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了一些時間,便打理結束。

2022 年 3 月 27 日

小雨來的時間,都不會是花叢凋零的日子。

什麼時候花開的最盛,大概小雨就會來。

看了花叢一眼,江瀾就邁步離開第九峰。

他想找個還算可以的地方簽到。

崑崙大殿已經簽到過,崑崙大門也已經簽到。

隨後江瀾來到了崑崙前輩講道的地方。

這裡也是崑崙弟子修鍊的地方。

試一試吧。

這裡有不少人,不過沒什麼人注意到江瀾。

是自然道法的功勞。

降低存在感。

「系統簽到。」

【叮!】

【簽到成功,恭喜宿主獲得大道脈絡饋贈,得神通無妄真眼。】

【無妄真眼:謂真實,真相,一雙真眼,看透萬物偽裝,一切虛妄無所遁形。】

神通。

簽到神通非常難得。

但這次江瀾並沒有很高興。

因為他身上可是帶著千年氣運。

這樣的情況下,也無法簽到成仙契機嗎?

成仙已經難到這種地步。

心中一聲嘆息。

他自然不會為此而沮喪,路再難,他也會往前走的。

仙攔不住他。

然而在他要查看新神通具體作用時,腦海中又一次響起了系統聲音。

【叮!】

聽到這個聲音,江瀾整個人怔了一下。

簽到之後,他從未第二次聽到系統聲音。

除非這裡有大道脈絡。

可是剛剛過來的時候,並沒有提醒這裡有大道脈絡。

以前他也來過這裡。

更沒有大道脈絡一說。

那麼,為什麼會在意響起系統聲音。

在不解的情況下,江瀾開始關注腦海中的聲音。

想看看為什麼會再一次響起系統聲。

很快他就知道了答案。

【簽到成功,恭喜宿主獲得千年氣運饋贈,得天地造物造化丹。】

【造化丹:天地造物,聚集天地變化,萬物推演,可破除一切瓶頸。】

在系統聲落下之後。

江瀾沒能第一時間回過神。

他發現自己得到了造化丹。

這是第二次得到造化丹,但是不是因為大道饋贈,而是來自他師父的千年氣運饋贈。

這一刻江瀾重重的鬆了口氣。

他得到了成仙契機了。

而且絕對不會突破失敗的契機。

唯一需要在意的是,渡劫。

從這,他也發現了一件事。

千年氣運,有些不同凡響。

幾乎可以改變一個人的命運,而他師父只是拿著這千年氣運,來助他成仙。

如果辜負了師父,或許他永遠也走不到道盡頭。

哪怕有系統在身。

因為過不了自己這關。

沒有逗留,江瀾往第九峰而去。

這幾天準備一下,然後確定自己渡劫地方,儘快回來。

在外面終究沒有再第九峰安全。

一路上,江瀾聽了一些消息。

「最近妖族有些力不從心,好像要敗了,再打一些年,應該就要落幕了。」

「說起來他們為什麼打起來?」

「好像是妖族挑起的,具體原因還不知。」

「妖族敗了會怎樣?」

「誰知道呢,但是以目前來看,龍族頂多贏妖族,再多就難了。」

「一開始我聽說是龍族佔據了劣勢,但是五十年前,突然間開始逆轉。」

「這個,我覺得是聯姻帶來的。」

「聯姻?什麼聯姻?」

「龍族公主跟我們崑崙聯姻。」

「我都沒聽說過,師兄說說是怎麼回事。」

江瀾聽到這些,就邁步離開。

再聽也得不到有用的消息。

不過龍族跟妖族大戰即將落幕,倒是讓人意外。

當然,這對他來說應該沒有什麼關係。

而後他換了個地方。

想聽聽關於天人族的事。

「中原真的戰火連篇,聽說天人族那個領悟天人心經的人已經戰到了極致。

只要他出現,天地就會出現異象。

所有人都說他即將領悟天人忘情。

最近天人族好像打到梧桐山下。」

「天羽鳳族?天人族這是鐵了心要讓那位領悟天人忘情。」

「天人忘情,據說有無儘可能。」

「最近我了解天人族,發現當初第九峰師兄走的天梯就跟天人篇有關。」

「你說的這個我也了解過,好像走上去,都有可能領悟天人心經,一旦成就天人忘情,那未來難以想象。」

「不過聽說只有天人族才可以。」

「你們說的第九峰師兄是誰?第九峰有人嗎?」

江瀾沒有再聽,而是邁步離開。

很多年過去了。

很多人不知道他,但是有些人說著就容易想起他。

不過在他們話語中,第九峰弟子,沒什麼出彩的地方。

不是運氣好,就是有些可惜。

並不會引起他人注意。

「這些人都在開戰,不知道會不會注意到我。」

「龍族跟妖族應該不至於,但是天人族不好說。」

「原來天梯跟天人心經掛鉤,天人族是擔心我領悟天人心經?」

天人忘情他會學嗎?

根本不會。

然而天人族不這麼想,所以天人族大概率還會盯著他。

現在他面臨了一個問題。

天人族的人有一定可能還盯著他。

那麼他離開的時候,要不要試著引出來?

引出來擊殺,天人族又會陷入盲區。

如果留著對方,偷偷離開,一旦被發現,就容易被打探到。

猶豫了片刻,江瀾有了結論。

找出來,將其擊殺。 我叫沐塵,我現在非常着急,情況非常緊急!因為我快要被推倒了啊!

雖說對方是一個極品小姐姐,但這不是自己想要的啊!

就算你想要推倒我,我這好歹也是第一次,每個人對於自己的第一次都是印象極為深刻的,我希望,我們能不能換一個地方?

雖然自己的初吻不知道幾歲時丟了,但起碼現在自己的貞操還在,可到如今,這個唯一一個剩下的第一次也將快要失去了……

沐塵的眼角不禁流下幾滴淚水,男兒有淚不輕彈,只是未到傷心處啊!!!

見到沐塵不再反抗了,秦玉墨眼眸一亮。

呵呵,自己總算要喝到頭湯了,過了今天,不管是你虎媚子還是你偷腥貓,無論是誰都給妾身我靠邊站!

秦玉墨激動的雙手飛快解開沐塵的衣服,就在解的只剩下內衣時,一陣敲門聲響起。

「篤篤篤。」

「客官,靈茶給你送過來了。」

小二推開房門來到桌子邊把一壺靈茶放在桌子上,扭頭一看,愣在了原地。

沐塵:「……」

怎麼說呢……

雖然自己的貞操是保住了,很高興,但是……

尼瑪!

這個更加尷尬好吧!

「咣當!」

一個匕首掉在了桌面上。

「……」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