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子,手段如此殘忍,估計是魔派的魔頭,殺孽深重,不得好死!」

2022 年 3 月 28 日

九階玄將也是徹底憤怒了,完完全全,徹徹底底地被林天霄的行為激怒了,滿是恨意:「小子,在十里亭動手行兇不說,還如此狂妄不堪,更是不知悔改再次動手。當真以為我們流雲派的人就是這麼好殺的?死無對證又何妨,那就讓我帶着你的屍體返回宗門吧。就算你爹是天王老子,到了流雲派也得低頭。」

林天霄看着四人,手握長刀,挺直站立:「哼!不知道是誰狂妄?好一個正派第一,天王老子也得低頭,流雲派倒是好大的口氣,不知道這樣一個超級宗門,能不能讓我這個無名小卒低頭?」

九階玄將手中陡然穿線一把黃色長槍,長槍包含恐怖靈力,根本沒有打算留手,瞬間欺身林天霄身前,欲要刺穿林天霄的頭顱,讓他命喪此處。都能想像到那被長槍攪爛之時,和何等的解恨和大快人心。

「誰敢傷俺老孫兄弟!?」

還沒等林天霄出手,一聲響亮怒吼從遠處傳來,此時一根大金棒子已經隨着聲音率先到來,隨即一身青衣的孫天猿緊隨而至,握住手中大金棒子擋下了那麼九階玄將。

「兄弟,此人交給俺老孫!」

孫天猿毫不客氣,擋下了實力最強的九階玄將。

「猴哥,你纏住他,不要讓他跑了,我要他們都死!」

林天霄也不含糊,語氣充滿了堅定和對斬殺四人的決心。

本來想留下全部的人是心有餘而力不足,最多三成的把握。此時孫天猿來了,已經有了八成的把握。

他要讓流雲派知道,只要你留流雲派的人敢來,他林天霄就敢替閻王通通收了。

「好!」

孫天猿考慮都不考慮就是應聲下來。

兄弟說什麼就什麼,兄弟說讓他們一更死,絕不會到二更活。

也就四個玄將而已,完蛋鳥朝天,就是干!干!干!!!

九階玄將氣急反笑,這兩個不知道死活的東西,竟是大言不慚地分配其他們來了,還要他們全死,當真是可笑至極!

「現在的年輕人都是這般浮躁,盲目自大,目中無人不知謙遜的嗎?」

當即手上毫不留手,給孫天猿造成了巨大的壓力,低吼一聲:「一個六階玄將的小子,再上一個七階玄將的猴子,也要斬殺我們,簡直就是不自量力,痴心妄想。就讓我來看看你們的手上功夫是不是也和嘴上功夫一般了得。」

隨即對着上前對付林天霄的三人狠聲道:「你們三人火速解決那小子,我來解決這潑猴!」

孫天猿最討厭的就是人家叫他猴子,更不要說潑猴了,當即搖頭晃腦齜牙咧嘴,瞬間發狂,手中的大大金棒子表面更是閃爍著黃藍兩色光澤:「啊!你他媽的說誰是猴子?你看這模樣倒是和我那猴子猴孫長得差不多,俺是你孫爺爺。日你先人板板,吃俺老孫一棒!」

出手更是靈力好不餘力,恨不得身體有十分的力氣此時要使出十二分來,方才解恨。

這孫天猿自稱要九階玄將的爺爺,又是要日他的先人,這關係還真是…..

林天霄以一敵三,毫不畏懼:「以前你們以生在流雲派為榮,現在我要讓你們知道,生在流雲派,不但不愉快,更是死的快!」

手中「霸上」脫手飛入空中,雙手瞬間掐訣,按在地面,戒指中的靈石瘋狂落地,又一座陣法浮現:「讓你們嘗嘗我自創的『小千刀陣』的威力。」

「小千刀陣」,林天霄自創的的三級殺陣,是防禦陣法「百刀領域」結合原本的二級殺陣「蠻牛衝撞」「猛虎下山」「九刀陣」的升級版,不僅僅是組合陣法那麼簡單。

防禦陣法對內為防,對外也可以為殺。

蠻牛為縱,猛虎為橫;百刀為縱,十刀為橫。

不是九刀?

還有一刀是林天霄手中的長刀「霸上」所攜帶的三級殺陣「霸刀陣」,也是最關鍵的一刀。

縱橫交錯,剛好千刀,取名「小千刀陣」。

這是通過玉坤的指點,突破三階陣法師以後能施展的陣法極限。

「小千刀陣」瞬間罩上三人,尤其是那邊懸浮空中的長刀「霸上」上蘊含的恐怖能量,讓三人眼中露出駭然之色,明顯有些驚慌,連忙全力抵禦。

林天霄身形有些晃動,顯然陣法不管是對靈力還時心神的消耗都是巨大的,不過他毫不在意,眼中血紅之光閃爍:「你們以為就『小千刀陣』這麼簡單。」

而林天霄的身形已經衝進陣法之中。

「瘋了?」

此時林天霄之前佈置的的防禦陣法「百刀領域」已經被他改為了殺陣,沒有了防禦陣法,即便是自己佈置的的陣法,陷入其中也是要受到傷害的。

因為這是殺陣,不同於其他陣法。殺陣無眼,一入其中一視同仁。

顯然,林天霄並沒有瘋,雖說殺陣無眼,但是長刀「霸上」有眼,雖然它沒有了靈性,但是它跟隨林天霄浴血奮戰數次,更是幾次瀕臨絕境,他們之間形成了意,讓他領略了刀意。

如果讓世人知道他一個六階玄將竟是領會到了刀意,必定引來軒然大波。玄將修為領悟刀意,簡直駭人聽聞。那二階玄王呂疏昶都不知道意為何。

所以有了「霸上」這關鍵的一刀,這個「小千刀陣」對於林天霄形同虛設,毫無影響。

「世人常說地獄有閻羅,人間有佛陀。而我,就是你們邁不過去的那個修羅。」

毫無感情地冰冷聲音敲擊在那三名玄將的心頭,撞擊在他們的靈魂之上,顯然林天霄此時應用了玄王才能動用的神識。

三人都是露出深深的駭然和恐懼。

一個威力巨大的「小千刀陣」已經超出了他們對陣法的認識,而這突然其來的聲音更是摧毀着他們靈魂的防線。

林天霄全力催動紫雷神體第一重,雙手握拳,猶如瞬間成紫色,更有雷電在上面跳動,施展逍遙步第四重「如影隨形」,拖着一個殘影來到一人之後,一拳打在其後背,挑入空中,毫不停留,來到第二人身後,又是一拳,全部撂飛,而第三個也沒有逃脫。三人前後飛入空中,排成一條線,而此時「霸上」拖着一條長長的尾巴,宛若一道長虹,猶如穿糖葫蘆一般瞬間將三人對穿,為這陰雨連綿的帝都,增添了一抹特殊的景色。

三人身上血霧升起,隨後落在地面,沒有人樣。

如果沒有見過千刀萬剮,上去瞧瞧三人必是終身難忘。

林天霄單手撐地,後面的虛影已經消失,汗水淋漓,大口喘著粗氣,臉色有些發白,能夠看到身體在發抖,要不是撐着地面,身形都有些穩不住。

顯然因為之前的出手,此時又是強行施展這「小千刀陣」和剛剛的出手對他的消耗太大,此時體內的靈力已經掏空。

現在不要說其他動作,就是坐下來都有點辦不到。

這也是他之前不敢施展的原因。好在有孫天猿及時出現,拖住了最大的隱患,那個九階玄將,他才敢全力施展。

。 白瑧捻了捻指頭,好吧,你說的對,修士對感悟道更感興趣,也不會放過感悟的機會。

批量生產什麼的,估計只適用於商號!

至於符籙,她的成功率有些高,陣盤的事經不起推敲,只是師兄不問罷了。

師兄不問她也得裝一下,還是過幾日再給他吧!

之前不是沒想過自己出去售賣,可她有自知之明,修為太低,見識又少,用斗篷隱藏身份等手段不現實,別人一試探,就要露餡。

說不準到時候被人給埋伏了呢,有師兄這個大腿,該抱還是要抱的。

「符籙我手裡沒有多少,不過之後我會多畫一點,爭取在進秘境之前賺一筆!」

初玉眸光微動,這樣也好,他起身道:「那為兄先走了!」

「等一下!」

見他要走,白瑧趕緊出聲攔下,答應菲菲的事還沒問呢!

「師妹還有何事?」

「是這樣的,菲菲問我聚靈陣的陣盤可不可以給胡家留兩個!」

初玉眉頭凝起,「消息泄露出去了?」

白瑧知道他擔憂什麼,正色道:「這事菲菲知道,但沒提過讓我幫她畫,以我對她的了解,她沒告訴胡家,胡家以為是有人幫忙!」

當時菲菲擠眼的動作,就是告訴她這事只有她知道,算是她們的默契。

而白源也給她發過傳訊符,說當時看見符籙的只有何瑤瑤,何瑤瑤還發了大道誓言。

至於劉三寶,她純粹是一時沒轉過彎,被那個小胖子給詐了!

她上了青雲寶船才想起,陣法徹底激活后,符籙的道韻和靈力已融入陣法,封土后神識根本不可能探到符籙。

「我會跟名方師兄說的!」

初玉點點頭,胡家那個姑娘他見過,已經領悟了丹意,還改良了靈茶的煉製手法,聽說對小師妹向來維護。

這是師妹的事,應由她自己決定。

白瑧捏了捏手指,楊家的還是算了吧,估計是搶不過這些大世家的,還可能給他們招禍。

「對了,師兄這陣盤的成本是多少?能不能幫我煉製一個小的,我想自己用!」

「你要在秘境里用?在秘境中目標太過明顯,還是用小聚靈陣安全些!」

白瑧心下一頓,是這個道理,大聚靈陣激活時動靜太大,容易招來旁人覬覦。

「那沒事了!師兄你快走吧!」

初玉……好吧,他如今還有事,再呆一會,名方師兄又該發傳訊符了。

他起身往外走,突然想起一事,回頭道:「對了,在半月前,白師叔到了別館!」

白瑧楞了一下,隨即反應過來,他說的白師叔是她爹,與初玉到了謝,目送他離開。

她爹沒回信,沒想到人直接來了,想到此處,她發了道傳訊符。

另一邊,一群青雲弟子正在觀看擂台上的比試,白瑾混在人群中,含笑聽他們分析戰局。

一名融合期的白衣弟子道:「這場定是卓師兄贏!」

旁邊有人附和,「不錯,不錯!」

洛志恆眉飛色舞,覺得很有面子,嘚瑟道:「卓師弟雖然剛進階心動期不久,根基卻很穩固!」

立時有洛家子弟附和,「誰說不是,戰這麼久,氣息還是如此綿長!」

也有人拍馬屁,「不得不說大家族底蘊深厚!」

接著是一片附和之聲,「就是就是!」

旁邊有人看不慣他們這般吹噓,冷哼一聲,陰陽怪氣道:「還不都是資源堆出來的!」

洛志恆看了那人一眼,發現只是個心動中期修士,穿得倒是像模像樣。

他輕嗤一聲,「用資源堆怎麼了,有的人想用資源堆還堆不起來,你們說是不是?」

「就是,有的人就是吃不著靈果說靈果苦!」他說完,周遭附和聲一片。

那玉面青年面上漲紅,呸了一聲,「還不是搜刮散修的資源!」

洛志恆一個眼色,立時有人出聲:「嘖嘖嘖,聽聽,這話是不是有一股酸味!」

其他人連道正是,鬨笑起來。

又有另一人摸著下巴打量那玉面青年,見到他腰間的令牌,譏諷道:「若說搜刮,也是你們搜刮吧,怎麼咱們世家還能管得著你們散修聯盟的事?」

「就是,說別人之前,先看看自己身上干不幹凈!」

有人目光帶了些不懷好意,色眯眯道:「看看這穿的,這小肚雞腸,莫非是有什麼才藝?」

玉面青年俊秀的面龐黑如鍋底,他身旁的魁梧修士見他落了下風,忍不住出聲,「你們嘴下可積點德吧,這麼多人欺負一個人!」

「瞧你說的,咱們正探討呢,如何就欺負人了?我們是打你了,還是罵你了?還是——」

那人聲音勾得高高的,一雙賊眼在大漢身上滴溜溜的轉。

魁梧修士怒極,「你——」對方人多勢眾,「你」「你」了半天也沒「你」出個什麼來。

這時,一道清脆悅耳的女聲在眾人耳邊響起,「你們如此囂張,還不是仗著門派和家世!若是沒有這些倚仗,你們還敢如此羞辱散修嗎?」

眾人尋聲望去,來人身披斗篷,看不清面目。

洛志恆怎麼說都是個混跡多年的紈絝,這種人沒少見,自然知道怎麼對付這樣的人,輕笑一聲,「呦,幫人出頭還藏頭露尾!」

「怎麼,不露面就不能說公道話了?」

洛志恆眼珠轉了轉,「當然可以,只是你這藏頭露尾的,人家要怎麼感謝你?」

只聽那人淡淡道:「遇不平事則鳴,何須別人感謝!」

洛志恆分開人群,一步三晃走到那人面前,對著她裂開嘴笑道:「這樣?那你走吧,我們只是探討兩句,並不需要調解!」

周遭立時有人會意,攬住那魁梧修士,「就是就是,只是爭執幾句罷了,師兄弟還有意見不合的時候,這位兄弟你說是不是?」

那人還拍了一件低階法器在魁梧修士手中,「我就喜歡這般直爽的兄弟,總比那些背後使壞裝好人的強多了!」

魁梧修士被他弄得摸不著頭腦,將法器推了回去,摟著他的人卻不願意,硬是要他收下。

還道:「就當交個朋友,咱們雖出身世家,卻也是憑自己的本事修到如今的修為,被人誣賴自然心中不快,那也是咱們心直口快,性情直爽,直接就發作了出來。

哪知有人看不慣咱們這般直性子的人,硬生生要說咱們瞧不起散修,也不知是何心思?」

魁梧修士?他這麼一說,還真是這回事,的確是六長老的徒弟先挑釁別人的。

看向那女子的大眼忍不住帶了些懷疑,怪不得長老說青穹城亂,沒想到他差點被人利用。

他們散修的名額可都抓在門派手裡,若是此時起衝突,豈不就是得罪了門派。

。 聽到系統提示,沈鴻點開數據面板查看。

【玩家:沈鴻】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