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的馬騰表現的受寵若驚,要知道我這麼一個人物,主動跟他握手自然,他自然是要主動一些的,畢竟我身上的將服可是代表著一些什麼東西的:「沒想到唐總竟然有著這樣的身份,還真是沒看出來。」

2022 年 4 月 19 日

「呵呵,一份薄名而已,現在我們先進去,等一下君主他們忙完,今天早上的時間可都是我們的,為了這事,我可是爭取了好久。」輕笑一聲,我淡聲道。

「那就麻煩唐將軍了。」在這個時候,馬騰連對我說話的稱謂都變了。

「叮!宿主身份驚天,令馬騰大吃一驚,聲望值+100000點聲望值!」系統冰冷的聲音自我腦海中傳來。

「系統,打開個人屬性面板。」

「宿主:唐銘

系統經驗值:847478/999999

屬性:人類武者

稱號:樂於助人、醫者仁心

年齡:23歲

聲望值:262317775點

財富:華國幣147,006,000元

抽獎機會:5次

武道境界:武君境三重天(99860/100000)(武者境界劃分:武者、武師、武將、武君、武宗、武王、武皇、武帝、武聖、未知)

系統禮包:中級禮包

特殊獎勵:系統商城七折優惠券、人工智慧製造方法、全息投影技術

所學技能:小成醫術(巔峰絕學《鬼醫七手》半部)、語言能力精通【八國語言】、計算機精通(大成)、鐵口直斷(精通)、神機妙算(宗師)

所學功法:鎮北腿【大成】、伏魔拳【大成】、《本心陳吟》(半部)、《天琴九問》、《八極崩》、《北神護體術》、《陰陽乾坤算》

卡牌:斷秋水(未知)

丹藥:補心丸、續命丹,武君丹

書籍:《武道百科全書》(中級)

武器:忘虛華琴

物品:須彌戒、玄天羅盤

任務:主線任務1:建立舉世聞名的科技帝國!

宿主還需要努力,儘快升級,科技帝國已經有了雛形,還望繼續多加努力。」

說實話好久沒有查看個人屬性面板,還不知道自己竟然還有這麼多的聲望值,之前為了救自己耗費了大量的聲望值,根除自己的病症,隨著修為的不斷提升,內心意志的堅定,導致那戰後心理綜合征已經在不知不覺中慢慢痊癒,在和馬騰,羅震,以及馬騰的秘書接受政務院警衛檢查的時候,我看完了這些東西。

可能是這次我來的時候,身穿著將服,導致我的檢查程序並不是特別嚴格,他們那些人,盯著我的神色之中滿是尊敬,看的出來,通過證件,他們已經確定了我的身份,現在的話,自然是沒有那麼多懷疑,至於說馬騰和他的秘書,接受的檢查那自然是非常詳細的,他們可不管你是華國首富的問題。

他們所負責的任務就是全心全意的保證政務院工作的大佬的安全,所以說在檢查進出人員的身體攜帶情況時,是非常嚴密的,根本不會有任何的鬆懈,這就是差距,他們必須為了國家的整體做出自己應有的貢獻,這應該就是人民子弟兵從血液流淌著的優良基因,他們把這種的奉獻當做是一種傳統。

經過將近一小時的安檢工作之後,我們終於進入了華國最重要的地方,君主的辦公室,而在君主辦公室外面,則是他的秘書小良,我們此次會面是做主要的商討工作,還沒有將問題徹底的決定下來,自然不用去政務院前面的大會堂去開這場會議,畢竟會議決定還沒出來。

小良一見我的時候,便走上前來,道:「唐將軍,君主已經在婉約閣等著你,其他幾位領導也都過來,這次將軍可得好好表現啊,這次來的專家和學者可不少。」

「羽哥說笑,這點數我心裡還是有的。」這秘書前身唐銘也是認識的,全名叫做魏羽良,是跟隨君主的老人,是個非常厲害的人物。 說實在,高有田對老大高有才談不上有什麼親情,要不是看到因為老大死得不明不白,老爸高大元鬱鬱寡歡,嫂子夏春鳳年輕守寡,小柳兒自小就失去父愛,高有田真的沒興趣去究根問底。

對了,船工步老頭不也說過,他有一個叫步勇的侄子也在縣城開公司,難道是同一人?看來改天得問問步老頭才行。

回到家裡,高有田在房裡看了一陣子書,小妹冰兒從桂花嬸家回來,吃過午飯後,冰兒說要和二妞去探望一位小學老師,高有田順便讓小妹把那幾朵頭花帶去給桂花嬸和大妞幾姐妹。

「二哥,我偷看了二妞的日記,我發現一個秘密,你猜猜會是什麼,嘿嘿。」冰兒掩嘴竊笑,壓低聲音說。

「什麼秘密呀,哥怎能猜得到人家女孩子的心事!」高有田說。

「二妞暗戀二哥你呢,日記上說她從小時候就喜歡二哥你了,還說夢見到成了你的新娘子呢,青梅竹馬,兩小無猜喔,這朵頭花算不算定情禮物呀,二哥你要是還有什麼情信,小妹願意當那青鳥喔,格格……」冰兒笑著說。

「多事,無聊,有空就花點心思在功課上,明年就是畢業班了,看來哥得給布置作業了。」高有田兩眼一瞪,說。

「啊,二哥,別……小妹知錯了,老師布置的暑假作業已經夠多了,能做完就不錯,二哥,小妹天生不是讀書料,高中是考不上的,不如你跟爸媽說說,讓小妹去打工了吧,人家二妞、三妞都打算去粵東打工了呢。」冰兒苦著臉說。

「想都不要想,你這麼小,打什麼工,別給人家賣了都不知道,要自信一點,放心吧,二哥會抽時間幫你補一補數理化的,等著瞧吧,過多幾年,沒有高中以上的文化程度,要找一份好點的工作都很難!」高有田說。

冰兒憤憤地地看了高有田一眼,一把抓過那幾朵頭花,賭氣出了家門。

看著小妹執拗的背影,高有田暗暗搖頭。

重溫了一遍應當掌握的知識點以及有關文書工作的基本要領和常識,基本上沒什麼漏掉的了,高有田不禁有些自信滿滿的,他就不信憑著自己重生前一個大學中文本科畢業生的水平還拿不下這麼個小小的村文書職位,重生前他可是花了不少功夫去準備考公務員的,要不是那場火災,沒準他已經成為旱澇保收的公務員系列中的一員了。

陳文書提供的那一疊舊文件和村領導講話材料,高有田已經熟記於心,如果考試要撰寫一份公文或者村領導的講話稿,他相信自己是能拿得出來的。

「這些舊文件最好還是在考試前還給陳文書吧,順便感謝一下人家。」高有田心想。

整理好這一疊舊文件,出了房門,看到老媽田淑珍在大門墩處編織著藤籃,於是說:「媽,我出去一趟,把這些資料還給陳文書。」

「噢,去吧,對了,家裡有些紅薯,人家老文書這麼熱心幫咱們,咱們也不能失了禮數,媽給你裝一些帶去給老文書嘗嘗。」說著,田淑珍放下手裡編織活兒,利索地到門角處挑了十多個飽滿些的紅薯裝進去一個紅色塑料袋,塞到兒子的手裡。

「媽,這……不用了吧。」高有田說。

「孩子呀,咱們現在是有求於人,俗話說得好,禮多人不怪,帶上吧,聽媽的話沒錯。」田淑珍說。

「……好吧,那我去了。」高有田鬱悶地提著一袋紅薯往陳文書家走去。

村文書一職的工資少得可憐,而且還是沒有編製的基層村官,現在的年輕人不是出去打工就是創業做生意,誰會來爭這個崗位呢,要花錢拿物去走後門來做這個村文書,還真的不大值得。可看到父母都希望自己能有個出息,又不忍心讓他們失望。

這是高有田第二次到陳文書家。小洋樓,可惜過於冷清寥落,著實給人一種凄清悲涼的感覺。

當日陳文書的孫子葬禮之後,陳文書的兒子陳忠偉及兒媳王秀荷就一直沒回過家,女兒陳芙蓉也離了婚,帶著兒子在鎮上開米店,整天為著生計奔波,也是沒空回娘家。現在陳文書家就剩下了兩個老人住著。而陳文書的退休手續還沒批下來,還沒有人來接手自己的工作,因此每天還得去上班。

「老文書,在家嗎?我是有田呀。」敲了敲門,高有田喚著。

「是有田呀,進來吧,是找我家老頭子吧,他在書房裡。」不一會兒,大門打開,開門的是陳文書的老伴,或許是高有田曾對陳家有大恩,她見到是高有田,倒是一臉和氣。

「噢,謝謝阿姨,我是給老文書送還資料的,沒打攪他老人家午睡吧。」高有田說。

「沒事的,都老傢伙了,還睡什麼午睡呀,進去吧。」陳文書的老伴含笑說。

「阿姨,這是咱們家種的紅薯,我媽說家裡紅薯豐收,讓我帶點給老文書和阿姨嘗嘗。」高有田將那袋紅薯遞給陳文書的老伴,說。

「瞧這孩子,傻了吧,又不是哪裡人,來就來了,還帶什麼禮物呢,你媽淑珍也真是,好吧,謝謝了。」陳文書的老伴嗔怪了一陣,還是收下了。

高有田進過老文書的書房一趟,知道書房在哪裡,於是往書房直奔而去。

「是有田吧,推門進來。」才行到了書房門口,正想敲門,裡邊即傳來老文書的聲音。

呵呵,這個陳文書還是不要小看他,也不知是他早就聽到自己的聲音,還是聽得出自己的腳步聲,當真是心細如髮啊。

推門進來,高有田看到陳文書頭也沒抬一下,正奮筆揮毫,寫著大字。

「老文書,好興緻,嘖嘖,當真寶刀未老,雄風猶在啊,這一手行草,筆力沉雄矯健,運筆圓潤洒脫,大有自成一家之風啊,恭喜老文書了。」高有田笑著說。

「呵呵,讓有田見笑了,老了老了呀,天賦有限,臨一輩子的帖,還是無法掌握到行草的真髓,要自成一家,談何容易啊,不過得有田的這麼一誇,還是有那麼一點老懷寬慰,哈哈。」書畢,只見陳文書手裡的毛筆朝墨硯一放,爽朗地笑著說。

高有田也跟著笑了笑,說:「不是有田違心吹捧,有田敢斷言,老文書這手書法就是拿到縣城比一比,也是數一數二的。」

陳文書撫須頷首說:「呵呵,純屬自娛自樂,純屬自娛自樂,不過還別說,前些日子縣老年大學校長也就是孫老縣長還給發來入學通知,邀請我去老年大學讀書呢。」

「啊,恭喜老文書,聽說縣老年大學現在可熱鬧了,那裡可是老幹部們發揮餘熱的好地方啊。」高有田朝陳文書抱了抱拳,祝賀說。

「呵呵,這個嘛,容后再說,容后再說,對了,有田,準備得怎樣,這些資料都看懂了嗎,有信心吧。」看到高有田手裡那一疊舊文件,陳文書轉過了話題。

高有田笑了笑,說:「還行吧,覺得只要公平競爭,還是有信心的,說來真得謝謝老文書的舉薦,讓有田有這麼一個進步的好機會。」

「嗯,好,好,有田啊有競爭才體現出你的優秀嘛,什麼叫做脫穎而出呀,那就是擊敗強手,一舉成名,人的一生,總是充滿著各種各樣的挑戰,只有真正的強者才能笑到最後,相信有田一定能最終勝出,我們老頭子已經是過去了的人,也希望後輩們能更有出息,我能做的已經做了,該幫的也幫了,最後就是看你拿出真才實學的時候了,別給我和你爸丟臉啊!」陳文書拍了拍高有田的肩膀,語重心長地勉勵著。

隨後,陳文書說:「聽說鎮里對這一次招考也很重視,明天分管副書記、副鎮長都會來,任何弄虛作假恐怕都玩不得,不過你也不要怯場,拿出自己的真本事就是了。」

回到家裡,老媽已經早早就做好了晚飯,明兒是考試的日子,她拿出體己錢特地給兒子加了菜。

「兒子,多吃點肉,明天考試可要精神呢,媽沒什麼文化,也幫不了你什麼,只能全靠你自己了,吃吧,吃吧,明兒一早媽給你泡雞蛋粥,要不,媽給你煮幾個雞蛋帶上,考試餓了就拿出來填肚子……」坐在一旁的老媽嘮嘮叨叨著,但高有田一點都不覺得煩。

不過老爸高大元卻聽得雙眉微蹙,說:「別煩著有田,讓有田吃了早點休息。」

「噢噢,對對,今晚要睡好,你先吃吧,媽給你拿換洗的衣服去,春鳳啊,明兒你跟你爸一起陪有田去考試,記得要早點起來。」田淑珍第一次覺得老頭子說得在理,忙著起來給兒子找衣服,又叮囑兒媳一番。

「嗯,放心吧,媽,我記得的。」夏春鳳應著。

看著一家子圍著自己轉,高有田心裡充滿了幸福感。

。以往的生活經歷,使季末比其他人缺少了應有的好奇心。

這邊是急診病房,有人跑到這來哭其實並不奇怪。

季末原本並不想搭理那個聲音,可是那哭聲越來越哀怨纏綿。

簡直就是完美的詮釋了,什麼叫做如泣如訴。

感覺自己躺不下去了,季末緩緩坐起身,向門外走去。

她准

《心慌勿語》第123章:隔壁的新病人 柏輕音一直都覺得自己對這群人太過溫柔,以至於這群人反覆蹬鼻子上臉。

而且這群人以為吸食神仙散就沒錯了嗎?

想到這兩日自己街頭看到的景象,柏輕音眼神幽暗。

得讓這群人明白,吸食神仙散是不對的。

法律還沒頒布下來,她雖然沒辦法用吸食神仙散的罪名捕捉這群人,但是她能用聚眾鬧事的罪名拘捕這些人。

不遠處趙月坐在茶樓,看著衙門暴亂的場景,唇角上揚,眼裡全是蔑視。

「國師,咱們現在該怎麼做?

大魏的皇後娘娘直接下令抓捕這群人。」

手下看著趙月,不明白都這個時候了,趙月怎麼還能笑的出來。

要知道,這裡面可是有他們的人啊,國師不會讓他們自己的人去坐牢吧,這未免也太過可笑了。

「這人,她抓不了。」

手下不明白的看著趙月,這已經在抓了,怎麼可能抓不了?

只見坐在差樓上的趙月對著衙門面前的人做了一個手勢。

衙門門口趙月的人看到這一幕,露出兇惡的眼神。

他們橫衝直撞地將侍衛撞到在地上。

「我們什麼錯都沒犯,憑什麼抓我們,就算是皇後娘娘也沒權利抓我們。」

「就是,從古至今後後宮不得干政,皇後娘娘這樣做將老祖宗放在哪裡?」

「今日我等就是撞死,也不會讓這個妖后得逞的。」

「就是,我們沒犯錯,憑什麼抓我們。」

「兄弟們,衝出去,咱們衝到皇後面前,找皇后要個說法。」

「就是!」

暴動的聲音在衙門外面響起。

侍衛們排成一排用身體擋著,可示威鬧事的人太多了,即便是將絕大部分的侍衛都派上前去,都沒有半點用處。

「皇後娘娘,現在外面那群人徹底暴亂了,咱們該怎麼辦?」

婢女看著皇后,無比的擔心。

柏輕音皺眉:「這裡面一定有人在煽動百姓輿論,不然這群百姓不可能這麼衝動。」

人在這種情況下基本上是不會思考的,尤其是這群人還吸食了神仙三,精神異常亢奮。

必須得用暴力的手段把這群人鎮壓住。

「加派人手,必須把這群人抓起來。」

如果這群人今天嘗到了甜頭,只怕日後想要徹底剷除神仙散這件事情會變得更加艱難。

「是。」

將絕大部分人手都安排進來,瞬間場面就發生了扭轉。

「國師,現在該怎麼辦?」

手下看著柏輕音的人將聚眾鬧事的人全部抓了起來,雖然他們的人已經撤離了,但是這才剛剛創作出來的優勢,就這麼沒了……

不屑地看了一眼手下,趙月冷笑:「你懂個屁,這才是我想要的。」

柏輕音把所有人手都放到這邊才好呢。

這樣才好方便她聲東擊西。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