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夠。」

2022 年 1 月 26 日

男人說完,眼睛已經瞟向了自己的手機,如果不是喻色不許,他早就直接拿到手了,就算是漫身的針,他也不管不怕。

他是男人。

先查到是誰最重要。

否則,如果被人抹去痕迹,他再想查到就難上加難了。

喻色這才拿過他的手機遞給他,「一分鐘,否則,以後我再也不相信你。」

「好。」

於是,喻色慢慢的移了移墨靖堯的身體,讓他得以兩手落在車椅外面,拿著手機輸入代碼。

墨靖堯很配合,很快就挪了過去,然後,兩手十指紛飛的打在鍵盤上。

雖然速度比起之前慢了許多,但是依然讓喻色眼花繚亂的。

甚至於,也還是跟不上他的速度。

喻色沒有打擾墨靖堯,就讓他快點查出來,也好早點收回他的手機,讓他得以休息。

如果不是追蹤的時效性太短,她才不要把手機給他。

半分鐘過去了。

一分鐘過去了。

喻色伸長了脖子看著,「墨靖堯,還沒有結果嗎?」

「馬上。」男人說著,再迅速輸入了一長串的代碼。

然後就在喻色一臉懵的時候,低聲道:「好了,手機給你。」

喻色接過,先是扶著墨靖堯重新趴回到車椅上,以減少他身體騰空給受傷的肋骨造成的擠壓。

眼看著墨靖堯終於恢復了之前針灸時的姿勢,她這才深吸了一口氣,然後小聲的問道:「是誰透露出去的?」

無論是誰,於她都是一種殤。

很傷。

因為太過信任了。

她此時甚至在想,以後自己和墨靖堯無論去哪裡,都絕對不會告訴其它任何人了。

誰都不告訴。

只她和墨靖堯兩個人知道。

「是楊安安。」男人開口了。

喻色只覺得大腦「轟」的一下,瞬間整個人就不好了,「不可能的,安安不會出賣我的,她不是那樣的人,墨靖堯,你是不是搞錯了?」

她不信,死都不信。

如果楊安安賣了她和墨靖堯今天來觀音寺的信息,她真不知道自己這輩子還能再相信誰了。

是不是從此與誰說話都要小心翼翼呢。

可那樣活著豈不是太累了。

「不是她故意告知別人的,小色,她的手機被人安裝植入了監控設備。」墨靖堯感覺到了喻色的落寞,急忙說到。

「你說什麼?安安的手機被人安裝了監控設備?」這個消息讓喻色吃驚了。

不過同時心裡也舒服了些許,只要不是楊安安故意賣出去的情報,那她就不生氣。

只要不是楊安安本人主觀就好。

不然,她真的受不了被自己認為的最鐵閨蜜欺騙的滋味。

「是的,現在還裝在她手機上面,不過安裝的人應該很快就會想辦法拿到楊安安的手機然後拆除掉了。」

「我現在給她打電話,讓她不要接觸任何人。」喻色說著就要打電話給楊安安。

結果,她還沒打出去,楊安安的電話來了。

喻色猛然想起楊安安的手機現在不安全。

這個時候與楊安安說什麼都會被人監聽到的。

已經因為被監聽而釀成了今天的新江大橋的事件,已經連累了那麼多的無辜,她不能再任性了。

那些人的死,全都是因為她與楊安安的對話。

算起來,所有人的死都與她有著莫大的關係,一想到這一條,喻色黯然了。

「別接電話,他們不知道我和你還活著。」墨靖堯扭頭看喻色的時候,看到她倏然間泛白的臉色,急忙說到。

「好。」

喻色沒有打給楊安安了。

「不要去在意她的事情,我已經派人去盯著了,也許會有收穫。」

「就剛剛你打代碼的時候?」喻色驚了,這男人那一分鐘里敲了那麼多的字母,這是已經做了多少的事情? 「帶不帶兵器?」

「帶。不過都是冷兵器。」

「怎麼,為難嗎?」

老馬立刻道:「不為難!」

「老大,你把具體坐標發過來,我明天派人去接你。」

秦天點頭,把猛獸山莊的位置發了過去。

老馬,十二天王之馬王。

他主做運輸領域。掌管的天馬集團,旗下有天馬航空,天馬貨運兩大公司。

可以說,天上地下,包括海上,所有的交通渠道,都有涉及。

這就是秦天為了方便人員往來,當初大手筆收購的幾個小公司,改造而成的。

如今的天馬集團,業務遍及全球。跟多個國家都有密切的合作。

可以說,老馬掌管的天馬集團,就是神王殿輸送血液的血管。

可以在最短的時間內,把血液輸送到任何一個毛細血管。

現代化的世界,兵力投送能力,至關重要啊。

秦天預感到,這一次北非之行,要對付的不僅僅是熾天使。

很可能,是毒師乃至整個天使之眼組織。

所以,他準備把天罰小組帶過去。

不說讓他們幫多大的忙,但是,讓他們開開眼界。

見識見識,這個導致閻王殿覆滅的宿敵。

從某種程度來說,對付毒師和天使之眼,也是天罰小組的宿命。

這麼多人,還有各種冷兵器,通過正常的交通,肯定是不行的。

所以,秦天動用了馬王。

一切安排妥當,晚上,新別墅里,秦天看着自己美艷的新媳婦,猶豫好久,最終開口。

「老婆,我明天可能要出趟遠門。」

「去哪兒?危險嗎?」

「什麼時候回來?」

「陳二狗那邊有點情況,需要我去處理一下。」

「你放心,我會儘快,完好無缺的回到你身邊。」

蘇酥點了點頭,對於秦天的一些事情,她很懂事的,不去追問。

但是她通過秦天的神情就知道,這一趟出遠門,時間不會短。

而且,一定會非常的危險!

「你不用擔心我。」

「你走之後,我讓林雀跟我一起住。」她懂事的說道。

秦天點頭:「林雀的能力還是不錯的,你可以信任她。」

蘇酥猶豫了一下,有些擔心的看着秦天,道:「有一次,我看見了她的槍……」

「還有冷鋒他們,以及這個院子裏所有的保鏢,是不是都有槍?」

這些事情,秦天原本是不想讓蘇酥知道的。

沒想到,聰敏如她,還是察覺了。

秦天只得點頭。他知道蘇酥在擔心什麼,擔心自己在做一些不法的勾當。

「你放心,他們的配置,都是合法的。」

蘇酥這才放下心來,她把臉貼在秦天的胸膛,低聲道:「今天晚上,我就正式是你的新媳婦了。」

窗外,月光微明。

天地一片和諧寂靜。

秦天把蘇酥摟在了懷裏。他的心情,出奇的平靜。

就像是一艘風浪中的小船,靠在了港灣。

新房新婚新媳婦。

不同的環境,別樣的情懷。

……

第二天早上,秦天沒有吵醒蘇酥,輕輕在她額頭吻了一下,轉身,離開了房間。

給殘劍發信息:全員準備,跟我出一趟遠門。

他並沒有告訴殘劍,具體是去幹什麼。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