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男人的力氣實在是太大了,她根本就掙脫不了。

2022 年 4 月 9 日

「我跟師兄什麼都沒有發生過,信不信由你。但是,要我簽這份協議,除非我死!」

她心高氣傲,性格倔強。

在有了顧小諾和顧小熙之後,不知道面對過多少流言蜚語。

她能做的就是潔身自好,絕對不給別人任何把柄,不給任何人朝孩子身上潑髒水的機會。

所以,墨錦城的這份協議,是真的觸到了她的底線了。

「死?!」男人好看的眸子危險的眯了起來。

顧兮兮這樣的態度,在他的眼底就是在為慕千塵守身如玉。

為了那個男人,她甚至連死字都說出來了。

怒火,彷彿在這個瞬間被點燃。

墨錦城陰沉沉的盯著她,「那可由不得你。」

說完,他直接朝著陸行打了一個響指。

陸行立刻走了過來,將手機相冊裡面的一段視頻點開。

「啊啊!」

一陣拳腳毆打的聲音傳來,夾雜著男人的慘叫聲。

顧兮兮定睛一看,發現被圍毆的那個男人正是慕千塵。

他鼻青臉腫,滿嘴是血。

就連身上也沾滿了血,看上去十分的凄慘。

似乎是看到鏡頭拉近,慕千塵突然撲來過來,歇斯底里的大吼,「兮兮,別管我,別——啊!」

話還沒有說完,腦袋上直接挨了一拳。

他兩眼一翻,直接暈倒在了地上。

視頻在這個時候,戛然而止。

「師兄!」

顧兮兮看到這一幕,崩潰的叫出了聲。

文質彬彬的慕千塵什麼時候受過這種罪?

兩天時間,墨錦城幾乎把他折磨的沒了人形了。

「墨錦城,你混蛋,你憑什麼這樣對他,他什麼都沒有做錯,你混蛋,你這個魔鬼!」

顧兮兮崩潰了。

轉身朝著墨錦城那邊撲了過去,拚命的捶打起他來。

兩個人的力道相差太過於懸殊。

女人的拳頭落在他身上,無關痛癢。

只不過,他被捶的煩了,直接一把抓住了她的胳膊,「顧兮兮!」

那冰冷的聲音,讓顧兮兮的動作一下子停止了。

她淚眼朦朧的樣子,讓墨錦城的怒火更甚,「你簽了字,我就放了慕千塵。如果你不簽,我也從來不強迫女人,但是慕千塵能不能熬過今晚,我就不知道了。」

他說這話的時候,聲音壓抑充滿了威脅。

顧兮兮還是頭一次看到他這樣蠻不講理的樣子。

明明,以前認識的墨錦城不是這樣的。

怎麼會突然……

「墨錦城,你……混蛋。」

顧兮兮眼淚涌了上來。

墨錦城緩緩鬆開了她,將筆扔在了她面前。

陸行站在一邊,看到顧兮兮那可憐巴巴的樣子,都有點於心不忍了。

明明三少就是喜歡小顧醫生的,為什麼非要鬧成這個樣子呢?

小顧醫生那麼驕傲的一個人。

逼的她成了地下情人,簡直就是拿她的自尊在地上摩擦。

以後,也不知道要怎麼收場才好……

不過,這些話,陸行不敢跟墨錦城說,畢竟三少這會兒正在氣頭上呢!

兩分鐘過去了。

顧兮兮艱難的拿起來面前的筆。

明明只是短短的兩分鐘,她卻像是熬過了一個世界那麼漫長。

除了哥哥和兩個孩子之外,在這個世界上,慕千塵就是她唯一的親人了。

墨錦城手段狠厲。

如果自己再跟他硬剛下去,只怕師兄真的會凶多吉少了。

顧兮兮深深吐出一口濁氣,閉上了眼睛,飛快的協議上面簽下了自己的名字,然後將身份證按在了上面。

她的動作很快。

因為她怕自己動作稍微慢一點點,就會猶豫遲疑,改變主意。

簽完字之後,顧兮兮放下了筆。

眼眶裡面的淚水不見了,她目光死灰一樣的看著墨錦城,「現在,你滿意了嗎?」

顧兮兮的眼神裡面,所有的光似乎在這個瞬間消失了。

那絕望的樣子,莫名的刺痛了男人的目光。

可那又如何?

得不到她的心,那就把她的人困在自己身邊。

墨錦城朝著她走了過去,捏住了她的下巴,威脅,「協議期限一年,一年之內,只要我有需要,你就要隨叫隨到。而且還要跟所有的異性保持距離,要是被我發現你跟別人糾纏不清……你知道我的手段。」

這充滿威脅性的話語,就像是一柄刀子,狠狠戳進了顧兮兮的心窩子。

她強迫自己冷靜下來,「字我已經簽了,人呢?」

墨錦城原本是打算她簽了字就放人的。

可是看到顧兮兮那迫不及待的樣子,他就不爽到了極點。

「下次等我試用過後,你表現好,我自然就放人了。」

顧兮兮俏臉瞬間就變了,「墨錦城,你別欺人太甚!」

「我就欺人太甚那又如何?你敢反抗嗎?」

「……」顧兮兮直接被他一句話哽住。

她死死的攥緊了拳頭。

委屈的淚水涌了上來,她咬緊唇瓣,不讓眼淚掉下來。

墨錦城不想看到她哭的樣子,轉身走到落地窗前面,看著窗外,「送她出去。」

「墨錦城!」顧兮兮還想說些什麼。

「出去!」墨錦城厲聲將她的話頭打斷。

陸行不敢惹墨錦城發怒,走到了顧兮兮的面前,暗暗搖頭,示意她不要再激怒墨錦城了,「小顧醫生,這邊請。」

顧兮兮雖然心中不甘。

可是沒有辦法,只能轉身離開了。

出門之後,看到顧兮兮臉色實在是太難看了,陸行忍不住安慰了一句,「小顧醫生,你簽了字,沒有人再會動慕千塵,我向你保證。」

顧兮兮抿了抿唇,「多謝。」

「不客氣,應該的。」

送了顧兮兮離開之後,陸行折返了回去。

他來到包廂的門口,正準備推門進去,冷不丁被汪正給攔了下來。

他正要詢問怎麼回事,冷不丁就聽到裡面傳來一陣打砸的聲音。

來勢洶洶,就好像是要拆房子似的。

陸行頭疼了:三少這是何苦呢?

把小顧醫生弄的那麼傷心,還把自己氣的夠嗆。

文學網 然後杯底朝上,向下倒了倒,道:「一滴不剩,乾乾淨淨!」

娜塔雖然不是酒仙子,但還是有相當可觀酒量的,對方先幹了,她也舉起酒杯,一飲而盡。

「好!好!」陪酒的一伙人鼓起掌來。

剛剛喝完這杯,話沒說幾句,一個大鬍子從座位上站了起來,走過來給娜塔滿上二兩一杯酒,道:「娜塔小姐,我們大哥敬了你一杯,我當小弟的也得跟上。這杯酒我敬你,是有講究的。你剛才跟老大幹了一杯,如果我們倆人干,你兩杯,我一杯,不公平。這樣,你看……」

他說著,把手裡的酒杯一飲而盡,然後又給自己倒了一杯:「我先干一杯,我這是第二杯敬你,你也是第二杯,公平吧?」

娜塔不得不承認公平,點了點頭。

「公平,就幹了。」大鬍子說著,又是一飲而盡。

娜塔約有半斤的量,這第二杯,也是不在話下,便喝掉了。

「豪爽,豪爽!」鍾立虎帶頭鼓起掌來。

又閑扯了一會,一個大平頭站起來給娜塔倒了酒,道:「娜塔小姐,這是你的第三杯,是我的第一杯。為了表達對您的尊敬,我先喝兩杯跟你打平,然後我們兩人再共同來一杯……」

去!

這麼玩下去,娜塔得喝一、兩斤酒。

娜塔為難了,轉頭看張凡。

張凡微微一笑:「娜塔,人家敬酒,當然得喝了。」

「可……我……實在喝不動了。」娜塔兩杯白酒下肚,臉上俏紅飛雲,喘氣也有些粗了。

若是再來一杯的話,估計直接倒下了。

而鍾立虎要的效果就是娜塔倒下。

鍾立虎笑道:「娜塔小姐,大家合作成功,都高興,多喝幾杯,儘儘情誼。我們老四是個要面子的人,他敬你,你不喝,他要是一時想不開跳樓了,怎麼辦?哈哈……」

「娜塔小姐,要是能給我個面子,就把這杯酒喝了,要是我面子不值錢,以後朋友就做不得了……」平頭男繼續施加壓力。

娜塔更加為難,可憐巴巴地看著張凡。

張凡伸出小妙手,摁在杯子上,笑道:「娜塔,這是咱大華國規矩,男人敬女人酒,女人不喝的話,男人在別人的眼裡連二胰子都算不上了,跟劁他差不多……這杯酒,你應該喝了。俗話說,捨命陪君子,一杯酒的事,一咬牙就下肚了。」

說著,把酒向娜塔手上推過去。

娜塔這回是真的沒法推卻了,猶豫地端起杯子,

然而,當酒入口中之時,卻是一點也不辣。

白開水似的!

娜塔以為是自己舌頭麻木了,咋了一下舌頭,再次呷一口,品一品。

確實是白水!

娜塔內心一抖,斜眼看了張凡一眼:剛才,他用手摁住酒杯的動作,相當地不自然,是不是有目的?

張凡微微一笑,用眼神示意她一下。

這一下,娜塔醒悟了:這酒,被張凡做了手腳,由酒變成了水!

她內心的驚訝不可用語言形容:眼前這個帥鍋是人是神?

張凡剛才用手捂著酒杯時,以古元真氣貫入酒中,瞬間改變了酒的分子結構,乙醇化解,變成了水。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