」

「恕老朽直言,那時的李和並不值得託付。」

「直到去罪惡之都后,他才開始真正的成長,那之前,與前世並無差別。」

對此,周瑞也認可的點頭。

早先因為歷史被篡改的緣故,他只能旁推,對於李和前世的印象有限,只覺得李和需要成長,所以安排了一系列考驗。

如今歷史一一復原,周瑞認為漁叟做的並沒有錯。

光靠莽,是無法當好領袖,引導人類的。

至於這一次,陳白衣斥責李和是莽夫,周瑞反而覺得不是,今日這一戰,明顯是李和深思熟慮后的結果,他不但以絕妙的思想找到了擊敗陳白衣的方法,更是在向審判委員會傳遞信號,不惜放棄那唾手可得的至高力量,來逼迫審判委員會站隊,可以說是神仙手了。

唯一的問題就在於,李和情報缺失。

以至於好心把事情辦歪了。

不過,也只是歪了而已,並沒有釀成什麼大錯,只是讓局勢更明朗了一些,他們的時間少了,但戰略目標更明確了。

「那現在的李和,漁叟認為,可託付重任嗎?」

漁叟沒有直接回答,而是說道:「我不知,願將其交給時間來決定,事到如今,人類已經沒有第二次機會了。」

「自李和斬屍之後,未來的結局只有兩種。」

「要麼有一人獨尊獨活,要麼天下大同文明覺悟。」

「無論哪一種結局,都不是我們的選擇可以決定的,甚至不是李和自己能夠決定的,我們想要勝利必須同時完成文明的覺悟和人皇的誕生才行。」

「這很難。」

局面有些劣,但也不是不能打,關鍵在於時間還剩多少,可漁叟也不清楚審判委員會到底有多少人已經變質。

不過,有一點漁叟可以確定。

沉吟了會,他說道:「不論有多少人投靠神王,神王目前的目標都會是我們審判委員會,當有人不行落難時,戰爭,便就真正開始了。」

神王身上有九份封印,而這九份封印與九位執劍者綁定。

他想解封,必須對付審判委員會。

這是繞不過去的。

而審判委員會即便帶著同歸於盡的想法,也不能殺神王,除非他們能解決無量量劫,如今來看,似乎神王佔據了一切主動……

神王想贏,所以在等,在積蓄力量。

而他們則要在神王積蓄力量的這段時間,找到破局的方法。

其實也無需找,只需要補全就可。

當青萍劍成為文明之證的時候,是可以剋制無量量劫的,它的效果比人皇位格還要好,只是,非人皇無以發揮這柄劍的全部威能……

水克火,火也克水啊。

………………………………

………………………………

英倫島,曾經的白金漢宮,象徵日不落的王權,神王坐在王座之上,把玩著傳國玉璽,接受著臣子們的覲見。

從幕後走到台前,這是奧林匹斯的第一次現實中的聚集。

除此之外,還有十六家門閥和百餘家這些年新晉的世家來朝拜,在此之外,才是世界有名的「辛迪加」和「托拉斯」們。

辛迪加、托拉斯、卡特爾、康採恩都是聯合壟斷的形式。

壟斷才代表利益。

可以說這批人才是資本主義的真正代表,他們會來此,也是因為當今天下四分,他們來覲見自己陣營里的王。

不過。

他們的王對此並沒有什麼興緻,他手上把玩著的那枚傳國玉璽是現實的存在的那枚真品,倒也不是什麼歷史收容物,畢竟關於它的歷史並沒有被扭曲和篡改。

更多的只是一個象徵。

這玩意唐末就失蹤了,中間的淵源不知,但後來落入了FAM手中,滿清那會,FAM被西方人聯合清廷絞殺,傳國玉璽也就流落到英倫王室手裡了,成為了最尊貴的典藏。

如今,成為了他們給他的賀禮。

那個老太太也把王位讓了出來,讓工匠以他的體型打造了豪奢的新王座,只可惜,這裡的一切依舊太過寒酸。

「真正的日不落是什麼?」

「是大明艦隊的桅杆自泉州出發,一直到南極的角落。」

「是文明光輝散播的恢弘氣象,而非拙劣的模仿和一路上的燒殺搶掠。」

「日耳曼蠻子與天爭命,從蠻夷的蠻夷到雄霸天下五百年,成果的確很輝煌,但要記住,過去那套撒謊、欺騙、強盜的邏輯不管用了。」

「文明到如今的岔路口,不可能再允許野蠻將它擊敗。」

「能夠戰勝覺悟的不是野蠻,而是路線。」

「我這麼說,你們懂嗎?」

神王其實不在意他們懂不懂,他只知道像大明那樣,黎明前最後的黑暗,卻強行被打斷文明進程的好事不會再發生了。

文明已經開始覺悟,李和他們找到了路。

不存在文明會自我崩解,再給野蠻以趁勢崛起的機會了。

神王的話說出來,許多人都是一臉不解,更是有人心中不滿,但那樣的人,直接就被火焰給燒死了,搞得許多人大氣都不敢喘,以為遇到了什麼不可理喻的暴君。

「好吧,指望你們懂這些,的確有些難了。」

「我直接說要求吧,在我對審判委員會出手前,我們所在的這個陣營,你們要讓人民覺得他們比周瑞、李和、任俠他們那邊有著更光明的未來,明白嗎?」

「當然,也的確是更光明的未來。」

「當我成為唯一的至尊時,你們也將是天庭眾仙,呵,任俠說我是玉皇,我便真的當一回玉皇大帝給他看又如何?」

任俠說的是玉皇的原型,大禹,從效果和外形來看,神王的能力也的確跟大禹有關。

至於為什麼會是大禹?

審判委員會裡有跟大禹有淵源的力量嗎?並沒有,會是大禹,是因為大禹離天最近啊……

「你們都看過西遊記吧?」

想著玉皇大帝,神王笑著問向眾人,然後不等他們回答,就繼續說道:「西遊記開篇有世界觀的敘述,首先說了『會元』這個時間概念。」

「一會10800年,一元129600年。」

「在這會元輪轉之間,世間萬物都會輪迴,哪怕是壽與天齊的神仙們,也會在會元結束的劫難的中隕落。」

「想要躲過會元輪迴的劫難。」

「唯有依靠玉帝,依靠每個會元賜下的蟠桃,才能躲避劫難。」

「我今日跟你們講這些,沒有別的意思,只是在告訴你們,我當玉帝,也要有三清四御五老,也要有雷部眾神,也要有千神萬聖,要有一個歷萬劫而不衰的天庭。」

「孤家寡人,再高的力量,再高的權柄有什麼用?」

「孤家寡人,又如何能吞噬人皇位格?」

「所以。」

「無需擔心,我會成為世間最尊貴的至尊,而你們,也是我不可或缺的,在我設計的未來裡面,有你們的位置。」

神王也是極聰明的人,他知道這些人最怕的是什麼。

不是他的野心,不是他的貪婪,不是他的暴力,他們唯一怕的是神王作為無量量劫的意識,會毀滅一切。 第2702章化身金烏

就在金烏化作飛灰之際,林天成不惜再次耗費了5個電,使用美圖秀秀將自己的外形轉換成了金烏的模樣。

要不是金烏復生之際片衣不沾身,他都不見得能ps的如此逼真。

按照虎大力的說法,獸族大本營坐落之處就在西方的一處山脈之中。

於是,林天成憑藉着神識探路,飛速前往西方,這一次他有了金烏的身份作為掩護斷然是不在懼怕一路上的妖獸攔路了。

很快,林天成就看見了一座金色的宮殿坐落在山脈之中,氣勢磅礴,宛如一隻蟄伏的洪荒巨獸。

這就是獸族的大本營,獸皇殿!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