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就在這裡等著。」霍曲深急急忙忙說完,跑去看沈虞臣那邊發生了什麼意外。

2022 年 4 月 3 日

一進門,霍曲深整個人都不太好了。

此時,一個穿著十分性感的男人,正跪在沈虞臣的面前。

沙發上的沈虞臣神色莫辨,狹長的眸一抬,寒意頓時襲來,霍曲深心道果然涼了,然後就聽到沈虞臣冷冰冰的聲音:「解釋一下。」

但是,他怎麼解釋?

這個人他半毛錢也不知道的啊!

加上受到大總裁的威壓,霍曲深此刻比沈虞臣還要驚訝,「你誰啊?你怎麼在這裡?!」

跪著的男人抬起頭,長得不男不女的,還畫了一個能嚇跑鬼的濃妝,但也能瞧出長相是十分清秀的,一看就知道是幹什麼的。

此刻,他臉色慘白,哆哆嗦嗦的喊著:「霍總,求你救我啊!」

霍曲深一臉的問號:「我不認識你好么?!」

「啊?」清秀男子的臉色直接慘白了,跪著朝著霍曲深撲過去,又哭又喊:「霍總,是你讓我來這裡服侍沈總的,你還給了我小費,你現在不能見死不救啊!」

我靠,這什麼劇情,如果不是穿越了,根本沒辦法解釋得通好么!

沈虞臣危險的目光襲來,霍曲深臉色也跟著白了,他連連往後退:「你別亂講話,我根本就不認識你啊,兄弟,你要多麼錢,我給你,求求你別在這裡胡言亂語了好么?」

霍曲深也不敢得罪沈虞臣,一臉誠懇地跟他解釋:「沈爺,我喊你爺行吧,我怎麼可能給你叫一個男人?」

沈虞臣看著兩個男人互相質問,自己不動如山,還頗為閑適地冷道:「事實不是擺在這裡么?」

「我他媽……」還沒說完,沈虞臣的冷氣打來,讓霍曲深慌了,又連忙對清秀男人道:「算我求你了行么,跟沈總說句實話,我今天要是不出事兒,我鐵定給你更多的小費,怎麼樣?」

估計這男人腦子也有坑,戰戰兢兢地說:「這不就是當面賄賂么,沈總他……他也不是傻子啊,霍總,求你跟沈總求求情!」

我靠!

這個大傻叉!

霍曲深再一次感受到整個屋子的低氣壓,他慌慘了,說話十分燙嘴:「我……我……」

「霍總,你怎麼在這裡啊?」就在這個時候,顏所棲的聲音從屋外襲來,霍曲深渾身一個激靈。

接著顏所棲以進來,看到房間里的情況,頓時嚇了一大跳:「沈總,你也在?」

然後又看見地上的男人,愣了好幾秒,接著一副我全都懂了的表情。

對著沈虞臣就討饒道:「那個沈總啊,我不是故意發現你的秘密的……本來嘛,人都有各種各樣的愛好,我理解的。」

沈虞臣:「……」

霍曲深:「……」

聽聽,這說的是什麼鬼話?

不過霍曲深感覺看到了希望,連忙拉過顏所棲:「你來得正好,幫我勸一勸沈總。」

結果不等顏所棲回話,興緻缺缺了一晚上的沈虞臣難得主動開腔說話:「顏所棲,你怎麼在這裡?」

。 轟隆隆!

龐大的獸軀沉重下倒了下來。

葉辰這一擊可以說是傾盡一切,全力之下,五十倍極限的強化到各個方面,並且更是與欺天命人刀合一,又是啟用了殺道那僅領悟的3%,更是在殺意濃質到極限時,合力一擊而下。

巨獸雖強大,但若真的堅定拚死一擊的話,也不是什麼不能殺的。當然這要看你有沒有真正面對這絕對強大力量的底氣了。

而葉辰卻是有這樣的底氣!

呼呼!

喘著粗氣,葉辰望着倒下的巨獸,面色上沒有一絲輕鬆之色,不是說葉辰在緊張是否還會有巨獸的出現,而是想到了之前看到的那些影像。

到現在他總算是知道了那些影像中,古神族的高手對戰這些巨獸為何會如此的困難了。

原因就是,這些巨獸對於任何的能量攻擊都有種適應性,雖說第一次遭受到攻擊,會出現傷害,但想要緊接着再以這樣的方式攻擊,那他們就會完全的適應下來。

這是很恐怖的一種現象!

滴!

恭喜挑戰者完成此次考驗。

當看到這行字后,葉辰總算是鬆了一口氣!

砰的一聲,整個身軀就這麼的倒在了地上。

這一場戰鬥下來,葉辰一直都處在一種超負荷的狀態,要不是一直在用仙豆來回復巔峰,葉辰真就失敗了!

滴!

此次任務難度為最高級,發下相對應的獎勵,請挑戰者稍後!

「獎勵嗎……很期待!嘿嘿!」

葉辰看到后,一邊喘氣一邊笑着道。

驀地,視野內可見的一切,瞬間變得漆黑,如此異狀葉辰沒有什麼緊張。

之前剛進來時也是這樣,雖然不知道這是幹嘛的,但葉辰心裏卻沒有什麼危機感,所以他還是依舊躺在那裏。

「哈哈哈~小傢伙很不錯嘛!居然通過了這最難的考驗!」

很是突然的,在這個空間里,居然響起了大笑聲。

這一下葉辰是不得不驚了,身體一個激靈,頓時一個鯉魚打挺翻身起來,雙眼環視四周,眼中絲絲寒意在閃現。

「誰!誰在這裏裝神弄鬼,給小爺我出來!」葉辰高聲喝道。

「哈哈~還真是個有卻的小傢伙!」

這聲音又響了起來,隨後一道模糊的光影,陡然在葉辰的前方顯現。不過看起來這個光影像是一個人形。

「你是何人?為何出現在此?」看着出現的光影,葉辰警惕了起來。

從那道光影上,葉辰感覺不出他的深淺,所以更要警惕,未知的才是最可怕的。

「小傢伙不用緊張,我不會傷害你的。」那光影說道。

聞言,葉辰不有撇撇嘴,面色上有些不屑。

這丫的是把我當傻子了吧!你說不會傷害我就不警惕了?笑話!

「小傢伙我只是一點殘存的意識罷了,對你根本起不到絲毫的危險,而且這一次蘇醒過來后不久,我也將會消散在此,不復存在!」

說到這兒,光影的語氣不由得低沉了下來。

對他的話,葉辰可不會全信,於是葉辰便問道:「那麼你告訴我,你倒底是什麼人?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裏?還有我通過的考驗獎勵是什麼?」

「呵呵~小傢伙的問題倒是不少。」那光影笑呵呵的好像一點都沒生氣,他耐著性子換換回道:「先來回答你第一個問題,我乃是前一紀元便存在的古神族之人!」

「古神族!難道就是之前影像中的那些?」葉辰倒也是蠻意外的,沒想到這裏還能遇到古神族的存在,雖然說現在也只剩下一縷意識了,但終究還是古神族。

「沒錯,那個影像,就是我族在紀元之前,與泯滅古獸爭鬥的畫面。」

「那些巨獸叫泯滅古獸?很恐怖啊!」葉辰這會兒才知道,這些巨獸的叫法。

「是的,這些巨獸很恐怖,與你剛剛戰鬥的兩隻而言,根本是一個天一個地。」頓了下,光影又道:「與你戰鬥的兩隻泯滅古獸,都不過是真正泯滅古獸的一個小分體罷了,它們的戰力僅有真正泯滅古獸的萬分之一都不足!」

噝!

葉辰這會兒是相信他的話了,因為這樣的事情,又有什麼好欺騙的,對於之前兩隻巨獸的戰鬥力,居然自己真正泯滅古獸的萬分之一不到,這……

葉辰實在是不敢想了,越想他的頭皮就越要發麻。

「很震驚吧?是的,當時的我們也是震驚至極,當年我族達到了最強的鼎盛時期,因為太過強大,並且我族的天賦實在是恐怖,遭到了那一個紀元中所有勢力的針對,最後拚死一戰,我族所有族人盡皆隕落!」

說到最後,他的語氣便是越發的低沉,對於自己種族的滅亡,他的心裏有憤怒,也有無奈。

「那這些巨獸?」

「哎~它們……是一個紀元的禁忌!」嘆息過後,光影才說道。

「禁忌?」

葉辰一怔,他很疑惑,但聽其語氣,便是知道他不想再談這個話題了。

「好了,再來說說你的第二個問題吧!」他重新換了下心情,回答道:

「至於我怎麼會出現在這裏的,其實我就是這裏的守護者,並且也是對這裏規則的執行者。」

「這個考驗之地,在當年我族還在之時,是專門用來給我族王族的小輩歷練的,為的就是讓他們變得更強!」

「可惜……我族若是能夠低調行事,那麼未必會被滅族!」

「……」

葉辰默然,也不知道該怎麼去說了,畢竟安慰人的話,他不是很擅長。

「好了,我的時間不多,從你的身上,我感受到了我族一尊冰雪系古神的氣息,你得到了那位的傳承了吧?」那光影問道。

「是的,你說的是這個吧?」葉辰點頭,揮手間取出了那一塊殘匾。

「沒錯了,卻是是冰雪系古神安魯的氣息,當年與泯滅古獸爭戰時隕落的,最後卻是葬入了我族的祖地。」

葉辰聞言,頓感吃驚,訝然道:「難不成這整個遺跡空間,就是你古神族的祖地?」

「自然。」光影很是肯定的點點頭。

。那邊的陳杉杉聞言哼了一聲,語氣頗有幾分的不善:「你們說的鄭梅,我還經常聽我家孔坤提起過不少次,這一次還真的要看看,她到底有沒有孔坤說的那麼好看了」。

陳杉杉冷冷一笑,腦袋微微揚起,語氣之中,帶着幾分的生冷和不屑。

當初她和孔坤結婚的時……

《我的四個女神室友》第五百七十六章她們來了 如果順利,她將來還可以一統諸國,成就霸業,做天下的女皇帝!

「哈哈,沒錯!我們一舉奪得庚嵐皇朝的政權。」既然眼前這個孟慕思的目的剛好和他一致,他到是可以和她合夥,樂享其成。

至於兩個人的真假,大事成了再做分辨便是,不急於一時。

老謀深算的孟千真頓時有了決定:「暗殺的事情交給你,爹這邊的兵力只負責對付上官霆這邊的幕僚和兵將。」

「交給女兒吧,哈哈,咱們父女倆合作必定馬到成功。」真王妃覺得萬事俱備,只待時機來臨而已,便已經得意洋洋,露出猖狂的勝利笑容。

孟千真和孟慕位也跟着一起笑,在這樣寧靜的夜裏,聽起來非常慎人,恐怖極了。

起風了,吹散了笑聲,卻吹不走夜的黑暗。

孟府門前,葉月卿剛出來便不由得回頭深切地看了一眼孟府。這時恰好一陣風吹來,她頓時覺得清醒了不少。

太后和孟慕思都沒死呢,她不能坐以待斃。

這麼一想,葉月卿急忙坐上馬車,竟是直奔皇宮。

皇宮果然比早上的時候戒備森嚴了許多,葉月卿瞧著守衛宮門的羽林軍全部換上了陌生的面孔,吃驚的同時也對真王妃的話更信了幾分。

「安樂郡主,這麼晚進宮可是有緊要之事?」不出預料的,葉月卿在宮門前被羽林軍攔下盤問。

葉月卿便將前不久太后賞賜的金牌拿了出來。

有此金牌,便代表着太后親臨,羽林軍自然不敢阻攔,連忙開啟宮門,放行。

葉月卿便暢通無阻,仗着金牌在手,直奔天牢。

守護天牢的獄卒早就得了命令,假作阻撓了一番,便放行,帶着葉月卿直奔關押上官霆和孟慕思的牢房。

葉月卿連連咂舌,這是天牢,還是兔子窩啊!

「繼續帶路吧。」葉月卿面露不耐煩之色。

獄卒便麻溜沉默,再不敢多言。

獄卒湊上去在守門人的耳邊嘀咕了兩句,守門人便點了點頭,打開門上的大鎖,讓葉月卿一個人進去。

葉月卿心中疑惑,可轉眼一想這是她做賊心虛呢。她又沒有暴露,怕啥,誰能害她不成。

於是,她便沉了沉氣,邁著蓮步走了進去。

這一進去,葉月卿眼前頓時一亮。

而躺在上面的人,卻是讓她恨得咬牙切齒的孟慕思。

床邊,守護著孟慕思的那個修長的背影,正是她最愛的男人――上官霆。

「表哥……」葉月卿柔聲喊著,眼中含着淚,一副我見猶憐的模樣朝着上官霆奔過去。

上官霆正抓着孟慕思的手在他的臉上摩挲,陷入兩人的回憶中,乍聽到這聲,臉色頓時變得鐵青。

可隨後,他便放鬆了表情,故作驚訝地轉過頭來:「月卿,你怎麼來了呢?」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