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不其然,他們剛剛落座,一個金髮碧眼的帥哥就走了過來,行了個紳士禮說:「美麗的女士,我能邀請你一起喝一杯咖啡嗎?」

2022 年 3 月 30 日

美女太多了,以至於余佳佳等人不知道這個白人帥哥到底喊得誰。

而且,他們也沒興趣成為這些老外的「獵物」。

在華夏的頂層名媛富豪圈裡,其是白人也不一定很受待見。

「原諒我表達的不夠清楚,我邀請的,是你們四位全部。「

金髮帥哥露出一個確實挺帥的笑容,自信的用蹩腳的中文補充道。

謝薰兒放下剛剛拿到嘴邊的咖啡,不屑的說:「沒興趣。」

夏雪的性格只比謝薰兒稍微好一點點,她也跟著說:「沒興趣。」

至於余佳佳和朴錦雲就稍微含蓄點,只是微笑著搖了搖頭。

金髮男有些意外,以他的經驗來說,華夏女人是完全抵擋不住自己顏值的誘惑的。

可以這麼說,被拒絕邀請,這是他生命中的第一次。

他有些是失望的回了座位,轉而開始打量起了葉長生。

「斯坦,你的帥氣在華夏女人面前不過用了啊。還比不過一個弱不禁風的華夏男人。」

男人嘛,最不缺的就是互相口嗨互相損。

坐在金髮男面前的人可能有點亞洲人血脈,他的頭髮是黑色的,要不是有一雙藍色的眼睛,很有可能單眼皮的他會被認為是一個華夏人或者棒子國人。

「木山,你懂什麼,這些華夏女人沒眼光而已。「

坐在斯坦身邊的那個黑人老哥伸手劃了一下,用肢體配合自己的語言。

坐在角落的大衛和坐在外面的斯坦沒有說話,前者是因為這件事對他而言沒有開口的必要。

而後者,還在想著為什麼會被拒絕。

他驕傲的自尊心,不允許自己被拒絕。

「愚蠢的華夏女人,當她們知道我的身份時,會後悔自己拒絕了我的邀請。」

想了好久,斯坦還是沒想明白自己為什麼被拒絕,最後只能歸咎於對方不知道自己的身份。。 霍曲深是真的有點懷疑人生,顏所棲是個鬼嗎?

剛剛他還以為顏所棲是偽學霸呢,現在告訴他,人家不但是學霸,還是全才,在玩的方面,也是非常的好。

甚至是最最牛,逼的那一卦的?

霍曲深感覺自己被狠狠地打死在沙灘,顏所棲真的……太牛了吧!

他有點感嘆。

活該顏所棲會跟沈爺在一起哦。

沈爺有洛克集團很有錢,顏所棲很有才,都是頂端的人兒,真是絕配。

不過霍曲深是深深的被打擊了,當初顏所棲說自己會開車,秀了一把也是厲害的,但是沒想到會這麼的厲害。

簡直讓他無地自容了。

霍曲深甚至都在哀嘆自己是個廢物。

如果步淮知道霍曲深的想法,一定會微笑,張開手,對霍曲深說:來,抱一個,歡迎加入廢物行列,因為我已經提前廢物了。

當初,步淮在X國曼城得知顏所棲就是半金先生,打擊是真的非常的大!

葉瑾道:「小棲的優秀,是你比不了的,你驚訝也是很正常的。」

霍曲深:「??」

「喂,不用看不起學廢吧。」

葉瑾一愣,哎,自己女兒太厲害了,她當老媽的有點飄。

「我肯定沒有看不起霍總,只是說一個事實而已。」

霍曲深:「……」

這個事實,讓他不想面對!

葉瑾道:「我是想跟你們綜藝合作拍攝最後一期節目,前半程,小棲和藝人一起完成原本的錄製考駕照,當然,小棲是一定能考過的。」

「考過之後,你告訴他們,去帝京西郊布萊賽車場,給他們一個大大驚喜。」

「因為到時候,賽車場匯聚全世界的頂尖賽車手,和賽事主持人,以及最狂熱的賽車迷,等小棲會一上場,秒殺所有人。」

「對了,你們節目組曾俊導演一看就不是能瞞住事兒的人,你不能提前告訴他。等節目錄製完,轉移節目組的人馬到布萊賽車場,就靠霍總你了。」

霍曲深忽然感覺到事情重大,但是聽了葉瑾的話,已經開始期待了:「我一定完成任務,到時候就說是節目組慶功宴,把大家都騙到賽車場去!」

蘇蔓略微思索了一下,看着葉瑾:「應該瞞不過小棲,人員調動太過誇張了,不可控的因素太多,小棲不用打聽,可能就會知道。」

葉瑾笑了,整個人非常的淡定:「你說,如果我把計劃告訴了沈虞臣呢?」

蘇蔓驚了。

整個帝京,沈虞臣隻手遮天,那當然是沒問題了。

「你怎麼想到的?沈總答應了?」蘇蔓感覺葉瑾這性格,應該不會求人的。

「到一個陌生的地盤,怎麼着也得打點地頭蛇。」葉瑾笑道:「至於為什麼答應,因為我跟沈虞臣的目的一致,他也期待小棲更好不是么?」

蘇蔓感覺到假席拉的強大,因為單單組織這一切,就需要強悍的人手和執行力,不然根本做不到。

真是……厲害啊。

而且,還有她對小棲的善意!

「不錯,只要小棲好,我沒有任何意見的。」

葉瑾笑:「當然,一切都要為了她好。」

蘇蔓看了看時間,「小棲也快來公司了,霍總,這件事你很關鍵,等會不要說漏嘴,也不要有任何反常的舉動,知道嗎?」

霍曲深興奮點頭:「放心吧,我不會掉鏈子的!」

蘇蔓:「……這次不相信你也沒辦法了。」

霍曲深傲嬌的表示:「我說到做到!」

葉瑾就超級開心,今天來看女兒的,好期待。

很快外面有聲音了,聽起來很熱鬧。

霍曲深開了這麼久的會,當即就衝出去,接着傳來他很驚訝的聲音:「誒,舒安伯母,你這麼來了?」

葉瑾一聽到「舒安伯母」,就預感是雲舒安這個傻白甜。

接着,就真的聽到她慣有的語氣:「霍家小子真可愛,來,我給你帶吃的了。」

葉瑾:「!!」

。 「宿哥~」

見「江宿」遲遲不回應,肖航等不及了,聲音顫抖地提醒。

看得出,這小子快憋急眼了。

江薇於心不忍地往前挪了兩步,又猶豫著退回來,「我實在是……」

「要不……再等等吧。」江薇一張苦瓜臉。她的臉頰發燙,眼睛都不敢看肖航,實在是過不了心裡這一關。

肖航:……

「哥,人有三急。等什麼啊。」

肖航說著,已經差不多放棄了尋求江宿(薇)的幫助,一隻手扶著牆壁,試圖自己站起來……

江薇嘆了口氣——是啊,等什麼呢,就算江宿來了又能怎樣,現在是男兒身的人是她……

「走吧。」

江薇認命,上前扶住肖航。

然而,即便做了很強的心理預設,但當江薇真的陪肖航走進男廁所時,看到一排排小便池,心中還是一片兵荒馬亂。

好在這個時間裡,廁所里沒別人,空氣中充滿消毒水的味道。

江薇像塊木頭疙瘩一樣在旁邊杵著,低頭眼觀鼻,鼻觀心,心觀腳尖。

非禮勿視。

肖航單腳站著,身體微微傾靠在江宿(薇)身上,解開褲子,沖向小便池。

當聽到聲音的時候,江薇的一張老臉頓時紅成了猴屁股。

解決完,肖航抖了兩下,提上褲子。

江薇有片刻的恍惚——他剛才好像也沒用衛生紙擦擦?

……

不多時,江宿和顧芮芮來了。

跟在他們後面的,是學校老師和肖航的家長。

大人們都來了,他們也就沒什麼事了。

和長輩們禮貌的打過招呼后,江宿、江薇和顧芮芮三人便打車回家。

三人在公交車站分別。兄妹倆坐上回家的公交車。

直到此刻,江薇才能長長的吐出一口氣,忍不住地抱怨:「本來計劃的挺好,可全泡湯了。」

江宿卻跟她的感受大相徑庭。

「我覺得挺好啊。」

江宿靠著車窗,心裡美滋滋的,吃了烤肉,還跟芮芮發生了親密接觸~

江薇狐疑地瞟了他一眼:「你用我的身體幹什麼了?從剛才在醫院裡,我就感覺你怪怪的,你美什麼呢?」

江宿挑了挑眉:「放心吧,絕對沒敗壞你的形象。倒是你,這張臉皺巴的跟猴兒似的。」

江薇瞪了他一眼。

心裡想著肖航說的那番話……

「我問你,之前你用我的身體的時候,你和肖航是不是發生過什麼衝突啊?」

江薇的眼神閃爍,語氣有些異樣。

江宿敏銳的察覺到這些,坐直了身體:「怎麼?今天肖航跟你說什麼了?」

江薇嘟囔:「咱們以前都說好的,互換日一定要把經歷的事全都記錄下來。可你就堅持記錄了兩三個互換日,你就不記了。」

「你後來不也沒記嗎?」

「那還不是因為你先不記了、我才不記的。」

江宿沒接話,倆人都片刻的沉默。

江薇抿了抿唇,心事重重地幽然說道:「你說,咱們什麼時候才能不互換啊……」

隨後,又像自言自語般嘟囔了一句,「我什麼時候會走呢?」

江宿看向窗外,夜幕已然降臨。他們上車之前,家裡還打來電話問他們為什麼還沒回家。

公交車上人不多,後排更是只有兄妹兩個人。

氣氛有些多愁善感。

江宿心裡猜的八九不離十——今天江薇用他的身體和肖航單獨相處的時候,一定從肖航的嘴裡聽到了什麼信息。

「江宿,要不咱們再約高綺文他們姐弟倆出來一次?咱們再見一次面,說不定還能把帕索里的遠程系統召喚出來?」

你就這麼想走?

江宿看著江薇那雙揉雜著多種情緒的眼睛,很想質問她一句,但最終還是忍住了。

他能感覺出,她現在情緒很不好。

「行。等明天咱們在群里說一聲。」江宿回應。

「嗯。」

兄妹倆再一次陷入沉默。

江薇把頭轉向一邊,心事重重。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