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靜她有哥哥嗎?」鎮長大人有點疑惑起來,眼神里對羅占鰲充滿了質疑。

2022 年 1 月 21 日

「你有沒有認真聽我說話啊,我是他堂哥,難道堂哥就不能為她申冤了嗎?你的意思是非要讓她的父母來找你處理這件事嗎?」羅占鰲對他的話進行了反問。

「孩子,我不是那個意思,我是想要知道羅靜在哪裏,那麼好的女娃不能再讓她受委屈了,她也可以先住到我家裏去,哈哈哈,如果她不願意,我也不會勉強的,這件事都是不懂事的孩子惹得,那我這個做家長的,就要替他負起責任,盡量的把事情處理好,他們還小,以後的路還很長,不要對他們以後有影響,他們倆談戀愛這件事我知道,但是我沒有有想法到,她倆居然同居了,而且還有了孩子,我確實感到很意外。」

嘴上是這樣說,心裏卻很羨慕自己的肚兒子艷福不淺,這麼漂亮的女孩子他居然搞到手了,泡妞的本領真的是青出一籃勝一籃啊,兒子這方面可比自己強多了,這件事他決定用錢來擺平,錢能解決的事,就不是事。

哎,真的是可悲,這樣心態的家長能夠教育出什麼樣的好孩子……。

羅占鰲眼睛斜了他一眼,很不高興的說道:「現在說着沒有營養的話,沒用,我就問你一句,這時怎麼解決?」

「小兄弟,我們不能莽撞,處理這件事的時候不能傷害到兩個孩子的名聲,一定要保密還要確保安全,做到萬無一失,羅靜是個好孩子,以後我不會虧待她的,你回去告訴她,不要害怕,有啥事我頂着,她現在的任務就是好好的讀書,不要因為這件事影響學習。」

羅占鰲心想,如果自己不給羅靜多弄點營養費,豈不是太便宜了他們,經過這件事,羅靜的心理上肯定會留下陰影,以後還不一定會咋樣,再說了像這樣的人,也不是缺錢的主,耀下應該多攢點錢才是真的。

鎮長大人從羅占鰲的表情上已經知道了他的心裏所想,站起身,拍了拍他的肩膀頭,微微的笑了笑說道:

「小兄弟,放心吧,你的意思我明白,我一定會負責到底的,你不要擔心,」說着,從文件夾里拿出了一沓毛爺爺,大約有一萬塊吧,交給羅占鰲,這是封口費,因為他知道自己的兒子把人家小女娃禍害了,去去火這件事處理不好,他怕面前這個愣頭青會做出對兒子不利的事情來,他是聰明人,不能因小事大。

羅占鰲接過錢,拿在手裏,他長這麼大,還是第一次見到這麼多錢,心裏着實的激動了一下,這些錢不知道能夠買到什麼,更不知道能花多長時間,因為他對錢沒有概念。

羅占鰲抓着錢在手裏甩了甩,聲音很冷淡的說道:「鎮長大人,就這麼一點,你這是在打發叫花子呢嗎,羅靜可是黃花大閨女,受了這麼大的傷害,你是不知道啊,我們換個位置說一下,如果羅靜是你家的閨女,你應該怎麼辦,別人給你這點錢,你會點頭嗎?再說了,我很生氣你的兒子,我真不知道,你是怎麼教育的,還是帶把的,怎麼就不負責任呢,把人家女娃搞得懷孕了,就不認賬了,就玩起了人間蒸發。不見人了,這是啥人嗎?還不如我這個泥腿子呢。」 「我不是戲精,我可是一個老實人。」。

張靈看着吳樾,一本正經的說到,完全就是說話不打草稿。

本來還是想要相信張靈的可是不知道為什麼,這個話從張靈自己嘴裏說出來,就少了那麼些味道,不相信的味道!

張靈看着吳樾一副不相信自己的樣子,心裏很是着急,「我說的都是真的呀!」。

看着張靈,吳樾只是配合的點了點頭,吳樾越是這樣,張靈心裏就覺得吳樾並不是打心裏的相信自己。

「你真的要相信我!」,張靈看着吳樾再一次強調到,可是張靈不知道,自己越是強調,吳樾就越發的想笑,一點也不相信她。

「好了,既然都已經吃好了,那就走吧,等一下別人要來吃,總得給別人騰地方。」。

吳樾看着張靈,要是再不說走,估計這個人得在這裏坐一下午。

「好的呢!」,張靈說完,立馬拿起自己的包,準備和吳樾一起出去了。

「可是你剛剛不是有事情嗎?」,張靈突然想起了吳樾剛剛不是接了一個電話,想着吳樾一個沒有什麼時間去逛了吧。

「沒有,剛剛就是一個賣保險的,很煩。」,吳樾說着臉上露出厭惡的表情,張靈看着,也沒有多想,以為就是一個賣保險的。

沈懿周把東西收拾好了之後,很是自然的拍了一張照片給張靈,不知道張靈看到這個照片,會不會被嚇死!

房子是周玉的,知道沈懿周要回來,周玉把鑰匙交給了周凱,讓周凱給沈懿周,所以沈懿周知道張靈也住在這裏,不得不感嘆這個世界的渺小,這也讓沈懿周加快了要帶張靈回去的心,有的人,不能在一起待久了。

張靈看着沈懿周給自己發過來的照片,上一秒還笑語盈盈的,這一秒直接就愣住了!!!

心裏慌張的要死,這熟悉的房間,桌子上還有自己洗好了沒有吃完的水果,張靈越看心裏越緊張……。

「那個,我還有事情,就不去逛了,還是先回家吧。」,張靈看着吳樾畏畏縮縮的說到,畢竟沈懿周來了,估計是來逮自己的,為了讓自己的日子好過一點,還是自覺一點的好。

吳越看着張靈,有些不想結束這一次見面,但是又說不出什麼話來讓張靈留下來。

「要不我送你吧?」,吳越看着張靈試探的說到,吳越看着張靈彬彬有禮,可是心裏確實乞求,那怕是一小會兒,他不想失去這種舒服的感覺,就像是救贖,又像是歸宿!

張靈看着吳越有些難為情,本來感覺到不太好,可是張靈不知道為什麼,她內心裏特別想要和這個人相處下去,就像是好久不見的朋友一樣,但是又不太一樣,總感覺有些什麼?

「額,那好吧。」,張靈看着吳越想了一下,還是點了點頭,畢竟她自己也難得打車。

「你家在哪裏?」,車上吳越看着副駕駛的張靈,看着張靈的側面,吳越有些心跳加速,心裏很是激動和緊張……。

這種感覺很是熟悉,吳越突然感覺到王優就在自己身邊一樣…………。

「怎麼了?」,張靈若無其事的回頭看着吳越,被吳越看自己的目光有些不自在,感覺是不是自己有什麼不好的地方。

張靈看着吳越小心翼翼的說到,「是不是我不該坐這裏?」,張靈想起一般副駕駛都不能隨便坐的,於是連忙解開安全帶,想要到後面去,「我馬上到後面去。」。

「唉,不用。」,看着張靈要走,吳越連握住着張靈的收,不讓她解開安全帶。

張靈愣愣的看着吳越,顯然覺得有些無所適從,她不知道為什麼,總感覺到吳越給自己的感覺很是熟悉,她知道這樣不合適,可是不知道為什麼,她缺貪戀吳越手心的溫度,並不想吳越放手。

吳越看着張靈,心跳加速,快的感覺到就像是要缺氧一樣,什麼話也說不出來,看着張靈,吳越從來沒有覺得自己會如此緊張,比自己第一次看見張靈都還要緊張和感觸,如果不是因為張靈和王優長的不一樣,吳越會覺得自己現在一定是在做夢,熟悉的感覺再一次傳來,但是理智的清醒告訴自己,眼前這個人並不是王優,自己也不是在做夢。

就這樣,張靈一臉懵逼和無措的看着吳越,眼前這個人,莫名其妙的給了自己很大的熟悉感,雖然只是一個見了兩次面的陌生人,但是缺給了自己一種只有在沈懿周哪裏才有的安全感…………。

和沈懿周給自己的感覺不同,張靈覺得吳越給自己的還有很多的不舍和莫名其妙的心酸……。

「不好意思啊。」,吳越看着張靈,清醒過來,這個人不是王優,她可能是和王優一樣善良的女孩子,而這樣的女孩子,是自己可遠觀不可褻玩焉的。

張靈看着吳越一臉失落的樣子,心裏很是茫然,意想不到的是自己居然會覺得他有些可憐,感覺到吳越應該是一個很有故事的人。

「我怎麼感覺到你怪怪的?」,張靈看着吳越,小心翼翼的說到,她本來就是一個直腸子,想到什麼就說什麼。

「沒有,只是覺得你很像我一個故人。」。

吳越看着張靈,心裏感慨萬千,突然很想回去好好的睡一覺,然後在夢裏,他就可以看見自己心愛的王優了”……。

「故人?」。

張靈看着吳越,窗外的風景一閃而過,只留下了吳越語重心長的兩個字故人!

吳越一邊開車,一邊漫不經心又充滿愁緒的說到,「對呀,一個故人,已故的人。」。

本來張靈還沒有多難受,可是不知道為什麼,總覺得吳越平淡的語氣充滿了悲傷……,一時之間,本來淚點就很低的張靈一瞬間眼眶就濕潤了。

「對不起。」。.

張靈看着吳越,就像是一個犯錯了的孩子一樣,特別無辜的望着吳越的側臉。

吳越看着張靈,突然覺得自己不應該和這個菇涼說這些,感覺到張靈現在被自己整的有點內疚了。

。 羅浮大澤是一個巨大無比的湖泊,碧藍如海,浩瀚無垠。

中年人帶着蛟鵬等人回來了,進入一座聖島,見他失去一臂,面色蒼白,羅浮大澤的強者立即詢問原因。

當中年人將整件事複述一遍過後,聖島上的強者沉默了。

連大荒深處那幾頭大名鼎鼎的太古遺種都被這個村子收服,更有一位獸尊坐鎮,這村子還真是恐怖到了極點。

「自今日起,那個村子便是禁忌,任何人不得靠近。」這是羅浮大澤的首領做出的決定,面對強大的力量,他們根本生不出報復的念頭,識時務者為俊傑。

同樣的事也發生在另外的大部落。

紫山族,巍峨雄壯的中央古城內,中心寶殿裏,一個宛如紫色太陽的強者端坐在至高寶座之上,渾身燃燒着紫焰,氣息如海,壓的下方的人抬不起頭來,不敢直視。

「唔,真是一個令人敬畏的村子,大荒,卧虎藏龍,以後要注意一些了,做什麼事之前都要了解清楚,不要為我族招來大禍。

至於那個村子,列為禁忌之地,任何人不得靠近,違令者,殺無赦。」強大身影出聲,在大殿中回蕩。

「是。」下方的人戰戰兢兢,不敢有任何反抗。

雷族,那個青年將事情的原委說明之後,雷族之主背負雙手,來到一片獸皮製成的地圖之前,圈了一個大大的圓圈。

「以後,這裏便是禁地,雷族所有人都要謹記,不可越雷池半步。」

「遵令!」

四個大部落都立刻做出了反應,將還滯留在石村附近的人馬全部召回,警告全族上下所有人,不得靠近石村。

而那山寶,他們也放棄了,有那樣可怕的強者住在蒼茫大荒中,山寶的歸屬如何,不言而喻,那不是他們能染指的東西。

經歷過這一次波瀾,石村徹底清凈,相信再過不久,大荒中矗立着一個禁忌山村的消息便會從大部族傳到其他中等部族、小部族等地,無人會再來叨擾。

石村,一切都恢復了平靜,大部落人馬的到來並沒有影響到石村的生活節奏。

時間一天天過去,石昊要進階洞天了,這些日子,他一直在準備,估計過不了幾天就將開始破境。

其他族人每日勤勞的耕種靈植園,看着靈植一天天長高,大家都很高興。

有時,村裏的漢子也會騎着得來的鱗馬,在周圍策馬奔騰,並且,拾起以前的老本行,經常帶回來一些新鮮獵物,生活過的充實又安逸。

這種打獵的本領,也是一種學問,將來還要傳給孩子們,石村世世代代都靠着它在大荒中生存,石林虎等人不想讓它失傳。

老族長石雲峰每天也很忙碌,他要為村裏的孩子準備葯浴,本來,小孩子不宜經歷太多的葯浴,會透支,但是,這幾個皮孩子吃了獸尊肉,體內積累了無量潛能,想要將那些潛能激發出來,最好的方法就是葯浴了。

所以,他根本不用顧忌,隔幾天就來上一次,每一次都會放很多大毒蟲,比如說烏黑的蠍子、拳頭大的蜘蛛等,看的皮猴等人小臉發白,全身發抖。

他們很想跑,但是胳膊哪能擰得過大腿?跑不了幾步就會被大人抓回來,強行扔進大鼎里,而後嗷嗷直叫。

一次又一次葯浴過後,他們的身體素質越發強大,甚至和上次來到石村的大部落天才都差不了多少。

這是一個好現象,孩子是石村的未來,他們越強,石村就會越繁榮。

太古遺種們則是完全自由的,沒人管,白天,它們在茫茫大荒中到處跑,尋來好喝的獸奶,晚上回到石村,給石昊熬煮,每天倒也很有規律。

它們還一度跑到雲天宮所在的雪原、雪峰附近,尋找雪麟豹、冰原象等凶獸的獸奶,雲天宮弟子遠遠看見,直接嚇的魂不附體,趕忙逃離。

這期間,三頭變異的小青鱗鷹和它們的媽媽一直在跟着太古遺種雷雀學習,有時,它們還會去請教獸尊小紅鳥,有一個禽類尊者在,不請教簡直是浪費,小紅鳥也樂得指點它們,這種情況下,青鱗鷹們和雷雀每天都在成長。

而小紅鳥帶來的朱厭後裔,始終在沉睡,有熾蒼給予的無盡生機,它的涅槃很順利,只不過需要時間。

熾蒼和柳神,每日都在論道,一同探討今世界法中的洞天境,從最本質的角度剖析這個境界的無窮奧秘,他們沒有避開小紅鳥,它也在一旁聆聽。

這麼多天下來,三人皆大有所獲,熾蒼、柳神自是不用說,他們對大道的理解超出了常理,難以形容,一個啟發就能引申出深奧之理,小紅鳥是火國的祭靈,只是一個獸尊,它的收穫最大,聽兩尊大佬論道,如醍醐灌頂。

從熾蒼和柳神的對話中,它能明顯感覺到自己和兩人的差距有多麼巨大。

怪不得之前熾蒼以相同的力量能打的吞天雀毫無還手之力,這是質的不同。

這一天,小紅鳥心有所感,遙望蒼茫山脈中心,那裏有非同尋常的波動,令人不安。

「是吞天雀它們。」

熾蒼閉着眸子,沒有睜開,只是輕輕回應了一聲。

「無妨,隨它們佈置。」

「真的不去看一下嗎?萬一……」小紅鳥有些擔憂,欲言又止。

「在絕對的力量面前,一切的掙扎都是徒勞的,靜待山寶出世便是,我有預感,應該就在這兩天了。」

「好吧。」小紅鳥無奈,它看了看風中搖曳的五根翠綠柳條,想要說什麼,但最後還是什麼也沒說。

看起來,柳神對山寶沒什麼興趣,亦或是祂對熾蒼的能力很有信心,並不擔心他會失敗。

第二天,在小紅鳥吃驚的目光中,熾蒼打造了一口大鐵鍋,黑漆漆的,很光滑。

它有些無言,這位還真準備把那些獸尊一鍋給燉了?

「可惜,六大尊者不全是獸形。」突然,熾蒼看着自己的傑作,搖了搖頭。

小紅鳥忍不住翻了翻白眼,它算是看出來了,這就是個吃貨村,從大到小,全都是。

「我能提一個小小的請求嗎?」

「說吧。」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