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了,吃完跟我出去一趟。」陸景延將早餐放到了葉瓷面前,順手揉了揉她的髮絲。

2022 年 4 月 3 日

葉瓷咬了一口精緻的小點。

要了命了。

這可比什麼星級酒店的大廚做得都要好吃。

「好吃就多吃點,以後陸哥哥天天給你做。」陸景延溫柔繾綣勾起薄唇。

葉瓷心忽然跳得快了些。

她輕咳了兩聲,便頷了頷首,「對了,今天要去什麼地方?」

她如今就等著完成學習對抗賽,然後離開京城。

要說事情是真的沒有了。

不過她記得陸景延這些天都很忙,怎麼今天又有空了?

「請你去個地方,幫我個忙?」陸景延溫聲回應。

葉瓷輕笑,「所以,這是報酬?」

陸景延一本正經地搖頭,「這些是身為未婚夫應該做的,你跟我之間,永遠沒有報酬二字,你想要什麼,只要是我有的都是你的。」

葉瓷微微一愣,旋即開玩笑一般說:

「想不到,堂堂陸四爺也這麼會說情話啊?」

「這可不是情話,我名下的產業已經在整理過戶手續了,以後那些都是你的。」陸景延見她吃得差不多了,將碗收好,這才披上了外套說。

葉瓷被他牽着上了車。

好半天,她才悶聲悶氣道:

「怎麼對我這麼好,我要是把你賣了呢?」

「對自己的未婚妻不是應該的嗎。」陸景延替她扣上安全帶,旋即吻了吻她的額頭。

「那好吧,我也把財產給你分一分好了。」葉瓷弱弱開口。

看來,她還要學着做好人家的未婚妻才行。

什麼事情都不能光享受不付出的。

陸景延薄唇輕啟,眸底噙著的喜悅藏都藏不住。

很快,汽車就停在了特殊部門前。

兩人下了車,便進了一處會議室。

一進去,所有人都把目光集中到了葉瓷身上。

倒是譽舒驚喜不已地朝着陸景延敬禮后說:

「四爺,請少夫人來看看吧,這個東西實在是太難破解了。」

葉瓷歪著腦袋,眨了眨那黑白分明的眼眸。

陸景延忍不住薄唇上揚。

這模樣,倒是越發家裏的小橘貓了。

怎麼會有這麼可愛的小姑娘。

哪兒哪兒都合他的心意?

「我們捕捉到了一組信號,難度比較大,可以幫忙破解一下嗎?」陸景延忍住了想要揉一揉小姑娘腦袋的衝動,以手抵唇輕咳了一聲后說。

葉瓷頷首應聲,「好。」

他忙將葉瓷拉到了一個電腦桌前。

等她坐下后,陸景延便雙手撐著桌面,將她整個人圈在了懷裏,「就是這個,如果能追蹤到信號來源最好。」

「我知道了。」葉瓷面色肅然,視線便定格在了電腦屏幕上。

她好看的手指在電腦鍵盤上不住敲擊。

陸景延則緩緩站了起來,卻也不離開她身邊,只是溫柔地瞧着她。

兩人的動作,哪裏能瞞得過旁人。

但礙於陸景延的威嚴,別的人只能用眼神示意,開始猜測起葉瓷的身份來。

要知道陸四爺,出身,長相,前途,沒有一樣不好。

可他向來不近女色。

就連那位白家大小姐都丟了臉。

今天他忽然帶了個小姑娘來,還跟人家那麼親近。

難不成,這是老樹要開花了?

這時,一個穿著作戰服的男人喊了聲,「報告!」

陸景延見到來人,便臉色一沉,淡淡道:

「進來吧。」

男人進來后,見到了葉瓷,當即帶着怒火冷嘲,「四哥,這就是你所謂的公私分明?」

。 有了新的平板,孟有房的心裏多少也算是得到了些安慰,暫時回不到仙國里去,那就在天國里勤奮的耕地吧。

一五一十的賣力耕耘,血色修道院竟然很快恢復了活力。

看着大地圖上已經有一塊變成了金色的聖光天國,孟有房有着一種說不出的喜悅之情。

不管別的地方如何,反正聖光天國是能用了!

「感謝聖光大人!」

「為聖光大人祈禱!」

「聖光大人永遠年輕帥氣!」

每個天使的年齡不一樣,所以她們喊出來的口號也不同,可無論怎麼喊,她們的修為卻是實打實的向上提了一步。

孟有房在貝露丹迪和懷恩萌的陪同下繞着血色修道院轉了一圈。

結果很滿意!

「聖光大人,接下來我們是不是要向別的地方發展,據斥候傳來的消息看,很多地方可都遭了災,這正是我們發揮的時候!」

懷恩萌揮舞著小拳頭,她現在的眼光可不只是局限在血色修道院。

孟有房沒有回答,旁邊的貝露丹迪卻是笑了笑:「主人,仙府里可是有着一些變數,您看是不是先把它們給安撫下來再說?」

與懷恩萌的看法不同,貝露丹迪可是看的更透徹一些。

無論別人發展的再好有什麼用,仙府不穩,根基不牢固,就是把整個聖光天國打下來也是無濟於事。

更何況,主人一直對那棵樹和那些龍很看重的!

貝露丹迪說着,她向著孟有房的胳膊抱了抱:「主人,你是不是也給我賜福一下,我也想要進階。」

「嗯…你說的對,我看看再說。」

對於貝露丹迪的要求孟有房當然是不會拒絕,而且,仙府內的情況確實是需要他現在去處理一下才行。

棍子,巨木,九條小龍,再加上三隻小寵物,它們都在進行蛻變。

這還不是主要的,最主要的還是仙府的映射問題。

說白了,孟有房的仙府和劍嘯仙府現在沒有真正的緊密聯繫,這就很不好。

一般來說,仙人的仙府雖然是有一些限制,可仙人本人肯定是能回去的,否則要這仙府幹嗎?

孟有房的仙府有些特殊,他是兩個仙府合一處,這個回歸問題一直也沒有解決。

以前的時候孟有房也覺得問題不大,只要等修為夠了,這個問題估計就會被解決,而且是很容易被解決。

可現在看來,他想的還是岔了。

他現在需要回歸,需要小木堡在他的仙府之中留下一個投影。

前面地圖融合的時候系統已經給了提示,仙府已經開啟了映射,可到現在這仙府里一點動靜都沒有,這也是孟有房着急處理仙府問題的原因。

映射萬一失敗了怎麼辦?

這是一個很嚴重的問題,讓他不得不慎重的對待。

心中有了想法,孟有房也是對着胳膊上的兩個掛件笑了笑:「你們先去照顧一下王莽和史羅,爭取讓他們早日恢復過來,我得靜心調養一下。」

聽到孟有房這麼說,懷恩萌撅起了嘴,貝露丹迪卻是笑而不語。

不過…

她們還是聽從了孟有房的命令,閃身去『照顧』王莽和史羅。

孟有房回到了店鋪里,現在這裏只有他一個人。

把店門一關,他把整個心神全都沉浸到了仙府之中,他要徹底解決仙府的問題。

可就在他剛剛凝神之際,兩界河旁邊的魔劍卻是發出了悲鳴。

「救我!」

「什麼情況?」

孟有房先是一愣,隨後把心神衝到了魔劍之中。

魔劍還是那柄魔劍,劍體上雕刻着符文,符文閃動着光芒,看上去平平無奇,只是,在魔劍的內部,一條條的閃雷正在不停的穿梭。

「呃…魔劍姑娘,你這是劍體里藏雷?」

魔劍的劍體顫抖了一下,那上面的符文也是發出了紅光。

轟!轟!轟!

劍體內的閃雷爆炸,一道道碎紋從裏向外延伸。

孟有房仔細的瞅了兩眼魔劍的內部情況,他現在終於是看明白了,不得不說,這魔劍還真是膽大妄為!

眼紅別人這是一種通病,魔劍怎麼了,魔劍化形了,她也是人。

靈脈之龍的靈氣她吸過了,帶着金仙之力的仙氣她吸過了,金色的聖光她吸過了,咂巴咂巴嘴,除了那根棍子上的金氣,也就這雷電還沒吸過。

以前是不敢,可現在天地大勢變了,她的心思猛然就活泛了起來。

誰還沒有一顆進階的心呢!

思考再三之後,魔劍就把一朵朵的雷花給悶在了肚子裏,藏的嚴嚴實實。

劍體藏雷,一開始還是好的,可越藏她就感覺越難受。

雷力太大,她藏多了,把握不住!

無奈之下,她這才是趁著孟有房進來的時候發出了求救聲。

好傢夥!

孟有房直呼好傢夥,這妹子可是真夠能忍的,藏了一肚子的雷不說,現在還整的紊亂了,這可真是個小機靈鬼兒。

「你想進階就不能說句話么,你這是想炸了我的仙府?」

魔劍的劍體上符文更紅了,她支支吾吾的半天也沒有說出一句話來。

孟有房一看也就沒再過多的指責。

指責有什麼用,不還是得先救下來再說么,如果魔劍真的炸了,最傷的還是他的仙府。

「說吧,怎麼救你?」

魔劍的劍體微微閃光,一聲低語喃喃響起:「那個…用棍子砸一砸就好了。」

「嗯???」

孟有房的腦袋上閃起無數的問號。

砸一砸?

這是什麼奇怪的拯救方法?

魔劍好像是知道孟有房有疑惑,於是她又補了一句:「我是劍,得錘鍊一下才行。」

孟有房一下子釋然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