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承浩驅趕着從地上爬起來,拿着手機即將回到房間的林小鹿停下腳步,突然扭頭看着正在收拾的承浩一臉嚴肅。

2022 年 2 月 14 日

「哥,接下來你準備幹什麼,你的學業早在半年前就已經完成,這樣留下來照顧我們,也不是一個辦法,其實我們兩個沒有關係的。」

隨着林小鹿的話語落下,客廳里突然安靜了下來,就連一向大條的徐澤豪也停下了腳步。

臉上難得露出認真的神色看着承浩:「哥,其實我也沒有關係,畢竟路是我們自己選擇的,哥不用自責的。」

拿起桌上沒吃完的零食,承浩一臉笑意的扔給兩人輕鬆笑道:

「瞎想什麼呢兩個渾小子,我啊!這些年打零工攢下來的錢,還有家裏給的錢,加在一起也有一點了。

「所以,我最近在考慮要不要嘗試開一家正宗的中餐廳,錢不是充裕開小一點也沒有關係,到時候你們可要記得帶同學過來給哥我捧場。」

聽承浩說不準備獨自回國,而是會選擇留下來創業,徐澤豪直接高興的蹦了起來,將胸口拍的嘭嘭響:「哥你真是太棒了,開學了我一定會帶同學過去捧場的。」

「是這樣嗎?我知道了,到時候我會給哥幫忙的。」

深深看了微笑中的承浩一眼后,林小鹿撿起掉在地上的零食意味深長的說完,轉身回到了卧室。

「當然是這樣了,雖然我們不是親兄弟,但從小一個院子裏長大勝似親兄弟,你們再這裏,哥怎麼可能丟下你們獨自離開,就像你們當初毫不猶豫選擇來這個國家找我一樣。」

「不過你們兩個憨憨也是絕了,都不思考一下,哥早你們四年,是不是已經畢業了,艹……真坑……。」

看着回到卧室各自拿着手機的背影,想起這件事,承浩內心簡直是崩潰的。

很快的,這頓遠在異國他鄉簡單的年夜飯,終於隨着承浩將摺疊餐桌收起,而徹底宣告結束。

「搞定。」

「叮,叮,叮叮叮叮叮……。」」

就在承浩收拾完,猶豫着要不要給家裏彪悍的老娘打一個電話時,突然一連串急促的短訊提示音響起。

疑惑的拿起手機,承浩點開短訊,看着一連串還在不斷更新的短訊內容,整個人直接蒙圈了。

「我餓了+1」陌生號碼

……………。

「我餓了+37」陌生號碼

……………。

「我餓了+56」陌生號碼

………………。

「朋友你是不是發錯人了,尷尬(︶︿︶)=凸。」

再三確認發信人號碼,是一個完全陌生的號碼后,承浩決定好心的回了一條短訊提醒對方。

畢竟看對方這個勢頭,自己如果不出來說清楚,對方完全沒有停下來的意思。

隨着短訊發送成功,承浩看着終於安靜下來的手機,鬆了一口氣,不管怎麼說,手機一直叫個不停,確實很吵人。

「叮~。」

就在承浩以為對方確實是找錯人時,手機出乎意料的,再次傳來短訊提示音。

「啊西!有完沒完啊!都說是找錯人了。」

抓狂的拿起手機,承浩點開短訊,就準備給對方來點教訓。

可是當他看清短訊中的內容后,卻讓他整個人頓時僵住了,一股不妙的感覺湧上心頭。

「承浩,華夏人,95年生?」陌生號碼 特遣隊的四人走後,清掃工作就開始了。

清掃工作一般都是由哨兵負責的,但是畸變種實在是太多,肢身分離的屍體鋪在大馬路上、小巷子里,黏在牆壁上、路燈上……到處都是。僅憑哨兵根本忙不過來,所以,幾乎全員都加入到了清掃工作里。

喬巡自然不例外。

他駕駛著一輛三輪車大小的清掃機,穿行在狹窄的巷道之中,噴洒溶解液。

現在的他已經瞧不上這滿地的血肉了。他的吞噬方式跟那個「巡禮者」可不一樣,得挨個挨個來。那實在是太慢了,提升效果又不明顯,所以根本沒有考慮。

他一心二用,一邊駕駛清掃機進行清掃工作,一邊消化今天獲得的戰利品。

少女「紅」的幾個天賦儲存在他的認知當中,但因為精神水平不夠,並沒法直接開始學習。

而小胖子醫生的三個天賦則沒有多高的門檻。

主要進階天賦:「枯木逢春」,珍貴的治癒系天賦。還有一個輔助系的「疼痛免疫」與一個精神系的「安撫」。

后兩個天賦很好學,幾乎沒有什麼上手難度。喬巡花了大概一個小時的時間完全消化領悟了。

他感受了一下,「疼痛免疫」可作用自己,也可以作用於他人。這個天賦對他而言,暫時比較雞肋,因為他現在的耐受力,絕大多數的疼痛都能直接硬抗,而且,疼痛是一種身體的保護機制,在戰鬥中還是比較重要的。

「安撫」這個天賦顧名思義,有鎮定效果,驅散一些精神上的負面影響。

在之後的時間裡,喬巡主要的精力就集中在了「枯木逢春」上。

這個天賦就比較難學了,當然,是相對於其他不到一個小時就能學會的天賦而言。

學習「枯木逢春」時,他整個人如同站在三月的柳樹河畔,情緒十分安寧,身心很舒適暢快。但學著學著他就發現,自己學到的好像跟李心遠的「枯木逢春」不太一樣。

怎麼說呢……

有點像是升級版的。

原先所消化吸收的「枯木逢春」能治癒身體的傷病,能降低身體的污染值。而他這學來的「枯木逢春」除了以上兩個能力外,還多了個額外的增益效果,那就是能創造精神力場……補充精神值。

精神值是一個進化者戰鬥能力的主要評判指標。精神值越高,發揮出的天賦效果越強。

這好比,原版的「枯木逢春」只有加血和凈化兩種效果,而喬巡的還多了一個加攻buff。

「這不就是奶媽嗎……」

喬巡心情複雜,要是讓李心遠知道自己不僅偷了他的天賦,還學到了進階版,不知……他想了想,以李心遠那種性格,或許反而會很高興。畢竟,他的偉大目標可是消除所有的病痛。

凌晨五點半,天已經麻麻亮了。

喬巡給自己上了「枯木逢春」的buff試了試,發現身體明顯更有力量了。

帶輔助效果的治癒系天賦……也許比起一般的治癒系更加難得吧。

一直忙碌到上午九點,喬巡才把自己負責的區域清掃乾淨。

巡視一圈,確定環境污染值已經降低到50以下后,開著清掃小車回去報道了。

四人控制小隊也陸陸續續完成了自己的負責區域。

今天太陽出來了,照在因衛生清掃濕漉漉的地面,反射出淡淡的輝光。

整片污染區煥然一新,如逢生機勃發。雖然不少公共建築和居民建築都遭到了嚴重破壞,但城市的復甦工作,已經跟他們沒有關係了,那是市政廳的事情。

集結完隊員后,辛漁開車載著四人朝市政廳控制中心疾馳而去。

大家都太累了,徐又夏像一隻小貓,蜷縮在後座香甜地睡著。徐克山靠在窗邊,看著外面的街景不知在想著什麼。嚴軍雙手還不停地在電腦上敲打,記錄著這一次的行動。

喬巡坐在副駕駛看著前方,稍稍有些發獃。

辛漁單手扶著方向盤,瞥了瞥他,問:

「在想什麼?」

嚴軍稍稍抬頭看了看后,繼續低頭工作。

喬巡說:

「這就是你們的工作日常嗎?」

「差不多。」

「也並不輕鬆啊,還那麼危險。」

「這是理所當然的。」辛漁一頭紅髮稍稍變亮了一下,「進化之路,正是如此。」

雖然她的語氣很平淡,表情也很平靜,但喬巡隱約感覺到,她其實很享受這種日常。

如她所說,她喜歡有風險的事。

只是不知道,她所能接受的風險值,到底有多高。

回到控制中心后,辛漁說:

「大家好好休息以下,四個小時后,在我宿舍集合,總結一下這次的控制工作。」

「好。」

幾人有氣無力地回答后,朝著各自的宿舍走去。

喬巡說:

「隊長,我還不知你宿舍在哪。」

「C棟401室。」

辛漁說完,瀟洒地轉身,大步離開。高高的紅色馬尾左右搖晃,很「調皮」。

回到自己宿舍后,喬巡第一時間洗了個澡,然後睡了一覺。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跟辛漁一起執行了很多次控制工作,喬巡對時間的感知也變得很敏感。

臨近約定的集合時間,他自然而然地睡醒。

儘管昨天一整天沒有好好休息,但這兩三個小時的時間就已經讓他精神恢復如初了。

收拾好行頭了,他出了門。

控制中心的員工宿舍比較集中,跟一般的小區其實並沒有多大區別。在這裡生活,拋開工作的話,跟普通人差不多。

喬巡找到C棟401室,敲了敲門。

辛漁打開門說:

「你到了。」

「嗯。」

另外三個人已經到了,坐在客廳的沙發上。

辛漁的宿舍乾淨而簡樸,幾乎沒有什麼裝飾物,很素。

五人圍著茶几而坐。

作為隊長,辛漁把這段時間的控制工作先復盤了一遍。

喬巡這才發現,她的記憶力強到可怕,對時間的敏感程度更是妖孽級。她把隊內幾人這段時間分別在什麼時候什麼地方做了什麼事,花了多長時間,具體到使用「天賦」的每一個時間點,全部說了出來,然後再給出相應的最優解。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