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兩點抓住邪教,三點交給城衛軍,到六點審訊出來邪教幾個秘密據點,楊榮榮都沒停下,迅速調遣軍士。

2022 年 1 月 23 日

結果看現在,還是被算計了,對方用最小的代價給己方帶來了巨大的損失,光是死傷的城主親衛和倒塌的城牆,就讓這次行動輸了個徹底,如果今晚不能徹底將邪教在巨石城中剷除,他這個城主真的就算是當到頭了。

顧不上身上的傷勢,楊榮榮在身上掏出一塊令牌,交給一名受傷不是很嚴重的軍士。

「拿着令牌,調集所有城衛軍,挨家挨戶的搜!」

「是!城主!」

看軍士離開后,楊榮榮召集其他活下來的軍士,對受傷的親衛進行救治,然後自己去和姜毅飛會和。

「你們放心!本城主一定會替你們報仇!我楊榮榮不會讓兄弟們的血白流的!」

楊榮榮眼睛通紅,怒火幾乎燒光了他的理智,他強行讓自己冷靜下來。手握長刀,獨自一人走在巨石城內。剛才巨大的爆炸聲使得城中亂做一團,城中居民以為發生地震,有的出來躲避,有的緊閉家門不出,而城中的邪教分子,也是趁機出來作亂。

楊榮榮在路上打殺一夥在城中作亂的賊人,然後看到了前來會和的姜毅飛,此時的姜毅飛也是渾身烏黑,不復往日英武形象。

「老大,你那邊發生什麼事情了!」

「剛剛一群人身上攜帶着炸彈,在靠近城門的時候直接引爆,我帶去的親衛基本全軍覆沒了!」

楊榮榮痛心疾首

「我們中了邪教的全套,我說這個邪教分子這麼容易就招了,原來這群人只是個誘餌,專門為了把我們引出來。」

「老二,你那邊怎麼樣!」

「我這邊僅僅有一名後天初期的武者,是柳氏武館的柳河,他也在身上綁了炸彈,我手下十幾名兄弟被炸彈炸死,而柳家所有人都在發現無法反抗的時候自殺了。」

「想不到邪教在城中竟然有如此大的實力。」楊榮榮看着姜毅飛

「老二,你來安撫城中百姓,順便處置城中亂民,我去看看阿大那邊!」

楊榮榮此時對此次行動已經不抱有任何期望。

現在需要做的就是集合城中護衛軍和巨石學院的力量,先封鎖所有出城通道,穩住城內的百姓,然後再逐一將那些邪教分子篩選出來。

「老大,我剛剛已經派人去找阿大還有北海家的人,一會兒應該就有消息傳來了,咱們先在這裏等一會兒。」

姜毅飛說話的功夫,阿大和北海濤已經飛速趕了過來。

「北海院長,你那邊情況怎麼樣!」楊榮榮問道

「哼!楊城主,你的情報有誤,讓我北海家損失慘重啊!」

北海濤看着楊榮榮

「我北海家負責的那幾處地方,本來都是好好的,發現有邪教份子過來,眾人前去捉拿,沒想到,這群邪教份子,竟然如此喪心病狂,直接在那些人身上綁滿了炸彈,幾次襲擊下來,我北海家38名弟子殞命,46名弟子受傷,這群該死邪教中人。」北海濤氣急,怒火讓他的頭髮都要倒立起來。

「阿大,你那邊呢」楊榮榮對局面已經沒有了期望。

「我這邊沒有遇到任何情況,剛剛二哥讓人去叫我,我留下阿二他們守着北門,我就過來了。」阿大瓮聲說道。

「這還好,這還好啊!」楊榮榮氣喘吁吁,顯然心情已經糟糕到了極點!

看楊榮榮此時幾乎被怒火衝破了理智,姜毅飛趕緊過來勸解。

「老大,越在此時,咱們越是不能自亂陣腳啊!現在咱們被邪教份子偷襲,損失慘重,更需要冷靜下來,想一個對策,分析一下邪教到底想要幹什麼,要不然我們會一直處於被動之中!」

「邪教想要幹什麼,上午時候已經表現的明明白白,他們想要北海奇的命!」阿大瓮聲瓮氣的聲音在旁邊響起,直接讓北海濤站了起來,指著阿大的鼻子就要發火。

「北海院長,不要衝動,阿大的性子你也知道,他就是個粗人,現在我們必須大局為重!」姜毅飛拉住北海濤的胳膊,對北海濤說道。

「不得不說,這群邪教中人在我巨石城已經成了氣候,北海院長,我建議你立刻頒發院長令,召集所有學院畢業學生,特別是氣血後期以上的武者,讓他們配合護城軍行動,咱們挨家挨戶進行搜查,勢必將邪教份子全部揪出來。」

「然後我們快速向摘星學院彙報,讓學院派遣先天武者坐鎮,確保萬無一失。」

姜毅飛看着眾人說道。見北海濤和楊榮榮雖然不說話,但是明顯狀態比先前好了一些,於是姜毅飛對着楊榮榮說道:

「老大,出了這麼大的事,咱們需要把長老團都召集起來,一同商議下步行動!」

楊榮榮此時也沒有別的辦法,便點點頭,說道:

「都去城主府,召集所有長老團成員,開長老團會議!」青山縣進入博程村的寬闊馬路上,一輛賓士邁巴赫靜靜地停在路邊,車上不是別人,正是唐青三人。

看到遠處駛過來的車子,唐青內心一狠,直接將邁巴赫停在路中間。

一輛豐田霸道緩緩停下,隨即車內一個穿著花襯衫的男子下車,看了看唐青幾人的車牌,指著坐在車裡的幾人怒罵道:

……

《我的財神老婆》79、震懾「是啊,你家到了。」許舟溫柔的說道:「本來想讓你多睡會兒,但是車上不舒服,還是把你叫起來了。」

「本來就應該叫我的。」莫小漁摸摸鼻子,沒想到自己睡的那麼沉。

許舟輕輕一笑,傾身過來,莫小漁聞到一股冷杉的味道,瞬間清醒過來,來不及避開,許舟從她肩上拿走什麼,又退回座位上:「有根頭髮。」

「謝謝。」莫小漁低喃道謝,她剛剛差點就一巴掌打過去了。

「不客氣,不要總是對我說謝謝。」許舟曖昧說道:「我希望你對我永遠都……

《月半影后穿書後被寵上頭條》第74章自拍很難 王太太打了電話,迅速把這邊的事情說了一遍,而後氣沖沖地道:「呂長明,人家都已經踩到咱們呂家頭上了。」

「你要是再不過來,就等著給我收屍吧!」

「這件事要是傳出去,咱們呂家的臉面,也就徹底丟盡了。」

那邊呂長明也是暴怒:「誰他媽這麼大膽?」

「你讓他給我等著,我三分鐘之內趕到!」

王太太聽到這話,不由大為得意。

她掛了電話,趾高氣昂地指著林漠和老虎:「喂,你們聽到了沒?」

「我老公三分鐘內就趕到了。」

「不想死的話,現在跪在地上等著,說不定我老公心一軟,就會饒了你們的狗命!」

林漠不屑一顧,老虎也沒說話。

而老虎帶來的那些人則都是惱了,眾人氣勢洶洶地瞪着王太太。

「你他媽說什麼呢?」

「你敢這樣跟我們老大說話?」

「是不是想死了?」

王太太面對這些人,心裏有些慌張,但還是硬挺著:「你們也少給我得瑟!」

「咋的,想仗着人多欺負我啊?」

「行,有本事你們等著。一會兒我老公來了,我看你們還敢不敢這樣說話!」

王太太說着,自己還退到了房間外面,她還真害怕這些人。

李老師站在後面,她面色慌張,低聲道:「林先生,要不……要不你們先走吧?」

「我知道,你們也都是大人物。」

「可是,這只是點小事,沒必要鬧大了啊。」

「到時候,我跟他們好好說說,大家和和氣氣的解決,怎麼樣?」

林漠輕笑一聲:「李老師,你不用擔心。」

「我都說了,這件事,我必須得解決清楚了!」

「不然,以後曦兒還怎麼上學?」

「老虎,你先帶李老師和曦兒去後面休息,不要讓人打擾到她們了!」

老虎立馬點頭:「是,林哥!」

李老師和林曦被帶走。

過了沒多久,外面傳來一陣哄鬧的聲音,卻是呂長明帶人來了。

呂長明穿了一身名牌西裝,滿臉倨傲,和那王太太一個德行。

看到他過來,王太太立馬跑了過去,一把鼻涕一把淚地跟他告狀,說林漠帶人欺負她之類的,還各種侮辱呂家。

呂長明聽得火冒三丈,直接一腳踹開房門,破口罵道:「是哪個王八蛋,竟敢欺負我老婆,辱罵我呂家,是不是活的不耐煩了?」

「來,站出來給老子看看!」

屋內,老虎帶着幾個人去送李老師和林曦了。

剩下的幾個,呂長明也不認得,所以,他也壓根沒把屋內的人放在眼裏。

林漠平靜地道:「呂長明,你身為呂家的人,做事也代表的是呂家。」

「發生這樣的事情,你難道不應該先問清楚事情的原委,再做決定嗎?」

呂長明不屑地瞥了林漠一眼,冷笑:「老子還需要問什麼?」

「我老婆說的話,那還能有假?」

林漠:「你老婆說是我妹妹剮蹭了她的車,可事實上,是她倒車,撞倒了我妹妹。」

「不僅把我妹妹撞傷了,還把我妹妹的自行車也壓碎了!」

「呂長明,你覺得,這件事,到底是誰的責任?」

呂長明冷然一笑:「這還用問嗎?」

「肯定是你妹妹的責任了!」

「我老婆這輛車,是我剛花三百多萬給她買的。」

「你知道這剮蹭一下,得多少錢維修嗎?」

「我告訴你,別說壓碎一輛自行車,就算把你妹妹也撞死,那也是你們的責任!」 「雲淑尊者,這對戰我可是聽說,是你那寶貝女兒發起的,你不會插手吧?」

君鈺看到雲淑尊者的神色不禁提醒到。

聽到君鈺的話,雲淑尊者收回視線,微微勾唇,

「當然不會,小瑤可以的。」

「小幽,悠着點兒。」

「姐姐,我只用了兩成力。」

刷!

龐大的水幕再次發出,火焰熄滅,韓青瑤渾身焦黑的露出了身形,此刻她衣衫破碎,雙眼陰狠的盯着楚冰落。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