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樂要好好想一想,」黑亮的眼珠子格外靈動,「樂樂可以用飛機打廣告~」

2022 年 2 月 5 日

她興緻勃勃的舉例,要在飛機外殼刷一層漆,標明她的業務範圍和聯繫方式。

「天高葛格,你覺得這個想法好不好呀?」

大眼睛撲閃著,無比期待的看着這位大堂哥。

秦天高再怎麼不關心外界,也知道小奶娃的業務範圍是不能明著打廣告的。

可那又如何?

只要小奶娃想,他有的是辦法做到。

「很好。」

得到贊同的答案后,小奶娃更開心了,完全沒注意到二哥已經渾身黑氣纏繞,接近黑化了。

「不過也許還有更棒的主意,樂樂要再仔細想想~」

兄妹倆和和美美,被拋在一邊的狐狸嫉妒得眼眶都紅了。

隨後的時間裏,秦安要儘快熟悉劇組。

這是一個外國人居多的劇組,黑髮黑眼的秦安十分顯眼。

加上他還有一個黑髮黑眼的妹妹,以及一個據說是投資商的秦天高。

三人組到哪兒都很顯眼,引來諸多猜測。

劇組。

小奶娃一個人待在房車裏,她翻出紙筆,認認真真的策劃。

【神算系統:你在想如何利用飛機打廣告嗎?】

「也不一定要打廣告啦~」

小奶娃壕氣的揮手,「真要打廣告,樂樂有的是辦法,樂樂也不缺錢。」

小奶娃告訴系統,她覺得可以飛上天的飛機太棒了,自己可以在飛機上畫些別的。

【神算系統:比如?】

系統已經不敢去想像,宿主有一天知道成為天師也沒法騰雲駕霧時的場景。

是自己會被拆了,還是老觀主會被拆了?

「全家福什麼的呀~」

小奶娃有很多想法,可以親自畫全家福,還可以畫一些自己喜歡的符咒。

「可惜飛機只有一架,不然樂樂根本不用做選擇~」

【神算系統:你這話可別被秦天高聽到。】

「為什麼呀?」

系統不吭聲。

它想,要是秦天高知道了,沒準還會再買幾架飛機。

略微查了秦天高的勢力后,它才明白,七個親哥堂哥裏邊,這位大堂哥是最不顯山露水的。

他的勢力,他的財富,難以想像。

小奶娃沒再理小統統,趴在沙發上,寫寫畫畫。

悅耳的鈴聲打斷她的思路,小奶娃鼓著臉去拿手機。

「誰啊,打斷樂樂的思路了。」

等看清楚手機屏幕上的『大哥』兩個字。

小奶娃張大嘴,心虛的眼神亂飛。

「樂樂不想接。」

【神算系統:那就不接。】

不接是不可能的。

小奶娃接通電話,對着手機屏幕打哈欠,裝作被吵醒的樣子。

「大葛格,你找樂樂有事嗎?樂樂還在睡覺呢~」

大哥的聲音聽不出喜怒,他只是平穩的直述一個事實。

「米國現在是中午十二點。」

「對噠,」小奶娃更加心虛了,「樂樂在午休呢~」

秦平:「你難道不是在畫畫?」

小奶娃:「!」

大眼睛瞪得溜圓,小奶娃一骨碌的爬起來,臉頰貼在窗戶上朝外看,沒看到有人監視。

她又眯着眼打量車內,也沒看到奇奇怪怪的東西。

「奇怪啊,大葛格是怎麼知道的?」

她在腦海里詢問系統。

【神算系統:之前他是不是知道,我不清楚,現在你這麼久不回答,他肯定知道了。】

小奶娃:!!!∑(?Д?ノ)ノ

秦平:「樂樂,你又撒謊了。」

還是很平穩的語氣,聽不出喜怒。

小奶娃立馬道歉。

「大葛格,對不起,樂樂以為你會責怪樂樂。」

小爪爪抱着手機,小奶娃可憐巴巴的道歉,「樂樂不會這樣做了。」

秦平已經不記得妹妹說過多少次這種話。

認錯很速度,下次還敢再犯。

秦平:「出國可以,可你應該三小時前就到米國了,沒有和我們報平安。」

小奶娃鬆了口氣。

原來大哥不責怪她出國,只是希望她及時報平安。

「大葛格,你放心吧,樂樂很平安,就算出事也是別人出事,樂樂不會讓自己受委屈的!」

兄妹倆聊了就,小奶娃才掛斷電話。

掛斷電話后,小奶娃沒忍住,在車上打了個滾。

「嘿嘿,大葛格也贊同樂樂出國了,嘿嘿~」

沒了後顧之憂,小奶娃更像是脫韁的野馬,歡快得不行。

她還跑下車,準備和二哥分享這個好消息。

路過一個拐角時,濃郁的煙味傳來。

小奶娃立馬嫌棄的捂住鼻子。

幾個男人粗魯的聊天聲也傳過來。

「你知道那個華國人嗎?」

「不就是個小白臉嗎?還能進我們劇組!」

「沒聽說他和投資商有關係嗎?嘖嘖,一看就是有臉沒能力的人。」

幾人就著秦安那張漂亮臉蛋說了一些難聽的話。

他們用的是外語,小奶娃暫時還沒點亮外語技能,可系統精通各國語言,替她翻譯了。

開心小糰子變成陰沉小糰子了。

她虎著臉,瞪着拐角處的那幾人。 宋娉婷也敏感的察覺到馮海良的話,隱隱透露著一絲不正經。

她保持基本禮儀,微笑的婉拒跟對方握手,笑着解釋道:「馮局您好,我先生不喜歡我跟別的男人握手。」

馮海良聞言怫然不悅!

他從省里來到這裏視察,就算是中海市周若樹,都要對他恭恭敬敬的。

其餘商人,哪個不是陪着小心的巴結討好他。

他主動跟宋娉婷握手,宋娉婷竟然敢拒絕,這不是當眾落他面子嘛!

他可丟不起這個臉。

他當場臉色就沉了下去,語氣也變得生冷起來:「你先生?」

宋娉婷連忙介紹身邊的陳寧:「這位便是我先生,陳寧。」

周若樹察覺到了馮海良的不滿,他此時更加忐忑了,連忙的就站出來,陪着笑說:「對對對,馮局,我跟你介紹一下,這位可是……」

周若樹想要告訴馮海良陳寧是北境少帥,免得馮海良作死。

但是陳寧卻冷冷的打斷道:「我叫陳寧,是個軍人,現在休假省親,今天陪我妻子過來參加馮局的招待宴,略盡地主之誼。」

周若樹本想道破陳寧的身份,但是沒想到遭到陳寧一記冰冷眼神警告,他跟現場那些知道陳寧身份的傢伙,全部都不敢吱聲了。

馮海良此時把不滿全部撒到陳寧頭上,他冷哼道:「你既不是中海市的領導,也不是中海市的企業家,盡地主之誼,也還輪不到你!」

一句話,現場不少人臉色都變了。

周若樹更是艱難的咽了下口水。

宋娉婷也連忙牽住陳寧的手,暗暗示意陳寧不要生氣,別跟這種人一般計較。

馮海良注意到周若樹的臉色劇變,不過他認為周若樹之所以敬重陳寧跟宋娉婷,是因為陳寧跟宋娉婷的公司能夠給中海市創造大額的稅收,所以周若樹給陳寧宋娉婷面子。

他心中不屑的想:我不但不用看寧大集團的稅收,而且寧大集團還受我監督。

我掌控着他們夫婦生意的命脈,幹嘛要給他們臉面?

馮海良還把宋娉婷拉住陳寧,暗示陳寧不要生氣的小舉動也看在眼裏。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