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玉生沒開口,空谷屏息聽了一會兒,猶豫着道,「那邊好像也有人準備來亭子裏避雨。」

2022 年 4 月 15 日

說話間已經能隱約從亭子另一邊看到幾個人的身影了。

雨下得實在太大,山路泥濘難走,那幾人相互扶著卻像是在原地踏步。

謝玉生怔怔捕捉著夾雜在雨聲中的聲音,有些不確定地往前走了一步。

空谷早看着那幾人心急了,見公子往前走還當公子要去幫忙,他立刻自告奮勇,「公子,我去拉他們快點過來!」

話音未落,人已經衝進雨幕中了。

「空谷!」

青溪拉了一把沒拉住,只能頓了下腳,關切看着空谷一路跑下去。

也不知空谷同那幾人說了什麼,很快幾人便手拉着手由空谷帶着迅速往上移了。

眼見着離亭子越來越近,青溪慢慢放鬆下來,他正準備收回目光,卻忽然瞥見了空谷身後隔了兩人距離的一張冷艷面孔。

是……漱秋相公?

青溪睜大眼睛辨認,剛才看到的人卻又被擋住了。

可隨着那幾人離亭子只有十幾步之遙,青溪又看到了一張昨日才見過的面孔,是那個叫丹哥的少年。

他下意識轉頭看向自家公子,卻見公子只差兩步就要出亭子了。

「公子!我過去!您別淋雨了!」

青溪想也不想就擋住了公子,自己搶先跑出了亭子。

「欸,青溪哥哥……」

空谷擦了擦臉上的雨水還想說話卻被青溪抓住了手往上拉。

他一人帶這麼幾個身嬌體弱的男子也確實費勁,有青溪幫着,兩人很快就把這五位全送進了亭子。

青溪衣服半濕,而空谷已經濕透了,被他們帶上來的五位更是從頭到腳都淌著水。

青溪早在跑出去時就確認了,如今看着近在咫尺被淋得渾身是水卻更是出水芙蓉一般超凡脫俗的男子,心中如同被這雨砸過的地面一塌糊塗。

這可怎麼辦呢?

怎麼會這麼巧呢?

這要跟公子說嗎?

他正胡思亂想着,那邊被他緊盯着的美人忽然也看向了他,目光猶疑。

青溪心中一緊,可對方只是多看了他一眼就轉向了公子。

「多謝這位夫君相助……」

青溪想也不想便打斷了,「幾位公子身上都濕透了,還是儘快擰乾為好。」

說完,他又轉向空谷,「你也是,還不快擰衣服……算了,我擋着你,你把裏面的衣服都脫了,先穿我的外衣……」

空谷被青溪說得一頭霧水,他身體倍兒棒,淋這點雨算什麼?

可見青溪哥哥說着話就解起了衣帶,他下意識就跟着做了,只是才解了一下,他就看到了自家公子也挑了衣帶似是要解。

空谷大驚失色,「公子,我沒事,我不換也……」

公子怎麼看向了對面那群人?

青溪驚愕看着公子走向那位漱秋相公,還似乎是要學他對空谷這樣的照顧,頭腦忽然一片空白。

公子這是怎麼回事啊?。 回去的路上,張術仔仔細細回想了一遍剛才的事情,最後還是想不明白那群人是什麼來頭。看來,這一時半會兒也搞不清楚了,還是先回去好好商量。。

南天林派來的司機沒有將張術送到富甲一方,而是直接就去了南天林的別墅。

張術只去過一次,這是第二次去。

菜胖子一路上一會清醒一會睡著,好不容易到了目的地又暈了過去。沒辦法,最後是司機和張術兩人合著力將人抬了進去。

「小張,菜胖子這是怎麼了?」

「不小心受傷了,剛剛來了一幫人。」

這事張術在電話里已經和南天林說過了,但是菜胖子的傷勢沒有提及。

「這是……用什麼傷的?」南天林過去一看,這菜胖子的身上,特別是露出來的地方,手臂,臉,脖頸,上面滿滿的紅色印痕,有一些都已經泛出了青紫色。

「這是用電棍打的。」

張術回道,一說到這就又想起了剛剛的事情。想了想,道:「南叔,趙總很有可能在他們那邊,這都好久沒有回來了。」

趙雅婷的事情,在沒有確定之前張術並沒有告訴南天林。現在一說,南天林的眉頭一下就皺在了一起:「你說,雅婷不見了?」

「嗯。」張術點了點頭,然後又將自己的推測,還有剛剛聽到的那些人的對話告訴了南天林。

能抓住趙雅婷,看來那幫人確實是有點本事。

「這事你先不要摻和,好好照顧菜胖子,我派人去查查。」南天林到底是見過世面的人,雖然事關自己的義女,但也沒有因為這而衝動怒走。所有的情緒都集中在他的手掌中,那緊握的拳頭已經微微泛白。

既然南天林都這麼說了,張術自然不再摻和,而是一心一意地照顧菜胖子。

幸好傷勢不是太重,處理過後,沒一會菜胖子就醒了。

「張術……這是哪啊?」

「這裡是南叔的別墅,你就放心吧。」因為暈倒的原因,菜胖子根本就沒有意識到自己的處境,就連剛剛在黑鐵戒中的事他都不清楚。

「你的意思是……我們逃脫了?那個毛衣男呢?」

「都已經不在了。」張術笑笑,並沒有提他們是怎麼出來的。

菜胖子回想了下,最後還是因為頭疼沒有再想下去。

張術看菜胖子這副神情,知道他一定是不知道黑鐵戒的事情,這心中頓時又放下了一塊石頭。

「來,喝點水。」張術遞了一杯水過去。

菜胖子喝了一口,之後又睡了過去。整整兩天兩夜,菜胖子都在睡,看來那一頓打是真的傷到筋骨了。

張術比菜胖子好那麼一點,但是這心中還是有點七上八下。其實這一次的事情,張術本能地將它歸結到陸晨煜身上去了。

老大佬回來,這陸晨煜肯定會想著法子來將王海明拉下去。這做的第一步,就是去除障礙。

而張術,趙雅婷,南天林一夥,正是陸晨煜的障礙。

之後幾日,張術一直在南天林這邊呆著。南天林自從那天出去后再沒有回來。

張術最開始也有點擔心,之後幾日南天林也沒有出來,但又等了幾天,消息卻是傳了過來。

趙雅婷的確就在陸晨煜那,張術一聽,忙起身往外沖,還好被菜胖子直接拉住了。

「張術,這事不能衝動,我們先觀察觀察,今天下午,老大佬要來了。」

菜胖子一席話,讓張術的心猛地又是一顫。

老大佬要來,王海明和陸晨煜必定會一起去接機,那途中還不知道會不會出什麼事。

「菜胖子,今天下午你和我走一趟。」一聽到今天下午老大佬要來,張術的心中就一跳一跳的。

再怎麼說,王海明也是自己的岳父,那樣危險的事情,張術心中自然是放不下的。

「好,我下午陪你去一趟。」菜胖子也不推辭,直接就答應了。

時間很快就到了下午,張術草草準備了一下就和菜胖子出去了。老大佬從哪個機場下來他們都已經查清楚了。

可以說這一次的行動其實一點危險係數都沒有,只是遠遠地看著,確保安全性,只要陸晨煜不動手,那麼一切都沒有問題。

「張術,你一會可千萬不能衝動。」去的路上,菜胖子又告誡了一聲。畢竟涉及到張術未來的岳父王海明,菜胖子怕也是應該的。

「放心,我有分寸的。」張術回了一句,示意後者放心。

兩人是打的去的機場,特地還喬裝了一下,看起來要有多不起眼就多不起眼了。遠遠的看著,就等著那班航班了。

「我看時間差不多了,大概……」

菜胖子的話還沒有說完,不遠處就出現了一個身影。張術趕緊在一邊的凳子上坐下來,裝作看報紙的樣子。

身後的人明顯就是陸晨煜,看來真的是來接機的。張術確定后就開始留意起邊上來。

到底是大佬,來接機的人挺多,王海明這個代理的現大佬自然也在其中。

「好久不見……」

「您好王大佬……」

不遠處一片恭維的聲音,由於現在的王海明還是代理大佬,自然的會有一些巴結的人。而這些巴結的人,不用說,喊王海明自然都是「王大佬。」

站在邊上的陸晨煜一下就聽到了,冷冷地哼出一聲。

這樣的氣氛,就算離兩人一段距離的張術也聞得到。

又等了五分鐘,飛機終於抵達了。既然沒有出事,張術也裝作是陌生人的樣子,只是靜靜地坐在一旁。

「張大佬,你可算是回來了!」第一個上去打招呼的是陸晨煜。

張術隱約聽到他的聲音,但聽得也不仔細。之後,一行人就往外走,氣勢穩穩,邊上的人都自動讓出了道。

「張術,還要不要跟上去?」一見人走了,菜胖子就湊了過來。

「當然跟,萬一路上有個什麼事……」

「可是他們是有人來接的,上了車我們在後面跟的話,目標會不會太大?」

菜胖子考慮到了這種情況,直接和張術這麼說道。張術一聽,還真的是這樣,於是最後只好作罷。

一整天,張術都在擔心陸晨煜會直接動手,但是事實證明,直到兩人都回去,還是沒有傳來動手的消息。

「你們也不要操之過急,南叔的確切的話還沒有傳下來,我們還是先等等再說。」回到南叔的別墅,門口的保鏢說道。

張術沒有回答,直接就進去了,菜胖子跟在他的後面,也走了進去。

兩人沒有再說話,默默坐了一會,打開了電視。

大佬回來的消息已經在當地的電視台播放了,不外乎又是採訪的鏡頭。其中有一段是採訪王海明的,張術看了看,陸晨煜一不小心也入鏡了,看起來心情不錯。

「菜胖子,這幾天我們得隨時準備著,這姓陸的遲早都會動手了。」

「好。」菜胖子應道。

新聞的大多數內容報道的是王海明,還有老大佬,這樣的安排,大多數人心中都已經明白了,就是暗示下一屆的大佬十有八九就是王海明。

這提前的馬屁可是得拍好了,若不然,之後可是會死得很慘。

「張術,你不用那麼緊張的,若是真的出什麼事,我們這邊一定會第一時間得到消息。」

看到張術心神不寧的樣子,菜胖子也隱隱有了擔心。

「我看這幾天,你還是好好在這裡呆著,不要想太多,就等著消息便好。」

菜胖子安慰了一句,張術沒有說話,只是微地點了點頭。

王海明的事情畢竟是一件大事,關鍵是現在的陸晨煜還握著把柄,這種自己的命運被人掌握的感覺,張術特別的不爽。

但,除此之外,他實在沒有別的手法了。

「嗯,我知道了。」張術終於應了一聲,然後坐到了一邊。

兩人沒有再說話,好不容易到了晚上,張術也還是失眠的狀況。菜胖子比張術心寬,沒有一會就已經睡著了。

半夜,外面的風呼呼吹著,張術正坐著,身上的手機驀地響了起來。

在半夜裡,這樣的聲音足夠讓人嚇得跳起來。

張術也是如此,一嚇之後立馬就接通了電話:「喂?」

「小張,準備動手,我已經查到雅婷的藏身之地了,就在陸晨煜私人別墅的地下室。」

南天林的聲音從電話那端傳來,帶著一種低低的陰沉。張術一聽,立馬清醒了:「好!我們馬上出發。」

一句話說完,南天林就掛了電話,不多時,一張地圖發了過了。

上面有個地方被用紅色標記了出來,圖片很清楚,張術只看一眼就大概知道位置了。

「菜胖子,菜胖子,起來了!出事了!」張術趕忙搖醒一邊的菜胖子,然後整頓了下,準備出發。

「怎麼了?」菜胖子正睡得舒服,突然被人推醒,這會兒眼睛都還是眯著的。

張術瞅了他一眼:「快!要出發了,南叔說找到趙總了。」

簡單一句話,菜胖子剛還迷糊的眼睛一下就睜大了。

「在哪?」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