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語淡漠,方人傑卻眼露駭然。

2022 年 2 月 22 日

因為在老人聲音出現的前一瞬,他的右手便被禁錮在半空!

一如方敬爻在外界欺壓正一宗諸人一般,仙墟老人在此地,取他性命同樣易如反掌!

響起子母留影球一直在投影仙墟畫面,方人傑心內的恐懼才散了許多。

想把手抽回,卻發現禁錮力量仍在,方人傑便道:

「多謝前輩喚醒之恩,此前我受心中執念支配,竟差點釀成大禍。」

其言外之意,便是我現在清醒了,勸你老人家不要不識好歹!

果不其然,禁錮力量眨眼便消失一空。

方人傑這才轉過身去,看向仙墟老人。

卻見吳雲正站在仙墟老人身旁,神情淡漠的盯著他看。

他有些意外的挑了挑眉。

這位要靠宗門出賣自家造化才能保住的絕世天才,之前在那仙墟殿中不是一副唯唯諾諾的模樣嗎?

現在竟然敢這般盯著他看了?

方人傑此刻已緩過執念未成所帶來的負面情緒,想著雖未留下翻盡仙墟綱目的傳說,但有個合道造化托底,也勉強能說得過去。

便直接對仙墟老人道:「前輩,我乃上品靈印,還請把正一造化交予我吧。」

態度前恭后倨,所說的話卻令再度匯合到一起的楚羨魚三人臉色瞬變。

宗內造化,果真被他奪了! 到了第二天,霍格沃茲的氣氛非常緊張和興奮。

幾乎所有的課都在中午就停課了,讓全校學生有時間到下面圈龍的場地上去——

當然,大部分學生其實並不知道會在那裏看到什麼。

在吃午飯的時候,麥格教授在禮堂里向著哈利和提耶拉匆匆地走來,許多人都望着他們。

「提耶拉!還有哈利,現在勇士們都要到下面的場地上去……你們必須做好準備,完成第一個項目。」麥格教授

「好吧。」哈利說着站了起來,他的叉子掉進了盤裏,噹啷一響。

「祝你們好運,哈利,提耶拉。」赫敏小聲的說道,「你們一定會成功的!」

「是啊。」哈利乾澀的說道,他的聲音簡直不像是他自己的了。

「好的。」提耶拉也站了起來,只是和哈利不同的是,提耶拉看起來相當輕鬆和愉快,在路過喬治韋斯萊和弗雷德韋斯萊的時候,提耶拉掏出一把金加隆,放在了他們手裏——

「我壓我自己和哈利。」提耶拉輕聲說道。

喬治韋斯萊默默的把金幣收了起來,然後沖着提耶拉比了一個ok的手勢。

那之後他們和麥格教授一起離開了禮堂。

麥格教授看上去也心慌意亂,實際上,她簡直和赫敏一樣焦慮不安。

她陪伴哈利走下石階,來到戶外,這是一個十一月寒冷的下午,她輕輕的拍了拍哈利還有提耶拉的肩膀——

「好了,不要緊張,」麥格教授說道,「保持頭腦冷靜……我們安排了一些巫師在旁邊,如果情況不妙,他們會上前控制局勢的……最重要的是充分發揮你們自己的能力……」

哈利緊張的點了點頭,而提耶拉則笑了笑。

麥格教授領着他繞過禁林邊緣,朝火龍所在的地方走去。

當他們走近本來可以看清場地的那片樹叢時,哈利發現那裏豎起一個帳篷,擋住了那些火龍,帳篷的入口正對着他們。

「你們必須和另外幾位勇士一起進去。」麥格教授說道,她的聲音有些顫抖,「巴格曼先生也在裏面……他會把——步驟告訴你們……祝你好運。」

「謝謝……」哈利用一種單調,飄飄忽忽的聲音說道。

麥格教授再次拍了拍他們的肩膀,然後把提耶拉和哈利領到帳篷入口處,為他們拉開帳篷的掛簾,讓他們自己走回去。

提耶拉看到芙蓉德拉庫爾坐在角落裏一張低矮的木凳子上,她一點兒不像平時那樣鎮定自若,臉色顯得非常蒼白,一副病懨懨的樣子。

威克多爾克魯姆看上去比往常更加陰沉,這大概是他顯示內心緊張的方式。

「啊哈!」這個時候提耶拉叫了一句,嚇了哈利一跳,連其他兩位勇士也被提耶拉這一聲嚇得一哆嗦。

「怎麼了?怎麼了?」哈利緊張的問道。

「你看哈利,他們這裏居然準備了薄荷汽水,牛乳凍,還有芝士蛋撻!」提耶拉開心的說道,然後徑直走向帳篷正中央的餐桌旁邊。

提耶拉先往自己嘴裏塞了一塊芝士蛋撻,然後又夾起一塊牛乳凍問道:

「哈利,要不要來一點?我看你剛剛中飯都沒怎麼吃。」

說着提耶拉又拿起一塊芝士蛋撻塞進了自己嘴裏。

哈利:……

芙蓉德拉庫爾:……

威克多爾克魯姆:……

芙蓉德拉庫爾冷哼一聲,本來想說點什麼,但抖了抖嘴唇,最終還是什麼都沒說。

而威克多爾克魯姆則皺了皺眉。

「謝謝……但不用了……」哈利有些難為情的拒絕道,「提耶拉,我真不明白你為什麼還能吃得下去?」

「怎麼了?」提耶拉嘴裏嚼著蛋撻說道,「不就是一條火龍嗎?安全的很。」

「呵,安全?」芙蓉德拉庫爾輕蔑的笑了一聲之後說道,「希望這頓不會成為你最後的一餐。」

提耶拉撇了撇嘴,本來想說點什麼的,但是這個時候,盧多巴格曼出現在了帳篷中。

巴格曼站在那幾個臉色蒼白的勇士中間,活像一個大塊頭的卡通形象,他又穿上了那套黃蜂隊的舊隊袍。

「好了,好了,現在大家都到齊了,該向你們介紹一下情況了!」盧多巴格曼興高采烈地說道,「觀眾聚齊以後,我要把這隻布袋輪流遞到你們每個個面前,」

——他舉起一隻紫色的綢布袋,對着他們搖了搖——

「你們從裏面挑出各自將要面對的那個東西的小模型!它們有不同的,嗯,為了防止你們因為抽籤順序問題,導致最後一個勇士無簽可選的情況出現,我們裁判組臨時決定增加一個種類的……那個東西,我們昨天晚上在鄧布利多教授的幫助下連夜運過來的,所以我們一共有五個簽……」盧多巴格曼說道。

五個簽?

提耶拉挑了挑眉,還是鄧布利多連夜運過來的?

不知道為什麼,提耶拉突然有了一種不祥的預感,哪怕現在鄧布利多不在這裏,提耶拉也能想像得到鄧布利多那一臉欠嘻嘻的笑容。

「啊,對了,我還有一件事要告訴你們……啊,對了……你們的任務是拾取金蛋!」盧多巴格曼又補充道。

「女士優先。」盧多巴格曼說道,把袋子遞到芙蓉德拉庫爾面前。

她把一隻顫抖的手伸進布袋,掏出一隻小巧的,維妙維肖的龍的模型——是威爾斯綠龍,脖子上系著一個號碼:二號。

哈利看見芙蓉沒有表現出絲毫驚訝,而是一副聽天由命的神情,他便知道自己的推測是正確的:馬克西姆夫人告訴了芙蓉即將面臨的挑戰是什麼。

克魯姆也證實了同樣的情況。他掏出了那條鮮紅色的中國火球龍,脖子上系著號碼是三號。

他連眼睛都沒有眨一下,就一屁股坐下來,眼睛盯着地面。

「好了,到你了。」盧多巴格曼笑眯眯的把紫色綢袋遞到提耶拉面前。

提耶拉伸出手,放入袋子——

還沒等提耶拉抓取,他就感覺到有一個堅硬的東西盤上了自己的手指。

提耶拉只好把手伸出袋子——

提耶拉看見自己的手上攀附着一隻長手長腳,長得像猴子的小龍模型——

這條小龍模型渾身覆蓋着僵硬的石頭質感的鱗片,背後有一雙廣大的蝠翼一樣的翅膀,身後拖着一條長長的尾巴,頭上長著一對綿羊一般彎曲犄角,臉像是人臉和山羊臉的結合。

「哦,梅林的鬍子啊!」盧多巴格曼驚呼了一聲,隨後笑眯眯的看着提耶拉,「看樣子有人抽到大獎了。」

這是……什麼鬼龍?

提耶拉一臉疑惑的打量著自己手裏的模型。

他一年級就把《神奇動物在哪裏》通讀了一遍,怎麼從來沒有見過這種龍?

……

與此同時,斗龍場看台上,一個九十多歲,打扮得文質彬彬的精瘦老者正側頭,向著坐在他身邊的鄧布利多嘀嘀咕咕——

「鄧布利多教授……」那個老者一臉擔憂的問道,「你確定沒問題嗎?伯洛格龍是我去年才發現的火龍品種,甚至還沒有公開發表過,他們生活在岩漿中,能噴吐出遠比其他火龍高的火焰,而且性格殘暴,智慧極高,我害怕……」

「好好看比賽吧,紐特。」鄧布利多賤兮兮的笑着說道,「其他勇士遇上了伯洛格龍或許沒什麼機會,但是我相信,我選的那個勇士絕對沒問題。」

7017k 林凡從地面一躍千百丈,地面都被他踩踏得塌陷,兩個腳印陷入青石地面七八寸。

太兇猛與凌厲,像是一個隱藏多時之後猛然暴起掠食的蛟龍,轟隆一聲,虛空被他犁出一條通道,有火焰等燃燒;那是因為他速度過快,從而發生的景象。

他居高臨下,手中的重戟高高舉起,戟尖上有電弧跳躍,有銀龍纏繞在戟身

「殺!」

林凡舉戟怒劈,接引漫天的雷霆與閃電,無盡雷電匯聚,一條五爪的神龍出現,那是雷霆凝聚而成,是林凡演繹的無上雷霆大道。

「吼!」

金色的神龍在衝殺,龍爪可輕易的劃開三十三重天。

幽魂變色!

這林凡攻勢好猛,完全不像是凝元七重的修者,倒像是與他同處一個境界。

攻擊臨身了,他的黑袍都被凌厲的勁風割裂了,成為絲絲縷縷的飄散,露出他緊身的銀色戰甲。

「殺!」

他也在怒吼,抖手之間,兩條蛟龍被他演化,那是他的法,用魂力展示而出,有他的意與志。

神龍長萬尺,蛟龍長百丈,三條龐然大物充斥了蒼穹,在劇烈的廝殺,有龍鱗與蛟血從天空墜落。

這一幕很震撼,無論是神龍或者是蛟龍,都屬傳說中的物種,但是被這兩人就這麼演化出,像是活生生的生靈,像是兩個神祇在交戰。

「一元聖地諸位仙師,你們不管嗎?」

幽魂厲嘯!

他在擔心,當然不是為自己,而是怕他失手殺了林凡,到時候,不要說他,就算是大夏也要遭到重則。

「老狗,少惺惺作態,如今,我僅代表林家林凡與你廝殺與征戰!」

林凡孤傲大笑,滿頭黑髮倒飛,他的眼眸中,金色符文璀璨,射出幾尺長的金色光束,像是激光般凌厲。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