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兒,算算日子,李天薇也快生產了吧?」蘇常笑陰鷙的問。冬兒想了想,點頭,「好像是,我聽南星說,好像已經推遲了兩天。看情況,這幾天可能就要生了!」

2022 年 2 月 26 日

蘇常笑一巴掌拍在桌上,「哼!不能讓她生下這個孩子!她一旦生下孩子,王爺的心思就全在她身上去了,到時候趙王府哪裡還有我一席之地?」冬兒怯生生的看著蘇常笑,「那娘娘,你預備怎麼辦?」

蘇常笑眼裡溢起一抹殺意,「那當然是要她胎死腹中,一屍兩命!」「啊……」冬兒嚇得雙腿一軟,差點栽倒在地。

「你啊什麼啊?」「沒,奴婢沒有。只是娘娘,如果王妃出事的話,恐怕王爺會很傷心。」

娘娘不是很愛王爺嗎?又怎麼捨得讓他傷心呢?「你這樣一說,倒是提醒我了。如果直接弄死李天薇,王爺一定會對她心懷愧疚,會永遠記得她。我可不想讓他心裡有這個女人,在弄死她之前,我要先毀掉她的名譽!只有讓王爺以為她是個水性揚花的女人,他才會真的厭惡她,忘了她!」蘇常笑猙獰著道。

冬兒害怕的問,「那娘娘要如何行動?」「我要找一個男人來毀掉李天薇的名聲,她就快生產了,未免夜長夢多,我要馬上行事。」

「娘娘,你要找誰?隨便找個車夫、馬夫可以嗎?」冬兒問。「不行,憑李天薇的身份,她怎麼可能看得上車夫?王爺不會信的。我們可以花重金,找一個死囚,讓死囚冒充成有錢的公子哥,造成李天薇和公子哥偷晴的假象,王爺才會信。」蘇常笑冷笑。

「死囚?」冬兒疑惑道。蘇常笑點頭,「是,死囚反正也是死,只要給他家人足夠的錢,他什麼都會幹。你去把夏陽叫進來,我有事和他吩咐!」

冬兒雖不願意辦這種事,但她和蘇常笑是一體的。她害怕遭到夏荷的下場,只好趕緊出去找夏陽。

-蘇常笑吩咐完夏陽后,就去客棧等夏陽的消息。

很快,夏陽就動用自己的關係,從大牢里找了一個死囚。他叫人給那死囚洗了澡,颳了鬍子,再給他換上一身華麗的錦袍,這才把那死囚帶到蘇常笑面前。

客棧里,蘇常笑冷冷的掃了這死囚一眼,沉聲道:「你因搶劫殺人,犯了死罪,今年秋後便要問斬。你家裡還有一個妻子,兩個兒子對不對?」「是,反正我也是死路一條,夫人有什麼盡可吩咐。只要你能保我妻兒後半生的容華富貴,我什麼都願意干!」那死囚冷聲道。 楚長安還未反應過來,少年修長的手拂過「她」額間,刺痛襲來。

「她」現在只是一隻凡虎,對他們構不成什麼威脅,蕭琦看著也不是要殺「她」的樣子——

他在打什麼主意?

「牛鼎烹雞,簡直胡鬧!」

熟悉的冷哼聲響起。

蕭琦像安撫似的,順了順「白虎」的毛,看向蕭伯。

「都多大的人了,還這麼容易生氣。」

蕭伯:「……」

早晚被這臭小子氣死!

……

暗道盡頭,另有一番光景。

……像是在一座山莊內。

蕭伯跟在蕭琦身後,兩人一路無言。

——事實上,除非被蕭琦氣到,蕭伯很少說話。

離師父的院落漸近,蕭琦臉上再不見一絲笑意,眼底也覆上一層冰霜。

「蕭琦,我知道你心有不甘怨懟。」

似乎猶豫了許久,蕭伯慢慢開口道。

「但這麼多年,我們都挺過來了。」

「裡面那位大人,脾氣不好,你……」

「蕭伯多慮了,我清楚我該做什麼。」

蕭琦回頭望了一眼蕭伯,隨即轉身獨自走入了院落。

……哦,還抱了她這隻老虎。

蕭伯愣了好一會兒,候在院落外。

院落里靜悄悄的,空無一人。

直到蕭琦在一扇門前站定時,她才見到了一個「活人」。

「主人,少主到了。」

楚長安盯著這恭恭敬敬的丫鬟。

一種她說不清的詭異感和熟悉感在心中蔓延開來。

「徒兒,進來吧。」

蕭琦推開門,一個坐在輪椅上的少年郎映入眼帘。

紅衣烏髮,那張熟悉的美得雄雌莫辨的臉……

楚長安在對上蕭琦口中的師父那雙眼時,許多疑惑,瞬時消失的一乾二淨。

難怪。

是他,那就對了。

這個人,是十多年前被魔宮,輝耀殿都忌憚的存在。

這個人,在世人眼裡,早已死在十幾年前。

這個人,是上輩子毀掉魔宮的主犯,她追殺了百來年的人。

如今,他還不是鶴髮童顏的模樣,楚長安盯著他那頭烏髮,若有所思。

報仇,還是趁早好。

幾十年後的姬殤,太恐怖了。

「怎麼還帶了只小老虎。」

姬殤懶懶掃了一眼「楚長安」,狹長眼眸微暗。

「師父放心,我已對它下了聽言蠱。」

姬殤點了點頭,身後傀儡推動輪椅。

「隨我來吧。」

兩人進入內室,霧氣氤氳,熱氣騰騰。

楚長安看著眼前這溫泉。

她:「……」

什麼情況?

這師徒倆,不是應該開始商量什麼「復仇」的計劃么?再不濟,聽不到秘密,姬殤教教蕭琦傀儡術和蠱毒,讓她瞧瞧也好啊——

蕭琦放下「她」,無比自然的開始寬衣解帶。

楚長安:「!」

作為一隻凡虎幼崽,還是只雄的,「她」現在應該幹什麼?

楚長安回頭瞧了眼姬殤,姬殤眼底晦澀不明。

上一世,姬殤這老怪物活了四百多年,一直都是孤身一人——

莫非!

「楚長安」斂眉。

哪怕這老怪物保持著一副少年模樣,但這老怪物同蕭琦父親少年時便是好友,能年輕到哪裡去?居然妄想……

為老不尊! 而在這個時候,只看見,李石的手上拿著一個話筒站了出來。

他在這個時候,開口說道。

「今天呢,主要就是因為這華潤集團成功的加入了我們這宏遠集團,完成了成功的一個大單。」

「所以我覺得在這樣的情況下,我們還是應該要好好的慶祝一番,今天大家在這裡要吃好玩好。」

「要放鬆起來,不要讓自己太過於緊張,今天我們就不談一些關於工作上面的事情。」

說完這話之後眾人也感覺到特別的開心,其實這與其說是一場聚會,其實並沒有想象的那麼簡單。

因為對於這些人數,這李石也沒太多限制,因為他本身就是一個左右逢源的商務人,是那麼自然是不需要在意太多的問題。

所以對於這樣的一個情況倒是放鬆了不少。

而在這個時候,大家也是非常開心,畢竟他們也知道這李石的身份,所以也非常的膨脹,在看到面前這一幕的時候,林洛倒是一臉的淡定。

畢竟要知道這華潤公司能夠賺錢的話,那麼這宏遠集團必定是不會虧損的,也會賺更多的錢。

那也就代表著他這邊可以賺的錢只會變得越來越多,這對他來說當然是大好事一件,所以他自然是不需要去管理這麼多。

不過在這個時候,其實他還是要謝謝自己面前的李石,恐怕單靠著他自己一個人恐怕還是有些困難。

畢竟他也沒有這方面的本事和天賦,在這裡時說了一些場面話之後,整個氛圍倒是特別的輕鬆。

在整個下午的時候,眾人都在喝酒聊天,但是好不痛快,顯得格外的輕鬆,林洛也是在這別墅邊上看著風景,吃著烤串。

整個人也非常的放鬆,這種感覺讓他如痴如醉,很是舒服,也沒有人來找他的事。

但是在這個時候,旁邊卻突然傳來了吵鬧的一句,眼看著在旁邊的酒桌上面。

旁邊的一名女子一直在推著。

「王總,我今天已經喝了足夠多的酒了,你不用再讓我喝酒了,我再喝的話恐怕就要不省人事了。」

但是在他說完這句話的時候,旁邊一個戴著眼鏡的肥肥胖胖的老總,卻在這個時候,開口說道。

「那怎麼能行呢,今天要是你不喝酒的話,那麼氣氛豈不是沒有了,而且這裡這麼多人全部都在等著看你。」

「你要是這個時候,突然不喝了,豈不是不給我們所有人面子了,這個當然是不行的。」

林洛在旁邊看著這一幕,他認為這隻不過是普通的勸酒而已,他也沒有必要去管理這方面的事情,只不過是需要在旁邊看個熱鬧而已,這一切跟他都沒有多大的關係。

但是在過了一會兒之後,就只看見這女子反抗的非常的激烈,但是很明顯因為前方是他的老總。

所以他也不可能說出什麼太過於強烈的話語來,特別是在面對於對方的勸酒的情況之下,他也不好再多說什麼,整個人陷入到一陣非常被動的局面當中去。

當然到現在這個情況下,林洛也沒打算摻和進去,反正這也不關自己什麼事情。

林洛也只不過是把自己當做是一個旁觀者在旁邊看戲,而在這個時候,突然有一個人站了出來。

。 守真道人挺身而出,守護著雲溪宗最後的尊嚴。

可是,此時的林踏雪哪裏管得了這些。

什麼地靈根,什麼經營勢力,統統給我滾蛋。

她現在猶如抓住最後一根稻草的賭徒,渾身都籠罩着一層可怕的戾氣。

守真道人驚疑不定的看着林踏雪,這才發現眼前這位崑山宗的內門弟子有些不對勁。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