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墨錦安惱怒的沖了上去,一把揪住了他的衣領:

2022 年 4 月 2 日

「墨錦城,你別在這裏裝傻充愣了。你把顧兮兮帶到這裏來了對不對,你說,你對她做了什麼?」

墨錦城看到墨錦安那暴躁如雷的樣子,冷笑:

「你覺得我能把她怎麼樣?」

「你還敢狡辯?你真當我墨錦安是傻子?剛才在車裏……我全部都已經看到了。墨錦城,我警告你,你要是敢強迫她,我永遠都不會原諒你!」

墨錦城冷笑了一聲。

誰不知道墨家二少是鼎鼎有名的大狀啊!

戴上一副眼鏡,就是一副文質彬彬的樣子。

冷靜睿智,性格溫和就是刻在他身上的標籤。

可每一次,只要一碰到顧兮兮的事情,他就很容易情緒失控。

「都看到了啊?」墨錦城故意笑的意味深長。

隨即,低頭掃了自己的身體一眼:

「那就不好意思了,你們來晚了。」

你們來晚了!

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墨錦安跟安如初的注意力順着墨錦城的目光,挪到了他的身上。

剛才因為情緒激動,所以沒有太在意。

如今仔細一看,問題就出來了。

墨錦城頭髮半濕,全身上下只裹着一件浴袍。

薄唇溫潤,甚至脖間還能依稀看到一點紅色的痕迹。

安如初不是未經人事,一眼就能夠看出來,那是女人留下來的吻痕!

再加上墨錦城這滿臉饜足的表情,一看就是剛剛已經辦完事了!

「錦城哥哥,你該不會真的跟顧兮兮……你怎麼可以!」

安如初腦袋裏面嗡的一炸,差點沒站穩。

墨錦安瞳孔地震,衝上去揪住墨錦城的衣襟幾步將他逼到了牆上:

「墨錦城,你明明就知道我才是兩個孩子的父親,你怎麼敢!」

墨錦城嘴角勾起冰冷的弧度:

「那又如何?反正該做的,不該做的都已經做了。」

這……是直接承認了?

承認了剛才他跟顧兮兮已經發生了親密關係了?

「該死的!」

墨錦安怒罵了一聲。

拳頭高高揚起。

「來啊,動手啊!」墨錦城冷笑着刺激他。

墨錦安拳頭僵在半空中,不停輕顫著。

很明顯,是費了天大的力氣才隱忍住沒有落在墨錦城的臉上。

「該死的,墨錦城你該死!」

憤怒的咆哮了一聲,墨錦安一把甩開他,轉身飛快的朝着二樓衝過去。

不管怎麼樣。

不管顧兮兮是不是真的已經跟墨錦城有了親密關係,現在,將她帶離這個地方才是最重要的。

因為,他相信顧兮兮的人品。

既然她接納了自己當兩個孩子的父親,就不會輕易做出這種越軌的舉動。

她一定是被墨錦城強迫的。

這個時候,她應該很害怕才對!

「墨錦安!」

墨錦城第一時間發現了墨錦安的企圖。

他臉色一變,拔腿就追。

剛才他跟顧兮兮兩個人乾柴烈火,早已經是坦誠相對,只剩下最後一步了。

現在的顧兮兮,身上可能什麼都沒有。

如果墨錦安這個時候闖進去的話,什麼都會被看光的!

只不過,墨錦城才剛剛邁開步子,手臂就被人一把拉住了。

他回頭,就看到安如初眼眶通紅,委屈可憐的拉住他:

「錦城哥哥,你告訴我,這一切都不是真的對不對?你沒有跟顧兮兮那個……你們是清白的,對不對?」

墨錦城的眸子突然冷了下來。

他冷漠的將手臂抽了回來:

「真的假的,跟你有關係嗎?」

「為什麼會跟我沒關係?錦城哥哥,我愛你呀!從見你的第一面開始,我就認定你了……」

「認定我?所以跟別的男人生孩子就是你愛上我的方式?」

「我……」

安如初臉色瞬間蒼白一片。

她連忙解釋:

「錦城哥哥,我知道只要是個男人就無法接受那件事,但是我只是因為太愛你,所以才會那樣做的!」

。 洞察之眼。

咿!

秦夫人忠誠度高達70%以上,出乎意料啊!

可以放心大膽使用。

「好了,秦夫人去安排吧!朕讓人準備下你的辦公地方,你來后可以使用。」

胡亥道。

「謝陛下厚愛!」

秦夫人道。

十多天後。

「陛下,狄仁傑回來了。」

親衛道。

哦!

懷英回來了!

速度好快啊!

「快請狄仁傑大人進來。」

胡亥道。

「遵旨!」

親衛道。

胡亥親自泡了一壺茶放好,想了下,又取出一支紅酒出來,放在二隻杯子旁邊。

丫的!

好長時間沒見狄仁傑了,心中很是思念。

他可是一代女皇時期的宰相,另一個位面上,歷史上留下重重的一筆。

狄仁傑擅長斷案,出任刑部尚書,是最佳人選,可是胡亥身邊缺人才啊!

御史閣必須建起來。

監察、彈劾百官的事,不能視而不見,要對百官有威懾力,讓百官好好乾活。

一旦出問題,必須嚴懲不貸,不能妥協,越到後面越麻煩,整頓起來更困難。

「微臣見過陛下!」

進來后狄仁傑恭敬行禮道。

「懷英,辛苦了!快入坐,朕有事與你商量。」

胡亥道。

「謝陛下!」

「懷英,喝口茶,解下渴!想喝酒也行,這裡有紅酒,若是不習慣,朕拿出白酒出來。」

胡亥道。

「陛下,微臣喝點茶水就行,那個紅酒微臣喝不習慣。」

狄仁傑道。

「好!那就喝茅台吧!」

胡亥笑著道。

「多謝!」

「懷英,箕關情況怎樣,高順旗下大軍準備得如何,什麼時候能出兵河內?」

胡亥道。

「陛下,高順將軍旗下,目前有可抽調之兵近5萬步騎,隨時可以出兵。

盤鋸在河內的是反王司馬卬,據調查,司馬卬擁有叛軍士兵有20萬以上。

不過,司馬卬旗下20多萬兵馬,分佈在各個地方,身邊只有10萬左右。」

狄仁傑道。

胡亥走到地圖前,細細察看起來。

「懷英,在不有大的損失前提下,高順將軍能順利收復河內地區嗎?」

胡亥道。

「陛下,論戰力,絕對是高順將軍旗下兵馬強悍,特別是那個陷陣營士兵,

戰鬥力是普通士兵的好幾倍。算是秦軍中最強大的重步兵,若是出兵速度快,

讓司馬卬無法抽調更多的兵馬,可以順利拿下河內。就怕司馬卬把各地兵馬抽調,

集中起來,那就要與司馬卬硬碰硬了。在那種情況下,秦軍傷亡會增加。」

狄仁傑道。

「懷英,天氣越來越好,朕必須趁此機會平判,儘快恢復帝國經濟秩序。

再耽擱的話,叛軍也會很強。不能給叛軍有時間訓練、整頓兵馬的機會。」

胡亥道。

「陛下,現在高順將軍也在準備糧草補給,一旦糧草準備好,隨時可以出兵河內。」

狄仁傑道。

「懷英,高順那裡四輪馬車到位了嗎?」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