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怎麼知道。」話筒中的柳言語氣不善,「反正你就趕快,別讓我發火,你知道的我發火的後果是很嚴重的。」

2022 年 4 月 1 日

霎時間,趙信的腦海中就縈繞出柳言發怒的神態。

本來還不太清醒的他頓時就醒了。

「姐姐息怒,小弟這就洗漱。」

將電話掛斷,趙信就匆匆跑到洗手間。

殷九很貼心的給他準備好了全新的洗漱用品,簡單的洗漱一番,趙信就拽著衣服往外跑。

「趙老弟,這麼早就醒了。」

當趙信下樓的時候殷九已經抱著暖寶寶坐在藤椅上品茶。

「你醒的不是更早。」趙信笑道。

「歲數大了,覺少。」殷九笑吟吟的給趙信倒了一杯茶,「來嘗嘗,特供的大紅袍,很不錯的。」

「好茶好茶。」

趙信端著茶杯一飲而盡。

「我還有急事兒,得先走了啊。譚晶幫我照顧好,別讓她出什麼意外。」

「放心吧。」殷九樂呵呵道。

睡眠不足趙信也不敢疲勞駕駛,就拽了個殷九的手下送他去醫院。

中途,柳言又打了電話催促。

趙信是緊趕慢趕,等他到中心醫院的時候也已經九點。

當他下車之後,就看到穿著便裝的夏海棠,俏生生的站在醫院門前握著小手左右眺望。

「夏海棠。」

朝著夏海棠揮了揮手,夏海棠循聲轉過頭眼中流露出驚喜跑了上來。

「趙信,你來了。」

「你今天不上班啊。」

趙信上下打量了她一眼,認識這麼久他還是頭一回看到夏海棠便裝的樣子。

黑色牛仔褲,白襯衫。

蓬鬆的辮子搭在肩膀上,白皙的脖頸佩戴了一條銀色項鏈。

倒是有點鄰家小姐姐的感覺。

「這段時間的患者不是特別多,就請假了。」夏海棠目光柔和的笑了一下。

「這還少?」趙信瞄了一眼中心醫院穿梭的人流,怕是也就火車春運能勝過幾分,她竟然還說患者少。

「已經算少的了。」夏海棠點頭道。

由此可見,現如今人的身體素質到底多差。

年輕的時候拼死拼活的工作,到頭來又全都交給了醫院。也不知道武道的出現能不能改變現狀,儘管不能人人步入武道,稍微吸收點靈氣強身健體也是好的啊。

「我姐說你找我。」趙通道。

「對。」

莫名的,夏海棠的臉蛋上縈繞出些許的局促。

小手捏著白襯衫,抿著嘴唇。

趙信倒是被這一幕弄的愣住,歪著頭看了她許久。

「你找我幹嘛?」

「千萬別跟我說想請我吃飯,跟我約會,這種事情你是得預約的。當然,要是你花錢,我可以讓你插個隊。」趙信咧嘴笑道。

「你能不能正經點呀。」夏海棠嗔怪道,「我有事想要拜託你。」

「什麼事兒?」趙信挑眉。

夏海棠好似很是不安的舔了下嘴唇道,「我想麻煩你給我的長輩看病。」

「哈?!」

趙信聽的一愣,伸著脖子將腦袋探了出去,伸手指著自己的胸口。

「我?給你的長輩看病?」

什麼鬼?!

趙信雙手攤開一臉驚愕。

有沒有搞錯,夏海棠她自己就是個醫生,她接觸的也都是醫護人員。

讓趙信給她的長輩看病。

「這也沒發燒啊,怎麼大早上起來就開始說胡話了?」趙信伸手摸了下夏海棠的額頭,「你昨天蹦迪喝假酒了?」

「我知道這話從我嘴裡說出來是有些讓人費解啦。」

夏海棠舔了下嘴唇,又取出手機將偷拍趙信的照片點開,「你不是說這上面的人是你嘛?」

「是我。」趙信點頭。

「那你就是那個神醫沒錯吧。」夏海棠握著手機,眼神中有些期待,「會歸陽二十七的神醫,對么?」

「嗷,我知道了。」

趙信還覺得這個被偷拍的照片,背景有些熟悉。

歸陽二十七。

不就是他當時救上官千初長輩時用的針法。

「我確實會。」趙信點頭承認。

「那你幫幫忙,好嘛?」

歸陽二十七,是已經在中醫針灸中失傳了幾百年的手法。古書中的記載也就是對針法的介紹,可是並沒有行針的具體方式。

趙信能夠掌握歸陽二十七,說不定對她的長輩也有用。

看到夏海棠懇切的眼神,趙信輕輕聳肩。

「可以是可以,就是歸陽二十七不是對任何人都適用的。」

「這點我知道。」夏海棠用力的點頭,「具體能不能用,還是要去看看才行嘛。就算用不了,你應該也還會其他的吧。」

「會是會,但是醜話說前面,要給錢的。」趙通道。

「這是應該的呀。」夏海棠一臉的理所當然道,「你放心,我不會讓你白忙活的。」

「行,那就走吧。」

這段時間公司的主要積極來源酒吧處在停業當中,裴世那小子也不聯繫他。

趙信只能開闢點副業出來了。

給夏海棠的長輩治病,積德行善,又有收入,何樂而不為。

夏海棠親自開車。

坐在副駕駛的趙信可謂是提心弔膽。

實在是網上把女司機刻畫的太傳奇了,只有想不到,沒有她們做不到啊。

為了自己的這條小命,趙信一上車就屏住呼吸,心中祈禱著能夠活著到達目的地。

好在夏海棠開車比較穩。

趙信觀察了十幾分鐘后,就安下心取出手機,本想著是去看看能不能撿個漏,他卻發現有條好友申請。

將申請列表點開。

茅山老道請求添加您為好友。 帝國大廈頂部濃煙密佈,滾滾灰煙長驅而上。

大廈周圍警笛聲不斷,大量警察疏散人群。

周邊更是出動三十多輛消防車,上百位消防員正在趕來。

周圍的民眾看着滾滾濃煙,心中惶恐不安。

這場大火實在太嚴重了!

「啊!」一聲驚呼,突然天花板燃燒着砸下,沖在最前面的楊強被壓在下面。

周圍的消防員急忙伸出援手。

李森目眥欲裂,樓頂上噴灑下的水花如薄薄的細雨,無力的驅散着火焰。

「堅持住!」

「楊強!!」

蘇晨衝上樓便看到,幾名消防員在拉着楊強。

一隻強有力的手伸了過去,一把將楊強拉了出來。

楊強看了眼蘇晨喃喃道:「多謝。」

蘇晨輕點了下頭。

天花板並不重,就算他不出手,楊強也能逃出來。

他只不過加快了這一過程。

「快點!樓上的火勢更大了!」

「沖!」

「能救一個是一個!」

三位消防隊長沖在最前面,眼中全是急切。

大火更盛,帝國大廈頂部完全燒着,更是以極快的速度向下蔓延著。

滾滾毒煙如冰冷的彎刀帶走生命。

眾人向上沖著,突然看到面前不遠處瀰漫的大火,封死了樓道,臉色頓時大變。

「不好!樓梯口被封死了!」

「上面的人多半是跑不出來了!」

三位消防隊長面色難看至極。

直播間也被那浩大的火勢嚇到。

大火籠罩了樓道口,如同一道無縫隙的火門。

「這可怎麼辦?」

「這樣的話,上面的人不都救不出來了嗎?」

「太危險了吧!」

百萬在線數的直播間討論起來。

面對如此恐怖、浩大的火門,怎麼救人?

楊強看着面前的火門,義無反顧的沖了進去。

「哎!」

「楊強!」

眾消防員一眾驚呼。

下一刻,楊強的身影便消失在了火門之中。

「可惡!」三名消防隊長同時咬牙。

「跟上!」

如此大火會有許多人喪命,但是他們是消防員,即使人還有一口氣,也應該救出來!

蘇晨跟着消防員沖了上去。

熊熊燃燒的火焰掃過橙紅色的消防服,獵獵作響。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