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

2022 年 3 月 25 日

在他這話於落下的剎那,這位雲穹宮的弟子,當即是冷笑起來。

再然後便是仰起頭瘋狂的哈哈大笑。

「笑話,真是笑話,我撞傷和撞死的那些,都只不過是修為低微的垃圾罷了,這樣的垃圾……莫說是死傷百位了,就算是死傷千位,那也不被我放在眼裡。」

「甚至我可以這麼說。」

「他們能死在我這位,雲穹宮核心弟子的車輦之下,那是他們畢生的榮幸。」

這位雲穹宮弟子語氣依舊囂張。

而他的這番話也瞬間引起公憤。

無數的修者全部都怒目而視,憤怒的看著他,每位修者的眼睛裡面,都是無窮盡的怒火。

低級修者又如何?

低級修者的命,那也是命啊。

縱然聖域大陸強者為尊,誰的拳頭大誰就有道理。

但這並不代表,弱者被屠殺的時候,就要甘心的去死,更不代表弱者的同伴沒被傷害,他么那就沒有憤怒的權利。

「這雲穹宮的弟子,真的是太可惡了,太惡毒了。」

「是啊,好惡毒的人啊。」

「這般心性歹毒的傢伙,他是怎麼成為核心弟子的啊,簡直是罪該萬死。」

「真是沒想到啊,雲穹宮的核心弟子,竟然就是這樣的一個德行。」

眾修者憤怒的開口。

聽到這些憤怒的話語。

那位雲穹宮的核心弟子,臉色登時更加難看起來。

他的境界乃是聖主六品。

倒也是挺高的境界了。

至少在整個聖海城內,也就是現在的葉天傾境界比他高,其他的修者境界都不如他。

深海魔鯨王!

也只是聖主一品罷了。

當然了。

雖然深海魔鯨王是聖主一品。

但這要是戰鬥一番的話,深海魔鯨王三秒鐘就可以解決戰鬥。

哪怕是速度短板。

都可以輕鬆解決這位聖主六品。

「該死,你們這些低賤的東西,竟然敢如此的辱罵於我,當真是該死……真以為我不敢將你們全部都屠殺嗎。」

他怒吼一聲。

雙眸變得通紅起來。

下一秒!

他手中長劍出鞘。

凌厲的劍芒吞吐,登時天地飄血,竟是有數十位修者被他斬殺,

「找死!」

葉天傾也是沒有想到,這位雲海宗的弟子,竟然是能惡毒到這般地步。

直接就開始屠殺修者,

這屬實是太可惡了。

轟隆隆!

天地間,登時有雷霆降臨,

葉天傾使用雷碑之力,將天雷傾瀉下來,雷霆狠狠的落在這位雲穹宮核心弟子的身上。

噗,噗,噗……

他雖然是聖主六品。

但現在的葉天傾,境界已經是達到半步帝尊,乃是超越聖主的存在。

更何況。

雷碑之力,超越大道之力,這點更是無比的恐怖。

莫說此人是聖主六品了。

就算他是聖主九品,領悟二十條,甚至是三十條大道,他都不可能是葉天傾的對手,他面對葉天傾也就只有被碾壓這一條路了。

隨著天雷落下,劈砍在他的身上,他瞬間重傷,大口大口吐血,整個人癱倒在地上。

他的車輦更是已經被轟碎成渣渣,那頭神獸也已經死無葬身之地。

「啊,不……」

雲穹宮的這位弟子,看著自己的妖寵被殺,當即怒吼起來。

他雙眸當中噴火。

他抬起頭惡狠狠的看著葉天傾。

「噗!」

他想要說些什麼,但是剛準備開口,便再度吐出一口鮮血。

此刻的他受傷太重了。

已經是要站不起來了。

。 「你……你想幹什麼……」小平頭不由自主的後退兩步,兩眼驚恐的看著一步步逼近的林辰軒,就好像在看著一個殺人不眨眼的魔鬼一般!

「林……林辰軒……我們無冤無仇的……你不要過來……跟你有仇的是黃毛……你有本事找他去……也找我們哥倆的麻煩……」紅毛青年聲音顫抖的說道。

「行了,別這麼緊張,我不是來揍你們的!再說了,揍你們也沒有任何挑戰性!我只問你們幾個問題,如果你們如實回答,我就放你們走,如何?」林辰軒笑眯眯的說道。

「什麼問題,你問吧,只要我們知道的,一定回答你……」聽到林辰軒不動手,這兩個傢伙才漸漸的鬆了口氣。

「第一,黃毛命令你們幹什麼去?」林辰軒淡淡的說道,「這個問題,我希望你們能如實回答我!」

「黃毛讓我們找個人……」紅毛青年回答道。

「找個人?找誰?」林辰軒皺著眉頭說道。他倒是要看看,究竟是什麼樣的人,竟然能讓黃毛出動這麼多的人去找!

「這個我們也不知道,黃毛給了我們一張照片,讓我們滿大街的去找!一定在今天之內,把人找到!否則我們就不用回去了!」紅毛青年說道。

「找人的目的是什麼,他沒有告訴你們?」林辰軒開口問道。

「黃毛什麼都沒說,只給了一張照片……」紅毛青年如實說道。

「照片呢?拿出來給我看看!」林辰軒覺得這裡面,一定有什麼貓膩!

紅毛青年不敢猶豫,連忙把手機里存的照片拿了出來,放在林辰軒的眼前。

「這究竟是什麼人?究竟能讓黃毛出動這麼大的人力去找?」林辰軒皺著眉頭,心裡十分的不解,要知道,最近王強可一直盯著黃毛呢!在這個節骨眼上,黃毛竟然敢調動這麼多的小弟,去找人,看來要找的這個人,一定不是普通人物!

「林辰軒……不……林大哥……這些事情,我們真的都不是知道,黃毛只是讓我們找人,別的都沒說,我發誓,如果我騙你,就讓我全家死光光……」紅毛青年生怕林辰軒不相信,連忙舉起了三根手指頭,發了一頓毒誓。

「好了!第一個問題,算你們過關了,那第二個問題,孔雲在金券交易場所里嗎?」林辰軒板著臉問道。也沒有太為難這兩個小混混,畢竟他們有了從良之心。年輕人難免會犯了點錯誤,給了機會也沒有什麼。

「孔雲?孔雲是誰?」兩個小混混大眼瞪小眼,一臉茫然,很顯然,他們根本不知道孔雲是誰。

「你們不認識孔雲?」林辰軒皺著眉頭問道。

「林大哥,我們真沒聽說過孔雲啊!每天來金券交易場所的人這麼多,我們也不可能把所有人的名字,都記住啊!」紅毛苦著臉說道。

「好吧!那最近幾天,有沒有什麼特別的人,去找過黃毛?或者進過金券交易場所?」林辰軒繼續問道。

「特別的人……好像有一個……就在今天早晨……一個二十多歲的青年,穿著一身白衣服,看起挺高貴的,根本不是我們清源縣的本地人!」紅毛青年想了想開口說道。

「嘿嘿,就是這個人了!」林辰軒陰森的笑了笑,他記得李楓之前所說,孔雲就是一個沒落的富二代,看起來挺高貴的,符合這一點,雖然現在孔雲家裡沒錢,但他曾經是富二代啊!短時間內,那種富二代的氣質,是無論如何都消除不了的!!而且孔雲也不是本地人,這一點也吻合……

「林大哥,現在我們能走了吧……」紅毛青年小心翼翼的問道,生怕惹毛了林辰軒。

「在問你們最後一個問題,附近有暗哨嗎?怎麼才能進金券交易場所?」林辰軒皺著眉頭問道。

「大哥,你放心吧,黃毛就留下了二十個人看場子,剩下的人,包括暗哨,都讓他派出去找人了!所以這附近,根本沒有暗哨的,你放心的進去吧!」紅毛青年說道。

「希望你們沒有騙我!」林辰軒冷盯著眼前的兩個小混混說道,有句話說的好,人在江湖,不得不防啊!

「大哥,我真沒有騙你……我們都打算離開黃毛了,騙你有什麼意思嗎……」兩個小混混一臉真誠的說道。如果他們是在演戲,那這種演技,絕對比影帝還影帝呢!

「好了,我相信你們沒有騙我,我去金券交易場所了,你們隨便!」林辰軒也沒有為難他們,揮了揮手,就向金券交易場所所在的地方走去。

那兩個小混混看著林辰軒離開的背影,有種死裡逃生的感覺。大口大口喘著粗氣,身上的衣服,幾乎都濕透了!

「兄弟,你說這傢伙去找黃毛哥幹什麼啊!難道黃毛哥跟他有什麼仇嗎?」小平頭坐在地上,一臉虛脫的問道。

「這個我也不知道啊!反正我就知道,最近清源縣,一定不太平了,我們還是趕緊離開吧……」紅毛青年連忙說道。

「對……你在這裡等著,我馬上去找修車的……幾分鐘后,就回來……修好車,我們馬上離開這個鬼地方。」說完之後,小平頭連忙向附近修車的地方跑去!

那兩個小混混真的沒有欺騙林辰軒,一路走過來,他沒有發現任何一個暗哨,也沒有聽到任何動靜。看來黃毛果然把暗哨都調走了!

毫無阻攔的走進金券交易場所里,林辰軒先是左右打量了一番看場子的人,發現都挺眼生的。看來這些人,也不認識他!

既然不認識,那就好辦了!不過他來這裡是找人的!明目張胆的找,肯定會把孔雲嚇跑的,所以林辰軒打算,靠著博彩,把孔雲逼出來……

想明白了之後,林辰軒就走到d資兌換的地方,看著坐在兌換處的一個漂亮的小姐,笑眯眯的說道,「姐姐,我想博彩,給你兌換一點籌碼……」

「你要兌換多少呢?」坐在兌換處的大姐姐滿臉微笑的說道。「兌換十萬以下,只能在一層玩,兌換十萬元以上,能在二層玩。」

「那我兌換十萬零一塊錢吧!我去二樓……」林辰軒笑眯眯的說道,他覺得孔雲,應該也在二樓。

兌換完籌碼之後,林辰軒就直接走上了二樓,還真別說,二樓的環境,比一樓好了許多,無論是裝修上,還是待遇上,都是二樓比較好。而且還有免費的咖啡可以喝呢!

「先生,請問你叫什麼名字?我以前怎麼沒見過你?」就在林辰軒剛剛走上二樓的時候,卻被一個大漢攔住了。那個大漢見林辰軒抱著這麼多的籌碼,說話還算客氣。

「你又是誰?我還么沒有見過你呢!一邊玩去,別打擾老子的d性!」林辰軒白了那個大漢一眼,怒斥道。

「先生,對不起,請你說出你的名字……」那個大漢攔住了林辰軒,堅決不讓他過,因為黃毛有過吩咐,千萬不能讓陌生人進金券交易場所。

「我姓李,叫李楓!」林辰軒笑眯眯的說道,如果孔雲在這裡,聽到李楓這個名字,一定會有所動靜吧!

「李先生,我看著你怎麼眼生呢?你以前沒有來過我們金券交易場所吧?」大漢眯著眼睛看著林辰軒問道。

「誰說的?我去過你們金券交易場所!當時你們的金券交易場所,還在地下室呢!靠,搬遷都不知道告訴老子一聲,害的老子找了好久!」林辰軒一臉不悅的說道。

「李先生,你是做什麼工作的?」大漢眯著眼睛,宛如毒蛇一般,冷笑道,「我覺得李先生,像吃公家飯的。」、

「你開什麼玩笑?吃公家飯我會只兌換十萬塊錢的籌碼嗎?哎呀,你到底是誰?為什麼攔著我,不讓我博彩?你們金券交易場所的負責人呢?把他給我找來!我倒是要問問,我籌碼都兌換好了,你們憑什麼不讓我博彩!」林辰軒一臉怒氣的盯著那個大漢說道。那張略微英俊的臉龐上,除了憤怒,還是憤怒。

「先生,請你說出你的職業!」大漢繼續冷著臉問道,從林辰軒進來的第一刻起,他就覺得這傢伙不對勁,完全沒有一般d徒身上的那種狂熱。也就是說,這個讓根本不是d徒!

「大熊,你幹什麼呢!」就在這時,從三樓的樓梯上,忽然傳來一個威嚴的聲音。

「磊哥,我覺得這小子可能有問題……」

還沒等大漢把話說完,只聽杜磊皺著眉頭,開口說道,「有什麼問題,我們是開門做生意的,你堵著人家,不讓人家進來,也不合規矩啊。」

「那好吧……」聽了杜磊的話,大漢只好退到了一邊,畢竟現在杜磊可是黃毛哥身邊的心腹。比他高出好幾個等級呢!心腹的話,他怎麼敢不聽呢。

「大熊,這些小事你都不要過問,我要去趟廁所,你守著三樓的門口,黃毛哥和重要的客人正在談話,你記住,不要讓任何人上來!這是黃毛的命令!你守住三分鐘就行了!」杜磊滿臉凝重的說道。

「好,磊哥,你放心的去廁所吧,這裡交給我了!!」大熊微笑著說道。

。 溫惜笑著,「非常高興能夠擔任U&M的代言人,我也非常高興。特別高興能夠認識樓總,希望以後合作愉快。」

樓箬雪親昵的摟著溫惜,樓箬雪的身高跟溫惜差不多,兩個站在一起,樓箬雪身上穿的也是星光系列的西服,黑色的西服,下面是扎染的星光風格的紗裙,整個人看上去氣場又幹練,又不失華貴。

一看就是妥妥的女強人。

她雖然個子沒有溫惜高,再加上溫惜腳上踩著的是一雙恨天高的,但是氣場強勢。而溫惜,一個清冷如玉的氣質美人,兩個人舉著香檳合照,很快就在各大網路掀起了高潮。

20億票房新人黑馬女神,加上創立品牌十年的奢牌女王樓箬雪。

兩個人的合照,可以說是平分秋色。

這一次官宣代言人,熱度空前。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