ωwш▲тt kΛn▲℃O

2022 年 4 月 14 日

下朝之後,威嚴的聖上還穿着朝服,但臉色已經發白。

侍衛長揹着聖上來在桌旁,桌上的膳食剛剛呈上,還冒着熱氣。宮女太監們上前,井井有條地脫去聖上身上所佩戴的配件和衣物。

所有的東西都拆去之後,顧元白撐着自己,十幾次深呼吸之後,眼前纔不是一片發黑。

御醫來得匆匆,五六個人站在一旁,顧元白偏頭看了他們一眼,頭上已經滿是虛汗,虛弱伸出手,放在桌子上留給他們把脈。

這些御醫之中,每一個人都對聖上的身體情況捻熟於心,他們仔細地觀察着聖上的面色,又讓聖上伸出舌尖,細細詢問田福生聖上今日的症狀,不敢放過一絲半點的原因。

累着了,餓着了,熱着了。

不外乎這幾種。

顧元白每一步都配合,哪怕有五六個御醫需要一一上前重新診治,他也配合極了。

御醫們湊在一旁商討,顧元白呼吸有些粗重,田福生給聖上盛了一碗白粥,“聖上,還需加些小料嗎?”

“不,”顧元白,“就這樣。”

勉強用完了一碗粥後,胃部終於舒服了一些。御醫們也商討出來了方法,將藥方給了田福生之後,憂心忡忡道:“聖上,您所服用的藥方,需要換幾味補藥了。”

顧元白舉起一勺粥,面不改色道:“換吧。”

“還是同以往一樣,將藥方遞去太醫院,讓每個御醫看完之後簽署姓名,”顧元白道,“九成以上的贊同,那便換吧,不必來告知朕了。”

御醫們欲言又止:“……是。還請聖上保重龍體,切勿疲勞,切勿疲勞。”

“去吧。”顧元白道。

等御醫們離開了之後,顧元白默不作聲,繼續喝着白粥。

宮殿中一片闃然。

“宛太妃的身體怎麼樣了?”顧元白打破寂靜,突然問。

田福生小心翼翼地道:“回聖上,宛太妃因爲這幾日天氣轉冷,已經許多日沒有出過宮門了。但太妃身邊的宮侍說過,太妃這幾日的胃口尚且不錯。”

顧元白松了口氣,“不錯便好。”

他有些出神。

聖上身形修長,卻有些單薄。衣服層層疊疊,也樣才能顯出些許的健康。

只是這健康終究都是顯出來的。

田福生一時有些鼻酸,“聖上,您可千萬要保重身體。”

顧元白笑了,“那是自然了。”

用過早膳,顧元白沒有精力再去處理政務了,他躺回牀上休息。外頭的人守在殿外,張侍衛擔憂不已,“田總管,聖上這身子……”

田福生嘆了口氣,侍衛長不說話了。

“聖上在啊,就是震住所有人的一座山,”過了一會,田福生小聲,“只要聖上在這,大恆朝裡就沒人敢做些出格的事。”

侍衛長道:“是。”

“不止,”田福生笑呵呵,“外頭的那些小國小地,只要聖上還在,他們再大的膽子也不敢踏過來一步。長城外頭的人天天想着咱們的糧食和好東西,他們被長城給攔下來了,也得被咱們聖上給攔下來。咱們薛將軍不是去打遊牧了嗎?等薛將軍狠狠打回去了,他們才能知道厲害。”

侍衛長不由笑了起來,但這些話不用多說,他們都知道。

對於他們來說,聖上只要還在,大恆就是海晏河清的一天。

但也是因爲如此,聖上的身體,才倍爲讓他們憂心。 搞定了胎煞,眾人回到鞏宅時,已經是後半夜了。

此時,受傷的鞏喬下身稍稍恢復知覺,擔心父親看見他這個樣子追問起來,早已悄悄躲回自己卧室睡覺了。

鞏夢書安排張凡和沙莎住二樓一間客用大卧室。

洗漱后躺下,沙莎看着張凡,目光里相當急切,氣喘吁吁地要辦事,張凡推開她的身子,拒絕道:「剛驅完煞胎,身上肯定染了少量煞氣,這個時候搞事情,傷神傷氣。」

沙莎大失所望,頗為不滿,閉目不動,過了一會,突然狠狠地扯開睡衣,把胸前的傷口亮出來,怒目嬌嗔道:「你一直忙這忙那,已經過去一整天了,我的胸還治不治了?要是你不能治的話,我去醫院找個男醫生來給我治胸!」

「噢噢,這事,差點忘了。」張凡這才想起來她在省城被司寇龍用繩子勒的傷痕。

「躺好!」

張凡命令道。

沙莎馴服地平躺下來,一片坦蕩,完全向張凡敞開身心。

張凡看着燈下的體態,雖然動心,但並沒有過多的動作,只是告訴她別動,然後輕輕用小妙手在傷痕上撫來撫去。

小妙手每在沙莎傷口上撫過一次,她的身體就縮一下,好像在打擺子。

幾分鐘過後,張凡含笑停下手,道:「搞定。你自己看看吧!」

沙莎坐起來,向胸部一看,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全不見了?」她驚叫一聲,抓住他的小妙手,緊緊地貼在自己身上,「你這是手嗎?簡直是神器!」

傷痕消失,皮膚更加平滑細膩!

「別瞎扯!就是會點氣功。」張凡淡淡地笑道。

沙莎反覆擺弄着他的手,連指紋都細看一遍,不斷地喃喃,抬頭問道:「不是神器,簡直是大殺器!女人的大殺器!經你這手一摸,什麼女人也都酥了!我猜想,你一定有不少女人吧?」

張凡一笑,往她身上拍一下,不輕不重,啪地一聲,把她打了一個激靈,大腿上立刻出現一塊淡淡的紅色,嘴裏嚴肅地教訓道:「你若是拈酸吃醋的話,趁早從我身邊走開!」

「嗯……幹嗎打人家!人家的肉嫩,」沙莎見張凡眼裏透出少有的嚴峻,忙討好地笑了,把頭拱在張凡懷裏,柔聲道:「打吧,打吧,打死我也不離開你!」

「我不會娶你的,你清楚嗎?」張凡突然感到一陣重壓的負擔:又是一個纏人精、牛皮糖?

「你不要把人家想得那麼俗氣好不?我不向你要婚姻,只要你經常在我身邊,我就滿足了。」沙莎說着,含情一笑,又道,「京城的大學同學聽說我來了,準備宴請,明天晚上,你陪我去吧!不然的話,那幫女的又要笑我是豪門棄婦了。」

「……好吧。」張凡本想拒絕,但經不住她眼裏的懇求,只好同意。

次日晚六點,張凡和沙莎準時出現在燈火通明的京城一線天餐飲娛樂中心。

這家中心,在京城算是相當有料的會所了,它一個明星雲集的消費場所。揮金如土,天價買笑,是這裏每天夜裏的常態。

沙莎昨天從省城離開時走得太急,沒帶多少衣服,下午的時候,張凡領她去了一趟咽啥商場,買了幾套時裝。此時的沙莎一身打扮相當地潮,身穿一件黑色寬款披肩式長衣,薄如蟬翼,內貼束胸齊臍小衫,下身穿軟皮晚裝三分禮褲,一雙半高跟敞邊鑲金花鞋,把白如玉的腳背露在外面,令所有見到它的男士,瘋狂地產生跪吻金蓮的衝動。

這一身打扮,一進大廳,立即顯得相當搶眼,吸引來一片目光。

沙莎很得意,走出丁字步,三分褲把白色的大腿露出有七八分,極為性感地款款向前。

「悠着點,小心把扭掉胯骨!」張凡低聲道。

「哼,扭掉了,你給我接唄!」

沙莎感到周圍無數雄性的目光投射過來,萬分滿意,把身子向張凡一傾,雙手緊緊挽住他的胳膊,斜視那些男人一眼,做出一副「打我主意也白打,我有老公」的樣子。

「輕點,別把我膀子拽下來!」張凡被她纏得有些難為情,她這動作有點大!

「不嘛,我偏要他們看看,我老公跟我是一體的!」

沙莎說着,纏着的身子又向上粘了一粘,軟、綿、溫、香,四種超常感覺一齊襲來,再加上胸前半露之處一晃一晃地從開領處往外跳,讓張凡不由得一陣緊張,咽了咽口水,暗笑道:這個沙莎,還真是誘惑人的妖精,連我都不淡定了!張凡特別後悔昨天晚上把她放過了,以至於此刻一陣陣激情要衝破胸膛而出了!

「你繼續這樣的話,咱倆不如不赴宴,直接出去開個房間吧?」張凡感覺身體某些部位不對勁,走路不太自然,便笑着推了推她。

「別別別,同學聚會結束,我們再去開房間,我保證今晚侍候得你魂飛魄散。你先當好我的老公再說!」

「我當你老公,也不像呀,這些女人眼尖,會看破的。」

「我都不怕被她們揭穿,你怕什麼!」

張凡苦笑一下,只好任她半拖半拽向前走,心裏卻在打鼓:同學聚會,肯定有人拍照。這照片要是傳到沈茹冰那裏,明天回省城后,又得被她一頓熊!

「我怕……沈茹冰鬧騰……還是算了吧!」張凡猶豫地收住腳步。

沙莎嘻笑着,身上的肌膚一陣陣襲在張凡身上:「你們男人哪,就是那個時候勇氣百倍,提上褲子就裝正人君子。忘了你把我整昏迷的時候了?現在讓你當個名義上的老公你都害怕!我看,你們男人見了女人,腦子就進水了,只有下半身還能思考!」

「你……」張凡伸手想拍她一下,見她一身肌膚沒有下得了手的地方,只好收回手,嘆了口氣。

「嗯,寶貝,好好配合我,當好今晚的老公,」沙莎迷人地紅臉一笑,「回到酒店,我放個大招兒給你看看!」

兩人此時已經來到了包房門口,侍者推開門:「是這間,請進!」

門內立刻出現幾個女生,鶯鶯燕燕地笑着,清一水兒的美女,產值非常高,可以晃瞎任何男人的眼睛。

。 酒店的房間內。

宋可和齊欣躺在床上,齊欣的臉上帶著無比的嬌羞和興奮。

齊欣害羞地,靠在宋可的肩膀,小心地詢問著:「你真的會娶我嗎?」

宋可認真地回應著:「當然了,不過最近我的部門事務比較忙,沒有時間安排婚禮。這樣,我先給你安排個住處,然後你也不要再去做小店的生意了,就好好在家裡,閑了就去打打麻將,我會養你。」

齊欣開心地點頭:「你對我真好。」

宋可微笑著將齊欣摟在懷裡:「我當然要對你好了,因為你是我的小甜心……」

兩人說笑著,又一次擁抱在一起……

超能交易所的會客室內。

江離聽到這裡,忍不住插嘴:「這樣說起來,這個宋可對你很好,你們應該很幸福啊。」

齊欣點頭:「是的,剛開始的時候,的確很幸福。他給我安排好了一切,還留下很多生活所用,我就安心地在家裡,等著他忙完了跟我結婚,可就在一年前,我發現我的身體有了變化……」

齊欣和宋可的住處,兩人正一起吃著飯,齊欣忽然覺得一陣噁心,放下碗筷跑到衛生間乾嘔起來。

宋可趕忙放下手裡的碗筷跟了過來,關切地詢問著:「小欣,你怎麼了,吃壞什麼東西了嗎?」

齊欣羞澀地回身看著宋可搖頭:「不是,我,我有了……」

宋可驚訝地:「你說什麼?你說,我要當爸爸了……」

齊欣羞澀地點頭。

宋可興奮地上前攙扶著齊欣:「太好了,真是太好了,來,快回屋坐下,坐下。」

宋可攙扶著齊欣回到桌邊坐下,她幸福地看著宋可。

宋可興奮地搓著手,不知道該如何來表達自己的喜悅:「太好了,真是太好了,我要當爸爸了……這樣,你安心地在家養胎,我先去聯繫醫院,然後馬上請個保姆來伺候你。」

齊欣有些不好意思地:「宋可,你看我都懷孕了,我們是不是先辦婚事辦了呀……」

宋可愛憐地看著齊欣,十分無奈地回應著:「可我最近實在是忙,沒有時間。再說了,你剛懷孕,需要好好保護身體,不能操勞。舉辦婚禮,肯定是有很多事要累的,我可不希望我們的婚禮辦的十分草率。」

宋可看到齊欣露出失望的神情,趕忙安慰著:「親愛的,你別不開心,我覺得這是天意,是好事。就是要讓我們先有寶寶,然後帶著寶寶一起舉辦婚禮,讓他見證咱們的愛情,你說是不是?!」

齊欣聽了宋可這番話,露出了笑容,看著宋可笑著點了點頭:「你說的對,就讓我們帶著孩子一起舉行婚禮,讓他也感受爸爸、媽媽的幸福」……

超能交易所的會客室內。

江離聽到這裡,卻敏感地意識到了什麼,微皺起眉頭,擔心地詢問著:「你說你懷孕了,他都沒有跟你舉辦婚禮?你就沒有懷疑這裡面有問題?」

齊欣輕嘆了一口氣,微微點頭:「是的,我覺得他對我那麼好,應該不會騙我,就一直等著他,期待著孩子降生以後,我們可以舉行婚禮,擁有一個幸福的三口之家……」

一年的時間就這樣過去了,齊欣也終於順利的生下了一個兒子。

她躺在醫院的病床上,一臉的疲憊,看著旁邊宋可滿臉笑容抱著剛剛出生的嬰兒,不停地哄著鬧著,也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宋可逗了一會兒孩子,意識到冷落了齊欣,回身看著她,心疼地走上前:「小欣,你辛苦了,多虧了你,我們才有這麼漂亮的兒子。」

齊欣疲憊地搖了搖頭:「沒關係的,宋可,孩子出生了,你可以安排婚禮的事,我們可以結婚了吧?」

宋可輕笑著對齊欣說道:「傻丫頭,你急什麼呀,孩子剛出世,你總要做月子吧?放心,有我呢,等你恢復好了的,我會把一切都安排好的……」

齊欣看著宋可,覺得他說的有道理,也只能一臉無奈地笑著點了點頭。

超能交易所的會客室內。

南笙聽到這裡,也感覺到不對了,疑惑地詢問著:「孩子都出世了,他都沒有跟你結婚?難道到現在,他也沒有娶你嗎?!」

齊欣有些傷感地搖了搖頭:「我催了他幾次,可他一直說我身體要恢復,孩子還小,工作又忙,總之總是有種種理由來搪塞……」

江離有些急躁地追問:「那你就相信了?!」

齊欣傷心地落下了眼淚:「他對我和孩子一直都特別好,我為什麼不相信他呀……可沒想到,就在一個月以前,讓我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

「當時我正忙著做飯,宋可扶著學走路的,我們的兒子小小在屋裡玩著。」

齊欣發現調料瓶空了,回頭對宋可說著:「宋可,沒有醬油了,你去幫我買一瓶回來吧。」

宋可答應著,抱起了小小:「好,我帶小小一起去。」

齊欣不理解地:「就幾步路,你帶孩子去幹嘛呀?!」

宋可笑著:「我不是也讓小小見見外面嗎,多接觸外界,對孩子有好處。走了,兒子。」

宋可抱著小小出了門,齊欣看著父子倆的背影,欣慰地笑了笑,繼續回身做飯……

齊欣傷心地繼續講述著:「我沒有想到,他們走了以後,居然就再也沒有回來。我瘋了一樣的到處找他們,卻一點消息都沒有。我去了宋可工作的地方,人家說他早就調走了,去了哪裡沒人知道,這父子倆就這樣,突然不見了,再也沒有消息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