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月的掌院執事姓王,是個留着山羊鬍子的中年人,見兩人前來直接給了令牌。

2022 年 4 月 9 日

「因收徒在即,近日躍凡城頗為熱鬧,這是我的徒弟王靖,你們若是出門便讓他跟着。

王真人身後,一個劍眉星目的青年上前,三人見了禮,便告辭離開。

「不知兩位想去何處看看?」

出了執事堂的院子,三人在一棵古松下站定,這古松枝幹高大虯曲,散發着陣陣松香。

「王師兄可知哪家有賣凡人界流行的衣飾?就是劍俠的那種!」

王靖看着李澤掏出的大劍一愣,隨即認真思考起來,看着兩人那認真的樣子,白瑧搓了搓手指,這娃還沒死心……

「倒是有一家符合你的要求,西城那邊有一家俠客居。」

白瑧就見李澤兩眼閃過亮光,隨即希冀地看着她,她連連點頭,看就看吧,省得他以後惦記。

三人坐上靈馬車往西城而去。

青雲別院建在東城,去西市他們要穿過大半個躍凡城,白瑧將內側窗帘掛起,形形色色的人在窗外匆匆而過,人流比半月前多了不少,許多人身着相同服飾,看來應是同一個門派的,白瑧不禁多看了兩眼。

「你們前些天沒出來,躍凡城的附屬門派已經到了別院,剛剛過去的就是靈光門的弟子!」

白瑧眨了眨眼,青雲來收徒,附屬門派應該不是來收徒的,他們也不敢,是來幫忙的?

「難道他們今年要送人進門?」

李澤也是第一次接接引使的任務,對其中內情不甚了解,不過他聽師兄們說過,附屬門派會向主宗推薦弟子。

「是的,今年靈光門推薦了一個雙靈根的弟子,如今就住在別院!」

王靖微微一笑,想起師父的吩咐,讓他給兩人多講講躍凡城的情況,便又將附屬門派的情況說了一遍。

「咱們躍凡城的附屬門派,只有一個靈光門算得上三流門派,還有一些排不上名號的小門派,如開山門、伏魔宗等,他們平日都是依附靈光門的……」

馬車穿過城中主街,越往西城走人流越密集,馬車不得不放慢速度。

轉過一個路口,又行了半盞茶的時間,馬車在街口停下。

李澤跳下馬車,轉身欲要去扶白瑧,白瑧擺了擺手,從馬車上一躍而下,裙擺綻放如花。

白瑧輕巧落地,理了理裙擺,雙手交疊於腰際,挺胸收腹抬頭,丟給李澤一個白眼。

李澤不明所以,撓了撓頭。

「還請師兄帶路!」白瑧伸手請王靖先行。

兩人跟在王師兄身旁,一路打量著兩側的店鋪。

這條街上大多是男修,兩側店鋪賣的都是男修的衣服配飾,夾雜着零星的武器鋪和茶樓。

白瑧路過一個成衣鋪,向裏面打量了一眼,裏面的衣飾華貴飄逸,遠遠看着便覺得有一股仙氣,與前段時間看的女裝相比也不遜色,只是去了嬌艷,增了清雅。

「這邊右拐就快到了!」

三人轉過彎,就見前方烏壓壓的一群男男女女,他們正不斷踮腳往一個方向張望,。

白瑧不禁順着他們的視線看去,只能看見一座雕樑畫棟的三層高樓,除了高些、精緻些,和其他店鋪也沒多大區別。

身為青雲弟子,就算是外門弟子,王靖也是不屑去湊熱鬧的,直接帶着兩人進了對面古樸大氣的俠客居。

俠客居的掌柜和夥計們,正在自家堂內探頭往對面看,突然見三人進門來,趕緊上來熱情招待。

「歡迎三位前輩光臨小店,不知前輩們需要什麼?」

李澤掃視了一圈,這店中的風格就是他想要的,便直接對掌柜說要最好的。

「掌柜,你們店裏最有大俠風範的衣服配飾是哪些?」

白瑧抽了抽嘴角,或許就跟拜大師兄為師一樣,這娃有些英雄情結。

見他們去挑衣服,白瑧自己在旁邊的椅子上坐下,立時有一個十六七的小夥計送上一壺香茶。

。 漆黑如墨的雲在天空劇烈翻滾,像是涌動的雲海聚攏成一團漏斗狀的巨大螺旋,熾白色的閃電肆意蔓延割裂天空,彷彿一頭頭被捆鎖在黑牢里的狂龍發出憤怒而沉雄的怒吼。

頃刻間,億萬滴雨水從天而降,這座連綿的中世紀古堡迎來洗禮。

卡塞爾學院,教堂。

華麗精美的大理石立柱支撐著古雅的十字拱,卷拱以及四面牆壁的壁畫是取自《舊約.聖經》,從摩西到基督,天頂壁畫上繪有預言者與巫女形象的《創世紀》與《原罪與流放的樂園》的圖案盛大的彷彿是一幕浮世繪。

陰沉的光線從外面湧進來,透過花窗在地面投射下細長而斑駁的剪影。

教堂的實木長椅上坐滿了學生會的幹部,他們都是三四年級的學生,身穿深紅色的作戰服,身上掛載著各式各樣的武器,有的持衝鋒槍,有人肩扛火箭筒,甚至還有人手上拎著手提箱,合金制的銀白色箱體上印有骷髏的標誌。

今天是自由一日,為了能夠戰勝獅心會這個強大的對手,從而摘得自由王冠,此刻學生會在座的幹部們挑選的都是身經百戰,作戰勇猛且實力強大的戰士,施耐德所說的執行部實踐課這些人都不知道前前後後參加了多少次,有的甚至在畢業后就會加入執行部。

可此刻他們內心卻極為不安,天空上的雷鳴聲隔著虛空從教堂的花崗岩牆壁上穿透進來的時候,他們的身體都在下意識的微微顫慄。

因為龍級災難的發生,教堂里同樣從各個地方爆發出刺耳的警報鳴音,猩紅的光芒如血一樣湧來,像是耶穌受難來臨的那一天,整個天地都瀰漫著血腥味。

而卡塞爾學院上空的那個男孩就是審判他們的撒旦。

雨水嘩嘩的下,教堂廣場外佇立的格歐費茵女神雕像被雨水打濕,雨水從她的雙眼流淌下來,看起來就像在為芸芸眾生哭泣,她是能夠通曉過去與未來的女神,或許是已經知道接下來的血腥殺戮而感到悲傷吧。

作為這一屆學生會的會長,威廉站在半月形的拱形花窗前,神色凝重的看向天空上的黑日,以及黑日下的秦夜。

他沒想到這個來自中國的男孩的血統竟然這麼恐怖,哪怕他身為A級,完成過執行部大大小小發布的任務,可在對方的威壓下也不由得精神顫慄。

這是血統上的碾壓。

他不由得苦笑,身為英國皇室第二順位繼承人,他自幼見多識廣,經歷非凡,心態比常人不知道強大多少,而來到卡塞爾學院后更是憑藉自身的血統與能力成為了卡塞爾學院學生會的會長,他已經大四了,算起來已經做了三年的學生會主席,可現在卻被一個男孩不經意間散發的氣息壓迫的這般狼狽。

「會長,別太緊張。」平靜的聲音從身旁傳來。

威廉偏頭看去。

男孩一頭比他還要耀眼的金髮垂落下來,襯著一張希臘雕塑般的臉,冰藍色的眼睛,目光深邃而冰冷,對方站在第二塊花窗前,窗台上放著一把黑色的獵刀以及兩把金黃色的沙漠之鷹,哪怕面對末日般的威壓,可男孩的神色依然沒有太大的波動。

他雙臂環胸,右手在左側手臂上有規律的敲打,一副很穩健的樣子。

威廉不由得露出讚賞,這個叫凱撒的新生,不愧為七大校董之一,加圖索家族未來的繼承人。

五分鐘前學生會的隊伍還因為秦夜恐怖的言靈爆發而引起恐慌,可凱撒當即站了出來,走到講台前說了一番鼓舞鬥志的話,原本騷動的教堂漸漸變得寂靜無聲,所有人都在聆聽著他的話語,感受著其中迸發出的力量。

「滅了烈火的猛勢,脫了刀劍的鋒刃,軟弱變為剛強,爭戰顯出勇敢,打退外邦的全軍。」

最後凱撒以聖經新約里的希伯來書第十一章三十四節里的話作為結尾,一時間教堂里的氛圍蕭殺而凌冽。

儘管那些學生會成員的身體仍然在強大的威壓下顫慄,但眼神中迸發的鬥志就像是被點燃的火焰從胸腔中迸發出來。

這才是真正領袖該具備的強大素質。

那一刻,威廉突然想起聖經舊約里但以理第十一章三節說道:「必有一個勇敢的王興起,執掌大權,隨意而行。」

而這個王就是凱撒!

如今他已經大四面臨畢業,學生會會長的位置必然會傳給凱撒,他相信這個男孩能夠比自己做得更好,未來讓學生會在卡塞爾學院大放異彩,成為比獅心會還要強大的社團。

噠噠噠——

就在這時候,一個身體嚴重發福的『牛仔馬熊』嘿咻嘿咻的從上面的鐘樓里跑了下來,還客氣的對在場學生會成員打了個招呼,接著又一路氣喘吁吁的小跑向教堂里懺悔室的內門,那裡是通往學院冰窖的地方。

「我靠,我剛剛好像看到一個圓滾滾的東西跑過去了。」

「什麼什麼東西?那是圓滾滾的副校長啊!難得見他跑那麼矯健,話說他這是要跑路嗎?」

「應該不是,看樣子好像是去地下的冰窖,說不定是要去開啟裡面隱藏的煉金矩陣。」

「懂了,煉金傳送陣,八成是要跑路。」有人執念很深。

「混蛋,你是看漫畫把腦子看秀逗了啊,龍類再強大,你聽過有空間傳送這回事?估摸著應該是抵抗或是反擊空中黑日的煉金矩陣。」

「哦吼!那就是說我們有救了?」

「應該吧……」

……

「喂,副校長閣下,我們的作戰方案是什麼?」就在副校長即將進入內門的時候,凱撒突然開口了。

副校長微微一怔,沒想到都這個時候了,還有學生要問他作戰方案,難道面對一頭疑似龍王的小傢伙,我們不該手牽手一起跑路嗎?

他瞥了眼凱撒手指上印有鳳凰的戒指,「找個地方乖乖躲起來就行了,可以的話,有多遠跑多遠。」

說完他一把推開懺悔室里的內門鑽了進去,不過沒過多久,這傢伙又再度折返了回來,嘴裡叼著一根沒點燃的煙,看向凱撒,「那個加圖索家的小子,你帶火了嗎?」

凱撒從身上摸出一個扔給了打火機,還順便遞了根純正的高希霸雪茄。

副校長接過火機,又拿起那根高希霸雪茄放在鼻翼下狠狠嗅了一下,「你小子有點意思,比他娘的弗羅斯特要順眼多了,要是閑著沒事,就跟我一起過來。」

旋即副校長又一次鑽進了內門裡。

凱撒拍了拍身旁威廉的肩膀,「會長,你暫時就和學生會的幹部們在這裡,我去看看。」

「是!」

然而還沒等威廉開口,在場的學生會幹部齊齊應諾。

威廉咳嗽幾聲,有些尷尬的對前者說,「注意安全。」

凱撒點了點頭,旋即也鑽進了懺悔室的內門裡。

……

話說秦夜入校的消息不久前傳遍整個學院,作為這段時間裡無數學員心心念念的S級,很多人早就想一睹真容,甚至期待著對方的能力。

儘管這是一所混血種組成的大學,每一個人都是實力遠超常人的強大混血種,可越是如此,他們就越是知道混血種血統等級蘊含的深層含義,那是巨大的實力差。

如果他們是平民中的貴族,那麼S級就是貴族中的皇帝,代表著擁有更恐怖的權柄,當然,學院里也有不少學員對秦夜的S級表示極大的質疑,甚至還有桀驁之人想要試試秦夜這把所謂的屠龍寶刀夠不夠鋒利。

看著卡塞爾學院上空,秦夜如撒旦魔神般佇立虛空的身影,他們不由得嘴角抽搐,這特么要是再敢上去挑戰,怕是現在直接一頭撞死自己比較快。

而作為這群要挑戰新生秦夜的隊伍,風魔小月就是其中的一員。

在秦夜的消息第一次出現在守夜人論壇的時候,她就高度關注了,生性好鬥的她儼然把對方當成了潛在的對手,甚至在自己的寢室里把秦夜的名字標註在牆上,然後蒙著眼睛朝他的名字扔手裡劍。

風魔小月來自日本蛇岐八家之一的風魔家,爺爺就是當代有著忍者之神稱號的風魔小太郎,只不過生性跳脫的她實在受不了家族那些森嚴的條條框框,於是就找了個借口來卡塞爾學院做交換生。

雖然她受不了家族家規以及如苦行僧般的忍者生活,但她骨子裡依然喜歡背地裡搞襲擊,只是她的暗器不是苦無手裡劍什麼的,而是狙擊步槍。

「會長,那一槍真不是我開的,而且我這狙擊步槍里裝的是弗麗嘉子彈,絕不可能會將人的身體洞穿的啊。」此刻趴在教堂對面實驗樓樓頂,一身黑色作戰服的風魔小月面對身旁青年的詢問,話語間帶著一絲哭腔。

她這輩子最討厭兩件事,一件就是當忍者,第二件就是替人背鍋,而此刻她給人背鍋,有些嬰兒肥的臉龐上滿是委屈。

本來她潛伏在這裡是準備清理那些想要進攻獅心會指揮部的學生會成員,可在狙擊鏡里看到了秦夜后,她的確是打算開一槍的衝動,看看對方的能力是不是真正的S級。

可她還沒開槍,身邊就突然傳來了一聲槍響。

接著就出現了夏小禾胸口被洞穿的一幕。

「看來是有人故意下殺手啊。」

有著一頭如雄獅般棕色長發的英俊青年眼神玩味的掃過四周,隱藏在暗處的傢伙甚至連他都沒有感應到。

相對於周圍其他學員穿著的黑色防爆作戰服,他高大偉岸的身體僅僅穿了件短袖跟長褲,臉部線條透著剛硬冰冷的味道,風雨呼嘯,他一頭棕色長發向後狂舞,哪怕僅僅只是簡單的站在這裡,就給人一種強大的壓迫感。

他就是當今獅心會會長,迪奧,不過他還有一個偉大的姓氏——貝奧武夫。

「不過還是你讓我更感興趣啊。」

迪奧抬頭看向學院上空秦夜的身影,其高大偉岸的身體微微顫慄起來,不過這種顫慄並非是秦夜血統上的威壓造成的恐懼,而是興奮,是激動,是渴望,此刻他體內的龍血已經開始沸騰了。

若是仔細看去,在他的身上浮現出一層層細密的鱗片,凌厲的雨點打在上面,如刀槍劍戟般碰撞作響。

……

義大利,羅馬,假日酒店。

休閑泳池岸邊傳來刺耳而尖銳的警報聲,弗羅斯特一臉憤怒的握著手裡的手機,警報聲正是從手機里發出,屏幕上閃耀著猩紅的光。

五分鐘前他還在岸邊的躺椅上曬著太陽,喝著紅酒,一臉愜意享受。

他當然開心,作為家族欽定的繼承人凱撒,前不久已經入學卡塞爾,以對方的實力,絕對能夠很快展露頭角在學院獲得崇高地位,而這也是加圖索家族入侵學院的第一步。

能看出來他平時保健的不錯,儘管已經年邁,但上身的肌肉仍較為發達,尤其是胸口上的護胸毛格外旺盛。

可此刻他臉龐黢黑,就差暴跳如雷了。

因為在不久前諾瑪就給他的手機發來了一個程序,接著他的手機就變成現在這樣,他憤怒的不是手機問題,而是他同樣知道發生了什麼。

龍級災難!

見鬼,也就是說現在卡塞爾學院入侵了一頭龍王?!

他急忙用座機給昂熱打電話詢問情況,對方聲稱他會解決,末了還問他要不要來喝一杯?

龍王入侵,他不管卡塞爾學院會怎麼樣,可凱撒還在那所學院里!就算那些人死絕了也要把凱撒保下來!現在該怎麼辦,就算是派遣家族的人過去也來不及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