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崇坐在一塊漂泊的木板上,懷裡小心翼翼地護著一卷字畫,他眯眼看著傾斜的日影,猜想已快近巳時。

2022 年 3 月 29 日

他餘光閃過一抹紅影,警覺地回過頭,柳蘭溪越過一片汪洋,安穩地降落在他身後,輕如一根沒有重量的羽毛。

「柳師父,怎麼樣了,到底有沒有搞定孫老闆啊?」陸崇關切地詢問情況。

柳蘭溪點點頭默認,瞅了眼狼狽不堪的痞子陸,問道:「你呢,找到我要的那副畫了么?」

「找是找到了,不過昨夜山莊被突如其來的洪水淹沒,我和畫都泡了水。你這幅畫裡面只有一個臭男人,我想應該值不了多少錢吧?」陸崇滿心憂慮地糾結畫像是否會貶值的問題。

「不值錢。不過你確定畫的是一個斷臂男子嗎?」柳蘭溪再三確認,畢竟這貨做事從來不靠譜。

「裡面的男人胳膊腿都挺好的呀,沒有斷臂,孫老闆整個書房就這一副人物畫像,多一條胳膊少一條胳膊的,我覺得差別不大。」

柳蘭溪一聽,忙從陸崇懷裡奪過那捲皺巴巴的畫,展開仔細辨認,看見一個四肢健全的星惑仙帝才舒了口氣。

還得謝謝公孫若有強迫症,好心地幫畫作補全了手臂,顏知諱因禍得福,沒讓他落下什麼重大殘疾。

※※※※※※※※※※※※※※※※※※※※

自以為主角的反叛大BOSS公孫若終於OVER啦!這個故事告訴我們,雖然做好人不容易,但也請一直保持一顆善良的心哦~

。看到齊國的玩家越來越多,雖然張山打倒的人數,可能都有七八百人之多。

但是新加入的齊國玩家更多,通道外面至少還有上千來,在西山一條龍的指揮下,源源不斷的向他們衝過來。

這樣下去可以不行啊,遲早會得出問題。

別像之前那樣,一下沒卡住,被幾個狂戰士沖了過來,又得搞得手忙腳

《被動之王》第一百四十四章萬夫莫開 對於孟雲惠的表現,大家面上沒說什麼,私底下卻嘀嘀咕咕的。

但都不敢讓孟雲惠聽見,誰不知道孟雲惠背後有人呀。

靈汐上的那檔綜藝里,她明明是個素人,但是比那些明星排面都大,還跟姜赫關係不一般。

女一號也知道孟雲惠跟姜赫有關係,但是她又覺得孟雲惠跟他關係不是很好的樣子,所以就找了靈汐。

她是不樂意平白受委屈的,但是如果對方真的厲害的話,她也不會去招惹。

靈汐受到這條消息的時候是懵逼的,這誰呀!為什麼要約她?

靈汐雖然疑惑,但反正也沒啥事情,就去了。

主要還是無聊,最近姜赫都在處理他家裏的事情,沒有什麼空來見自己,那她當然要給自己找點事情做了。

來到約定的地點,靈汐一眼就看到了那個人。

見靈汐來了,黃婭心裏鬆了口氣,來了就好,就怕靈汐不樂意來呢。

「靈汐你好,我叫黃婭。」

靈汐點點頭然後坐下,「你有什麼事嗎?」

「要不先吃點東西吧!」先吃點東西,到時候才好談話呀。

「先說吧。」

見靈汐沒有商量的樣子,黃婭不得不把自己的目的說出來,當然,她的說法很漂亮。

「是這樣的靈汐老師,我最近跟孟雲惠在一個劇組,也不知道怎麼就惹到她了,想請靈汐老師幫幫忙,看…能不能給一點點提示。」

靈汐挑眉,這是來她這裏探聽消息的了,不過,靈汐是不介意告訴她的。

「不好意思了,我跟她並不熟,不能給你提供什麼意見了。」

「啊!」黃婭一臉懵逼的看着靈汐,摸不準靈汐是不樂意跟她說呢,還是真的不熟。

「靈汐老師不是跟姜影帝在交往嗎?孟雲惠…」

「她跟姜赫又沒有什麼關係,我當然不熟了,點菜吧。」靈汐說完,就拿起一旁的菜單開始點菜了。

黃婭一聽這話,眼睛一亮,她懂了。

靈汐吃了一頓美美飯,就跟黃婭說再見了,她打算去手工店做點東西。

姜赫生日馬上就要到了,她還沒有什麼禮物送給他呢。

黃婭知道孟雲惠跟姜赫那邊沒有關係后,就不再像開始那樣放任她了。

這天,孟雲惠讓人給她去買飲料,然後就坐在黃婭的位置上等。

黃婭來了看見孟雲惠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就走過去。

「孟雲惠,這是我的位置,麻煩你起來一下。」

孟雲惠微微抬頭看了黃婭一眼,然後就繼續閉目養神。

看見孟雲惠這態度,黃婭很生氣,但她並沒有馬上出手,而是走到一旁,拿了一個凳子過來。

「孟小姐,你可以做這裏嗎?我現在很累,想躺着休息一下謝謝。」

黃婭的態度很客氣,她身邊是助理臉上的表情不是很好,對孟雲惠說道。

「孟小姐,我們婭姐剛拍完戲,很累的,等會還有戲要拍,你可以不要一直霸佔她的椅子嗎?」

黃婭伸手拉了拉助理,「孟小姐,我…」

「叫什麼叫啊,你要累了自己找個地方休息就是了,我攔着你了嗎?」

說完,孟雲惠又把眼睛閉上了,心裏還想着這些人真煩,要不是為了更姜赫離得近點,她才被不要來這裏呢。

孟雲惠不知道,在角落裏,有人把這一幕拍了視頻,然後發上網。

文案寫的是「黃婭劇組被新人欺負,占她位置不讓態度還很囂張。」

黃婭並不是什麼十八線,雖然還不是一二線,但也還算出名,最近拍了挺多劇的,而且反響還不錯。

所以這條視頻一出來,大家都很好奇,這個新人是誰。

結果視頻一打開,他們就發現,那個新人怎麼那麼眼熟呢?

然後他們就想起來了嗎,這不是那個你好朋友的素人嘉賓嗎?

在那檔綜藝里,孟雲惠的路人緣就不好,現在看到她這個樣子,就更加不好了。

因為孟雲惠的原因,這個劇組也一下就火了,大家對於孟雲惠很抵制,覺得她實在太討厭了。

人品不行,又不是專業的演員,演技怎麼樣也不知道,要是她演這部劇,他們一定不看的的。

對此,導演很頭疼,把人都叫來,問是誰把劇組的事情發在網上的,但沒有人回答。

本來劇組的人對孟雲惠就很討厭,一整天的就知道使喚他們。

要是普通人,他們也就說了,但孟雲惠顯然不一般,沒看見導演都不說她嗎?

導演倒不是真怕孟雲惠,但能過的他都過了,畢竟怕得罪人,那以後拉投資的事就懸了。

但這會網友都不想看見孟雲惠,他能怎麼辦呢,只能跟孟雲惠說聲抱歉了。

孟雲惠沒想到她竟然會遇到這樣的事情,拿出手機刷了網上的評論,頓時氣到不行。

她花錢叫人把跟她有關的不好的信息都撤下來,但姜赫一早就打過招呼,孟雲惠的消息,不管是什麼,都不要管。

所以,孟雲惠錢也花了,但是沒有什麼用。她的那些負面信息還是有,而且還多了。

孟雲惠打電話給那個收了她錢的人,結果對方卻說都是這樣的,不可能馬上就看不見,這樣太明顯了。

孟雲惠也不懂這些事情,自然是那個人怎麼說就怎麼做了。

孟雲惠現在也不想出門,圈子裏的人見她不住姜家后,就慢慢的跟她保持了一定的距離,孟雲惠知道,這些人是看她沒有什麼利用價值了。

孟雲惠冷笑,等她重新把姜赫拿到手,一定不會給那些人好臉色的。

孟雲惠在家癱了幾天,收拾好心情,就去姜家看姜家父母了。

結果她來了后,被管家告知姜父薑母他們都出去了,所以…管家沒有讓孟雲惠進去。

看着這個以前她可以隨時進去的地方,現在她要進去,還要跟管家商量,孟雲惠心裏像螞蟻咬了一樣難受。

她知道管家不會讓她進去后,就想去找姜赫,可是她不知道姜赫住哪。

問管家,但管家只是對孟雲惠笑笑,然後也不說話。

孟雲惠:「……」

很好,既然這樣,那就不要怪她了。

孟雲惠走後,她去找靈汐了,既然找不到姜赫,那就去找他女朋友吧,這樣,總能找到他。

。 被發現的長羽楓翻身下樓,快速的往回走。

背生細汗,手微顫,指尖抵著袖口的天誅之矛,三步並作兩步,五步一回頭的往身後的看過去。

長羽楓被發現完全可以預料,他這六年的靈力修鍊停滯不前,在六年的時間裏也只達到了二十幾級的火字階強度,論對手,他已經很久沒有進行過實戰了,這幾年空練劍,也不知道到底練成了個什麼名堂。

只見艾爾文已經出現在了長羽楓待過的屋檐之上,凝神疑之,讓長羽楓大為震驚,雖有王之法相伴身,但是還是嚇了一跳,艾爾文看樣子可以察覺到那裏有人所在,卻並不知道來者何人,他躍下屋檐,竟然一步一停的盯着長羽楓所在的方向,凝眉望之,長羽楓回頭而去,三步之後,他竟覺得心裏靜了很多,不似當前的小懼。

那艾爾文·焰心確實不知道長羽楓在哪裏,但是依據着長羽楓殘留下來的氣息,在他的眼中,每一個人的身上,都擁有一個可以明確看得見的溫度顏色,就像是標記一樣,他對於溫度的感知異常的敏感,就像是他的尾綴焰心一樣,每一個人的心口都蓬勃著極其旺盛的火焰,任何不熟悉艾爾文的人都根本無法在他的面前隱藏,就連經過專業殺手訓練的人也需要掂量一下自己在艾爾文隱秘的強大下會不會被提前發現。

他雖看不到長羽楓的眼,但是憑空出現一個金色的火焰飄在沒有人影的街道上,這種確定有人,並且非常顯眼的狀態,讓他一看便知有人在秘密的潛行。

只是這人心口金色的火焰,屬實不一般,他可從未見過,這使他心下一計,慢慢的跟了過去。

兩相來去,長羽楓和艾爾文一前一後,猶如追逐的獵犬與卯兔,長羽楓靜步而走,小跑着想要在王之法相的白霧加護下溜走,最後是能夠來到一個安靜的地方將王之法相解除,以傑克的身份示人。

艾爾文緊跟其後,長腿兩步一米,腳下生煙,恐怕不出意外,只要是長羽楓一有動作,這帶火的腳尖便會踢到長羽楓的身上,讓他顯露原形。

四周的嘈雜不再是車馬的喧囂,而是人流的聒噪,長羽楓想要解除王之法相,自然不能往人群里走,他赫然想要拐進一個小衚衕,再依靠着陰影擺脫艾爾文,哪成想,這正好中了艾爾文的意,艾爾文正納悶他往人群里走不好下手,這下子他主動往人少的衚衕里拐,艾爾文的嘴角微微的上揚,皮鞋的嘎達聲比任何東西都要鏗鏘有力。

任何潛行隱身的東西,只要是吃痛,就沒有不怕明著攻擊的,欲蓋彌彰的長羽楓被抓了個正著,越是往衚衕里拐,長羽楓回頭看到艾爾文的臉就越發的得意和猙獰。

卯兔知死,卻怎麼也跑不過尖牙利爪的獵犬,長羽楓越發覺得不對勁,他確認了一下自己的王之法相,王之法相的手寬闊有力,白衣青雲,這個艾爾文確實殺氣滿目,長羽楓不得不加快了腳步,幸好這個衚衕不是死胡同,長羽楓還可以再拐。

只是這裏根本看不見人,陰暗的衚衕里,保不齊那人踢將過來,來一個背後追殺。

艾爾文能夠從龍興大樓追到這裏,定能追到別處去,在這個衚衕里,長羽楓必須嘗試與此一戰。

這附近是龍鬚公規劃給整個龍興會外屬人員的住宅區,這裏更加的魚龍混雜,小孩子的哭聲,老鼠的磨牙聲,還有生活廢水的排遺聲,這地區的牆壁不再有溫緹郡引以為傲的巨龍畫像,只存在着讓人能夠感覺到生活氣息的黑綠色廢棄物,甚至是有帶血的手印赫然在牆上無人擦拭。

前方是衚衕的拐角,陽光從衚衕的斜角射到地上,以一個犄角的樣式叉開整個衚衕的光和陰影,這裏大抵上是黑的,陽光根本照不進來。

牆體斑駁的印記之下,露了慘淡的泥磚,長羽楓甚至是能夠感覺到這個狹窄的衚衕里自己的呼吸和艾爾文的呼吸交織在了一起。

他現在很緊張,也異常的冷靜,天誅之矛在手,大概有一戰之力,不過他還是有點懷疑跟在身後快步走動的艾爾文是不是真的發現了自己,即使是現在,他也覺得王之法相不應該暴露。

王之法相暴露,他確實需要從長計議,還有這種藏匿的功夫,他沒有練到家,無法像尋荒影一樣來的無聲無息,他的呼吸,都收的不是很穩。

hen——

heng——

現在,他的呼吸在這個有着雜音的小衚衕里響的徹亮,這一個呼吸之間,長羽楓深知艾爾文知道了自己的行蹤,他回首再看時,艾爾文已經眼紅如血,大開殺戒也不過是在下一個呼吸之後。

長羽楓已經將手緊緊的握著天誅之矛的柄部,這把酷似匕首的矛頭藏在三千宮闕里可能幾百年沒有見過血了,寒光凌冽在天誅之矛的尖端,長羽楓這輩意識到自己出了一溜的手汗。

王之法相依據着長羽楓心裏的害怕而變現出了人類恐怖的特徵,在長羽楓看來,艾爾文跟了一路,勢必是要打上一架的,有神器級別的武器傍身,即使是未曾向世人公開過等級的艾爾文也一定有一戰之力。

如果艾爾文能夠看穿王之法相的隱匿白霧,那麼如何向他出手,直接命中他的要害才是關鍵。

hen——

hu——

又是一個呼吸過去,長羽楓感覺自己的身邊已經開始有灼熱的溫度感測過來,將他的整個身體都微微的發燙,那一定是艾爾文已經在發動自己的魔力,並且殺將過來了。

長羽楓不需要回頭,也不敢再去分心,緊握天誅之矛於右手,左手成拳暗自發力,他黑色的長發在灼熱的氣息下出現了暗紅的火色。

hen——

heng——

隨着第三個呼吸的過去,只聽這窄小的衚衕里發出了磚石崩裂的炸響,那艾爾文扭曲的臉直直的橫在長羽楓的眼前,長羽楓本以為艾爾文會在他的身後,反身用天誅之矛橫殺過去,咬牙發力,卻在一瞬間感受到了左邊耳朵的灼熱感,原是那艾爾文已經色如朱紅火焰柱的右腿已經橫在了自己的左腦門旁。

只見艾爾文左腿環壓下蹲在長羽楓現在右側的牆上,那雙長如彈簧的火焰腿柱緊繃發力,由膝蓋為節點,就像是螳螂崩拳刀而去,朝着長羽楓的左腦門一踢而下。

轟的一聲,衚衕里砂石飛濺,長羽楓的右腦門猛的撞擊在衚衕里的砂石里,砸出巨大的坑洞,他大睜着眼睛,王之法相的金光護盾好像本能的保護了他,在那一瞬間,長羽楓看到自己右腦撞在衚衕的磚牆上,紛飛的沙礫從他的眼前崩出,王之法相的金光護盾將牆崩出一個大坑,他的身子也快速的傾斜,跌撞在腦部撞出洞的下方,金光護盾大為震蕩,將整個衚衕里灌出一陣衝天而起的大風,將沙塵飛卷。

那一腳要是踢在常人的腦門上,漿汁四濺也不為過,這一擊,長羽楓並沒有躲過,但是裝在牆上,還是讓他雙目瞠走,驚嚇萬分,手下一軟,腳下一軟,就要僵直的跌倒左牆。

只是他還是清醒十分,緊抓天誅之矛,就要去尋敵,哪只那艾爾文已經面如棕赤,臉上所有的神經都綳的緊緻,朱紅火柱一樣的小腿之下熊熊燃燒,翻騰著淡薄的白煙。

一下!

兩下!

三下!

艾爾文火焰沖發的小腿踢在長羽楓的左腦門上,就像是被踢在牆上的皮球,長羽楓的頭隨着腿的踢擊次次撞擊已經崩碎的圍牆,以牆體的中心為炸點綻放出如鬼爪般的裂痕,牆體的碎屑和灼熱的氣浪將整個衚衕都傾碾的不成樣子。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