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推了推眼鏡:

2022 年 3 月 25 日

「世事無常。師傅也許是因為知道你會有這種反應,所以才會讓我一直隱瞞吧?如今你回國當了中醫,師傅讓我轉交給你的東西,我也可以放心交給你了。」

顧兮兮眼眶含淚,似乎不願意接受這個現實。

慕千塵不忍心再打擾她。

起身輕輕拍了拍她的肩膀:「兮兮,節哀順變,我先走了。」

臨出門的時候,慕千塵的腳步頓了一下。

他回頭看了顧兮兮一眼,眼前浮現出了那日師傅臨死前的場景:

師傅躺在病床上,口吐黑血。

唯一留給他的一句話就是:

「別告訴兮兮,我是被他們害死的……」

。 帝都,某別墅。

看到網上顏知許操控飛機時與塔台的對話,一個少女單手撐著下巴沉思了一會兒之後站起來屁顛屁顛地跑向坐在沙發上打遊戲的少年,「二哥二哥,你快聽聽這是不是大哥?聲音聽起來好像啊。」

正在打遊戲的少年生的俊郎,良好的家庭教養更是將他襯的龍章鳳姿。

他掀了掀眼眸,「小丫頭片子在想什麼?大哥一心撲在醫學上怎麼可能轉行當了塔台工作人員。他要真是指揮員我直播吃屎。」

說完后他低下頭,捧起手機繼續打王者。

「……」

站在原地的小女生氣鼓鼓的嘟囔著粉嫩嫩的嘴唇,輕輕哼了一聲。

瞥了眼正在打遊戲的哥哥,不滿地插著腰另一隻手指着他。

「二哥放心好了直播吃屎的事情我不會忘記的。」

她敢肯定以及確定指揮的塔台工作人員就是大哥。

少年扯起嘴角嘲諷,「傅胖胖,你在想吃屁。」

大哥那人對醫學有多着迷家裏人都知道,絕對不是那種棄醫轉業的人,更何況還有個醫院要管理呢大哥根本跑不了。

——

飛了一個多小時,飛機上的乘客們安全抵達浦省江城。

一下飛機節目組人員領着他們東拐西怪與其他嘉賓匯合。

顏知許包裹就一個迷彩背包,單手拎着很輕鬆。

但顧鳩可就慘了,一大個密碼箱裏撞的東西估計不少為了立人設又不想把行李讓給助理推。

跟着走了一小段路后額頭溢出密密麻麻的汗水引得直播間的粉絲們心疼的不得了。

走了大概六七分鐘左右,他們成功見到其他嘉賓。

那幾個身形不一形象不同的幾人站在一塊,足矣讓很多人不用對比便黯然失色。

看到他們,顏知許眼眸里擰並沒太多的驚訝,禮貌頷首。

顧鳩沒想到節目組手筆會這麼大一時間愣了片刻隨後整理儀容問好,「你們好。」

其餘幾人也紛紛互相與他問好,一時間現在的氣氛其樂融融。

【啊啊啊,我瘋了,我看到了誰?我的天我竟然看到了容城,容城,天嚕啦!這是容城第一次參加這種綜藝錄製吧?瘋狂.jpg】

【容城好帥,瘋了,我已經截圖保存下來了以後天天舔屏。】

【我靠,花時影!!影后影帝竟然同框了還一起參加節目,這陣容也太豪華了吧?!】

【雙王碰面啊這是,還有正當紅的TZX男團成員秦楚!實力派演員林鹿安!】

【我滴媽,這絕對是今年綜藝陣容最豪華的一檔節目,節目組花費了不少資金吧?偷笑.jpg】

【我看見了老牌國家一級認證演員卓正和,他今年都45歲了但是看起來一點也不老。】

【跟他們一比我頓時覺得莫舒安,顧佳盈還有玉芙蓉他們幾個人low爆了。撇嘴.jpg】

【雖然少了個莫安安,但是顧佳盈玉芙蓉和顏知許三個人之間的撕逼也很有看點啊。】

【咳咳咳……請不要把舒安跟莫安安放在一起比較,兩個人不是一個檔次的。】

【樓上的真是迷之自信?哪來這麼大的臉?莫舒安最近也是各種黑料不斷吧,耍大牌脾氣不好虐待工作人員……】

……

。「哎呀,一句兩句和你說不清楚,反正這絕對不是我自願買的。」

就算是心裡有那麼一點的自願因素,夏語寒也不可能承認。

導購員大包小包地整理好,問了夏語寒的地址,說天黑之前能送到家。

夏語寒和秦怡然又去逛其他的地方。

看著兩人走……

《招惹》第二百六十三章生不如死 賀執遇吃好晚飯就回去了,宋相念將剩下的菜罩起來,她回到浴室將衣服洗完后晾到了陽台上。

她抱着賀執遇的外套下樓,衣服上彷彿尚存他的體溫。小區里好幾盞路燈壞了,無人修理,宋相念一人踩着孤寂的影子獨行。

剛走沒幾步,卻突然下起了小雨,真是毫無預兆,宋相念加快腳步往前跑去。

雨一直沒下大,甚至感受不到雨珠,但是雨絲很細很密,宋相念越發抱緊了那件外套。

她跑向了對面的小區,間隔不到五十米就有兩家乾洗店。

一家門面寬敞,很是氣派,一家門口堆滿了雜物,滾動的屏幕上寫着充值洗衣優惠。

宋相念手掌在外套上輕撫,隨後腳步堅定地進了那家大店。

「你好,我想洗件外套。」

服務員將衣服拿過去,仔細地看了幾眼,「最低三百八。」

宋相念真沒想到這麼貴,「還能優惠點嗎?」

「你這衣服貴啊!」

對方還不愛洗這種高奢品呢,她將衣服放在櫃枱上,拿了另一人遞過來的大衣。「四十。」

早知道,她就不讓賀執遇給她披上了,宋相念有些猶豫,但又怕太便宜的店把衣服給洗壞。

「那好,洗吧。」

「填個單子。」

宋相念從乾洗店出來,她將緊攥成一團的單子塞進了口袋內。

頭髮已經被沾濕掉,宋相念站定了腳步輕仰面,宣婧說話雖然惡毒,但每一句話都乾脆地往她敏感處捅。

雨水滑過了宋相念的眼皮,就像是留下的一串串眼淚。

不光她是清醒的,別人也是清醒的,都知道她跟賀執遇不配。

有人正行色匆匆地趕路,一下猛地撞在宋相念肩膀上,對方只丟下了一句對不起,便頭也不回地跑了。

對面的街道上,賀執遇撐著傘想要過去,可腳步只是挪了一下,他便停住了。

他知道這個姑娘敏感得要命,也不想在此時看到她強顏歡笑,沖他甜甜地喊一句小賀先生。

宋家好像沒什麼親戚,家裏出了那麼大的事,宋相念看着還是孤孤單單的。

兩人一前一後,隔着一條馬路在走,賀執遇目送她走進小區后,這才坐進了旁邊的車內。

醫人者也需要被醫治,宋相念心裏留下的瘢痕,靠她始終無法自愈。

她回到家忍不住望向那些剩下的飯菜,原來被人時刻牽掛的感覺,這麼美好。

宋相念在御湖灣做了挺長一段時間,賀執遇來到衣帽間門口,看到她身影忙碌。

「這兒要是整理好了,你以後還會來嗎?」

「當然會,」宋相念將剛熨好的襯衣掛放在衣櫥內,「憑着小賀先生這破壞力,我覺得我還是要天天過來。」

「那你把它整理好吧,我不搗亂,不過你要說話算話。」

「真的?」

「多久能好?」

「晚上就行了。」

宋相念將賀執遇推了出去,「你先別進來,不許偷看,到時候給你個驚喜好不好?」

賀執遇由着她,轉身便進了工作室,一直到晚上,宋相念才結束閉關。

「小賀先生。」她在門外喊了聲。

賀執遇走出去,宋相念讓他去房間看看。

她跟在他身後,賀執遇到了衣帽間門口,並未往裏走。「這種時候,你不該捂着我的眼睛嗎?」

「看來你言情劇沒少看。」

宋相念語帶笑意,但還是很配合他。

她身高差了賀執遇一大截,只能踮起腳尖,兩手穿過他的頰側找到了賀執遇的眼睛,並將它們捂了起來。

「好,往前走。」

賀執遇走得很慢,這樣宋相念才能跟得上他,她像只無尾熊一樣掛在他的身後,一不小心踩了他的鞋子。

「當心。」賀執遇感覺到她踉蹌著跌向旁邊,他忙伸出雙手將她撈回來。

他的手掌貼在宋相念腰側,掌心就像是蓄了一團火,宋相念趕緊鬆開手臂。

衣櫥的櫃門全部打開着,入目的都是極致的白,宋相念的收納方式並不是最死板的疊放。

每一件衣服都找到了合適的位置,就好像回到了自己的家一樣。

宋相念其實是有些忐忑的,她怕賀執遇接受不了,精神上會失控。

「你都不誇誇我嗎?」宋相念探出個腦袋,望着賀執遇一臉冷漠的表情。

他始終不說話,視線陰沉,凝望着面前的一幕。

宋相念屏息凝神,她總要找到突破口,去嘗試,即便是失敗了,但也要帶着賀執遇闖一闖。

窗邊有徐徐香氣飄來,一束茉莉迎風插在花瓶內,宋相念在賀執遇的面前揮了揮手。

「不喜歡么?那我把它變回原樣好不好?」

她說着就要轉身,手腕處卻被人輕輕地握住,賀執遇將她拉回到跟前來。

誰說他不喜歡的。

賀執遇心裏從未如此刻這般平靜舒適過,久治不愈的潰膿處彷彿被下了一劑猛葯,極致的疼痛過後,便是緩慢地治癒。

。 「羽楓哥哥……」琳兒追趕者他的腳步,他走的很快,像是故意丟下她,一步一步的走,阻隔開黑白的線條,大街上虛幻的人影開始歪七扭八起來,那些黑白的線條繞著她的整個身體,像是一條又一條的枷鎖,她快步的追著,離他卻越來越遠。

像倒退著過去的遠山,她的腳步卻越來越沉,那一聲聲的呼喚也越來越渺小,甚至聽不見了,留下他漸漸模糊的身影,那雙溫柔的眉眼,在她的心裡回蕩。

「羽楓哥哥……等等我……」琳兒呼喊著,卻沒有回應,那個小小的人影在黑白的線條中穿梭,忽遠忽近,那個胖男孩獃獃的出現了,那種模仿他笑容的樣子讓她的心在顫抖,那個齙牙女孩狠狠的盯著她,那種無聲的警告讓她的淚在眼眶裡委屈的轉動,她星星般的眉眼亮著,始終有他的身影,卻遙不可及,無法觸碰。

她忽然記得了,在雲端的日子,眾神愛護著的她像是整個世界的掌上明珠,她到的地方,日月為其舞蹈,群星為其歌唱,在那座潔白的明月橋上,她第一次見他,便是這樣,沒有她曾經活過的哪一天比得上這一天,她星似的眼盯著他看,他向她微笑,不分一絲的多餘的目光給她。

「羽楓哥哥……請你等一等……」她踉蹌的險些跌倒,黑白的房屋紛紛陷落,像粉墨的條帶被生生的抽離,柔軟的倒下,福利院的所有人都惡狠狠的盯著她看,那些張牙舞爪的怪人撲向她,包括那個胖男孩,他尖厲的牙齒和恐怖的爪子在她的身上撕咬,那一張張讓人害怕的臉像是泡過酸腐的溶液,那一副副讓人生惡的面孔奸笑著,摧殘著她的內心。

那個男孩在遠處回過頭來,靜靜的看著她,就像超然於世外,與她沒有任何干係,那雙溫柔的眼,之於她,隔著九天銀河,冷漠的不落星辰。

在她的心裡,一遍又一遍的回蕩著牧園的歌聲。

「你真的能帶我離開這裡嗎?」潔白的羽翼逐漸凋零,像是星光一點一點的飄落,落在那七色的雲彩上,無影無蹤。

「當然,我親愛的天使,這天空的牢籠……這自由的枷鎖……我都將為你破除,讓我這污穢的鮮血注入大地的血脈,讓我這骯髒不堪的靈魂為你帶路,讓我這個小小的惡魔,為你,衝破,這黑暗的天空……」

血染的薄翼張開著,向那暴怒的雷霆傾訴,這嚮往著天空的鳥兒,墜往大地,不再奔走。

【白靈山密室】

「能夠這麼快喚醒他的靈魂,著實有些不可思議,就像他自己想要更快被拯救一樣,以我的靈力要把控好這樣的鬼族之術還是有些困難的,總之,一切都很順利,就再好不過了。」老醫師的臉上有些汗水,接連兩天的醫治讓她有些虛脫,她扶著艾瑞卡的手臂站著,有些勉強的說著:「明秋,接下來就是靜養幾天就好了,天部第二關修鍊可以拖一拖,不急的,別得不償失……」

「嗯,你也好好休息……」大總管的手背在背後,看著已經有呼吸的長羽楓,再看已經濕透了衣衫的琳兒,他搖搖頭,看著離開密室的老醫師,一時間竟然也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他看著艾瑞卡,招呼她到身邊問道:「你們是在哪裡遇到的敵人?」

「清風山路上的森林裡,他們好像埋伏在那裡……」艾瑞卡看著大總管,尊敬又真摯。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