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腥!

2022 年 3 月 24 日

身後一個大扳手直接向裏面投擲了進去,對不住只能先扳手一個!

姚窕轉身就向牆上爬,跑的像是竄天猴,頭髮像是鑽天箭。

生死關頭,人的應激反應是超乎尋常的,哪怕是一個柔弱女子,沒有一片強健的肌肉,最終也無意識的超越了自我,莫名其妙頂着巨大的壓力爬上了巔峰。

巨齒鯊一身的藍色與假白竄了上去,巨大的頭身重量驚人卻伸手矯健,那寬闊的喉嚨吞進扳手之後,根本無知無覺,甚至扳手的長度還沒有它那緊密的牙縫大。

它在身體竄出的最高的位置,與姚窕對視着——

姚窕驚恐的雙眸和恐懼的呼吸已經要將自己吞沒,甚至隨時有可能一命嗚呼,但是別在腰間的筆記本都要顫抖的掉下去時,姚窕劇烈顫抖的手從石壁上面鬆開了一個,然後將腰間的筆記本固定好了,繼續向上爬!

巨齒鯊跳躍的最高的高度也不過是如此了,一頭只靠着人類餵養的巨齒鯊,就是有着難以跨越的身體素質。

果然,就在姚窕雙眸驚悚堅定地拼搏之後,巨齒鯊沒能將她吞下去,反而是掉進了海中,然後拚命向上跟姚窕的身體持平,逮住她的腳準備將她拖回海中進行撕咬啃噬。

奈何姚窕的拼搏向上完全不給小鯊絲毫逮住的機會。

漆黑的眸子還在拚命爬,左右兩次獃滯的6元老還有他的兒子都在怔怔的看着她。

明明是最後才爬上來的,而且竟然超過了他們?

姚窕哪知道別人現在已經在感慨她的逃生能力,他只知道現在爬的同時還要兼顧自己腰上別着的筆記本別被人偷了去,別掉下去,於是一邊爬,然後再騰出一隻手順便摸摸腰間的筆記本是不是還在。

果然,就在繼續向上爬的時候,她的腳被拽住了。

怎麼爬怎麼拽也拽不回來,姚窕生氣的低頭看下去,現在可是在逃命還有心思跟她爭搶!這個不要臉的!

姚窕一看,是6元老的那個兒子,手臂上面的力氣越來越小,再不向著上面的窯洞爬去,恐怕就會失去力氣掉進巨齒鯊的尖牙上扎死!

她用腳拚命地向他的掌心踹下去,可是對方在用力將她扯下去,甚至是把她當成了扶手向上爬! 「融合!」

陳凌沒有任何遲疑。

瞬間,有關計算機的相關知識瘋狂的湧入陳凌的腦海,因為信息量太過龐大,導致腦子傳來一道刺痛,像是要撕裂開一般。

好在陳凌有思想準備,提前做好準備,咬牙堅持下來,否則這一道刺痛,很有可能讓他當場昏迷。

這種撕裂的疼痛,來得快,去得也快,不到3秒的時間,徹底消失。

伴隨着腦部疼痛的消失,陳凌從一個計算機編程白痴一躍為計算機大師!

在尋找系統破綻與漏洞,攻克防火牆等等方面,擁有非常豐富的經驗。

此時的陳凌感覺自己只要有一部可以上網的電腦,便可以控制整個網絡世界一樣。

當他聽到周圍響起的鍵盤聲,感覺就像是美妙的音符,自己的十指都有點忍不住跟着敲動。

「超級黑客,只要給自己一台配置足夠的計算機,把聯邦的電子金庫黑了,都沒問題。」

陳凌沉浸在這種微妙的感覺,嘴角不時露出一絲笑意。

徐局見陳凌一直保持微笑,忽然感覺有點熟悉,但是又說不上來,好像在哪裏見過。

「我們去開會吧,我給總政彙報一下思想情況,最近感覺思想有點鬆懈了,你們來得正好,我當面檢討。」徐局道。

因為在營救行動中的重大失誤,讓徐局產生很大的心理壓力。

雖然沒有造成嚴重後果,可是下次呢?誰能保證,還有這樣的運氣?

陳凌卻突然說道:「你們這種網絡抓人,太簡單了。」

徐局詫異的看向陳凌,道:「你懂這個?」

網絡信息定位系統,全方位監控整個西海市,就像是一張無形的大網,讓犯罪分子無處遁形。

這是一個龐大的信息工程,徐局是投入大量的精力,整整用了5年的時間才搭建起來,可以說是彙集了大量的網絡精英人才。

可是在對方眼中,似乎很簡單啊!

陳凌點頭,道:「略懂,我能將剛才你說的那些人全部定位出來。」

徐局愣住了。

全部定位出來?有這麼容易?這些人都精明得很,身上有沒有安裝有定位源,怎麼定位?

要是能的話,他早就將所有人揪出來,何必像現在這樣,一個區域,一個區域的搜索,費勁又費時。

不對,你不是總政過來的人嗎?他們有這樣的人才?

陳凌道:「這些通緝犯都被人定位跟蹤了,用的不是你們的網絡,只要動用一些手段,就能追蹤定位,以你們的人手,能一天內結束。」

徐局半信半疑的看着陳凌,道:「你怎麼知道?」

陳凌微微一笑,道:「從你們的監控數據判斷出來。」

「確定,他們身上都裝有定位器?」徐局眉頭鎖緊。

「確定。」陳凌篤定的說道。

徐局臉色瞬間有點難看了。

如果真是這樣,鐵定是老范搞的鬼!你給那些人都裝上定位,卻不告訴我,然後跟老子說,公平抓人?

公平在哪裏?

陳凌微微一笑,道:「徐局,您是不是被人坑了……」

徐局唰臉色變白了,意識到情況不對,差點衝上去捂住陳凌的嘴巴。

「你說什麼,我聽不懂。」

徐局渾身都不自在,這裏那麼多人盯着,要是聽出問題,知道這是一場演習,下面還怎麼搞?

陳凌繼續說道:「徐局,我過去就是搞計算機,在追蹤方面,還算過得去。」

徐局定了定神,將對方沒有在這個方面繼續說,暗暗鬆了一口氣,道:「原來是這樣,說說看,你怎麼定位抓人?」

如果對方真的有這個能力,自己反過來利用定位源,把人都抓了,不算違規吧?

你老范偷偷這麼搞,就不許我這麼弄?

陳凌道:「很簡單,我編寫一個程序,讓你的人配合就行。」

說着,走到一台電腦前,坐下來,開始熟練的操作起來。

徐局本來想攔住,這裏可是監控系統重地,不是輕易讓外人接觸的東西,尤其是這個系統。

只是對方是從總政來的,身份肯定問題,不擔心泄密,要是攔住對方,回頭他回去寫報告,說自己思想不純,政治覺悟不夠高…….

自己跟誰解釋?

「這小子多半是計算機理工男,手癢吧,讓他折騰一下,應該沒什麼。」

徐局忍住了,而且他也有點小小的期待,萬一他真的能做到呢?

林雪則是有點好奇的走到陳凌身邊,不過也沒多問,他想玩就玩一下,反正是軍人,是英雄,絕對不會幹出傷害國家利益的事情。

陳凌迅速的調出警方警力分佈后,快速的記在腦子裏。

敵後偽裝滲透的記憶能力再次發揮了作用,基本可以達到過目不忘,掃過一眼,便全部記下來。

他在記清楚分佈圖后,迅速的敲打鍵盤,編寫一個黑客程序。

十分鐘后,陳凌輕輕的撬動回車鍵。

啪!

下一刻,指揮中心所有坐在電腦前操作的工作人員,眼前的熒幕突然定格,無法操控畫面了。

「怎麼回事,我的電腦怎麼失控了?」

「我的也是!」

「我們的電腦遭受病毒入侵了?」

「不好!」

所有的程序員臉色大變,一個個手忙腳亂的操作起來,希望能夠重新奪回控制權。

徐局看到這個情況,同樣大吃一驚,急忙問道:「怎麼回事?」

陳凌淡淡的說道:「沒什麼,不用緊張,我奪了這裏的管理權,給我幾分鐘的時間就可以。」

徐局急忙扭頭看向旁邊正忙得冷汗連連的工程師,終於意識到,這小子不是在開玩笑!

不是,你未免也太淡定了吧,這是整個西海市公安廳網絡監控中心,你輕易的把管理權給奪了?

你知道,要是換做平時,你知道這個問題有多嚴重嗎?

此時,監管網絡平台總工程師後背全部濕透了,不管自己怎麼努力,都無法切斷對方的程序入侵,拿回管理權!

唰!

程序總工程師轉頭看向陳凌。

「你奪了我的管理權?」 是可忍,孰不可忍!

黑木棺材裡面的存在表示自己忍不了了,敵人都打到家門口了,再忍氣吞聲,難道還要等敵人掀開他的棺材板嗎?

砰!

於是,黑木棺材裡面的存在自己掀開了棺材板,真.掀棺而起。

呼……

一股濃郁的灰色霧氣頂飛了棺材板,伴隨著灰色霧氣漂浮起來的是一個真.皮包骨頭的老人。

老人的皮膚上布滿了灰色斑點,白色渾濁的大眼珠子瞪得老大,頭上僅剩的幾根白色頭髮根根豎起,真.怒髮衝冠!

「你死定……」

「停!」

帕爾打斷了老人標準的反派狠話,他做了一個暫停的手勢,然後在打量老人一番之後好奇的問道:「冒昧的問一下,你是誰?為什麼會在這裡?」

「呵呵呵……」

看著不知天高地厚的帕爾,老人低沉的笑了起來。

呼……

然後老人一揮手,濃郁的灰色霧氣順著洞穴的牆壁蔓延到了整個洞穴,將這裡形成了一個與外界隔絕的灰霧領域。

直到此時,老人才停止笑聲,認認真真的看了闖進來的帕爾一眼,臉上帶著可怕的笑容,道:「問得好!問的好啊!你問我是誰?不知道你有沒有聽過黑靈.黎明這個名字?」

「沒有!」

帕爾直接搖了搖頭,不過這也讓他確定這個老人是黎明家族的人,看模樣應該年紀不小了。

「也是……」

老人理解的點了點頭,繼續說道:「已經過了幾百年了,外人不知道也很正常。」

「啥?幾百年了?」

帕爾掏了掏耳朵,驚訝的看著皮包骨的老人,他活了幾百歲了?豈不是說……

瞪大眼睛,帕爾卻沒有在老人身上看到任何強大的……不對!這個老人本身的形態就有些不對!

嘶……

突然,帕爾倒吸了一口涼氣,滿臉震驚的看著老人,驚呼道:「你不是活人!你竟然是靈魂!」

「咦?」

老人愣了愣,而後拍著手掌讚歎了一聲:「不得不說,你眼光不錯啊!」

呼……

一股陰風吹過,老人皮包骨的身體開始透明起來,然後又恢復了看似實體的狀態。

「這個老人的靈魂究竟強大到了什麼程度?魔法境界又是幾星?」

帕爾看得心驚肉跳的,這個老人絕對的他遇到過的,除了神靈以外最強大的敵人。

緊接著,帕爾就思索起了對敵致勝之法,同時問老人問題,以此拖延時間。

「我是來找黑日.黎明的,你知道黑日.黎明在哪嗎?」

「呵呵。」

老人看出了帕爾的小心思,但卻絲毫沒有在意,強大到碾壓這個時代的實力是他信心的來源,而且他也是很久沒用本體來跟人說話了,布置許久的計劃總得找人傾訴一下不是?

還有什麼比隨時可以摁死的敵人,更好的傾訴對象嗎?

所以在陰笑一聲過後,老人還真就回答了帕爾的問題。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