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我…」

2022 年 4 月 11 日

九極連忙拉住幽熒抬起的手臂,畢竟幽熒說過這是人間團圓節,自己也不能因此亂了秩序,思來想去九極乾脆直接朝幽熒伸出雙臂。

「抱!」

幽熒寵溺淺笑依著九極所意剛準備抱起,九極便於眾目睽睽間吻上了自己的唇,一時間四周人群集聚沸反盈天。

「好一對郎才女貌,佳偶天成!」

「就是就是!」

「真是天造地設的一對兒啊!」

「好羨慕啊!!」

九極鬆開環抱幽熒頸脖的雙臂,瞬間被幽熒抱起納入懷中,看向眼前正沖著自己和幽熒不停拍手歡呼的人群,九極直覺甜蜜化開,幸福瀰漫所有感官。

「公子!」

待幽熒抱著九極走遠,方才那處買花燈的店家追了上來,見幽熒止步,舉起手中花燈遞給九極。

「祝姑娘和公子喜結良緣成夫妻,白頭偕老情意長,子嗣延綿兒孫滿堂!」

「謝謝」

幽熒難得客氣,看著九極接過花燈神情茫然的望向自己。

「怎麼了?」

「幽熒,何為夫妻?何為兒孫滿堂?」

九極凝視幽熒鳳眸映現璀璨星辰,笑靨綻放間顧盼生輝,極致俊魅,頃刻讓九極想起了赤煙凰花,自覺略過幽熒不想回答的問題。

「幽熒你能否找一個安靜的地方?」

「為何?」

「我有禮物想要送給你」

「好」

幽熒話音未落,腳尖輕躍一飛衝天,傲世風姿驚若翩鴻,婉若游龍,引得所見之人紛紛跪拜神明,打開了九極對美的另外一種境界,余光中幽熒閃爍著冰藍極光的銀髮舞動,四目相對濃郁深情化為繞指柔侵入九極每一縷神經。

落地間九極雙手於胸前成訣,上古赤金光耀幻現照亮九極與燭照重疊的赤瞳堅定仰視幽熒,數十萬年記憶瞬息湧現。

「幽熒,我此生綻放過數次赤煙凰花,或涅槃,或使命,但唯獨這一次,我為心悅你而綻放,所以無論千年,萬年,十萬年,請你記住,我喜歡你!」

說完九極於幽熒震驚的目光中將上古赤金光耀扔入漫天星空,炸開數萬朵蓋過璀璨星辰的赤煙凰花耀曳著上古金焰無與倫比的絕艷風華綻放星空,夜空赤金鋒芒畢露宏偉壯觀,晃亮如夕陽絢爛的極美煙花。

瑰麗光耀下幽熒低頭吻向九極,於九極眼前緩緩跪下,執起九極手掌千古柔情盡顯。

「九極,你可願與我締結永世夫妻,永生不離」

「我…」

九極被幽熒握在掌心的手顫動,如同此刻劇烈跳動的心臟。

「我只要你!」

面對幽熒目光中柔化萬年寒冰的深情,九極伸手環住將自己抱起的幽熒於星空中赤煙凰花綻放間額間輕觸,深情擁吻。

「幽熒!我喜歡你!」

「我也喜歡你」

得不到的答案在終於得到的那刻,唇間冰涼交融炙熱,夜空雷鳴電閃乍現隱約可見的陰陽極法陣,暴雨傾盆而落。

回到幻世城極樂殿,九極率先換好衣袍走到白玉桌案前,學著幽熒批閱文卷的模樣,小心翼翼的展開錦帛,眉宇含笑間執筆於帛上龍飛鳳舞。

「寫什麼呢?」

走進內閣的幽熒看著九極認真模樣,也是悄無聲息在她身後呆了半晌見九極落筆方才開的口,聞得九極毫筆一扔險些毀了錦帛上落下的字跡,好在幽熒眼疾手快已然奪到手中。

見九極來奪,幽熒連忙抱住九極坐在玉榻上,目光落於錦帛,嘴角笑意盎然,痴迷了九極雙眸。

「每日送幽熒花;每日對幽熒說我喜歡你」

「恩…」

「每日輕吻幽熒;每日為幽熒做棗泥糕」

「恩…」

幽熒念叨間,九極眼前閃過她遇見幽熒的每一個畫面,酸甜苦辣應有盡有,尋著幽熒話語聲減弱,九極回神看向凝視自己的幽熒。

「此生痴情幽熒一人…」

「恩!」

「締結永世夫妻,永世不滅,永世不離…」

「恩!」

「這最後一個嘛…」

「怎麼了?」

九極疑慮覆上眉宇,幽熒幻出七寶錦囊將錦帛納入其中,收手間九極被幽熒抱起往床榻而去。

「本帝要努力了!」

「啊?」

說著幽熒已傾身伏在九極身上,在紅唇間落下一吻,輕觸九極鼻尖,鳳眸情慾滿溢。

「兒孫滿堂就要辛苦娘子了」

「什…唔…」

極樂殿燈火盡滅,月光照耀下床榻間佳偶成雙。 「你個死丫頭,老實交代,到底玩什麼賽車?是那種特別刺激而且又危險的遊戲嗎?」

尤金是個白鬍子白頭髮的捲毛老爺爺,但是本身挺清瘦的,遠遠的看著,長得像個聖誕老人,挺可愛的。

當然,長的像聖誕老人也說明了一個問題,這人特別老派。

本人特別反對這些刺激的遊戲,因為他每次都會擔心要是出了車禍,如果把手指給摔斷了,你的藝術生涯就得毀了。

當時在Y國,顏所棲在私底下玩賽車,為啥要遮遮掩掩的。

低調是一回事,不被校長發現追著罵也是一回事。

所以剛剛開頭第一句,顏所棲打完招呼,發現尤金老頭不知道,頓時就後悔了,這免不了得挨一頓罵呀。

這不,這話就來了。

「沒啥啊老頭兒,我跟你講,這個是玩具賽車比賽,是小孩子玩的,玩具比較高級的那種,拿著一個遙控器操作,看誰的玩具賽車到達終點最快,誰就能拿第一。」

「你之前不是提醒了我那麼多次嗎?讓我不要去干這些危險的事情,我這麼聽話,我怎麼可能冒著被你罵的風險,還不要命的去真人賽車比賽。」

顏所棲笑呵呵地問:「所以老頭兒,我跟你解釋清楚了,你就別罵我了,不過這麼晚上你給我打電話是幹什麼呀?」

「什麼晚上,我這邊清晨。」

「哦哦哦,得有八個小時的時差呢,是我沒想到呢。」

「你小丫頭就別在我這裡賣乖求饒了,你要是聽我的話,我當初讓你別辭職,勸了你三天三夜,你硬是一頭沖回國,鐵了心的要氣死我老頭兒,你是一個什麼樣的人,我特別清楚。」

「謝謝校長了解。」

「你……」老頭當即被氣了:「別跟我整這些有的沒的,我今天給你打電話是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終於扯到重點了,顏所棲好奇的問:「啥?」

「快點把你的倒霉師父帶回去,他在我這裡白吃白喝了這麼久,什麼事也不幹,還天天惹我生氣,十分討嫌,我受不了了,趕快把他接回去,不然,不然……」

尤金說到這裡,顏所棲就聽到另外一陣笑呵呵的聲音。

很顯然,就是自己的師父欽璞鈺。

當初自己從蔓城回國,去過夢煙街給師父送禮物,結果人沒在家,留下紙條,說是去找尤金老頭,順便旅旅遊。

原來這倆老頭還真在一起。

很快,師父這一通笑呵呵的聲音,從聽筒傳來:「哎呀,我的乖徒兒,怎麼有空給師傅打電話呀?是不是想師父了呀?師父也挺想你的,當然,你要是非想展現一下你的孝心,你給我打點旅遊費也是可以的,我不需要太多。」

顏所棲:「……」

「師父,這電話不是我打給您的,而且我也沒有多想師父的。」

對方顯然是氣了一下,然後感嘆的說:「我的乖徒兒,每每到這個時候,師父呢就要跟你多說幾句啦,好好教導你,但是千言萬語彙成一句話,給我打錢。」

顏所棲:「……」

「一切盡在不言中。」

顏所棲:「師傅的教育真的是很靈性的,要是一般的徒兒,應該會不懂哦。」

欽璞鈺:「我知道我的乖徒兒是聰明絕頂的,會懂得師傅的良苦用心。」

聽筒又傳來一陣吵雜,估計是尤金校長聽不下去了,一把奪過手機,這一次脾氣顯然是更大了:「顏所棲,務必立刻把你師父帶回去!」

。 「那個孩子有些膽小呢,」秦歌看著重新和貝爾法斯特加入艦隊之中的斯彭斯,對著一旁的光輝說到,「總感覺我這樣有一些殘忍。」

光輝搖了搖頭,「不管她的性格如何,她始終都是艦娘,擁有戰鬥的能力,所以上戰場是無法避免的宿命。而且有那麼多人的保護,不會有事的。」

「這些我也知道,不過就是感覺她和普通的人類女孩兒很像,會害怕,會軟弱,所以有些感慨吧。」秦歌對著光輝說到。

「那麼平時的時候,指揮官多多關心一下她就好了。」光輝笑到。

「唉,也只能這麼做了。」秦歌點了點頭。

遠處的海面上,半人馬的艦載機似乎又發現了敵情,幾人開始合力奔赴而去。漸漸的,炮聲又傳了過來,將這寬廣的海面渲染的有些悲壯。

眾人在海面上戰鬥,直到下午的時候才有人過來接替。而接替的人則是在多倫瓦島駐守的艦娘,因為接下來就要進行夜戰了,所以更專業的艦娘來好一些。

看著眾人紛紛回到碼頭,秦歌笑著對眾人說到,「歡迎回來,大家辛苦了。」

「不辛苦。」眾人笑著搖了搖頭。

「嗯,現在我們的任務執行完畢了,那麼就去把任務交接之後,一起回家吧,天色也慢慢黑了。」秦歌對著眾人說到。

「嗯?指揮官,你是不是忘記了一個非常重要的東西?」歐根親王嘴角微微一翹,對著秦歌說到。

一聽歐根親王說這個,秦歌的臉就顯得有些僵硬,而站在他旁邊的光輝也是不由捂嘴輕笑。

「好吧,我承認我沒忘。」秦歌走上前,在歐根親王的微笑中擁了她一下,隨後走向了下一個人,至於歐根親王則走到了秦歌之前站立的位置。

「阿拉,歐根親王,幾時你也變得這麼愛撒嬌了呢?」光輝輕聲的對著歐根親王笑到。

「哦,我這可不是撒嬌呢,畢竟撒嬌有你就可以了。你難道不覺得,這樣的儀式會讓其他4位更快地融入我們艦隊嗎?」歐根親王絲毫沒有迴避的說到。

「那你可真是用心良苦呢。」光輝笑著說到。

「比起你來說,我還是差那麼一星半點。」歐根親王說到,「不過話說回來,你在指揮官身邊已經跟了那麼長時間了,難道你想一直保持著這樣的關係?」

「呵呵,我擔心我的加入會減少你的愉悅程度,所以這樣的事情得慢慢來。」光輝說到。

「是嗎?」歐根親王笑了笑,彼此兩個人都心照不宣。

不過正如歐根親王所說,秦歌對每個人擁抱之後,眾人的臉上笑意更加明朗了。並且,就連平時顯得比較哀傷的海倫娜,此刻的神色都有些陰轉晴的跡象。

等到最後的斯彭斯擁抱完,秦歌摸了摸她的頭,對著眾人說到,「那麼接下來我們就去交任務回家吧。」

「是。」

昂揚的聲音在碼頭響起,眾人開始朝著島上的聚集點走了過去。在張鳳英那裡提交了任務之後,秦歌得到了一個有著S評價的大成功委託任務單。

於是便返航回家,不過等回到學院的時候,都已經天黑了。幸運的是,逸仙所在的食堂門並沒有關,眾人才能得以用上餐。

「這次多謝你了,逸仙。」秦歌對著逸仙說到。

「沒關係,其實當你們全部人今天下午的時候沒有過來吃飯的時候,我就猜到了你有可能去做委託了,而且是全部人一起去。

按照你平時的慣例,一般這種情況都是緊急委託任務,所以我猜到你們會晚一點回來,所以我就多等了一下,沒想到還真是。」逸仙坐在一旁,看著秦歌的一眾艦娘們吃著飯,笑著說到。

「不過這都快過年了,不和她們一起休息一下嗎?沒必要讓自己那麼累的,而且你還要負責春節晚會的工作。」

秦歌看了一下在座的艦娘們,對著逸仙說到,「我其實打算是隔上一天做一次任務的,這樣使大家保持在一定的狀態,而且也可以有充足的時間休息。

畢竟以後畢業了,那就沒有這樣專門放假的時間了,所以提前適應也算是比較好的。」

「好吧,你這個考慮的有點長遠,不過我還是那一句話,任務的那些都在那裡,按照自己的情況去做就行了,不要因為做任務而太忙碌了,身體最重要。」逸仙微笑道。

「謝謝。」秦歌點了點頭。

「不過話說回來,那個斯彭斯也是你的艦娘?之前好像沒見過她呢。」逸仙問道。

「對,她是我們今天做任務的時候,從大海裡面蘇醒的。」秦歌對著逸仙解釋道。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