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無限進行分析丹方,給予徐真最佳的煉製步驟和火候控制,再加上徐真強大的神靈力,煉製丹藥可謂是信手拈來。

2022 年 3 月 30 日

八十種丹藥,陰陽參半,在陰陽二氣中,自行融化凝形,速度之快,徐真甚至不覺得自己是在煉製宗師級別的丹藥。

不多就,有葯香四溢,徐真當即將獸丹放入其中。陰陽藥力,一遇那獸丹之力,當即將其包裹起來。

也是在這時,徐真便感受到天地之間濃郁的生機之力,正被丹藥吸引而來,鑽入陰陽造化爐中,融入丹丸之內。

時間悄然無聲。

天地間的變化,不可能不被他人察覺。當眾人覺察異樣來自徐真所在的房間時,剛一探頭一看,就看見楚鈺和徐曼容站立在門前左右。

看着這兩個狠人,這些人雖然心中好奇,卻也是不敢託大,悄悄地收回了好奇的眼神,將房門緊閉起來。

徐真的神靈力不斷控制着爐內火候,漸漸地,丹丸已經開始成型,足有五顆成丹,質地也是十分不錯。

但徐真並未放鬆下來,他知道煉製宗師級別的丹藥最重要的一環還沒有到來,時刻準備着迎接丹劫。

又過了片刻。

一股熾熱的躁動之力忽然挑釁著徐真的神經,他能夠清楚地感受到這股力量的來源,望着腳下的地板,徐真深吸一口氣,神靈力化成保護膜一樣依附在五顆成丹之上。

隨後,突兀地,地板轟然破開,一道道黑色的火焰,從一樓之下的地底衝上徐真所在的二樓房間。

地火。

丹劫有兩種:一為天雷劫,二為地火劫。

這兩種丹劫沒有強弱之分,隨機觸發。

地火爆發,幾乎瞬間就將凌波酒樓部分房間吞噬在火光之中。

這地火絕不僅僅只是淬鍊丹藥,更是淬鍊肉身,磨練靈氣的絕佳之火。

所以在地火出現的瞬間,整個凌波酒樓的住客都殺紛紛跑出房間,沖向一樓地火來源之地。

徐真那邊是在煉製宗師丹藥,眾人不用去猜,也明白徐真肯定是在煉製生生玄聖丹。

而這地火,就是徐真丹成之際,引動的地火丹劫。

“徐姑娘,楚公子,這地火我等是否可以收取一些?”

徐曼容對於這些人之前的冷漠,心中還有不滿,一聽對方現在還想從徐真的身上撈好處,頓時面色一冷,閃身落在地火之地。

“你們誰也不能碰。”

“徐姑娘,這丹劫地火若是我等將其收取,也是間接地幫助徐真抵擋丹劫,這是好事啊!”

徐曼容冷冽目光猛然望向那人。

“你可以試試。”

那人就低下頭,悄悄退入人群之中。

東方境等人望向徐真所在的房間。

“此人真是高深莫測,既然能夠在如此之短的時間煉製出來宗師級別的丹藥。如果他能加入我聖殿,聖殿何愁未來不榮光?”

越輕微感嘆道。

東方境卻是暗嘆一聲:”此人不會受他人制約的,這等丹道境界,即便是在聖殿,恐怕也唯有殿主能夠與之相較。”

“主事,我真的很難受啊!人家年紀輕輕為什麼就那麼厲害呢?我這浸淫丹道數百年,也不敢說幾個時辰就能煉製出一顆宗師級別的丹藥出來啊。”

“這就是命數!我們究其一生達到的終點,或許不過是人家的七點而已。做好自己吧!”

徐真輕吐一口氣,還以為這丹劫地火會有多麼強大,沒想到如此輕易地就被自己掌控。

望着腳下的廳中,地火湧出的源頭,徐真彷彿一直吞水蛟龍一樣,張口一吸,那些地火就被徐真吞入腹中,被其送入華夏之中。

畢竟,這地火的用處不小,用來給妹子軍團等人淬鍊肉身磨練靈氣再適合不過。

陰陽造化爐中,五顆成丹徹底成形,每一顆丹丸之上都有八十一道丹紋,每一條丹紋之中都蘊含着極為磅礴的生機之力。

這生生玄聖丹說是一顆可以增加二十年壽元,但徐真覺得自己煉製出來的這幾枚恐怕不止增加二十年。

隨着一縷丹香飄散,爐頂自動掀飛,五顆丹丸懸浮在徐真的面前,被其一把抓在手中。

“恭喜徐丹宗煉製出宗師級別丹藥。”

丹宗,便是丹道宗師的簡稱。

徐真望向含笑殷勤的東方境等人,也是報以微笑,拱手道:”諸位丹宗客氣了,徐某也是僥倖,正好曾經收集了一些靈藥,沒想到竟湊齊了此丹所需,天時地利,湊巧罷了。”

“徐公子···”

“徐公子,請救救老夫!”

突兀地一道沙啞的老者聲音,從大廳之中傳到徐真耳畔。

徐真收起陰陽造化爐,緩緩從地火衝破之地,落在了大廳。

那老者一見徐真露出真身,連忙扒開人群,跪在徐真身前:”徐公子,老夫壽元已盡,但我只差一步便可突破戰靈。老夫能夠找到的增加壽元的丹藥,已經吃了不少,再也沒有任何作用。請徐公子行行好,能不能賣一粒手中丹藥給老夫···”

徐真看着老者,雙指一抬,老者便站起身來:”雖然我讓有些人下跪,但我不喜歡動不動就對別人下跪的人。你想要徐某手中的丹藥,你怎麼知道徐某手中的丹藥就是增加壽元的?”

老者望着徐真噙著笑意的神情,祈求的眼神微微閃動起來:”不瞞公子,老夫這十幾年吃了不下千種壽元丹藥,但真正能夠為老夫續命的也只有寥寥幾種。因此對於壽元靈丹的氣息,我這鼻子清楚的很,我能夠聞見生機的味道。”

“呵呵!真是病久成醫啊!葯吃多了,只需一聞你都分辨什麼丹藥出來。也罷!我成功煉製了幾枚成丹,心情不錯。我可以給你一枚,不過你要用什麼東西和我交換?”

徐真說完,不忘補上一句:”你知道的,靈石我並不缺。”

老者一愣。

“公子,您不要靈石,那老朽該拿什麼來跟你交換?”

徐真想了想。

“我只是有一種獵奇的心態,我沒見過的,不曾擁有過的,或許都可以。”

徐真一語點醒夢中人。

老者想了想,忽然拿出一張破舊的羊皮紙出來,遞給徐真:”徐公子,這張圖乃是從我祖上流傳下來的,據說隱藏着一個驚天的大秘密。但是老朽老了,已經沒有探索未知的慾望了。公子若是感興趣,老朽能否以此圖換取一顆生生玄聖丹?”

徐真接過羊皮紙,大致看了一眼,只看見上面刻畫着一些古怪的紋理和他不認識的文字。

【系統提示:宿主獲取古老的蠻荒秘圖碎片之一,開啟無限SSS任務”蠻荒神廟”。請宿主擁有足夠的實力之後前往蠻荒大陸,尋找失落的蠻荒神廟。”

徐真微微一愣,看着手中的破舊羊皮紙,沒想到竟然會給自己頒佈一個三S任務。

“還好沒有期限。”

徐真鬆了口氣,將羊皮紙收入無限空間之中,屈指一彈,丹藥便落在老者的手中。

“雖然不清楚這是什麼東西,但是我沒見過,所以你可以換取一顆生生玄聖丹。”

老者捏著其上佈滿八十一道丹紋的丹藥,迫不及待地塞入口中。

這丹藥一入口,立即自動融化。

隨後,老者竟是突然一聲驚叫出口,讓眾人的目光直接鎖在他的身上。

。 殺戮之都。

地獄路。

唐三藉助藍銀草,把自己整個人高高吊起,隨後就像盪鞦韆一樣,將自己整個人甩出。在空中接連翻了幾十個跟斗之後。

終於竄出了遠在頂部的出口!

這一回,由於雲川和胡列娜兩人前方通關,把蝙蝠幹掉,蛇打包帶走的關係,後面趕上的唐三,就撿了個便宜。經歷的考驗比原著中輕鬆太多了。

從而導致他即便沒有另一個人配合,也完成了通關地獄路。

值得一提的是,這一世的唐三由於雲川摻合進來,所以並沒有從冰火兩儀眼得到眾多仙草,也就自然沒有了能夠把劇毒放大千萬倍的血色天鵝吻,所以釋放毒素,毀滅殺戮之都就成了無稽之談。

他只能老老實實的通關,並沒有能力搞些其他的小動作。

而沒有唐三的摻和,如果不出意外的話,被九頭蝙蝠王附身變成殺戮之王的唐晨,這輩子都只能渾渾噩噩的待在殺戮之都裏面,直至壽命耗盡老死或者重傷複發死去……

但偏偏,這時候千道流前往海神島提親,並且還成功了。

彷彿冥冥中有所感應一樣。

一股巨大的憋屈感湧上心頭,原本正渾渾噩噩的唐晨,眼神短暫的恢復清明。甚至不由自主的狂吼了一聲:「西西!」

一些實力高強的強者,有時候對於某些事情會有種神奇的感應,比如摯愛或者親朋,反正就是重要的人出了什麼事。都會有所感應!

這就是所謂的強者直覺。

而唐晨的直覺感應到波賽西一定是出了什麼事之後,頓時就讓他那被瘋狂充斥的大腦恢復了理智。

當然他的理智只是暫時的恢復。那股冥冥中彷彿要被綠的感覺,硬生生的把寄生的九頭蝙蝠王意識壓制了下去,讓唐晨的意志重新奪取了主動權。

然後在這股意志的驅使下。

殺戮之王…離開了殺戮之都!

只是離開殺戮之都不久,原本被壓下的九頭蝙蝠王意識又重新涌了上來,開始和他爭奪身體控制權。導致本想直奔大海的唐晨,因為兩個意識的爭鬥,再度陷入了混亂!

去往大海的時間無限延期……

………

海神島。

第二天。

雲川早早的就起床了。

自從來到海神島之後,因為一直忙着幫千道流籌備婚禮事宜,他都沒有空餘時間好好的瀏覽一番海神島的風景。

昨天總算把老頭子的事情都搞定,婚也結成了。現在他也空閑了下來,反正餘下的事情也不用他操心了。

只是走着走着,恰好來到海灘邊的雲川,卻看到了正在沙灘邊看日出的一道身影。

那道身影不是別人,正是昨天的新郎官千道流。

而從他身上沾染的露珠就可以看出,千道流恐怕在這裏站了一整夜了。

雲川臉上露出匪夷所思的表情。

「這啥情況?」

「老頭在這裏站了一夜???」

「大婚當晚,洞房花燭夜唉!」

「莫非他因為太激動,所以草草了事?自覺沒面子,所以就逃了??」

「不會這麼虛吧?好歹也是神哎!」

雲川心中浮現諸多猜測。但最終還是決定問一問當事人。

於是走到他近前,發現此時的千道流正目視遠方,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看這副樣子,貌似也不是那方面的原因。那麼究竟是咋回事兒呢?」雲川頓時有些摸不著頭腦了。

而看到他陷入自己的世界中並沒有理會自己的樣子,雲川索性直接開口道:「爺爺,你怎麼站在這裏啊?」

千道流這才如夢初醒,扭頭看了他一眼道:「…是你小子啊。」

「爺爺,昨晚可是你的洞房花燭夜,你該不會就這樣在這裏站了一晚上吧?沒有那個?」雲川說着,臉上露出男人都懂的表情。只可意會不可言傳。

「……」千道流搖了搖頭,並沒有說話。

「呃,該不會是您年紀大了,所以……要不我給您找點壯陽的仙草?」雲川頓時露出一副不知道該說什麼好的表情,隨即好心道:「雖然第一晚的體驗不太好,可能給女方留下不好的印象。但是我覺得你後續補救一下,展現一下自己的強硬與持久,應該還是可以挽回一點在女方心目中的印象分的。」

誰知千道流一聽這話,頓時臉一黑,沒好氣的說道:「去你的,你爺爺我身體好得很!」作為一個男人被質疑那方面的能力,他自然是不能不做回應。

「那您怎麼在這裏站了一晚上?」

雲川好奇的問道:「多年夙願一朝完成。按理來說昨天晚上,你應該是世界上最幸福的男人才是。說實話,我本來以為你今天不睡到日上三竿,是不會走出房間了。誰成想,你竟然讓新娘獨守空房。實在是匪夷所思!除了那方面有問題,我實在是想不出其他理由。」

一番有理有據的話語,成功的讓千道流啞火了。因為這小子說的還真tm的有道理,昨天晚上一時衝動走了出來,現在回想起來。他還真的有點後悔了。

原來。

昨天晚上,滿身酒氣的千道流沐浴一番后洗去酒氣,就迫不及待的往婚房走去。

當推開房門,看到坐在婚床邊的女子時,千道流內心是激動難言的。之後,就是喝交杯酒。然後就是辦那事兒了。

只是偏偏在最後一步,當千道流把新娘放倒在床上,即將脫去她的新衣的時候,卻忽然間見到了她眼角流下的一絲淚水。

剎那間,千道流原本滿腔的火熱被澆熄,整個人一下子就變得索然無味了起來。

因為他知道,波賽西還在想着唐晨,哪怕他們兩人已經完婚了,也是如此。

這讓千道流覺得既屈辱又無力,就算他得到波賽西的人又怎麼樣?在她的心中想着念著的始終是那個莽夫,這個婚結的又有什麼意義呢?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