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他們和顏家兄弟交好,可讓人家妹子做東西給他們吃,也不是很好開口的。

2022 年 1 月 19 日

想到每個月初在小王爺哪裏看到的葯膳,董元軒的眸光變得有些幽深。

顏妹妹對小王爺到底還是不一樣的。

「好了,都別廢話了,小王爺都沒人影了,我們快追上去。」

……

顏府。

「娘,明天我想去桃花山陪陪師父和古婆婆。」

飯桌中,稻花對着李夫人說道。

李夫人不是很想女兒出門,如今女兒大了,不好在拋頭露面的了,不過,她還沒說話,顏老太太就先開口了。

「去,你師父就你一個徒弟,是該多去陪陪他們。我這次就不和你一塊去了,天氣太悶熱,身體疺得很。」

稻花立馬問道:「祖母,你沒事?」

顏老太太笑着搖頭:「沒事,就是有些畏暑,呆在屋子裏就好。」

稻花點了點頭:「等會兒我去吩咐廚房,讓廚房這段時間多做點綠豆湯,吃這個解暑。」

第二天,稻花收拾好東西,就帶着王滿兒、穀雨、碧石離開了。

立夏留下來看屋子。

稻花軒里的人見碧石竟跟着大姑娘外出了,心裏都十分的羨慕嫉妒。

碧微看了看碧石的床鋪,沉默了片刻,就去做自己的事了。

只要她做得足夠好,她相信大姑娘遲早有一天是能看到她的好的。

……

桃花村。

稻花把穀雨、碧石,以及跟來的兩個婆子留在了莊子裏,然後帶着王滿兒一個人上了桃花山。

「師父、婆婆,我來了!」

剛踏進桃花庵,稻花就大聲的對着屋子裏喊。

「喊那麼大聲幹什麼,我和你古婆婆還沒耳聾呢。」

古堅板着臉走出了房,語氣雖沖沖的,不過眼底卻帶着喜色。

稻花笑吟吟的走了過去:「我這不是想着要見到師父了,激動的嗎。」

古堅』哼『了一聲,轉身回了屋裏。

「咦,怎麼這麼多東西?」

稻花將腌制的雪梨放到桌上,就看到屋裏擺放了好些吃食:「師父,你去縣城了?」

古堅瞥了一眼旁邊的鹿茸肉桂等物,撇嘴道:「縣城能買到這些東西?」

「那是陽小子前兒送來的。」

古婆婆笑着從房間里走了出來。

稻花連忙走過去攙扶,詫異道:「蕭燁陽?他來過?」

古婆婆笑着點了點頭,心情看上去很不錯:「是呀,你要早兩天過來,還能見到他。」

稻花笑了笑,沒有說話。

從蕭燁陽的生辰宴上回來后,她娘就叮囑過她,讓她和蕭燁陽保持距離。

上次蕭燁陽去她家,在祖母那看到他,她娘也找了借口把她給支開。

剛好那段時間她心裏也有些不自在,也就順了她娘的意。

「嘎~」

聽到鳥的叫聲,稻花走出屋子抬頭看了看,看到盤旋在桃花庵上空的鷹隼,頓時『噗呲』一聲笑了出來。

屋子裏,古婆婆和古堅對視了一眼,臉上都帶着淡淡的笑意。 不但是網友們疑問,一旁的女主持人雖然沒有認出這是三叉品牌的西廚刀具,但還是發出了同樣的疑問,並且直接問了出來。

「燕老師猶豫了那麼長時間,難道說這套西廚刀具有什麼不一樣的地方嗎?」

果然,在聽到女主持人的問題后,燕山亭先是點了點頭,隨後伸出手,指了指刀具上的一處地方張口道:

「你們看這裡!」

鏡頭拉近,眾人也看清楚了燕山亭所指的地方,

刀具的刀把上,那裡有一處很不起眼的刻痕,

好像是一個人的名字,

「這是……?」女主持人發出疑問。

「這是一個人名,應該是製作這套刀具工匠人的名字!」燕山亭說出了自己的猜測。

聽到燕山亭的話之後,女主持人眼神一亮,彷彿是猜到了什麼一般,連忙張口道:

「也就是說這套刀具也是定製的刀具,所以也是價值不菲的?」

同樣的,在聽到燕山亭的話之後,網友們也產生了和女主持人一樣的想法,

「定製的『三叉』西廚刀具,應該也很值錢吧!」

「『三叉』西廚刀具還能夠定製?我怎麼不知道!」

「咱們都是普通人,你想定製,人家也要同意啊!」

「就是,你以為誰都能夠有這種私人定製的嗎?」

「這麼說,這套定製的刀具也是很值錢了唄!」

「我又有些激動了,燕老師快別賣關子了,趕緊說啊!」

……

無論是女主持人,還是一眾網友都在等著燕山亭點頭承認這是一套定製的刀具,然後說出它的價格。

讓所有人都沒有想到的是,燕山亭卻是緩緩地搖了搖頭,

「『三叉』品牌並不接受定製,也從來沒有聽說有出售過定製產品!」、

「啊?」女主持人蒙了。

網友們也沒有預料到燕山亭居然會給出這樣的答案,也都有些蒙,

「什麼情況,不接受定製?」

「也就是說,這套刀具並不是定製的,就是正常的價格嘍?」

「也不對啊,不是定製的為什麼會有工匠人的刻字?」

「對對對,我也想問這個,如果只是普通刀具,燕老師也不會這樣吧!」

「那到底是什麼情況啊,燕老師你快說啊,真是急死個人!」

……

這次沒有等到女主持人詢問,燕山亭便自顧自的說道:

「三叉品牌是酒花國的品牌,其所屬的家族,經過七代的經營,才將三叉品牌發展到現在這個規模,

而這個家族有一個傳統,那就是每一代的傳承人都必須是頂級的工匠,也都會打造一套證明自己工匠能力的刀具,這套刀具是絕對不會對外出售的,因為這是他們證明自己能夠接收家族傳承的證明。」

聽到這裡的女主持人彷彿是明白了什麼,再看向刀具的眼神都變得不一樣了,「也就是說,這套……」

「沒錯!」燕山亭直接打斷了女主持人的話,繼續說道:「如果我沒有認錯的話,這個刻字正是其第七代傳承人的名字,本瑟姆!」

「我有點暈,誰能給我說明一下這是什麼情況!」

「不對啊,絕不會對外出售,怎麼會出現在這裡,不會是假的吧!」

「這種情況,應該不可能是假的吧!」

「不知道,別問,問就是牛逼!」

「那是不是說明這套刀具是無價的?」

「你是看電影看多了吧,哪有那麼誇張,不過絕對不會便宜就是了!」

「這可是象徵著傳承的工藝,應該是很有價值的!」

「燕老師厲害啊,這都能發現端倪!」

「不知道燕老師能給出多少定價!」

……

彷彿是猜到了網友們的疑問,也彷彿是繼續自己沒有說完的話,燕山亭自顧自的敘說道:

「最終要的是,據我所知,這個家族的第七代傳承人,本瑟姆在六年前就是病逝了,他沒有孩子!也就是說,這種手工打造的『三叉』刀具應該不會再現了。」

「病逝了?」女主持人疑問道。

燕山亭點了點頭肯定了女主持人話,接著說道:

「我有些疑惑的是,這種象徵著傳承的手工打造的刀具,不但不會對外出售,應該會隨著逝者一起下葬才對,其家族也一直保留著這個歷史,可是這套刀具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啊?」聽到燕山亭的話之後,女主持人先是『啊』的一聲,緊接著就向後退了一步,看向刀具的眼神也變得有些驚悚。

畢竟按照燕山亭的說法,這套刀具不但不會對外出售,還會隨著逝者下葬,現在卻是出現在了這裡,難免讓人產生不太好的想法。

「這,有點可怕啊!」

「你怕個鎚子哦,你會用下葬的刀做菜自己吃嗎?」

「我傻啊我,沒被嚇死,也噁心死了!」

「你都知道噁心,林楓那麼有錢的人會不知道?」

…….

顯然有網友產生和女主持人一樣的想法,不過很快被其他網友懟了回去。

果然燕山亭在看到女主人的反應之後,也是不屑的笑了笑說道:「你覺得林先生會讓在的老婆用那樣的刀做菜給自己吃?」

「那?」女主持人也明白自己有些失態了,便連忙疑問了一下。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