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卿,聽好了,現在回來,不要飛升!快回來……」

2022 年 4 月 18 日

可接受雷劫的過程豈是那般容易中斷的?陸卿聽不見宇文護都的話,只能模糊地看到一個人影,焦急地朝著他飛奔而來。

一道雷打在那人的身上,那人倒了,趕忙又站了起來,他看上去很焦急很恐懼。

焦急什麼?又恐懼什麼?

陸卿不明白,也沒有多餘的精力浪費在這個問題上。

他看了看被雷光照亮的天,感受著渾身筋骨重塑的痛苦,咧開嘴,笑了。

他要飛升了!

比她還要快!

忽而,一陣紅光落下,帶著陰沉的氣息,瞬間將灼熱冰凍。

陸卿瞳孔一縮,內心生出一絲死志。

源自靈魂的顫抖讓他清楚地知道這不是雷劫的一部分,而是一種惡意。

他得罪了誰?抑或是誰容不了他的飛升?

無數疑惑湧上心頭,讓他皺緊了眉頭。

正在重塑的身體,讓他動不了分毫,只能眼睜睜地看著那抹紅光,越來越近,無聲給他的生命進行倒計時。

周圍的弟子們還在興奮,絲毫意識不到自己所處的絕境。

惡魔的棋盤上,有誰又能說自己早已擺脫別人的擺布?

宇文護都看見了,一滴淚滑落。

陸卿,他最親密的友人,即將離開,而他卻什麼都做不了,只能眼睜睜地看著悲劇的發生。

他指著天大罵:「你這混蛋!有本事連我一起殺了!」

想不到那紅光好似有了自己的意識,分出一點,朝著他的方向而去。

宇文護都苦笑一聲,沒再說話,和一臉驚慌的陸卿對上了眼神。

兄弟,我們一起死,好像也不錯!

如果還有來世,以後再對月飲一杯,如何?

短暫的悲傷,兩人很快接受了這意外的結局,面色倒是坦然。

忽而——鳳鳴九天。

「哎……看來你們沒有把為師放在眼中啊。我說過,這輩子,只要有我在……」

女人一身紅衣,手舉一把大刀,嘴中叼著一根狗尾巴草,用力一揮。

金光灑出,兵分兩路,正對上那兩點紅光。

最後一道雷劫落下,銀光散去。

暖意的金,陰冷的紅,交纏在一起。只是眨眼,紅色被吞噬,金光驟亮,照亮天際。

「誰也動不了你們!」

刀身碎裂成灰。

女人挺直著脊背,握著斑駁不堪的刀柄,笑容散漫。

若是忽略她嘴角的鮮血,必是一副英姿颯爽,讓人震驚的畫面。

「宿主,你現在大傷初愈,實力不過元嬰,會死的。」

「死?」她重重擦去嘴角的血,「那也要看我答不答應。」

忽而又見她重重將那刀柄甩向天空某一處。

眾人啞然:這大人是生哪門子的氣?

。 醫斗大會天才神醫銀針救人!

這個標題一出,絕對不擔心銷量啊!

相比眾人的震驚,明堂中醫館上下則臉色一個比一個都要難看,正印證了那句老話,幾家歡喜幾家愁。

明明這次是打算踩著林辰的肩膀,成就明堂中醫館的名氣,卻沒有想到一開場便吃了大虧,這憋屈找誰說理去?

「該死!林辰別得意,好戲還在後面,我就不信你真的有碾壓我明堂中醫館的實力,如果沒有你就等著萬劫不復吧!」

看著林辰的背影,站在人群中張興平一張臉滿是扭曲怨毒之色,一雙拳頭捏的嘎吱作響,充分顯示著他內心何等怒火中燒。

「我不信,我申請複議檢查!」

就在眾人無不為林辰醫術所震驚之時,宛如喪家之犬的李空來,狀若瘋狂的對著眾人說道。

此言一出,立馬將眾人的目光吸引過去。

就是林辰也不由眉頭微微一皺,帶著一絲不悅的看了過去。

本以為李空來面對如此局面,應該知道廉恥二字灰溜溜的走開,只是讓他沒想到,竟然還如此厚臉皮要求進行複議檢查。

明堂中醫館從上到下,果然都是一丘之貉!

李空來這個請求雖然給大家心中的第一印象就是不甘心和垂死掙扎,話又說回來這樣做的確合情合理。

畢竟大家誰都沒有為病人檢查過身體,誰知道這其中會不會有什麼詐。

如果能夠有一位身份,名望足夠,態度保持中立的中醫大家擔任這個角色,自然會使這個原本就不平等的醫斗大會,變得要相對平等一些。

而今日觀摩醫斗,幾乎囊括了整個南山市醫學界的翹楚,這裡的隨便一個人放出去都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那麼誰來做這個事情呢?

想要擔任審核複議之人,那麼必須前面提及的三個要求都必須達標,而這似乎現場也就只有三大家主跟明堂中醫館的館主,以及少數幾個老一輩隱退山林的中醫大家,才有這等資格。

可要說能夠保持絕對中立的人,卻幾乎要刷去上述人選大半。

首先明堂中醫館館主張穆平,作為這次主辦方本身就十分偏向於自身那一方,最先就要將他排除。

其次三大家族,張家本身就跟明堂中醫館走得很近,也必須排除掉。

再其次,林家家主雖然跟林辰看起來是沒有什麼利益上的衝突。

但這世界上可沒有不漏風的牆,林家嫡系一脈唯一的女孩子,整個林家的掌上明珠林可兒,跟林辰可是在同一家醫院上班,而且關係還極度親密。

雖然林家上下對這件事都絕口不提,完全看不起林辰這個來歷不清不楚的小子。

可畢竟有這麼一層關係在裡面,難免不會被一些有些心小題大做。

所以再這麼一篩選,貌似具備身份,名望跟態度保持中立的,也就只有林家家主林臨川了。

與兩大家主並列而坐的林臨川,歲數也跟兩人相仿,都是六十多歲的人,而且保養得十分不錯。

除了頭髮有些發白之外,整個人臉上竟然沒有什麼皺紋,看起來就跟四十多歲的中年人差不多。

三大家主雖並列號稱三大醫聖,但各自的側重點卻是完全不同。

林臨川最拿手的就是中醫保養之術,年輕時更是南山市各大貴婦千金的座上賓,傳聞跟不少女子都有緋聞,算是三人中最滋潤,最瀟洒的一位。

要是這樣就認為林臨川是個不學無術之輩那也就太小瞧他了,能夠穩坐三大醫聖之一的寶座,沒有真功夫有豈能有如此威望?

「看來,大家都很希望我來擔任這個審核複議之人了!」

面對大家都投來期許目光,一直坐在首位不動聲色的林臨川,在眾人的注視下,這才站了起來,笑看著眾人說道。

「如今也只有林兄有這個資格了!」

明堂中醫館館主張穆平,強忍著心中那一絲慌亂,皮笑肉不笑的說道。

作為東道主,雖然早已經知道結果會是什麼,卻又不能不表態!

這種感覺,自他有這個地位以來是最為憋屈的一次。

他現在有種感覺,似乎不該得罪林辰,可現在已經是騎虎難下,開弓沒有回頭箭,雙方不是你死就是我活,除此之外沒有任何其他選擇。

看著張穆平都開口了,其他兩大家主也都紛紛勸說起來,執意要林臨川擔任審核複議之人,同時還要求他後續兩場醫斗都讓他來擔任。

「既然幾位都這麼強烈要求,我也就只好順從大家的意思,擔任這審核複議之人!」

林臨川不動神色的點了點頭,反正這個要求也不得罪人,既然大家都這麼的期待,也只好順水推舟答應了。

說完,林臨川邁步走向那還處於茫然的中年婦女。

可偏偏在這時,張穆平的聲音再度響起。

「林兄,這次麻煩你了,醫斗結束后我這裡有一壺五十年的茅台,到時候贈送你如何?」

聽到這句話,等待著的林臨川檢查的林辰眉頭忍不住的緊鎖起來。

別人聽來是在不讓對方白忙活,可在他看來這完全是無形的賄賂。

五十年年份茅台酒,這可是絕對不多見的珍品,這還是他從師尊小安子口中得知,這其中的潛意思自然是不言而喻!

不僅是林辰,在場其他少數一些明白過來的人,也都萬分詫異的看著張穆平。

眾目睽睽之下要搞賄賂,這張穆平腦子是被驢踢了?

不過很快,林辰就明白過來,張穆平這是在交好林臨川,即便不能賄賂他,也至少表達了自己的感謝之意。

「好一個一石二鳥之計!」

林辰眼中閃過一抹精芒,旋即不在說話靜靜等待著第二場醫斗開始。

「張兄美意我心領了,且容后再說!」

人老成精的林林川也聽出其中話中有話,態度莫名的開口。

說著林臨川已經來到那名中年婦女的面前開始八脈。

原本一臉平靜的臉色在瞬間就露出浮現出一抹詫異之色,彷彿是遇到什麼讓他動容的事情發生。

「古怪啊!」

林臨川喃喃自語,再度為病人把脈一番,神色徹底動容,病人病症竟然真的痊癒得差不多,只是氣血有些虛弱而已。

作為三大醫聖之一,雖沒有林辰觀氣術可一眼看出確定病症,但也能夠看出個大概。

病人不僅頭部遭受重創,還有其他病症,就是他出手也要費一番功夫,沒想到這個叫林辰的小輩,竟然真有些本事。

強壓下心中的驚訝,林臨川再度詢問了病人幾個簡單的問題,看到對方回答如流后,這才看著眾人說道:「病人除氣血有些虛弱之外,病情已經痊癒,第一場我宣布林辰勝出!」

在場的眾人雖然早就知道這個結果,但在親口聽到而且還是三大醫聖之一的林臨川親口所說之後,還是忍不住的沸騰起來。

僅僅依靠幾枚銀針,便將在西醫學上很難治療的腦部重創後遺症給醫治好,若非親眼所見誰敢相信?

頓時眾人看向林辰的目光變得不一樣起來,就是其餘兩大家主也很是詫異的看了一眼林辰。

能夠讓林臨川如此開口之人,已經說明林辰的醫術達到讓他們都要重視的地步。

恰好印證了一句老話,英雄出少年!

「不就是第一場而已嗎?下面我來與你一比如何?」

就在眾人對林辰刮目相看之時,卻傳來一道極為不和的聲音。

話落,就只見一道身形峻拔的身形緩緩從人群中走出,便將眾人目光給吸引過去。

「是他,華賽佗,明堂中醫館第一坐館醫師!」

當看清楚走來之人是誰后,立馬有人認出對方的身份,臉上帶著驚訝說道。

「華賽佗,上一代壓著三小醫聖的無冕之王,傳聞是華佗後人,將其先祖名諱用在自己名字中,不得不說他真的很狂傲,不過卻也真的是有這個資本!」

另一人也不由點頭稱讚道。

不僅如此,在華賽佗出場后,原本漫不經心看小輩打鬧的三大家主,也罕見眼中露出凝重之色。

一個將各自家最傑出晚輩壓著打的後生晚輩,自然是讓他們正眼看待。

「華賽佗?」林辰也被這道聲音給吸引過去,這才看清楚華賽佗的長相。

大約四十歲左右,有著一張堅毅國字臉,最為引人驚奇的是,在此人身上還有著揮之不去的濃郁葯香。

只有常年專研醫學之人才會有這種氣息,是任何行為都模仿不出來,遠比李空來這個心術不正的殺人庸醫更讓他有挑戰感。

「我本以為在南山市同輩已經無人能撼動我!卻沒有想到冒出來一個後起之秀,很好!你現在有資格成為我的對手!」

華賽佗邁步向著林辰走來,在距離他還有不到五米之時,才停止腳步面對著林辰說道。

不得不說華賽佗這句話充滿十足自傲,按照他的意思要是先前林辰不夠驚艷,這第二場他還不會選擇出手。

不過,他的確有著如此自傲的資本。

作為上一代中醫界的青年才俊,想要他出手那就要求對手有那個資格,很顯然林辰達到了這個資格,所以他才會選擇出手。 解釋,是最沒有用的手段。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