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身穿著短小的袖子,可以就顯得有些空空蕩蕩,短袖之上到處都是破舊的痕迹。

2022 年 4 月 21 日

下半身,則是一條修長的牛仔褲,洗的泛白,邊角處也朝外翻卷開來。

這女子,赫然是秦風的妻子,林允兒。

房間里,床上躺著一個粉雕玉琢的小姑娘,大概三歲模樣,扎著馬尾辮,可愛的臉蛋無暇,一眼望去就讓人忍不住喜歡。

尤其是女孩水汪汪的大眼睛,好似星辰般迷人。

可以想象,長大以後必然是個美人坯子!

這女娃便是秦風的女兒,被林允兒取名叫做朵朵。

看到母親回來,朵朵也是歡快的從床上爬起,扶著床邊的扶手站了起來。

「媽媽,媽媽,你總算回來了!」

「朵兒好想你啊!」

林允兒疲憊的臉上露出開心的笑容,連忙上前來到床邊,將自己心愛的女兒緊緊抱在懷裡。

「沒事沒事,媽媽只是出去買點午飯而已。」

「你看,媽媽給你買了什麼好東西?」

林允兒將手裡的一個袋子拿到了床上,旋即將裡面的東西拿了出來。

小女孩眼前一亮,「水果,是水果,我喜歡!」

「別急,媽媽給你剝,這是橘子,從國外進口的呢!」

林允兒笑得眉眼彎彎,雖然生活艱辛,但只要回來能夠看到自己可愛的女兒,她就覺得什麼都無所謂了。

女兒,就是林允兒現在活下去的精神支柱。

……

當初,在秦風葬禮過後不久,林允兒便在加百列,暗刃,蕭戰等人的保護下,安全生下了一男一女,龍鳳胎。

男孩取名叫做樂樂。

女孩取名叫做朵朵。

生下兩個孩子后,林允兒開心的不得了,感覺自己成了這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兩個孩子,也成了他生命的全部。

可惜好景不長!

在葬禮之上,秦君臨受到了巨大的羞辱,事後展開了瘋狂的爆發!

他也很清楚,秦閥絕對不能對秦風的家人,林允兒,還有上官婉儀動手。

否則大夏境內,百姓的唾沫都能將秦閥淹死。

於是便將矛頭對準了蕭戰,加百列,暗刃等人!

還有守護在林允兒背後的天策軍!

秦君臨再次動用秦閥的力量,展開了對林允兒身邊這些人的追殺。

他利用許可權,給加百列,暗刃,蕭戰,安排了各種罪名,當然,這些都是污衊的。

原本如果秦風還在,秦君臨自然沒辦法強加這些罪名,但問題就在於,秦風已經不在了!

雖然死後受無數人敬仰,但是蕭戰等人,手上卻沒有什麼權力。

很快就被秦閥的高手盯上,說是讓他們回去接受調查。

蕭戰等人也不是傻子,自然這其中有貓膩,於是,一場矛盾就此爆發!

秦君臨調動了所有力量,瘋狂對加百列,暗刃,蕭戰,三個重點人物展開壓迫之下。

無奈之下,蕭戰等人只能遠走避難。

一眨眼,秦風的別墅就成了五人守護的空宅。

好不容易重新凝聚在一起的天策軍,也是被打壓的解散。

之後的情況,便是一落千丈。

沒有了天策軍,還有蕭戰等人守護的林允兒,上官婉儀,哪裡擋得住秦閥這頭惡虎?

秦君臨也很聰明的沒有自己動手,而是再次叫來了林家。

林強等人也是巴不得討好秦閥!

在秦君臨的授意下,蕭戰等人剛離開不久,林強就帶著人找上門來,各種威脅刁難。

更過分的是,林強居然將主意打在了林允兒好不容易生下的孩子上。

他要求林允兒交出孩子,否則讓他們一家人都不好過!

這一對孩子,就是林允兒的全部,甚至比他的生命還重要。

林允兒如何會肯答應?

當即就義正言辭的拒絕,並且告訴林強,自己乃是秦風的遺孀。

秦風不僅是天策戰神,而且還在葬禮之後,被國主親自冊封為鎮北王,你們沒資格帶走鎮北王的孩子!

然而,林強本質上就是一個地痞無賴。

秦君臨或許會在外界的流言,輿論,但林強可從來不在乎這些。

他可是蹲過監獄的人,都死過了一次,哪裡會怕這些律法的約束?

林強直接帶著人強闖別墅,不僅搶走了別墅里的財富,還打算強行帶走兩個孩子!

林允兒和上官婉儀,趙雅蘭,三個柔弱的女人,哪裡是林家這些人的對手?

林允兒雖然跟著秦風練過武,但也不過是短短几天,也就停留在強身健體的層次,甚至連林強這個無賴都打不過。

更關鍵,林允兒才生下孩子不久,身體都還沒回復!

三個柔弱的女人,只能眼睜睜看著林強一群潑皮無賴強行沖入別墅,將秦風靠著生前功勛贏來的賞賜,全部搬空!

不過好在,就在林強準備動手搶走孩子的時候,玉蛟龍派人過來幫忙了。

玉蛟龍實在太清楚秦君臨的性格了。

此人行事肆無忌憚,沒有底線。

群眾的輿論雖然能約束秦閥的行動,但以秦君臨卑鄙的性格,肯定會從其他方面入手。

為此玉蛟龍專門做了調查,心中發誓,要保護好秦風的家人們!

一番調查之後,果然就發現秦閥在東海市有著不少的走狗。

其中最大的走狗,就是林家,林強!

擔心林允兒和上官婉儀,趙雅蘭的安慰,玉蛟龍專門派了特使,並且打著神威王的名號,過來守護林允兒。

特使及時出現,強勢鎮壓了林強一行人!

林強也知道,自己雖然仗著秦閥在背後支持,但秦閥絕對不會公開出面幫助自己。

他不是神威王的對手!

於是只能帶著人離開。

林允兒則是鬆了口氣,丟了那些財富沒關係,她至少保護好了兩個孩子……

。 那人一襲青衫,負手而立。

面白無須,劍眉斜飛兩鬢,鼻若懸膽,雙眼清明,看上去四十多歲,極為文雅。

年輕的時候,絕對是一等一的美男子。

剛才那場爆炸,似乎根本就不是這個文雅的男子引起的。

他,就像是一個路過的文人。

他負手而立,整個人都懸空着,隨着晚風,衣擺輕輕飄動着。

天上那由屠剛引起的,烏雲蔽月的異象,也隨着他的到來,烏雲盡散,雲開月明。

他不曾開口,但周身都散發着真正的,蔑視眾生的孤傲氣息。

天上仙人,自然視萬物為芻狗!

「一劍飛仙……葉孤城!」

屠剛死死地盯着他,與其凝重,念出了他的名字!

屠剛渾身汗毛豎起,額頭上瞬間凝結出了豆大的冷汗,滾滾滴落,面色蒼白,隱約還發着抖!

就像……為非作歹的老鼠,見到了貓!

要知道,屠剛身為絕頂宗師,龍榜第五。

在這個世界上,讓他如此害怕的人,屈指可數!

但,眼前這個文文雅雅,像個手無縛雞之力的書生一般的青衫劍客——

可是龍榜第二!

也可以說,在大夏強者輩出,隱士無數的偌大個江湖當中,眼前的這名青衫劍客,是第二強的存在!

雖然屠剛也是龍榜中人,實力強盛,身為龍榜第五,和第二人,只差了三名。

可宗師境界之後,每上一步,難如登天。

龍榜和虎榜,一個天上,一個地下,可到了龍榜的后五名,每人之間的修為差距,已然是不大。

畢竟,在這個修為難於登天的境界當中,高出一點點,就可以甩開眾人不少。

到了龍榜的前五位,都是些絕世高手,別說虎榜之人不能相比,就算是龍榜末尾,也無法媲美!

越是到了前面,每一個排位的差別,就隔着千重山萬重海,基本是無法逾越的橫溝。

猶如天壤之別!

甚至僅僅差一名的人,也只能仰望!

葉傾城,就是一個強如屠剛,卻也只能仰望的存在!

他曾經一人,一劍,剿滅多少惡徒,堪稱身經百戰!

葉傾城曾一人,闖入魔窟。

魔窟中魔修諸多,無一不是宗師強者。

可葉傾城,只孤身一人,一把長劍,有如盤古開天,只一劍,就將在場的所有魔頭,一斬為二!

而葉傾城,平日裏也是個神龍不見首位的人物,任何人想要找他,如果他不願意見,也只能捕捉到他留下的傳說!

屠剛面對實力強盛的葉傾城,自然不會像在面對神策營和青龍玄武時的那般猖狂,眼下也是收斂傲氣,恭恭敬敬的朝葉傾城行禮。

屠剛放下手中的武器,雙手抱拳,拱起朝葉傾城行禮,身子也極度謙虛地彎下,朝葉傾城行了個晚輩之禮。

「不知道葉前輩今夜前來,多有冒犯,還請葉前輩多多包涵。」

「只是不知道……葉前輩,為何今日來此啊?」

可葉傾城,依舊負手而立,連個眼神都沒給這個姿態誠懇的後輩,都懶得正眼瞧他。

葉傾城冷冷地吐出一句話:

「滾,或者死!」

……

什麼?

屠剛瞳孔一陣猛縮,幾乎是一瞬間,一張臉紅了又白,白了又青,堪稱五顏六色,難看至極!

再怎麼說,自己也是一介高手,堂堂龍榜第五!

只比葉傾城低三名!

並且,他的姿態放得很低,面子也給足葉傾城了。

他向葉傾城行的,可是晚輩之禮!還要他怎樣,跪下嗎?

這個葉傾城,也太不給他的面子了!

那他的面子沒有,秦閥的面子,總該有吧?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