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就算是不知道她住在哪裡,他總知道他兒子還在醫院裡躺著吧?他到醫院來,不就能遇到她了嗎?

2022 年 1 月 23 日

江南曦知道,江槐一向對哥哥器重,當年不顧那個小三的堅決反對,讓哥哥接替了他,掌管江氏。對於這一點,江南曦才對江槐不是那麼恨了。

只是,現在,他怎麼這麼沉得住氣,一點動靜也沒有呢?他難道真不管江南晨的死活了嗎?不管江氏集團了嗎?

她可不會天真地認為,江槐因為愧疚,甘願,讓她把江氏集團奪走!就算她願意,江家那母子三個,也不會願意吧?

她越想越不安,給江南晨掛上水之後,她就想去江家看看。

她先去洗手間洗了手,出來的時候,病房裡多了一個人,喬伊。

她的手中,還抱著一束鮮花。

「你怎麼來了?孩子們呢?」江南曦一邊擦手一邊說道。

喬伊說道:「你走後,宋顯來了。他說周末了,帶孩子們出去玩,我們就來醫院接你了。我就來病房,看看江大哥。他的情況怎麼樣?」

江南曦看了眼哥哥那張英俊的臉,笑道:「你看,他哪像生病的?就像是睡著了。他已經在慢慢恢復了,很快就會醒過來的。」

喬伊把花放到江南晨的床頭,說道:「江大哥,我是喬伊,我來看你來,你一定要快點醒過來啊,我和南曦,還需要你的保護呢。」

上中學的時候,江南晨是江南曦的保護神,喬伊是江南曦最好的朋友,所以江南晨也就把喬伊當妹妹看,沒少幫助她。

就算是江南曦不在安城的這幾年,兩個人也都還有聯繫。喬伊結婚,生孩子,江南晨都送過重禮。

因此,喬伊把江南晨也當親大哥一樣看待。

江南曦收拾了自己的東西,說:「走吧,別讓孩子們等急了。」

既然孩子們都想出去玩,那就先玩好了,她晚兩天去江家也沒有關係。

況且她剛才已經給祁澤打過電話,讓他關注著江家的動靜。

兩個人下樓,去停車場。

停車場里,宋顯的車裡,宋顯和江小狼正在說一個嚴肅的問題。

宋顯昨天跑了一趟唐城,把江小狼的那塊表交給了小黃毛。但是他並沒有離開,而是暗中跟隨小黃毛去見到了趙棟。

他比江小狼,更想知道,幾年前,讓江南曦生下孩子的那個男人是誰。

他看到了趙棟,立刻就查了他的身份。他越查越心驚!

他臉色凝重地望著江小狼:「趙棟,是夜北梟的人,是夜北梟讓他留在唐城,專門查找那塊手錶的!」

後面的話,都不用說了,不言而喻,夜北梟很可能就是江小狼的爸爸!

宋顯很不想接受這個現實! 孫小壽的呼吸都為之一窒,這般完美的玉手,必然有着驚艷的絕世姿容,不會又召喚出來個金剛屍吧。

耀眼紅芒徹底散去,一道倩影懸浮在空中,如雲的秀髮隨風飄蕩。黛眉彎彎,瓊鼻挺秀,雙唇紅潤,貝齒如玉,一張美絕寰宇的絕世仙顏出現在孫小壽的眼前。

孫小壽呆住了,沉魚落雁、閉月羞花、傾城傾國,這些詞如果用來形容眼前的女子,只會顯得俗氣。這張動人的嬌顏似乎不屬於塵世,沒有一絲塵世氣息。單看姿容,女子顯得有幾分天真,還有幾分俏皮。

種族:殭屍

名稱:雨曦

等階:靈屍(變異殭屍)

實力等級:九階(擊殺敵人,可提升等級。)

忠誠度:100(死忠。)

極限進化形態:吼

。。。

「雨曦?這名字怎麼這麼耳熟,竟然有着九階的實力,還如此美麗。」

孫小壽自言自語道,不過也來不及想太多,直接對着雨曦命令道。

「雨曦,出去對付那兩個骷髏騎士,能打死最好,打不過就拖到天亮。」

雨曦眼神有些木訥,不過還是對着孫小壽點了點頭,直接騰空而起,飛了出去。

妃妃見到旁邊突然出現的美女,也是嚇了一跳,不過從她那獃滯的模樣,以及從大院飛出的事實。

便可以猜出,一定是自家主人又召喚出來了一位強大的殭屍。

不過,為什麼長得這麼漂亮,妃妃雖然受傷嚴重,可還是自覺的跟雨曦比了比顏值,發現,自己被碾壓了。。

雨曦的實力倒是中規中矩,並沒有多麼的特殊,對戰一個九階骷髏騎士首領,並沒有多狼狽,也沒有多容易。

有了雨曦轉移了一個戰鬥力,剩下的另一個骷髏騎士首領,妃妃也是可以應對的。

「呼,終於安全了。」

看見步入正軌的戰場,孫小壽也是放心下來,真的累死了剛剛,而且還虧了五個殭屍,這要是沒有召喚出來雨曦,恐怕就算自己度過了這次的考驗,也會損失慘重的。

時間已經過去了20分鐘,還差40分鐘,天就亮了,考驗也就會隨之消失。

看了看戰場,七階骷髏騎士,已經只剩下幾個,相信很快就會解決。

空出手的殭屍們,已經開始加入八階的戰場,準備合力斬殺八階骷髏騎士。

一切都往著好的方向發展,多虧了自己召喚的雨曦。

看了看天空中,不斷騰挪攻擊的雨曦,孫小壽不知覺的開始思考。

「這個名字我肯定在那看過,好熟悉,可是又想不起了,誰呢?等等。」

再一次的打開雨曦的資料。

「女的,漂亮,靈屍,雨曦,竟然是神墓的女主?」

孫小壽頓時想起了前世的一本小說,可以說是非常完美的小說,裏面的女主,正是雨曦。

「怪不得有這麼高的神仙顏值,原來是女主啊。」

感嘆了一聲,孫小壽邊開始回憶雨曦的事件,想起來的並不多,只知道這應該只是雨曦的一縷分魂,修鍊的功法,是赫赫有名的《太上忘情錄》,好像最後的雨曦是人王。

「哈哈哈。」

孫小壽不覺大笑出聲,突然多出個這麼強大的手下,誰能不開心呢。

終於,隨着八階骷髏騎士全體陣亡,十五個八階的殭屍,齊齊的加入到了九階大戰中。

雖然八階的實力,並不能打破骷髏騎士統領的防禦,但是靠着強大的物理防禦,還是可以幫助雨曦跟妃妃的。

孫小壽看了看旁邊傻愣愣站在哪裏的四隻三階黑僵,考慮了下,要不要讓他們也加入戰鬥,混點經驗。

「轟。」

一聲爆炸聲響起,妃妃面對的那個九階骷髏騎士統領,終於不堪重負,在妃妃的一劍之下,直接爆炸了。

妃妃作為最近的生物,被炸飛出去了好遠,好在,身體強度夠硬,只是受了些內傷,並不嚴重。

附近的幾個八階殭屍就慘了很多,被炸飛了出去,有的胳膊斷了,有的斷了。

「算了,還是不讓你們去了。」

孫小壽感嘆了一句,放棄了讓四隻三階黑僵,去混點經驗的想法。

雖然三階實力現在連他自己都看不上。

但是,此時戰鬥的十五隻八階殭屍,可都是從三階黑僵,慢慢升上去的,每損失一個黑僵,孫小壽都無比的心痛。

隨着一個骷髏騎士首領的死亡,也正是宣告了這場大戰的結局。

在妃妃的幫主下,雨曦成功斬殺了對手,皇族殭屍也將骷髏騎士首領活生生打爆。

「結束了。」

孫小壽緩緩的鬆了一口氣。

轉頭巡視了下自己的宗派,發現並沒有出現任何破壞,自始至終,亡靈們都沒有攻入宗派大門。

在看了看宗派之外,此時外面白骨遍地,到處都是斷了的骨頭,以及人的頭骨,在也沒有那一個個綠油油的靈魂之火,變得無比安靜。

這一戰,孫小壽都不知道究竟擊殺了多少亡靈,大概幾萬隻吧,終於,血月降落,太陽升起。

保護期結束的第一次考驗,就這樣結束了,這是一個所有人都會永遠記住的夜晚,無數宗派之主,都見識到了萬宗大陸夜晚的殘酷,經過了這次的考驗,也都能快速的融入這個世界之中。

。。。

孫小壽打開好友一欄,直接對着珊珊問道。

「珊珊,你那麼怎麼樣,守住了么?」

孫小壽並不知道珊珊那邊的攻擊程度如何,不過有着一個十一階大魔導師坐鎮,想來也不會出事。

小蘿莉這邊,在收到孫小壽的信息后,也是快速回復。

「大哥哥,珊珊這邊守住了啊,都沒用珊珊出手,摩根老爺子召喚了幾個元素巨人,就擋住了所有攻擊,珊珊還在擔心大哥哥呢。」

孫小壽也終於明白了一句話,人比人得死,貨比貨得扔,珊珊的運氣真的是孫小壽不可想像的,如此危急的考驗,竟然輕鬆度過了。

又跟小蘿莉簡單的說了幾句,誇獎了一下,孫小壽就直接關閉了好友列表。

經過了一夜的大戰,孫小壽此時已經極度疲憊了,戰鬥往往是最消耗心神的,此時的孫小壽,需要好好的睡上一覺,在管其他。

讓雨曦還有皇族殭屍警戒宗派四周。

孫小壽直接抱着妃妃,就躺在了床上,沒過一陣,便進入了夢鄉。 郁北的第一次「生意」完成的很成功,紡織廠副廠長家的老太太說到做到,把她那半背簍的東西全換走了。

走前老太太還想和郁北約下一次的交易時間,郁北沒有接話。

大家都是明白人,這一次的交易能成功,並不代表下一次也能這麼安生。

郁北揣著34塊現金,五張工業卷,還有兩張香皂票,兩張月經帶票,外加一張奶票離開了紡織廠。

她不知道,她剛離開不到五分鐘,老太太就用剛買的米、面,肉,小賺了一筆,樂得她才和郁北分開就想她了。

不過這些郁北並不知道,也不在意。

離開紡織廠的郁北同樣樂呵呵的直奔供銷社。

郁北到供銷社第一件事不是買東西,而是每個櫃檯轉了一圈。

她得先確認那些要票,那些不要票,畢竟她的票有限。

香皂、月經帶、奶粉、郁北有票自然不放過,至於衛生紙本身就不要票,她也買了不少。

郁北記憶中,再過幾天,她的「大姨媽」就應該來拜訪她了。

至於那幾張工業卷,郁北暫時用不上,就收了起來。

郁北這一通採購很有目的性,沒花多少時間。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