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溫婉吞吞吐吐。

2022 年 1 月 22 日

宋藍芝:「溫婉,那就叫蕭何過來一趟,看看有辦法沒?」

沈建雲見縫插針道:「溫婉,你作為沈家的董事,你必須挑起這個擔子,我們大家都會感激你的好。」

「對,溫婉,沈家需要你的付出。」

「只是一個男人而已,哪個男人不偷腥啊。」

沈家人勸說道。

「姐,打一個電話又不會掉塊肉,求求你了,我還沒讓老丈人住上別墅了。」就連她的親弟弟沈修也支持喊蕭何回來。

「嗯,我打。」沈溫婉點點頭。

這一刻,她心中是否有些竊喜。

因為,在心底她是不願意離婚的,很想讓蕭何洗心革面好好過日子。

她一直堅信蕭何是她最終的幸福。

曾經在她最難堪的時期,蕭何並沒有因為她的外表而嫌棄。

相反的,陪她度過了終生最幸福的時光。

天地藥鋪。

蕭何樂呵呵的看著手機。

這個時間點,沈溫婉應該打來電話才對。

蕭何嘚瑟的看著小天:「你老大我神機妙算,現在沈家這種情況,一定會找我的,還會捧住我,瞧,電話來了吧。」

小天翻了一個白眼給蕭何,給了蕭何一個鄙視的眼神。

為了不讓嫂子辦理離婚,整個江海的人都陪你演戲。

最終讓白虎八軍霸王收尾。

嘖嘖,真夠鬧騰的。

「蕭何,你現在可以來一趟沈家嗎?不談離婚,是……」、

蕭何故意假裝不知情的問:「怎麼了?還有別的事情發生?」

「我不知道怎麼解釋,就是有點麻煩,需要你過來一起商議,你可以過來嗎?」

「嗯,好,你讓我去,我馬上就去。」

結束完通話,對著小天吹著口哨,擺擺手出門了。

著筆中文網 暮雲楚哭着說:「阿爹,二娘讓我們一天吃兩頓,而且一個星期之內只能有一天可以吃肉。阿爹,二娘好偏心啊,我見妹妹阿芯每天都大魚大肉的~~」

眾人一聽,這分明就是暮雲府的家事啊,他們也不再方便說些什麼。

只是這二夫人丁敏雪倒是被暮雲楚剛才的話給氣得不輕。

她的臉上紅一陣白一陣的,不過暮雲楚也沒有瞎說。

這都是她丁敏雪平日裏吩咐廚房裏的廚子這麼做的。

不過就這麼被暮雲楚給全盤的抖到這宴客廳里來,只怕她的名聲也毀了。

「哎呀,到底不是自己親生的呀,居然被這麼對待,這也太不像話了吧。」

「就是,這人心都是肉長的,這女人怎麼就能這麼狠心吶。」

「……」

賓客里有一些婦人開始為暮雲楚憤憤不平起來。

丁敏雪半天都說不出話來,她更是沒有勇氣去看暮雲嵐。

今天的宴請算是糟糕透了。

暮雲嵐生氣的將手拍在桌子上。

暮雲楚和丁敏雪都打了個哆嗦。

「你們,你們~簡直是豈有此理。」

「你~」暮雲嵐說着用手指著丁敏雪說:「我問你,這家裏是缺吃的少喝的嗎?怎麼你就這麼對阿楚,還讓我蒙在鼓裏,為的就是讓我今天當眾被人笑話是嗎?」

暮雲嵐說着又是一掌打在了椅子上。

丁敏雪見暮雲嵐如此生氣,就馬上跪了下來認錯道:「老爺,你息息怒,我這不就想為這家裏省點糧食嗎,再說了,阿楚如果吃的太肥了,這恐怕也是穿不上新娘服的。老爺,你若是要怪,那也要怪阿楚不應該在這麼多人的地方說出來呀,這,這叫我以後還怎麼管理這個家呀?」

丁敏雪幾乎是撒著嬌說的話。

暮雲嵐自然也是全聽進耳里了。

他冷冷的看向暮雲楚。雖說他這個女兒馬上就是翼王府的王妃了,這在一定程度上讓他暮雲府的威望瞬間提升了不少。

但今日之事,卻也讓他顏面盡失。

暮雲嵐看着暮雲楚久久說不上一句話來。

他只是重重的嘆了口氣,然後對丁敏雪和暮雲楚說:「你們都下去吧。我累了。」

暮雲楚聽着暮雲嵐這麼說,這才緩慢的站了起來。

也許是因為在地上跪得時間久了,暮雲楚站起來的時候兩條腿都麻了。

丫鬟雲燕扶着她起來的時候還很小心翼翼,生怕暮雲楚會跌了下去。

「放開我吧,我可以自己走。」

暮雲楚輕緩的對丫鬟雲燕說。

雲燕着急的道:「這怎麼可以呢?小姐,還是我扶着你吧,我怕你摔著了。」

暮雲楚輕笑出聲說:「傻丫頭,你家小姐這麼弱不經風嗎?」

暮雲楚說着,抬腳往前踢了踢,這舒展的動作就連雲燕也看傻了。

有那麼幾秒她都懷疑眼前的還到底是不是她家小姐了。

以前的暮雲大小姐就連走路都要人扶的,現在的暮雲楚大小姐倒像是換了個人。

雲燕很是吃驚的看着暮雲楚一步步走出暮雲嵐的書房,再一步一步走進她的閨房。

「小姐,你等等我呀!」。 城南,葉家莊園。

葉以晴回來后,就立刻來到葉無道的書房。此刻葉無道正站在書桌前,寫着毛筆字。

葉以晴進來,沒敢打擾,靜靜的在一邊等著。

直到葉無道寫完「修身養性」四個大字,才彙報道:「爸,蘭家得到的百毒草是假的,我已經對比過了,和您給我的一點也不一樣。」

「嗯,我知道了,你這兩天可以去做的別的事情了,天河黃家給我仔細查查,尤其是那個黃霸天,查清楚他和七爺到底有沒有關係!」

葉無道將毛筆放好,抬頭看着葉以晴,方正的臉上充斥着濃濃的嚴肅。

「爸,您的意思是,上次吸干靈泉水靈氣的人是黃家的黃霸天?」

葉以晴皺着秀眉,隱約從父親的話語中聽出了什麼。

葉無道點點頭,「據目前得到的消息是這樣的,不過我懷疑這個黃霸天和七爺有某種關係,之前這小子去過省城,而且七爺還親自接待過他,所以在沒搞清楚黃霸天和七爺的關係前,我們決不能輕舉妄動!

「女兒明白了,我馬上就開始調查。」

葉以晴抱了抱拳,說着,悄悄的退出了書房。

葉無道拿起剛剛寫好的毛筆字,眼中浮現出一抹陰翳,大手在宣紙上輕輕一揮,修身養性四個大字,立馬消失的一乾二淨,取而代之的則是一一養精蓄銳!

葉以晴走後,林陽就繼續修鍊,直到第二天清晨。

房門被輕輕推開,雪兒這丫頭躡手躡腳的走了進來。

一進來,就摟住了林陽的脖子,「林陽叔叔,你今天肯定會陪雪兒去參加運動會的,是吧?」

「那當然了,雪兒的運動會怎麼會少得了叔叔呢。」

林陽溺愛的摸了把小傢伙的臉蛋,耳垂一顫,急忙抬起頭,發現秦詩雅正站在門口,目光清冷的注視着自己。

急忙堆起笑臉,「詩雅,我已經安排好人手來一起參加運動會了,不是有親子足球么,你放心吧,上場踢球的人肯定夠數!」

秦詩雅沒說話,俏臉依舊冷若冰霜。

對着雪兒招了招手,「雪兒,走吧,去吃早餐。」

「媽媽,那林陽叔叔呢?」

小傢伙可憐巴巴的拉了拉林陽的衣角。

林陽不失時機的起身將雪兒抱在懷裏,「叔叔當然和你們一起了。」

說着,也不顧秦詩雅的冷臉,抱着雪兒走向了餐廳。

秦詩雅皺着眉頭,心道這男人的臉皮真是越來越厚了,嘴角也不經意的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

而就在林陽帶着雪兒吃早飯的時候,上官晴的寶馬車突然駛了過來。

上官晴從車上走下,穿着一身白色的運動裝,戴着一個粉色的鴨舌帽和茶色的墨鏡,全副武裝的走了進來。

顯然是要一起去參加雪兒的運動會的。

而秦詩雅,這時也上樓換起了衣服。

「林陽,給你,這是你的衣服。」

上官晴進門,隨手都給了林陽一個包裹。

林陽接過打開一眼,是和雪兒身上運動服一個顏色的運動套裝。

不由有些詫異的看了一眼上官晴。

「別看我,不是我給你買的,是詩雅給你買的。」

上官晴笑道,林陽這才恍然大悟。

如果沒猜錯,這怕不是親子裝了。

果不其然,秦詩雅換好衣服下樓,還真是和雪兒一個顏色的。

顯然這女人刀子嘴豆腐心,心裏還是有自己的。

也不猶豫,拿上衣服回卧室換了起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