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時明寧夏左屯衛總兵就命令明軍騎兵撲向西土默特副都統的軍隊,就在明軍騎兵移動之時對面也派出了一隊頭戴黑鐵面具的驍勇(骨錘騎兵)。

2022 年 3 月 27 日

遠處指揮射擊的吳俊振見到敵人派出的這類騎兵,他覺得單用火銃射擊似乎很難破甲?唯有用殺傷力大的密魯銃、自生火銃等才能穿透破甲,這無疑給了明軍騎兵們很大的壓力!一交戰就被西土默特骨錘騎兵重擊腹部盔甲使得多數明軍騎兵摔落下馬。

部分明軍的佩刀被敲斷,勇字盔被打落在地使得腦部受到震動吐血身亡!沒有拔出佩刀的明軍基本上就是被骨錘敲死的對象了,西土默特骨錘騎兵見到明軍騎兵如此無能便瘋狂的敲打,許多明軍騎兵被打斷肋骨砸斷脖子而死!

很快明軍火炮營也遭到了西土默特步兵的偷襲,他們輪番派出一小隊步兵刀牌手上前衝殺,被明寧夏右屯衛指揮使調明寧夏平南千戶上前抗擊,明軍在前面先以火銃手阻擊西土默特步兵射殺了數十人。

隨後馬維與其餘明軍沖向敵人面前廝殺在一塊,就這樣4萬寧夏明軍全部與西土默特人混在一起交戰,唯獨只有西土默特都統身邊還有2萬騎兵還沒出動,由於明軍漸漸勢弱也就只能依靠火炮營覆蓋戰場發揮作用,所以西土默特都統的當務之急就是要拿下明軍火炮營才能徹底打敗明軍,故此沉着穩重的他決定帶領騎兵繞去後面偷襲明軍火炮營。

此刻在白色硝煙的瀰漫下明軍紛紛衝上前揮刀砍殺西土默特步兵,馬維也揮刀與敵人打了起來,他奮力用刀按倒敵人一刀割斷脖子又轉身刺向別的敵人。

然而在後方組織射擊的吳俊振已經看出大勢已去,在打下去也不過是徒增傷亡罷了!突然間左側山坡上面出現了許多大大小小帶着紅色的東西飛過來?

頓時把吳俊振給驚訝住了,等他反應過來時(嗖、嗖、嗖)的帶火箭鏃插在明軍火炮營周圍,明軍火炮手們一看是火箭鏃連忙大喊道「不好!快跑。」話音未落身邊的火藥一箱接一箱的爆炸開來。

火花全面覆蓋住了整個火炮營!聽到這陣陣巨大聲響才把明寧夏左屯衛總兵、明寧夏右屯衛指揮使、明寧夏中屯衛指揮同知、明寧夏平南千戶給打醒,他們連忙下令士兵敲響(鉦)鳴金收兵,正在砍殺敵人的馬維聽到撤兵聲音之後很不服氣的撤離,但漠南蒙古西土默特都統卻不想這麼快結束戰爭,而是選擇繼續追擊砍殺明軍,以騎射手與骨錘騎兵在後面一路斬殺,沿途撤退道路上四處可見明軍士兵們的屍體,為此騎馬撤退的吳俊振與還沒參加戰鬥就撤退的劉瑞林感嘆不已!

同時新順王親率大軍與前鋒的順軍權將軍也來到了寧夏衛城下,開始叫喊道「城上的明軍們聽着,你們已經被包圍了請速速開城投降方可保全性命,否則晚了便後悔莫及!」在這麼個關鍵時刻城樓上面的明寧夏衛指揮使可慌了神,但他依舊想搏一搏就下令道「全軍準備迎戰。」

卻被明寧夏衛指揮同知:秦子新,給攔住勸說道「衛指揮使大人切莫一意孤行啊?眼下咱們的士兵不足一萬人!要是強行交戰恐怕凶多吉少啊!」聽到這話頓時就讓明寧夏衛指揮使就不高興了,他緩慢的拔出刀說「沒錯,你說得對。」

隨即就朝旁邊的明寧夏衛指揮同知喉嚨處割去,此舉驚呆了守城的士兵們大家紛紛看向明寧夏衛指揮使,只見他手中的刀留着鮮血,他開口訓斥道「眾將士們隨我儘力守城,誰在敢說叛亂軍心的話定斬不饒!」說完就把刀插進倒地的明寧夏衛指揮同知身上。

又繼續佈置士兵做好迎戰準備,城下的順軍權將軍見明軍們沒有投降的意思?便吩咐後面的火炮手點火開炮,(咚、咚、咚)一發發黑鐵似的帶火炮彈炸出去落在城樓上濺起陣陣火花,炸倒許多明軍火銃手們。

但守城明軍的火炮手們也裝填炮彈開炮,新順王見狀(錚)的拔出佩刀指向前方大喊「重甲兵衝鋒。」只見順軍重甲兵們推著雲梯快速靠近城池準備攻城。

這個時候北邊的寧夏前衛守城明軍們就看到了寧夏衛城中炮火連連,便懷疑是否有流寇來襲?士兵們連忙跑去向明寧夏前衛指揮使:貞東強,彙報情況道「啟稟衛指揮使大人,南邊的寧夏衛發現有交戰情況!是否要出兵援助?」

得知寧夏衛有難明寧夏前衛指揮使毫不猶豫就出動了全城兵馬,只留少數人守城畢竟他知道寧夏衛不保必定會禍及寧夏前衛!就在寧夏前衛明軍們出動之時流寇早已經攻破城門斬殺了明寧夏衛指揮使!

其中慶王府以及韋州群牧千戶所也被流寇軍隊佔領,明慶安親王:朱倬紘,被順軍權將軍俘虜,等援軍到達目的地時流寇正在清理戰場,明寧夏前衛指揮使當即命令士兵分散開來射擊流寇,(砰、砰、砰)一排排火銃手的鉛彈打過去擊殺搬運屍體以及收繳物資的流寇士兵們,順軍權將軍見狀帶着一批順軍就直撲這支明軍。

新順王覺得這支明軍還有些膽識便也打算上前迎戰,並把順軍輕騎兵與弓箭手調上來,剛要衝鋒之時順軍身後突然出現了一支明軍隊伍?

這邊負責明軍火銃隊射擊的明寧夏前衛鎮撫:秦責超,抓着佩刀跑過去彙報道「衛指揮使大人快看,那不是我軍的寧夏左屯衛與寧夏右屯衛、寧夏中屯衛、寧夏平南守御千戶所的士兵嗎?」話雖如此可怎麼看都覺得他們好像是打了敗仗被追擊過來一樣?

。九霄額頭上冒着豆大的汗粒,他看着楊贈月的動作極為簡單,且她又特意放慢了速度,自己學起來卻還是覺得很吃力。

楊贈月只得一個動作一個動作的示範,呼吸,手勢和引氣入體差不多。

只不過,雙手交疊,掌心向著肚臍,將靈氣從此處引入丹田。

再配上三元功的口訣,楊贈月只覺得靈氣一下

《末世大佬忙種田》229章,個人的修行 馬甲小伙驚訝的叫了起來:「什麼?6000萬?先生,你沒有開玩笑吧?」

「我這個人向來不喜歡開玩笑,我唾沫就是釘,想賣的話,我們一手錢一手貨,不想賣的話,我也不在這裏,耽誤時間了!」

張凡說着,便做出要離開的架勢,

「現在6000萬絕對是不行的,先生,您這麼有實力就再給加一點吧,8500萬,8500萬怎麼樣?」小夥子帶着哭腔,表情顯得十分奇怪,看樣子他十分着急,因為他心裏明白,此時此刻老闆正在裏間,通過電視監控看着他,如果把這麼一個大主顧給放走了,老闆不會放過他的!

張凡沒有再說話,伸開雙手,把面前的人向兩邊一推。

兩邊的人像稻草人一樣紛紛向後倒退去,有幾個人還摔倒了。

誰都沒有想到張凡竟然有這麼大的力氣,輕輕一推就把眾人都推到七仰八歪。

那些想看戲的人,紛紛倒退。

鞏夢書見張凡要離開這裏,當然緊步跟上,兩個人一起向店門外走去。

馬甲小伙絕望地喊:「先生,錯過這個村,以後沒這個店了。」

「沒這個店你就黃鋪算了。」張凡譏諷道,大步跨向大門。

這時,情況突然發生變化。

「哈哈!我就說奇怪嘛,昨天晚上我做夢說是財神爺今天臨門,原來是兩位大老闆光臨呢!我說你們這些店員眼瞎了嗎?怎麼不早點通報一聲,我好出來招待啊!」

隨着一串響亮的話音,從裏間走出一個紅光滿面的老頭。

只見他滿臉堆著笑容,張開雙手熱情地向張凡和鞏夢書迎了上來。看他那樣子,彷彿就要衝過來給張凡一個熊抱,在外人看來,好像他是張凡的老朋友一樣。

不過老頭那胖大的身軀並沒有直接衝過去,而是在距離張凡約有一米遠的地方停住了,態度相當恭敬,深深地彎了一下腰,給張凡和鞏夢書鞠了一個躬。

張凡打量了對方一下。

應該就是這家古玩店的老闆一刀紅。

老闆親自上陣,看來,是下決定要賣點古玩給張凡了。

呵呵,張凡表現輕鬆,內心卻是提高了警惕。

「沒什麼,我只不過是對那件唐三彩隨便詢了詢價而己。」張凡淡淡地道。

「先生,您太低調了,我在這個行業幹了半輩子,像您這種低調實力的大老闆,我是見過不少的。」一刀紅恭維地道。

「咦?」張凡輕輕的疑問了一聲,然後道,「我是買不買無所謂,這種檔次的古玩,我平時都是堆在車庫裏的,根本上了我客廳古董架子的。」

一刀紅點點頭,依然是恭維無比,道:「先生一定是行家裏手,看得准,能看上這件唐三彩精品,說明先生眼力絕對厲害。如果先生有意收藏,我給先生一個最後的底價,八千萬!」

8000萬也是比市價稍稍高了一點。

張凡當然不能同意,輕輕搖了搖頭,「再會。」

說完,繼續向門外走去。

俗話說的好,買的不如賣的精,這個一刀紅提出來的8000萬,張凡已經不感興趣了,以張凡的神識瞳,難道我還怕買不到珍品嗎?

「慢!」

一刀紅突然快走兩步,堵在了張凡和鞏夢書面前,笑容滿面的說道,「先生既然嫌這個價高,我裏間倉庫里還有一件唐三彩,不知先生可感興趣?如果先生感興趣的話,請進去看一看,我相信您一定滿意。」

張凡心中一動。

某種味道漸漸嗅了出來。

無論怎麼說,一刀紅此時表現出來的熱情,也不符合正常商家的表現,讓人總感覺到目的性很強。

難道一刀紅從來都是這樣,對一個稍顯興趣的顧客窮追不捨、非要把東西賣出去不可?

一刀紅這反常的表現,是不是與天際集團有什麼關係?

也不妨進去看一看。

看看這個老傢伙到底有什麼鬼主意,反正錢在自己的手裏,買與不買決定權在自己,還怕他訛上不成?

鞏夢書聽說還有另外一件唐三彩,也是產生了興趣,沖張凡點了點頭,「既然這樣的話,我們不妨進去看一看?」

「好吧,如果價錢合適的話,我倒是可以考慮。」張凡點了點頭,心裏已經有了譜,近距離接觸,不怕你不露出狐狸尾巴!

「二位請!」一刀紅做了一個請的手勢,然後便帶頭向裏間走去。

有幾個人也要跟着走進去看個熱鬧,馬甲小伙走上前來,張開雙臂把大家攔住,「大家請留步,請留步,我們倉庫里的古玩是非賣品,只有貴賓才能進去!」

「草!買東西還要分等級?」

「難道有些人的錢更值錢?」

「我算不算貴賓啊?」

「瞅你那腦型!」

「哈哈哈……」

那些人被堵在了門外,開始議論起來,不時引起笑聲。

不過沒有人想要離開,他們都在這裏等著,準備看看到底是什麼結果。

裏間是一個比較小的倉庫,有幾個大大的貨架子,上面擺着一些古玩兒。

張凡大致地掃了一眼,嘴角不由得掛出一絲冷笑,這些東西大部分都是贗品,一點古魂氣都沒有。

一刀紅從一個貨架子的最底層,拽出一個紙箱子,放在地上,打開箱子之後,里三層外三層,把裏面的包裝紙給拿掉,輕輕地從裏面捧出了一件瓷器。

張凡看到,這是一件唐三彩,外表與剛件那件十分相似,古魂氣非常渾厚,真品。

「先生,請過目!」

一刀紅把唐三彩遞到張凡手上。

張凡拿在手裏,眯眼仔細打量一番。

與剛才那件相比,它的年代稍晚,屬於晚唐的作品,但做工十分考究,是一件不錯的古玩,從市價上講,應該價位在八千多萬左右。

張凡沒有說話。

平時,什麼古玩,在張凡法眼之下,幾秒鐘就可以鑒定完畢。

此時,卻是有些不一樣,鞏夢書發現張凡的眼裏閃爍著異常的眼光。

沒人說話,都在看張凡。

張凡站在那裏,觀察了足足有十分鐘。

鞏夢書相當奇怪:張凡神眼識寶,從來都是一瞥見效,今天怎麼不自信了?

不過,鞏夢書從來都不干涉張凡,張凡做的,一定有他的道理。

。 他走後,奚淺沒有回房間,而是慢慢悠悠的在府里逛起來。

也不動聲色的開始打聽事情。

逛到一半,奚淺就知道了個大概,這個府邸,也姓明,她也叫做明奚淺。

這裡只有她和太爺爺居住!

而偌大的府邸,除了她,所有人都能修練。

她不能修練,大陸稱之為廢物!

因為還怕,她很少出門。正著宅在家裡看書,家裡的藏書閣都被她翻了個遍。

「小姐,您還記得逍遙志嗎?那天您說要看,還看嗎?」丫鬟走在她旁邊,恭敬的詢問。

「……算了,不看了。」她哪裡還有心情看什麼逍遙志。

「回院子吧!」奚淺找到了演武場的位置,就轉身走向來時的路。

隨後,一群人回了院子。

讓人都出去后,奚淺盤腿坐在床上,開始運行「遮天蔽日決」功法的軌跡,開始休假起來。

也是奇了,開始還感應不到的靈力,現在爭先恐後的往她身體里鑽。

三個時辰后。

奚淺握了握手,神識能放開了,只是探查的範圍十分有限。

「練氣一層!」

這速度,杠杠的!

有了神識,奚淺迫不及待的和靈獸空間的赤血幾個聯繫。

然後!石沉大海!

她的靈獸空間空空如也,別說妖獸,就是雞毛都沒有一根。

而且靈獸空間極其狹小。

奚淺又沉默了。

靈魂是她的,她敢肯定,幽熒和她是本命靈魂契約,不可能不在。

「淺淺?」

老人的聲音又在外面響起來。

現在是晚上吃飯的時間,沒有到達辟穀期的奚淺,感覺到了餓的滋味兒。

也是絕了。二三十年沒有過這種感覺了。

「太爺爺,我在。」奚淺拉開房門,對上笑得慈祥和煦的一張臉。

眼裡不自覺的露出了笑意。

隨後狠狠一怔,她知道自己一開始忽略的東西是什麼了!

為什麼她會對老人有親近的感覺?

「看著太爺爺做什麼?」老人走在前面。頭也不回的說道。

奚淺:「沒有,就是覺得太爺爺很厲害。」

「你以後,會比太爺爺更厲害的,月神族的擔子,始終要你去擔。」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