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1,邵卿那句「梁兄何故不敢看觀音?」出自黃梅戲《梁祝》:

2022 年 2 月 13 日

梁山伯:「英台不是女兒身,因何耳上有環痕?」

祝英台:「耳環痕有原因,村裏酬神多廟會,年年由我扮觀音,梁兄呀,做文章要專心,你前程不想,想釵裙。」

梁山伯:「我從此不敢看觀音。」

不出意外的話,周一還有一章。

Ps:《Lovestory》

原唱、作詞、作曲:TaylorSwift

編曲:TaylorSwift/NathanChapman

收錄專輯:2008年,《Fearless》

轉載請註明出處: 白芷打算回M國,讓林景天跟她一塊過去。

「你瘋了!」林景天不同意,國內古家這邊還一大攤子事呢,怎麼能說走就走。

「不行。」林景天黑著臉,「要走你自己走,我是不會走的。」

白芷坐在沙發上,沉默著摳著手指,一言不發。

許久,開口:「那我先過去。」

她語氣溫溫柔柔的,但態度卻很堅定:「我打算靜下心來找一份工作,M國那邊醫生薪水很高,只要我踏踏實實的,一步一步慢慢來,日子總能過好的。」

「過好?」林景天冷笑,他低頭俯視白芷,語氣尖銳癲狂,「你所謂的過好是哪種好?在扭約買得起大房子么?穿得起名牌么?雇得起傭人么?」

說到這,林景天嗓音突然哽咽了一下,起身轉向窗外。

他們現在住的這所房子是夜修瑾的,是一棟獨、立的三層別墅,帶著小花園。

一樓客廳天花板極高,直通二樓,有一扇巨大的落地窗。

落地窗被傭人擦得乾乾淨淨,站在面前能清晰地看到自己的倒影。

林景天指著這棟房子,問白芷:「知道這座別墅多少錢么?2億!我們兩個在M國要多少年才能買得起這樣一棟房子!

我從小到大吃的穿的用的都是最頂級的,我住在醫院後面的家屬樓不是因為我只能住在那,而是因為那裡離醫院近。我有很多選擇,臨江市、海城甚至京城有許多房產,無論我去哪裡出差,都能有地方住。」

林景天一一列舉:「我從小吃的是特、供米,喝的水是山泉水,穿的衣服是博斯曼,念的學校是臨江最好的,享受著最頂級的教育資源。身邊有管家有傭人處理瑣事,不需要耗費心思。

逢年過節家中來往都是豪門顯貴達官貴族,偶爾還能跟著爺爺拜訪國內政、治上最頂尖的人。

阿芷,我曾經站在山巔,受萬人矚目。現在你讓我跟你回M國,做一個小小的醫生,阿芷,你覺得我會甘心么?」

林景天嗓音越來越高,聲線劇烈顫、抖,說到最後,眼眶已然通紅。

望著這樣的林景天,白芷終於後悔。

她雙手捂住臉頰,身體劇烈顫、抖,胸、前像是破了一個大洞,有風在呼呼的吹,巨大的痛苦機會將她湮滅。

都是她不好,都是她不好。

如果當初她沒那麼自負,跟陸細辛爭奪古家,也不會連累景天哥落到如此境地。

陸細辛那樣重情,肯定不會虧待他們的。

淚水順著指縫,肆意流出,白芷控制不住情緒,嗚咽出聲。

對不起,對不起,都是她不好。

這世上有後悔葯么?

沒有!

所以,一切後果只能他們自己扛。

白芷回到樓上的房間,她行李已經收拾好,機票也定好了,就在明天。

不過離開之前,她要為林景天最後做一件事。

這是她唯一能景天哥做的事了。

她決定見陸細辛一面。

一直以來,都是她主動跟陸細辛相爭,其實林景天和陸細辛的矛盾並沒有那麼深,景天哥也沒有真正傷害到陸細辛。

他們之間是有轉圜餘地的。

今天晚上她要去見陸細辛,跟她低頭,求她善待景天哥。

陸細辛不就是想要她求饒么,想看到她落敗潦倒的樣子么?

好,她給她!

為了景天哥,她願意踐踏自己的自尊,將自己陷到泥里。

白芷自嘲一笑,滿目皆是諷刺。

——她終於要對陸細辛低頭了!

拿出手機,白芷深吸一口氣,給半夏打了過去。

接到白芷的電話,半夏很意外:「白芷?你怎麼打電話過來?」

白芷咬著嘴唇,艱難開口:「半夏嬸,我想見陸細辛一面。」 謝爾遜笑道:「吩咐?」

「我喜歡你這個用詞!」

「不愧是我從眾多人選之中,一眼就選定的人。」

「你果然很識時務,跟你這樣的人打交道,我會輕鬆很多。」

謝爾遜說著,彈了彈煙灰,然後道:「我查過你的資料,知道你的來歷,也知道你現在在唐人街乾的什麼營生,我還知道你很想加入我們米國,拿到綠卡。」

「事實上,你在唐人街的生意都是不合法的,我一句話,就能夠把你掃平了。」

唐北斗臉色有點難看。

謝爾遜笑道:「但是我沒有,因為在我眼裡,一條流浪狗,也會有它的作用。」

唐北斗咬咬嘴唇:「我還是不明白,你們想要我幹嘛?」

謝爾遜道:「我想讓你幫我殺一個人,一個在華夏留學的羅剎國小姑娘。」

「我相信你有這樣的能力,你們唐門不乏高手。」

「這個任務對你來說可以說是輕而易舉。」

「而且你完成任務之後,我會同意你加入米國,得到米國綠卡,並且你在唐人街的生意,也會得到我們的庇護,只要你不是很出格,我們就給你生存空間。」

唐北斗睜大眼睛,但是很快就冷靜下來。

他盯著謝爾遜道:「殺一個人這麼簡單的事情,為什麼要找我,你們派你們的人去辦,不是更輕鬆嗎?」

謝爾遜道:「你這點我不喜歡,你太多問題了,有些事不是你該問的。」

「不過既然你問了,我告訴你也無妨。」

謝爾遜吸了口煙,說道:「因為殺這個羅剎國女生,我們的人不合適動手,得讓你們華夏人來幹才行。」

唐北斗緩緩的道:「如果我沒有猜錯,這個羅剎國女生身份應該不簡單吧?」

謝爾遜不悅的道:「這是你第二次了,我說過不喜歡你問不該問的問題。」

「羅剎國女生什麼身份,不是你需要關心的。」

「你的任務就是殺死她,就這麼簡單。」

唐北斗是老江湖了,自然很清楚,事情不會這麼簡單。

如果事情真有這麼簡單的話,謝爾遜也不會如此大費周章,甚至出動fbi來找他了。

他忍不住道:「我可不可以拒絕幫你們做這件事。」

謝爾遜道:「當然可以。」

「你現在拒絕,我手下立即開槍打爆你的頭,然後順便把你外面那些家人跟門徒們全部擊斃,然後我拍拍屁股就回去了。」

唐北斗聞言臉色更加的難看。

謝爾遜冷笑:「那麼現在,你自己來告訴我,是要替我們工作,還是拒絕?」

唐北斗最終屈服:「好,我答應為你們效力。」

謝爾遜笑道:「很好!」

「我就說你是個識時務的人。」

「我要你殺的人叫索菲婭,她在中海大學留學,等下我會把她的一些資料給你,方便你策劃下手。」

中海!

自己的故鄉!

唐北斗心情有些激動,自己被陳寧趕出國,現在竟然要回去了嗎?

謝爾遜望著唐北斗,似笑非笑的道:「我知道中海是你的故鄉,你對那裡的很熟悉,這也是我選上你的原因之一。」

「有一點我要提醒你的是,索菲婭在中海大學念書,但是周末住在陳寧家裡。」

陳寧!

聽到自己仇人的名字,唐北斗臉色一下子就變了。

謝爾遜笑道:「陳寧的實力你是很了解的,索菲婭在他保護之下。」

「所以你最好帶著最厲害的手下會華夏,才有機會殺掉索菲婭。」

「並且有一點我要警告你,這件事不管成功或者失敗,你都不能夠把我們米國給泄露出來。」

「不然的話,我會把你的親朋戚友,你的門徒門孫,全部誅殺乾淨。」

「我不是在開玩笑,你知道我有這個實力,所以你好自為之。」

唐北鬥眼神複雜,他沒想到,他竟然會有重返華夏的一天,更沒想到,他還可能會跟他的仇人陳寧,再次交鋒。 「噔噔噔噔噔……」

「啊!」

南宮未剛回過頭,就看到那輛失控的馬車已經直衝自己而來,一時驚慌失措,就那麼茫然地站在原地,嚇得閉上了雙眼,也不知道該怎麼做好。

董雙眼神猛地一震,腿下猛然發力,往前方飛奔而去,但,如此長的距離,終究還是人力不足以改變的。

死死地咬了咬牙,董雙看得目呲欲裂,莫非,自己要失手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