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人員又繼續布置機位。

2022 年 2 月 20 日

等陳昆準備的差不多了,眾人又開始拍攝民警破門而入這個場景。

……

「好了,這個鏡頭過了,大家收拾收拾,一會吃中午飯吧!」林東峻看了兩遍回放,攝影、錄音那邊也表示沒問題后,招呼大家收工。

嗯,雖然電影中這個畫面是晚上,不過攝影棚這邊都做了密封處理,和晚上沒什麼差別。

一上午了,眾人也都餓了,拿起劇務準備的盒飯吃了起來。

林東峻也和陳新明聊起了《粉紅女郎》的籌備工作。

這部電視劇八月份也要開拍了,目前正在做前期的籌備以及選角問題。

「羅蜜歐是誰演的?」林東峻很好奇這次陳昆沒有檔期不參與這個角色,是誰最後拿到這個角色的。

「嗯,聽說導演選了個香江的藝人叫何潤冬……」

「……我記得裡面的萬人迷這個角色很出彩,這次是誰出演?」林東峻想起這部電視劇提前兩年籌備,這次沒有吳老闆,會不會有歷史修正這玩意,讓程好繼續拿到這個角色。

「呃,咱們這次只是投資方之一,演員也沒有什麼要求,所以,基本都是導演做主的,聽說結婚狂和萬人迷都是灣灣的女演員……」

聽了這話,林東峻有點不爽,四位女主就這兩位戲份最多,都用他們自己人,這是拿錢捧別人啊……

「你和伍導打聲招呼,萬人迷咱們這邊有個人選,讓上次來試鏡《暖暖內含光》的中戲的程好去試試,我覺得這個角色很適合她……」林東峻給陳新明安排了個任務。

既然這次沒有吳老闆推動,林東峻對程好的感官還不錯,倒是可以給她這個角色……

「……好。」

陳新明的確沒怎麼關注這部電視劇,當然財務人員早都派過去了,既然林東峻要推薦個人,那基本這個角色就定下來了。他也想起了程好這姑娘,的確挺適合這個角色的。 賴玄衣目光緩緩掃視着台下聚在廣場上的這些二階和三階陰曹吏,眉頭緊蹙,面色有些難看,聲音也有些森冷。

「怎麼少了十五個人?」

「稟報上使,其中三階陰曹吏許宣、趙崎嶇、王道梁、周邵、耿風以及二階陰曹吏蔡覽、周權、楊碩、李良、薛染、楊眷、章勝外出執行任務未歸。二階陰曹吏李來子、廖其仲和三階陰曹吏吳常天…死在夫子廟。」

「夫子廟?」

賴玄衣語氣顯得生硬。「不是說了暫時封鎖嗎,怎麼還有人敢去夫子廟?」

「昨日刑堂堂主同天師府的方士前來抽調了他們走的……」

賴玄衣沉默片刻,點了點頭。

「明白了。」

聲音未有流露絲毫不滿。

「下面每個人依次彙報昨日所有行程,以及所收集到的情報!」

廣場聚集來的陰曹吏少說有近千人,至少也要花上一個時辰的時間,哪怕這些個陰曹吏說得再怎麼簡練,關鳩不由撇了撇嘴。

這個過程冗長,站在台上的賴玄衣卻是聽得聚精會神,對每個人的彙報都會適時穿插一些自己的疑問,全然沒有敷衍。

台上的賴玄衣倒是非常精神,台下的關鳩倒有支撐不住。

隱隱覺得耳畔有無數蒼蠅在嗡嗡叫喚,驅也驅不走,甚是惱人。

也不知過了多久,關鳩只覺得腦袋昏沉沉的,比一天不睡還要難說。

「小鳩…小鳩…」

身旁的辜泓清連忙用手悄悄拍了拍關鳩,關鳩抬頭便見到那高台上的目光落到了自己身上,被嚇得一個激靈,如勁松一般站得筆直。

「關鳩!新晉二階陰曹吏!」

關鳩猶疑了一下,畢竟第一次,不太清楚要彙報什麼,心想糊弄幾下就過去。

「昨日並沒有做什麼!」

賴玄衣面色變得有些陰沉,下一刻,化作一道冷風,站定在關鳩面前。

四下寂靜無聲,但目光皆是落到了兩人身上,無一例外,表露著同情。

看着眼前高大的身影,關鳩有些生怯地抬頭望去,賴玄衣臉上沒有絲毫表情。

此刻,廣場上最為清晰的聲音,就是關鳩喉頭蠕動的聲響。

「撒謊!」

賴玄衣突然大吼一聲,嚇得關鳩渾身一顫,趕忙將頭低下,喘著粗氣,仿若剛從鬼門關走出一般。

「其他人!散!」

一聲令下,其他陰曹吏皆是鬆了一口氣作鳥獸飛散,辜泓清憐憫地看了幾眼關鳩,咬了咬牙,也是隨着離開。

「你!隨我來!」

須臾,賴玄衣抓緊了關鳩的衣領,引動了冷風呼嘯。

眨眼間,廣場變得一片空曠。

……

關鳩只感到一陣天旋地轉,整個人就像是被狂風裹挾當中一般頭暈目眩。

待徹底落定后,發覺自己被帶到了一個裝潢不差的殿房內。

「公子,你要的人,我帶到了。」

只見上方坐着一身穿綉著白鶴的銀白錦衣,足踏錦靴的公子哥。

正是老熟人,水鏡公子,樓琰。

樓琰放下還冒着熱氣的茶杯,朝賴玄衣露出個笑臉。

「辛苦你了,賴上吏。」

賴玄衣只是點了點頭,在跨出門檻前看了一眼關鳩,頭也不回地離開。

「坐吧。」

關鳩十分懷疑酆都府已經成了情報窩,不然自己身在五趣轉輪道這件事,怎的就傳到樓琰一個外人耳里。

「不知道,樓公子找在下何事?」

「替我辦事吧,關鳩。」

樓琰珉了一口方才沏好的熱茶,直接表明了來意。

這般直截了當,倒是讓關鳩一怔,一時間不知道如何回答。

「在下不知道…」

「你別無選擇,在我的庇護下,你尚能苟活幾日。」

或許是樓琰的這番話令關鳩不禁眉頭緊蹙,雖然自己清楚自身幾斤幾兩重,可任由他人親自戳破,心裏還是覺得有些不得勁。

「現下坊間傳者一個流言,雖說有些危言聳聽,卻又有幾分道理,你知道是什麼?」

關鳩心裏猜着個一二,面色茫然地搖了搖頭。

「文家慘案,大澤鄉慘案……並非邪祟作梗,而是酆都府中出了一個叛徒!」

這和關鳩心中所想偏差太大,不由地縮了縮脖子。

「我來之前…..就聽說了酆都府內部發生了爭吵……甚至鬧到了要大打出手的地步。不僅如此,南都府和巡撫司也要接着插手…..」

言至此處,樓琰笑意愈盛,眸色猶若吐著信子,張開利牙的毒蛇般陰毒,看着有些瘮人。

「如果我不插手,你也應該清楚後續會怎麼發展吧?」

關鳩搖了搖頭,而後又趕緊點了點頭。

「他們會從酆都府內找一個陰曹吏出來當替死鬼,品階不能太高,也不能太低,出身也不能太好,雖說陰曹吏基本都是草莽出身。」

「最好還是慘案發生當天在場的……」

「荒唐!小子從無害人之心,公子為何如此陷害小子!」

關鳩這下有些坐不住,顯得有些口不擇言。

「搞清楚,關鳩!害你的並不是我!是那些個要拿你當替死鬼的大人們!還有那個把你推倒台前的關山道!」

樓琰瞬間捏碎了手中的茶杯,那茶水還泛著熱氣,淋灑在那白皙的手上,留下紅紅的印子。

「如若我所猜沒錯,關山道在消失之前給了你不少好處吧?為着這些蠅頭小利,就要把自己這條小命搭上去,值得嗎?」

關鳩靜默地坐在椅子上,腦海里回想着在關山道消失之前,那一番語重心長的囑咐和贈予他的寶物。

心中一直告誡著自己不要順着樓琰的意思往那壞處去想,可仍是被蒙上了一層陰影,關鳩只覺得遍體生寒。

「那公子想要在下怎麼做……」

關鳩聲音有些沙啞,也有些失落,現下自己如若身處迷霧一般,彷徨無措。

「我之前說了。」

樓琰從袖口內掏出紙扇,慢慢舒展開來。

「樓琰雖非良善之輩,也不興左道之事。」

「從今日開始,到這一切紛擾徹底結束為止,你就暫且寄在我的麾下。」

關鳩默默點了點頭,隨後起身,朝着樓琰的方向單膝跪下。

「多謝水鏡公子搭救之恩!」

樓琰紙扇輕搖,坦然受之。 司念瘋狂中帶著十足的惱怒,但司邵斐剛喝下藥怎麼可能會立即見效蘇醒。

「不行,今天一定要看看是不是那種感覺!」

一刻也等不及的司念,為了驗證自己的慾望,最後竟然發瘋的讓人將司邵斐吊了起來,狠狠地朝他大冬天潑冷水。

「咳咳——」

本來身子已經熱了又突遭冰極的寒氣,司邵斐身體在兩股氣流的侵襲下猶如被撕裂,他被生生痛醒。

「斐哥哥~」

司念冷笑著再次摸上司邵斐的臉:「現在醒了吧,醒了我們就去睡覺吧。」

「咳咳——」

司邵斐被她折騰的直接吐了血,大口大口的吐,吐的司念臉上身上都是。

「斐哥哥,你現在可是真廢了!是被那個賤女人玩壞了吧!哼,玩壞了,才給我!」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