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神和靈力耗費過多,她臉色微白。

2022 年 4 月 8 日

奚淺調息了半個時辰,就在第十天到來時。

她睜開了眼睛。

蹙眉看著房間外的鬧劇。

「全部殺了!」羅空背在身後的手絞在一起。

指尖泛白!

在第十天到來時,房門還沒有打開,他就已經做好了準備。

既然你們想吵他,那就去陪他吧。

羅空眼裡閃過嗜血的情緒。

許汀州和一眾許家高層憤憤一僵,被他輕飄飄的話氣了個半死。

「你敢!!」許汀州怒極。

「十三!」羅空面無表情,看都沒看他。

「是,少主!」

房間內。

奚淺看著睜開眼的許夜白,「你不去阻止?」

「為何要阻止?」許夜白冷酷一笑。

奚淺嘆氣,果然還是這樣了。

「他……為了你,殺人。」正在惹業障。

「那又如何?關我什麼事?」許夜白笑得涼薄。

「希望有一天……你不要後悔。」奚淺搖頭,目光複雜。

許夜白看著她的背影,只覺得莫名其妙。

他為什麼要後悔?

「羅空!」看著那個心如死灰,滿身絕望的背影,奚淺心裡一滯。

「……小奚?」羅空一僵,隨後慢慢轉過來。

看到她空蕩蕩的身後,眼裡瞬間煥然。

全身散發著孤寂和絕望!

他終究……又是一個人了!

「他……沒事了。」奚淺不敢看他的眼睛。

好好的一個人,被她治成那樣。

「啊?誰沒事了?」羅空眼睛沒有焦距,聽到奚淺的話,條件反射的問道。

「許……」

「是我,我沒事了!」突然,許夜白從奚淺身後的房間里走出來。

聲音……冷漠無情。

但沉浸在自己思緒里的羅空沒發現。

許汀州等人一驚,駭然的看著許夜白。

怎……怎麼可能!!

他怎麼可能還能活下來!

「阿夜!你……你沒事了。」羅空煥散的瞳孔有了焦距。

不過,他看過去時,對上的是一雙冷漠的眼睛。

羅空一滯,阿夜……怎麼了?

「多謝羅少主的維護,這份恩情,我會報答,現在請羅少主離開,我有家事要處理……」許夜白看著羅空,瞳孔里沒有任何情緒。

羅空一懵,腦袋嗡嗡嗡的。

阿夜在說什麼?

「許夜白,你究竟在說什麼?你知不知道我家少主……」

「十三!」羅空下意識的阻止了羅十三。

「小奚……」羅空看向奚淺,眼裡帶著複雜的情緒。

奚淺分不清楚,但能清晰的感覺到他的脆弱。

「走吧,出去我告訴你。」這裡不適合說話。

許家的事,現在的許夜白可以處理。

。 烏雲趕到跟前,和人們一起拉起趴在墳上的婆婆。

鐵匠老婆子睜開淚眼看是烏雲,抓住烏雲的衣袖子著急地問:「石柱子呢?阿爾斯楞呢?」烏雲忙回答:「阿媽,他們都好好的,在他們姥姥那兒呀。」鐵匠老婆子說:「嚇死我了,我這些天除是不閉眼,閉眼就是這倆孩子。要是這倆孩子再沒了,我也就鑽了冰漏子不活了。」鐵匠老婆子聽到孫子有了下落,這才跟劉三檁老婆子在烏雲和村裡一群女人的攙扶下回了村子。烏雲先把婆婆送回家,跟婆婆說了一聲,又二番腳跑到台吉營子接石柱子回家。這娘倆騎著達蘭花給的那匹白馬一會兒工夫就跑到了漠北村,鐵匠老婆子抱著孫子向這問那,又是哭又是笑的,精神都有些不正常了。

達蘭花算是在梅林地住了下來,只一兩天的工夫就把老旺其嘎家收拾得像個家樣了。她每天忙完屋裡屋外的事兒,還把熬好的奶茶給老旺其嘎和大夫人倒在碗里,放在小炕桌上,三個人喝著奶茶嘮嗑。達蘭花說:「我們家我阿爸說啦,桑傑扎布將來能當熱河提督呀,說打黃帽子的時候他見過熱河提督葉子超,可威風啦,得要八抬大轎抬著。」老旺其嘎「嘿嘿」地笑著,臉上笑得像一朵老倭瓜花兒似的,連忙說:「那是,那是,連馬二先生看相都說桑傑扎布是個兵馬大元帥的相,葉提督那真是威風,並著排的八匹馬在前面開道啊。」達蘭花問:「阿爸你也見過葉提督?」老旺其嘎更加得意了,把屁股欠了欠,身子往前探了探說:「打黃帽子那工夫……」大夫人在桌子對面咳嗽了一聲打斷他的話說:「這奶茶熬的比我強多了,你多喝兩碗。」老旺其嘎收斂了一下說:「見過,見過。」達蘭花說:「我們家我阿爸說啦,要是桑傑扎布當了提督,那騰格里王爺府一定是漠南漠北最大的王爺府,我色勒扎布哥哥就是最大的王爺啦。」大夫人也「咯咯」地笑了笑說:「那趕興好啦,咱們都能坐八抬大轎啦。」她許久都沒這麼開心過了。

老旺其嘎家的煙囪又天天冒煙了,院子里還多了兩匹馬,引起村裡人們的注意。有一些人借著由子來串門兒,看見又大方又美貌的達蘭花就問,這是誰家俊俏的姑娘還是媳婦?大夫人不敢把話說實了,就說這是她二爺府表兄弟家的侄女,請過來伺候他們老公母倆的。老旺其嘎還去村裡報了告,說了大夫人的表侄女來家伺候這件事兒。村裡告訴他,「能來個人侍候侍候你們是件好事兒,知道了。」

這事兒不知怎麼又讓僧格聽到了。

這天,他瘸著一條腿,一瘸一點地進了旺其嘎家的院子。在院子外面,他把身上的制服特意抻了坤,把腰上的武裝帶也攏了攏,覺得自己是個威風凜凜的樣子了,這才走進了院子。

至於他瘸著的這條腿,他己經對旺其嘎對村裡的男人女人們都講過了,「這是我抓捕桑傑扎布時負的傷,我帶領著區小隊衝上去了,桑傑扎布朝我開的槍,是桑傑扎布打傷了我的腿,傷了筋動了骨,我這條腿算是殘了。」村裡的人就說:「僧格,是不是桑傑扎布看你跟他是一個村的,才沒往上打只打傷了你的腿呀?」僧格拍了傷腿一下說:「哪有的事兒,桑傑扎布是敵人,他才不照顧同村人的情面呀!」有人在旁邊嘲弄他說:「僧格,聽說你跟桑傑扎布打小時候就結下仇了,小時候你欺負烏日娜,桑傑扎布就掄起砍刀要殺你。」「嗨,你說的不對,僧格對桑傑扎布的仇是因為那個日本娘們兒,就是在僧格屁股上扎了一刀的那個日本娘們兒,讓桑傑扎布一槍給打死了,害得僧格到現在也沒個媳婦,僧格就惱了唄。」僧格紅著臉說:「我這回抓捕桑傑扎布可是立了三等功的,區長在會上說都要向我學習啊!你們再要這樣說,我找區長去,讓他把你們都抓起來!」

其實,僧格也沒說實話。那天圍捕桑傑扎布時,看桑傑扎布來了救兵,區小隊長喊撤退,僧格趕忙跑到自己的馬前。他先是左胳膊中了一槍,然後他一隻腳踏在馬鐙上,身子往馬背上一躥,另一條腿從馬背上往過一蹁腿的功夫,被躍起身子向他們射擊的諜報隊的王林開槍打中了,打在了腿肚子上。當時僧格在馬背上側棱兩下身子幸好沒掉下馬來,忍著劇痛打馬逃了出來。反正是他負傷了,究竟是進攻受的傷還是逃跑受的傷就沒人追究了。

要說僧格也是個怪人,騰格里旗那麼多的姑娘,也有些姑娘家託人給他說親,但他總是相不中,他相中了的人家又相不中他。「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里」,尤其是他讓龜田的遺孀美智子在屁股上扎了一刀的事,騰格里旗幾乎家喻戶曉,更讓一些美貌俊俏的姑娘所不齒。

僧格聽人說旺其嘎家來了一個大夫人的表侄女長的天仙似的,心裡就有一種異樣地感覺。他走到旺其嘎家的院子時,故意使個動靜,咳嗽兩聲。達蘭花正在屋裡給旺其嘎和大夫人沏茶,聽見動靜就輕聲問了句:「有人來了,誰?」大夫人把阿爾斯楞往自己跟前拽了拽,從窗眼兒往外瞅了一眼說:「就是我跟你說的那個搶了桑傑扎布小金元寶的壞小子僧格,你別管。」達蘭花說:「阿媽,要是他,我還真得管管喲!」說話間,僧格也就隨著話音一瘸一點地走進屋來,「旺其嘎我跟你說過,你們家要有外人來得報吿!」老旺其嘎趕忙顫抖著身子站在地上說:「僧格快炕上坐,是是,你說過,這親戚來了我就去村上報告了。」

僧格進了屋后,一對眼睛就沒從達蘭花的身上離開過。他像是回答旺其嘎又像是對達蘭花說:「現在特務挺多的,我們可是到處抓特務。你家裡來人也得向我報告!」旺其嘎說:「是是,以後一定向你報告。」達蘭花倒上一碗奶茶,雙手捧著,還欠身施了個禮說:「哎喲,是僧格達拉嘎(蒙語:長官)呀,快喝碗奶茶吧,那我們就現在向你報告行吧?」僧格的眼珠子都快掛到達蘭花的鼻子尖上了,忙把奶茶碗接過來說:「行行,現在也行,再有人問,就說向僧格報告了。」達蘭花說:「僧格達拉嘎,我要是長在這待著呢,你批准不?」僧格說:「長在這待著,啊啊,那好啊,那有啥不批准的呢?批准,批准,你可以全村各家都串串門兒。我們家離這也不遠,你可以上我們家坐會兒去。」達蘭花說:「僧格達拉嘎咱們可說定了,可別到時候又讓人上我們家說三道四的,我們可擔待不起。」僧格喝了一大口奶茶說:「一定一定,到時候再說別的,我僧格配當官還叫個騰格里旗的蒙古男人嗎?」達蘭花拿奶茶壺又給僧格奶茶碗里續上滾燙的奶茶,但僧格碗沿沒對準嘴巴就傾斜了,奶茶順著下巴頦流在制服的前襟上和褲襠上。達蘭花也不笑,只是遞給他一條擦奶茶壺的抹布。僧格邊拿抹布擦著前衣襟和褲襠邊說:「這奶茶真香,是你熬的?」達蘭花說:「是我熬的,這次還沒熬到時候,要是熬好了,才更香啊。」

僧格放下抹布,一隻手摘下頭上的大蓋帽子,一隻手緊擦著頭皮上沁出的汗珠,顯得非常狼狽。這真是滷水點豆腐,一物降一物,僧格在達蘭花跟前一點兒強勢都沒有了。他覺得通著老旺其嘎和大夫人再也沒有什麼話可跟達蘭花說了,於是就從炕沿上挪下屁股站起身子說:「那好,你們坐著,我得去王爺府,烏恩局長找我有事兒商量。」屋裡也沒人說要留他,他便一瘸一點地走出屋去。達蘭花聽著僧格的腳步走遠了,便「哏哏」笑著說:「阿爸阿媽,古人不是說了嘛,朋友來了敬好酒,豺狼來了使弓箭嘛,和僧格這個壞小子更沒啥實誠話可以跟他說。」大夫人鬆開抓緊阿爾斯楞的手微笑著,眼睛里卻透出讚許的目光。

僧格倒沒說謊,烏恩局長還真是有事兒找他。但這一找,又是陰差陽錯,騰格里旗又大難臨頭了。

這正是:

人心向背,又豈在一人一事;

命運何如,卻自有天在照應!

要問騰格里旗又有了什麼災難,且聽下節慢慢道來。 回想起那日鹿瑟來找自己的場景,顧影有些悵惘——他不明白鹿瑟為什麼會選擇自己?但受人之託忠人之事,顧影既然答應了鹿瑟就一定會做到,想了想他又說了一句「鹿姑娘說她希望你能好好活着,她說也許你們也許再見也許永不再見」

「我要去吉安藥鋪看看,沈公子保重」顧影朝他頷首告別,就要離開安王府

居也在身後喊住顧影道「我和你一起」

居也將小玉瓶塞到沈珏手裏急匆匆的跟上了顧影「我跟你一起回去,不然安然怕是要跟你打起來」

「也好」

沈珏看着手裏的玉瓶,隱隱已經猜到了裏面是什麼,良久露出了一絲苦笑——他竟忘了她是九色鹿啊,怎麼可能看不出來問題?!沈珏啊沈珏,你可真是個傻子啊,盤算了那麼久終究還是一場空啊~

……

系統空間里十六看着沈珏的模樣有些擔憂「他不會不吃吧?那我們的一番努力可就白費了!我覺得你就應該把葯放在什麼東西里哄騙他吃下去」

「你覺得他傻?」簡夕白了十六一眼道「放心吧,他會吃的——就算再捨不得,他也應該鹿瑟是真的希望他活下去,他不會辜負鹿瑟的苦心的!而且我說了『也許再見也許再也不見』,他又不知道我如今是死是活,若是不活着他怎麼撐到再見的那一刻?」

正如沈珏了解鹿瑟一樣,簡夕也同樣了解沈珏——她刻意讓顧影去送葯就是為了給沈珏一種她還活着的錯覺,這樣一來雖然不知道鹿瑟為什麼離開但沈珏也會努力活下去,撐到再見的那一刻!

只是不知道沈珏要多久才會識破這個謊言,不過只要他吃下去鹿瑟的目的就達到了。

果然,屏幕上沈珏猶豫了一會兒還是打開了瓶子倒出了裏面那顆通體碧綠的藥丸,在十六緊張、簡夕胸有成竹的注視下吞了下去。看着沈珏吞下去的那一刻十六彷彿是自己中了五百萬大獎一般狂笑道「宿主,幹得漂亮!」

「現在是不是可以清算這個世界的積分了?」

「可以可以,當然可以」十六立刻開始清算整個位面的結果,三分鐘之後開始向簡夕通報道「基礎經驗值5000,任務完成獲得經驗值3000,使用道具四次扣除經驗值2000,目前經驗值6506,經驗值已達五千可開啟第二層道具庫,望宿主再接再厲」

「等等,使用道具要扣經驗值?這一點你為什麼沒告訴我?還有我明明記得我就用了三次,多出來的那一次是什麼?你不要以為我記性不好就可以糊弄我!」

「使用道具系統會默認為你需要輔助,認為你能力不夠,所以會扣除你部分經驗值。至於你說的使用道具次數分別為:訛獸面具、、記以修正儀、夢鏡投影儀還有調配最後的那個丹藥,請問還有什麼問題嗎?」

「有,當然有!」簡夕瞪大了眼睛「不是說最後那個丹藥是我自己的鹿角,怎麼也算道具?」

。 清正理奈沒有詢問,優子公主也沒有再繼續自己剛才的念想上去。

「理奈,馬上約真紗見個面,就說我有要事。」

真紗,全名三浦真紗,是十大家族中三浦家族的現任族長,今年才31歲,但卻已經繼承族長之位六年之久,可見其能力,她也是優子公主的好朋友,或者說青梅竹馬。

兩人常常聚會見面,所以,清正理奈自然是知道優子公主口中的真紗指的是誰,而且她和三浦真紗也見過很多次了。

信息傳遞過去,很快三浦真紗就回了消息。

清正理奈立馬告知了優子公主:「公主,真紗小姐正在過來的路上。」

優子點了點頭,靜靜地等待著三浦真紗的到來。

大概十分鐘之後,門直接被推開,三浦真紗直接走了進來。除了某兩個東西一看就讓人覺得這個女人肯定沒長腦子外,身形和優子差不了太多,且三浦真紗也是一頭黑長直,顏值比起優子同樣毫不遜色,只是那雙明亮的淺綠色瞳孔,帶給其他人和優子完全不同的感受,讓人不自覺的心底發寒。

一點也不客氣,三浦真紗直接坐在了優子的身邊,笑了笑:「優子,你找我有要事?」

聲音靈動清脆,不看眼睛的話,讓人對其發自心底的寒意減少許多。

三浦真紗這個兒時就在一起的玩伴到來,優子的防備也卸下了許多。

優子點了點頭:「有一個很重要的計劃,需要一批三浦家優秀的神經科學專家。」

三浦真紗看著優子:「重要的計劃?」

優子回道:「關於人工智慧,具體的計劃實施我還不知道。」

「不知道?」三浦真紗聽到優子的話更是來了興趣,「不知道的一個人提的計劃,就讓你如此的信任,信任到直接喊我來嗎?」

毫不客氣的說,優子是三浦真紗看著長大的,兩人第一次相遇是在皇宮裡,那時17歲的三浦真紗陪父親參加宴會,遇到了才9歲的優子公主。從那之後,兩人就成了好朋友。正是在9歲的優子公主的幫助下,三浦真紗一步一步的獲得了三浦家的族長之位。

所以說,三浦真紗很是清楚優子公主的性格,也知道優子除了自己外,就只有和清正理奈這個小保鏢比較親密。

而今天,竟然突然出現了一個讓優子如此信任的人,信任到計劃的詳細內容都不知道就緊急通知自己。

這可是優子公主這輩子的第一次吧,究竟是誰,這麼有魔力?

優子笑了笑,沒有回答三浦真紗,或許為什麼那麼信任高坂穗乃宇,她自己心裡也不知道吧。

三浦真紗也沒繼續追問:「所以,我需要做什麼?」

優子轉頭看向清正理奈:「理奈,把高坂穗乃宇的聯繫方式給真紗。」

「是。」清正理奈點了點頭,開始告訴三浦真紗,關於高坂穗乃宇的聯繫方式。

「你幫我存下吧。」三浦真紗直接制止了清正理奈即將出口的話,直接把手機遞給了清正理奈。

清正理奈絲毫沒有意外,因為三浦真紗向來都是這樣,將很多不重要的小事情直接甩給別人做的。

「真紗,雖然我不知道具體的計劃內容,但是這次,我希望你能全力配合高坂穗乃宇。」優子很是鄭重的看著三浦真紗。

之前沒什麼眉目的時候,她可以不重視高坂穗乃宇這個人,但現在,可不得不重視了。

「高坂穗乃宇?」三浦真紗朱唇微張,念叨著優子公主說的這個名字。

優子點了點頭看著三浦真紗。

「這個名字,很耳熟啊。但在人工智慧領域,我又想不起來他做過什麼。」三浦真紗略有疑惑。

優子笑了笑:「是很耳熟,而且很有名的人。不過不是在人工智慧領域。」

「不是在人工智慧領域?」三浦真紗看著優子,「那你還讓我全力配合他。」

一個門外漢嗎?有點可笑。

這可是人工智慧領域啊。

也不知道使了什麼妖法,竟然能迷惑優子。

「優子你難不成是被男色迷惑了?」三浦真紗覺得有些荒謬。如果是別的方面也就算了,但這次可是人工智慧。這次優子聯繫自己,用屁股想,三浦真紗都知道會涉及什麼東西,稍有差錯,自己說不定就會在歷史上留下污名。

「咯咯咯。」優子公主笑得合不攏嘴:「人確實挺帥的。」

三浦真紗有些無語:「看來你是下定決心了。那好吧,我會盡全力配合的。」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