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想到,沒想到花公那個神秘的師傅,是葬花仙人這個老不死的。

2022 年 1 月 18 日

「這可有些棘手了。」蘇羽咬了咬牙。

心中對葬花仙人的那份畏懼,依舊在衝擊着他的情緒。

當年跟他一同接受葬花仙人訓練的那批學員,現在還活着的,無不是一方勢力的人傑,但無論是誰,當提到葬花仙人林埭的時候,也同樣發自內心的顫抖。

沒有人能忘記當年非人的折磨,那是靈魂深處的恐懼。

包括他,判官!

雖然後來和暗城達成了合作,脫離暗城管制,但當真正面對昔日的教官,曾經的老師,就連蘇羽也忍不住畏懼。

「呵呵,我記得你叫審蒼生是吧?你給我的印象很深刻,據說當年那批學員,你的成就是最高的。」林埭一副欣慰至極的樣子,滿意的點了點頭。

在暗城接受訓練的學員,留的都是藝名,但真正接受訓練的時候,都是按照序號排名叫的,他們還沒資格讓暗城的教官記住他們的名字。

這麼多年來,能讓林埭記住的學員,少之又少,由此可見,他對蘇羽的認可度有多高。

「能讓葬花教官記住,是判官的榮幸。」蘇羽獰聲笑道:「不知教官此番前來,找判官何事?」

「明知故問的小傢伙。」林埭像一個長輩一般笑罵道:「你殺了我那個小徒弟,我當然是來替他報仇啊。」

蘇羽抿了抿唇,神色不由得緊張起來。

嚴格來說,暗城的教官,並非暗城管轄,二者只是合作關係,每年的訓練開始之前,暗城都會尋找優秀的教官來培養子弟,而對於後者來說,不過是拿人錢財,替人辦事罷了。

訓練結束后,大家各奔東西,教官和學員之間,幾乎不會再有往來。

所以別看林埭對蘇羽非常欣慰,但實際上二人的關係,比清水還淡。

但林埭和花公之間,可就不一樣了。

後者是林埭悉心培養出來的徒弟,甚至說,是未來『葬花仙人』這個稱號的接班人。

蘇羽殺了花公,這份仇,不亞於殺了林埭的兒子。

「是么?那可真對不住教官了。」蘇羽挺身淡笑,神色輕描淡寫。

但心中的那份畏懼,

依舊被林埭輕而易舉的捕捉到了,他老神在在的笑道:「不愧是判官吶,單單這份心性,便是我那不成器的徒弟數年也學不會的。」

「只是可惜了呀,你的氣,並不平穩,是在畏懼我么?」

「也難怪,當年對你們,確實是狠了些,不過若對你們不夠狠,你們又怎麼能達到今日這個地步呢?」

「說來,你也是我半個徒弟,怎麼對我沒有半點感激,反而一見面,就流露出殺意來呢?」

他說話很平穩,聲音厚重,音色中帶着幾分沙啞,不過言語中那份調侃,卻是讓蘇羽微微眯起了眼睛。

對方對他的殺意,似乎很不屑?

這對於一個王者來說,是不能接受的。

哪怕是內心畏懼,哪怕是身負重傷,也不能接受。

所以,他微微抬手,黑刀上縈繞着淡淡的血腥氣息,直指林埭。

(本章完) 「先喝點粥吧,緩緩身子。」

知道陸川澤的脾性,要是不想說的事不管自己怎麼問他他都是不會說的。所以陸巧兒直接轉換思路,先一步關心起他的身體來。

身為地府使者,既然能夠吐血,想必也是一個難事,或許極為棘手。

陸川澤睜開眼,看到面前蹲著的陸巧兒后,眼中還有一陣恍惚,似乎透過陸巧兒看到了某個人。

自己當初最先開始見到嗜血咒的時候,是在鬼王身上看到的,而鬼王將嗜血咒,用在了他最為摯愛的地府上,防止三界中有天會出現異常,危害到地府安危。

只是他應該萬萬沒想到,自己千防萬防,最終還是沒防的住內部人。

陸川澤收回思緒,乖巧的接過陸巧兒遞過來的粥,小口小口的喝了起來。不遠處的黑狗看到這一幕,突然覺得自己有些多餘,便嘆了口氣起身打算去附近轉轉,看看情況。

「你會出現吐血的情況是因為我吧,那些黑影也是沖我來的是嗎?」

直到現在只剩下他們兩人,陸巧兒看著陸川澤認真的側臉,終究是忍不住將自己心中的疑惑給說了出來,語氣中透著無比的確定,一下讓陸川澤不知如何反應,只能直愣愣的看著她。

「雖然我不知道自己身上到底是有什麼東西讓他們這般窮追不捨的,我也不知道到底你是為了什麼而對我這麼好,但這一切如果就是我的宿命,那我也認了。」

看到陸川澤這副模樣,陸巧兒也知道自己猜測的應該是差不多接近了,便有些苦笑起來,似有看破紅塵的意味。

自從那晚一不小心的心動過後,陸川澤又恢復到了之前冷漠的狀態,饒是陸巧兒生性樂觀,在這種情況下也漸漸感到有些不對勁。

陸川澤接近自己,對自己特殊,是不是其實都是因為他有圖而來的?

「如果真是宿命,我也不會讓別人傷害到你。」

看到陸巧兒這麼無措,陸川澤再次說出了自己的決心,「雖然我不知道這些事情的真相到底是什麼,但是我正在查,相信很快就有結果了,到時候你也可以恢復到原來那平靜生活的模樣。」、

對於陸川澤打下的包票,陸巧兒並沒有想象中的那麼開心。

她總覺得陸川澤在避重就輕,回答一些有的沒的的,而最重要的那為什麼對她這麼好的問題卻選擇性忽略。

難不成這個問題他是故意逃避,原因真是自己誤打誤撞的猜對了?

「那今晚的事也是他們所為?」

雖然陸巧兒並沒有公然說出那個他是誰,但陸川澤還是一瞬間明白了,朝著她點了點頭。自己受到反噬,想必攻擊的那人情況也不會很好,至少和他差不多的下場。

這就是嗜血咒的魔力所在,保護物件,讓守護者和侵略者兩敗俱傷,是一個不到最後結果不可隨意使用的一項符咒。

但是現在,陸川澤依舊毫不猶豫地將他用在了藏館上,就如一開始鬼王義無反顧將嗜血咒用在地府中一樣。

不知道當初的鬼王,是不是也會像他現在這般,因為外人動不動的攻擊而遭受到創傷?

想到這,陸川澤看向陸巧兒的眼中不禁多了一抹心疼。可他終究是忘了,現如今最應該心疼的是他自己才對。

看到陸川澤如此耿直,陸巧兒真不知道自己是應該感到高興還是心酸。雖說兩者接近自己都是抱有目的性,但畢竟陸川澤這邊一直以來都是護著自己,從未在自己身上獲得什麼,這麼看來,兩者又有明顯的區別。

「這次精靈之旅,想必也是不簡單吧。」

陸巧兒側著腦袋發問,早已沒有了先前的痞性。能夠允許自己跟來,想必這次也應該和自己有關。

這次輪到陸川澤沉默了。

這次前往精靈一族確實不像和陸巧兒說的那般簡單,只是他們還沒到達目的地,就有人迫不及待地暗殺,那是不是能說明這背後的人心慌了,而自己現如今的方向是正確的。

「算了,不該問。」陸巧兒自嘲的笑了笑,似乎已然認清了自己的身份,「你把粥喝了,休息一下。」

陸巧兒說完后就直接起身回到了火堆旁,只留陸川澤直直地盯著她的背影,不知這一切該作何解釋。

坐在火堆旁的黑狗雖然沒有看到兩人之間到底發生了什麼,可看到回來后的陸巧兒臉色有些不太對,頓時也明白了。

「怎麼?那小子惹你不高興了?」

陸巧兒一回來就悶聲坐在火堆旁,拿著一根木條一直在那戳著,整個人顯得有些心不在焉。見狀,黑狗只能借著開玩笑的語氣調侃,試圖通過這種方法解開陸巧兒心中的不忿。

畢竟陸川澤身份特殊,有些時候為了陸巧兒的安全,選擇將所有的事藏在心中而不告訴對方,這種做法確實會單方面護住陸巧兒一段時間,但要是方式用的不對,那隻會讓兩人之間的距離越來越遠。

「哪敢啊,人家可是使者,我只是一個普通人類。」

陸巧兒說著這話的時候有些陰陽怪氣的,讓黑狗直接確定了事情的不對勁。

普通人類?!你老可不知道自己的身份到底有多尊貴吧!

黑狗暗自在心中吐槽著,可面上依舊是一副義憤填膺的模樣,似乎也是看不慣陸川澤的做法,「他真欺負你了?!我去給你撐撐腰!」

看到陸川澤已經清醒並且能自己拿著碗吃東西了,黑狗心中那塊石頭自然也就放下了,便像一開始那般和陸巧兒開著玩笑。

只是下一秒,陸巧兒突然正色起來,朝著陸川澤的方向點了點頭,「好啊,你去。」

黑狗:……

事態發展似乎有些不太對勁。

「算了算了,人家現在是傷者,怕說我佔便宜,要打也是要光明正大的打嘛。」

黑狗嘿嘿一笑,輕易的將這個話題給引了過去,成功收穫來自陸巧兒的一個白眼。

夜已然越來越深,周圍的環境在這時候夜顯得十分寂靜,輕易的就能聽到此起彼伏的鳥叫聲,周圍的環境在這安靜的環境中聽的一清二楚。三人簡單的交流了一下,決定三人輪流守夜,以免再次受到黑影團的襲擊。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小凶獸剛登場,大表兄周圍那群富家子們的眼睛就亮了,視線不斷地追着小豆角,對着珍奇的小妖獸產生了興趣,想着等教訓完落亦竹之後,就將這隻小東西帶回去玩玩。

「誒!你要是肯把那隻小妖獸作為賠禮放下,再給大爺我們叩三個響頭,我們就既往不咎,放你和三個情郎離開如何?」

聽到這裏三位將士瞬間就怒了,虎號軍的人向來血性,容不得別人侮辱,哪怕是皇兄貴侯,在他們眼裏也只有懂不懂得尊重人之分。

「落姑娘,我們三人只是受主帥……

《毒舌靈君要報恩》第二百四十九章全城戒備(下) 「啊!!!!你給我站住!」

長澤雅美正追着水上隼人打。

然而水上隼人哪有那麼容易就被她抓到啊,只見他閃轉騰挪,幾下功夫,長澤雅美沒有抓到他還不止,還把自己弄得氣喘吁吁、累得不行。

說起來也是慘,一心想着今天的拍攝為自己復仇的長澤雅美,不僅僅沒有復仇成功,反而被連續耍了三次。

她正常拍戲NG的時候都沒有剛剛那麼尷尬過!

「哈哈哈哈!」劇組其他工作人員一邊收拾著東西一邊笑着。

榮倉奈奈等人則是一邊吃着零食一邊為長澤雅美喊加油。

這樣兩個有趣的人在這樣有趣的劇組裏,正像是如魚得水,無論是演起戲來還是日常的相處,大家都顯得其樂融融。

在水上隼人心中,他對於導演成田岳是最滿意的。

平時積極吸取大家的意見和建議,指揮起劇組起來也顯得平易近人,尤其是在聽取水上隼人的計劃的時候特別地配合。

水上隼人甚至懷疑,成田岳導演在當導演之前,是不是在某些整蠱類的綜藝節目當過AD,畢竟他無論是提意見的時候,還是配合水上隼人的時候,每一個步驟的時間把握和台詞發揮都顯得那麼經驗老道。

能夠把長澤雅美騙成這樣,除了水上隼人自己表現不錯以外,成田岳導演也是發揮了很大的力量了。

長澤雅美也想到了這一點,可惜她哪敢去找導演算賬啊,所以只能追着水上隼人到處跑。

「停!停!停!」水上隼人伸手制止道。

「你!你站住我就停!」長澤雅美一邊喘著氣一邊回答道。

「等一下,等一下!」水上隼人強調道:「你先回答我幾個問題,如果你聽完了,還決定要追我,那我就不跑。」

「好…你、你說!」長澤雅美恨恨地看着水上隼人。

「首先,你為什麼要追着我跑?」

「因為!我想打你!」長澤雅美咬牙切齒道:「你放心,我不打你的臉!」

「為什麼想打我呢?」

「你難道不知道為什麼?!」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