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過路過,不要錯過喲,一律九折。百年老字號,味道巴士,吃了我家的飯,賽過活神仙。」

2022 年 4 月 8 日

坐在板凳上的許圖南閑著胃疼的吆喝。

不少路人循聲看來,本是匆匆一瞥,可當他們看到許圖南后,忍不住多看了幾眼。

老祖宗沒說錯,少年詞賦皆可聽,綉眉白面風清冷,這世界上真有如此風清白面的少年。

他們還以為這樣的男子定非塵土人士,直到他們見了許圖南以後,才方覺這世界正是天上人間。

有些人看著看著,也就不自覺的走進去了。

許圖南攬到了很多客。

不少女子走入店裡。

許爸二人見后,樂得合不上嘴,曾幾何時,他們的孩子也有如此大的魅力,能夠讓很多女人主動掏腰包。

「老闆娘,坐外邊那個是你們的工人?你有他的聯繫方式嘛?」

一個女人湊到許媽的身邊。

「那是我孩子,他有女朋友了。」

許媽如實地說道。

客人聽了,不再多問,只是暗自可惜。

臨近十一點多后,店裡打烊。

許圖南大力一個呵欠,對爸媽說道:「我要回去了。」

「別急著走,你和淮芷那丫頭怎麼樣了?」

許媽急忙問道。

「我和她?」

許圖南遲疑了下,說道:

「媽,我感知自己的情商有點低,同淮芷相處幾個月,還是不太清楚她私底下是一個怎樣的人。」

「嗯?」

許媽思索了會兒,這很正常,在她未結婚前,許爸也不清楚她的確切為人。

「那不急,慢慢的來。」

許媽叮囑道:「對別人姑娘家好一點兒,我喜歡淮芷,你最好是別錯過她。」

「行了,我知道。」

許圖南轉身,瞥了眼蘇琦給他發的信息。

「比賽時間改為明天下午,你有空就來,不來的話,那就算了。」

他抿嘴,快速回復,「我家淮芷還等著呢,準時來。」

蘇琦看后,好想一拳捶死許圖南。

。 顧凡還在沉吟的時候,眾位老總就擁過來了。

黃德走在最前,一上來就直接握住顧凡的雙手,「顧總,真是生意興隆,可喜可賀啊!」

顧凡微微皺眉,不著痕迹的抽出手。

黃德一點都不見外,笑道,「顧總的電燈可是讓得我們這些鑽研煤油燈的很是慚愧啊…」他話語一轉,問道,

「不知道…有沒有合作可以一起談談?」

他話語說完,身後老總們紛紛目光火熱的看著顧凡。

「抱歉。」顧凡搖頭拒絕。

合作?

想屁吃!

之前恨不得把他往死里弄,現在覺得干不過,就想上來談合作了?

「沒什麼事的話,就都請回吧。」

顧凡說完指了指門店內密如潮水的人影,「我非常忙。」

黃德臉色一變,沉喝道,「顧總,你可要想清楚,古往今來那些吃獨食的人,是什麼下場?!」

「什麼下場就不勞煩黃總掛心。」

顧凡失笑,這是暗著威脅自己會不明不白被殺嗎?

果然!

某些人還是改不了貪婪的本性!

他轉頭吩咐道,「將這些垃…客人送走,免得影響了我店裡的生意!」

宋強聞聲立馬走上前,帶著工人們把他們送走。

黃德甩開一人的大手,對著顧凡冷哼道,「等著吧,我等著你被煤油巨頭弄倒下的那一刻!」

話落,他帶著眾多老總們轉身就走。

雖然走的很乾脆利落,但所有人臉色都是鐵青一片。

其中一人悄聲問道,「黃總,顧凡不合作,我們的煤油燈怎麼和電燈競爭啊?」

「競爭?競爭?競尼碼個頭!」

黃德不客氣的罵道,和電燈競爭?

看看煤油燈和電燈的差距好不好!!

可以說,

煤油燈的前景一片灰暗,完全看不見光亮的那種!

那人可不慣著黃德,橫眉道,「你怎麼說話呢?勞資可不是你的下屬!」

「怎麼說話?我踏馬的還要打你!」

黃德立馬暴怒,衝上去就是一頓拳打腳踢,兩人很快就兇狠的打了起來。

……

看著這一幕的顧凡微微搖頭。

脾氣這麼差,還敢到他面前商量合作?

誰給你的膽子!

不過,

黃德的威脅還是讓顧凡提起了警惕。

這個世界,可不興自由貿易!

只要有利益,有的是亡命徒為錢奔走!

「就選槍械製造技術吧。」

下一刻,

如涓涓細流的信息湧入腦海,都是一張張槍械圖紙。

以顧凡的了解,這個世界的軍事實力非常「弱」!

軍隊用的都是單發槍械,警察更是用的警棍!

他的腦海里,

一張張什麼AK系列、M系列的槍械比比都是。

而這些,

可都是經過時間驗證的經典槍械!

晃了晃有些漲的腦袋,顧凡看向店內。

電燈的售空,沒有打消路人的興奮之情。

所有人都在裡面討論電燈的事情,顧凡甚至還聽到有人在商量偷門樑上的燈!

顧凡失笑,對著不遠處的宋強招了招手。

「顧總。」

「你覺得電燈的前景好不好?」顧凡笑問。

「當然好!」

宋強聞言立馬興奮了起來。

可不是,

就現在都有熱情的人們堵在直營店內不出來呢!

顧凡微微點頭,「有信心就好,給你個任務,把電燈的產量提升到日產10萬個,做得到嗎?」

「顧總說的招募5000個工人是真的?」

顧凡不置可否,何止5000?就連10000也是真的!

等到濱城300萬市場全部吃下,電燈也就該走出去了!

宋強思索了會兒,才道,「想要做到日產10萬,應該需要1萬個熟練工人才行。」

顧凡點頭,「那就先招吧,另外,那些煤油燈公司的工人大部分肯定會湧入通天,只要稍微培訓一下就是熟練工人。」

「除了日產量外,再就是我們的發電廠要儘快修建完成,之後就是直營店了,每個鬧市區都要成立一家店,不能浪費我們現在的熱度!」

宋強鄭重點頭,公司賬戶里還有幾百萬,完全夠這些規劃完成的很好了。

拍了拍他的肩膀,顧凡帶著張玉珍和顧雪麗架著馬車離去。

……

馬車上,張玉珍一直盯著顧凡的臉看了不停。

從見到電燈后,她就一直陷入到對兒子的震驚當中。

這才短短几天啊?

一個人人傳言快要破產的公司,就奇迹般的逆勢抬頭了!

顧凡奇怪的看了她一眼,無奈道,「你這麼盯著我看幹嘛?」

張玉珍感嘆,「你長大了。」

「不過,你這麼對那些煤油燈老總真的沒事嗎?」

顧凡搖頭,「沒事,他們只是人多看著有點唬人而已。」

「真的沒事?」

「真的沒事!」

看張玉珍還是不信,顧凡解釋道,「他們稱其量只是有點小錢而已,再多就是養著幾百幾千個工人。」

「除了鼓噪工人來鬧事他們還能做什麼?就算真的來鬧事,我正好巴不得他們過來!」

顧凡笑得很燦爛,煤油燈公司不足為慮。

真正要擔心的,是有人玩盤外招。

比如,

亡命徒!

通天公司,顧凡下了馬車,和兩人笑著揮了揮手。

然後,

邁步進入大門。 「你這樣看著我做什麼?」盛夏覺得怪怪的,他一直這麼盯著自己,她吃飯都有些不好意思。

言景祗笑了笑道:「你安靜的樣子還挺好看的。」

盛夏:「……」這意思是她說話的樣子不好看?

盛夏安安靜靜的吃完一頓飯,整個人覺得輕快了不少。她也不知道現在到底是什麼時候了,隨口問了一句:「現在是什麼時候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