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飛看了看卓狂生與任青緹二人,點頭道:「這是我親眼所見!」

2022 年 4 月 16 日

卓狂生雙目殺機大盛,語調卻十分平靜道:「是竺法慶?」

燕飛亦然額首道:「我與劉裕、高彥二人本是要回到荒城,可途徑『寧家鎮』時,被逍遙帝君與一眾逍遙弟子攔截,圍堵。而後竺法慶豁然殺出,出手偷襲任遙……」

卓狂生嘴角現出一絲苦澀的笑容,道:「帝君已死,曹魏最後的一點血脈香火斷絕……」

說着,他又環視鐘樓一眾人等,凄然道:「我自知已無生路,我心中亦無生念,此刻只求諸位讓卓某多活片刻。」

夏侯亭冷笑道:「既無生念,為何還要苟活?」

卓狂生嘶聲道:「我只想在臨死之前知道那妖僧竺法慶最後的下場。」

這一刻,他好像已變成另一個人般,再非他們一向熟識那個揮灑自若、玩世不恭的『邊荒名士』。

慕容戰看着他,神色複雜道:「邊荒集已不再是邊荒集了,今後我等的荒城將會造就如何一座城池,你該想像得到。為何要做出如此不智之事?」

卓狂生又凄然道:「這天下本屬曹魏,某乃曹魏之臣!」

紀千千忽然走進,美目看着神情木然的任青媞,忍不住問道:「青媞其實不想害大哥對么?」

任青媞現出一絲悲切的神情,縱是花容蒼白慘淡,仍予人一種嬌媚中帶着柔弱之感。

「等他回來,等我知曉竺法慶已死在他手中,要殺要剮,悉隨尊遍!」

紀千千輕嘆一聲,柔聲道:「青媞何必如此絕然。」

任青媞已沒再開口之意,千千看着她,也不知該如何是好。

清風微拂,一條身影出現在眾人面前。

祝天雲、慕容戰等人見着來人,立即面露喜色,眾人連聲恭敬道:「君上!」「君上!」

任意微微點頭致意,接着看向紀千千道:「今夜怕是沒有篝火會了。」

紀千千嬌笑道:「大哥不說的話,千千都忘了哩。」

任意笑道:「走吧我們也該回去。」

紀千千盈盈淺笑,輕應一聲,隨而拉起小詩的手,立即跟了上去。

鐘樓眾人恭送,但人還尚未離開時,只聽身後一聲嬌柔的語聲響來:「竺法慶死了對么,你已殺了他可對?!」

任意回首道:「那胖和尚自是無活下去的理由。」

任青媞看着那人影,顫聲道:「你……你現在為何不殺我?」

任意笑道:「我無論做任何事,都不急迫。等我哪日想殺你二人之時,你二人自然也要死。」

語罷,人已回身,接着便走向樓道,消失在眾人視野內。

任青媞看着逝去的人影,黛眉輕蹙,俏臉上現出既苦澀又苦惱的表情……然後,在眾人驚詫的目光下,款移蓮步,挾帶着一股淡淡香風,追了上去。

卓狂生愕然,呆立原處。

燕飛看着他,臉上突現一抹笑意,道:「既然天君尚不打算取卓兄的性命,卓兄又打算如何?」

卓狂生瞄燕飛一眼,目光再移往眾人,苦笑道:「我又能如何?」

慕容戰含笑道:「君上暫無殺你之念,我等自不敢擅自動手。死前,你為何不為我荒城再出一份力?」

拓跋儀額首道:「正該如此!諸位以為呢?」

祝天雲道:「祝某無異議。」

夏侯亭冷冷道:「那便讓他多活些時日。」

……

晚風微拂,月光揮灑。

清風明月下,紀千千就像個天真的小女孩般,雀躍的拉着任意的手臂,走在靜悄無人的街道上。

感受道溫香軟玉的縴手,嗅着她那醉人的體香,縱然是任意,心中也難免一盪!

小詩看着眼前二人的親昵,霞生玉頰,不由得再落後了幾步。

紀千千忽然柔聲道:「大哥是否還有什麼事未做?」

任意悠然道:「為何這麼問?」

紀千千瞥他一眼,嬌笑道:「大哥雖總是一副對世事不甚關心的樣子,可千千還是能發現大哥眼神中的些許期待,幾分興趣。大哥是否在等一個人,或者一件事?」

任意訝道:「想不到千千還有這般眼力,我的確在等一人。」

紀千千欣然道:「你能否告訴千千呢?」

任意笑道:「沒甚不可說的,我等的人是孫恩!」

紀千千驚訝道:「『天師』孫恩?」

任意額首。

紀千千黛眉微蹙道:「早在建康時我便聽說,天師』孫恩乃南方外九品第一高手,大哥是在期待與他一戰?」

任意道:「他可不僅僅是南方外九品第一高手。若這天下沒有我任意,那他孫恩可為『當世第一高手』。」

紀千千忽然問道:「大哥一定能勝,對不對!」

微微別頭,那張皓如美玉般的雙頰,透著淡淡憂色。

任意笑着,淡淡道:「我從未輸過。」

他目光中透著幾分傲睨,他嘴角溢出一絲淡淡笑意……他看似一副隨隨便便的樣子,卻總能予人一種難以意會信任之感。

他實在是太驕傲,也太自信了。

這種驕傲,令人無法描述,這種自信,更是無法理解,就彷彿他的驕傲與自信,好似已源自靈魂深處一般。

美目流盼,艷麗非凡,紀千千獃獃的看着任意,一陣意亂情迷。

但覺櫻唇柔軟,幽香撲鼻。

這本是美好又令人深醉的一顆,任意卻忽然揮手一記掌風!

帶着比風還疾的速度,帶着比刀還銳的凌厲,帶着比可怕還可怕的神驚鬼懼,掌風破空而去。

刷地一聲!

數丈外的一處飛檐斷落,忽見一條人影馭風而下。

紀千千唔的一聲,連忙離開了任意懷抱。

任意看着來人,淡淡道:「我方才真想殺你。」

慕清流苦笑道:「任兄勿怪,我也不知會打擾兩位地好事。」

紀千千臉上情意未消,蟾光映照下嬌艷動人,花容說不盡的柔媚無限。

任意微微揚眉,道:「你找來,定是天魔策九卷已集全了?」

慕清流搖頭無奈道:「再如何說我也是聖門聖君,為何在你口中,慕某就如你身邊跑腿的小廝一般。」

任意不以為意道:「你若覺得有些自虧,予你幾門我自身武學也未嘗不可!」

慕清流面色驚變,動容道:「任兄此話當真?」

任意淡淡道:「何必騙你,天魔策呢?」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悄悄藏不住最新章節、悄悄藏不住洛陽bibi、悄悄藏不住全文閱讀、悄悄藏不住txt下載、悄悄藏不住免費閱讀、悄悄藏不住洛陽bibi

洛陽bibi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趁情敵失憶、我好窮,我裝的、不當你閨蜜、穿成偏執女配、悄悄藏不住、

。 江小魚簽約去皇娛的事情,總體而言還算是順利。

畢竟是頭一次接觸經紀公司的人,所以蘇幼薇發給她的合同,她給律師過目一遍。她牢牢記着姚烈的話,順便也和蘇幼薇提了,想讓章琰帶着自己。

蘇幼薇同意了,然後又笑了笑,道:「這是姚烈給你出的主意吧?」

皇娛集團的幾個經紀人,多半時間都處於神隱狀態,所以外面人對他們的了解也並不多,只曉得他們非常能幹,但卻不清楚每個經紀人擅長什麼。

江小魚這麼會挑,肯定是受了高人指點。

至於這位高人,除了姚烈之外,蘇幼薇也想不到另外的人了。

江小魚笑了笑,並沒有否認,而是道:「他覺得,章琰比較適合做我的經紀人……」

「他的感覺是對的」,蘇幼薇說:「主攻正劇的演員不多,而且而已不會特別紅特別出名,章琰是個做實事兒的人,的確比較適合帶你這樣的演員。」

頓了頓,蘇幼薇又笑着說:「那,江小姐,你能不能高抬貴手,讓姚烈也來我公司擔任經紀人?反正他也不會帶着你……」

江小魚愣了愣,忽然想起之前,姚烈曾經說過的:希望她簽約皇娛,如果介意他的話,他可以換一家。

估計,這人已經把這件事兒透露給蘇幼薇了。

江小魚輕笑了聲,道:「蘇姐,這是姚烈的事兒,我怎麼可能干涉到他去哪裏入職?」

「行,你這麼說,我就當是你同意了,回頭我給姚烈打電話,讓他過來辦一下入職手續!!」

蘇幼薇說着,笑道:「你看,你們都來皇娛,雙喜臨門多好,有錢大家一起賺嘛!」

江小魚聽了,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簽完合同的那晚,蘇幼薇做東,在酒店訂了一個包廂,算是給江小魚辦了一個歡迎宴。皇娛的工作人員,還有一些目前在帝都的藝人,全都過來捧場了。

宴席還算是熱鬧,眾人喝着酒,聊著天。

流量至上的時代,皇娛內部的藝人有點陽盛陰衰。女演員本來就少,主攻證據的演員更是鳳毛麟角。

所以江小魚的到來,僅僅是補了這一塊的空缺,倒沒有分到別人的蛋糕。

沒有利益紛爭的時候,任何人的關係往往都比較美好純善。江小魚也難得放鬆了一把,跟他們一起喝着酒,聊著天。

中途的時候,遠在橫店拍戲的陸嘉琳也發來了視頻賀電。

視頻是發給蘇幼薇的,陸嘉琳的聲音聽起來也十分清脆悅耳:「蘇姐,恭喜你又入手一個超級大明星哦,今年年底公司的財報一定會非常好看吧?大家都在幹嘛呢?吃飯嗎?」

「是啊」,蘇幼薇笑着說:「你還在拍戲啊,多注意休息……」

一邊說,一邊把鏡頭向著酒桌上轉了一圈:「你看,大家都在這裏呢。等你把手頭上的戲給拍完,回帝都的話,再給你補上。」

「好啊」,陸嘉琳痛快的答應着,隨後又問:「新人在哪裏呢?」

蘇幼薇聽了,就把手機遞給了坐在她身邊的江小魚:「這兒呢。」

陸嘉琳似乎也剛剛收工回酒店,此時正在酒店的洗手間里,一邊卸妝,一邊看着手機視頻聊天:「小江啊,我就說我們兩個比較有緣分,看來還是真的!你看,我們現在都成了一個公司的人了呢!」

江小魚莞爾一笑:「是啊,所以說,你的直覺很准呢?」

陸嘉琳對着鏡子,一邊往臉上拍著爽膚水,一邊道:「今天出門,怎麼沒背那隻愛馬仕的限量包啊?」

江小魚:「……」

她回過頭,就看到自己的椅子背上掛着一隻淺粉色的miumiu限量款小羊皮。

那是她剛入手的一隻包包,剛好今天和新公司的同事們一起聚餐,所以就背出門了。別說她還不缺包包,大部分女生,只要不是特別節儉的,應該不至於一隻背一隻包包吧?

而且,江小魚很敏銳的覺察到:陸嘉琳似乎特別看重她的包包。

就連上次在星瀚視頻的頒獎典禮上,她也特意往自己的晚宴包上掃了掃,這讓江小魚覺得有些不同尋常。

她對着視頻里仍舊在卸妝的女人,道:「笑話!我是買不起包的人嗎?」

「也對哦」,陸嘉琳笑,笑得有些言不由衷,甚至連語氣都有些陰陽怪氣,讓人心理不適:「聽說江小姐家裏收藏的包包,都可以辦一個愛馬仕包包展了吧?」

江小魚薄唇一抿:「沒那個興趣!」

說着,直接把手機還給了蘇幼薇,專註的和身邊的小鮮肉聊天去了。

大家都是一個公司的同事,有話不好好說,天天搞這些陰陽怪氣的,她真的懶得理會。

蘇幼薇到底比她成熟些,加上做經紀人的時間長了,處理起藝人之間的矛盾,也格外有經驗,笑盈盈的和蘇幼薇應酬了幾句,就把視頻給關了。

飯後,眾人一道從酒店裏出來的時候,已經有十一點多鐘了。

江小魚剛剛喝得有些多,有點頭暈目眩的。她被莫莉扶著上了車子,蘇幼薇囑咐她好好休息,然後才乘車離開。

江小魚的司機正準備離開的時候,一輛銀灰色賓利車剛好從斜刺里衝出來,攔住了去路。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