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不是老色批的未婚妻?

2022 年 1 月 17 日

難道說他們是來千刀萬剮小美男的?

貓小九一把摟住小美男,然後關上門。

在屋子裏來回踱步。

怎麼辦?

要被抓住了?

有沒有後門?

後門咋也有人?

寧天玄看着在屋子裏來回踱步的貓小九,還有她雙手背在身後邁著輕盈的步子,他還是第一次見到有人這樣走路。

還有她一邊鼓著腮一邊瞪大眼睛。

他竟然覺得有些可愛。

這時鳳眸瞥到外面跪在地上的幾人,墨明、秦寧還有一個丫鬟?

怎麼回事?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康尼直接臉色一沉,威脅了起來。

「康尼先生,我很在乎這次合作!」

劉如意咬咬牙說:「我也是帶了很大的誠意來和你談的,對貴公司的品牌,我們很看好,我們公司從事國外名牌服裝代理已經七八年,不僅有豐富的經驗,還有成熟的銷售模式,和穩定的市場客戶資源!」

"在華夏,我們公司在服裝界也是很有實力的,超越我們的沒有幾家,如果我們這次合作成功,兩家公司強強聯手,對我們彼此都有很大的好處!」

「呵呵,劉總!」

康尼無所謂的笑道:「你們創意國際,雖然在中國市場你算是知名企業,但是,在全球市場根本算不得什麼,頂多說是三流公司,跟你跟你們合作不合作,對我們公司都沒什麼影響,我個人更不用說了!」說着康尼眯了眯,色眯眯的綠眼睛,笑道:「我們沒有你們中國人說話那麼含蓄,告訴你把,我之所以選中你們公司,是因為看中劉總的美色,只要你今天滿足了我,合作的事情不用談,陪我一晚,明天早

上就可以簽,價格還給你再讓百分之五個點,怎麼劉總,我一向對待中國姑娘都很大方的!」

說完康尼抓住了劉如意的小手。

「滾開!」

劉如意大怒,甩開康尼的手,端起面前的酒朝康尼摔了過去。

「死流氓……」

「哦,你這個瘋婆子!」

康尼氣惱的擦了把臉上的酒水起身,抓住了正要離去的劉如意。

「想走,沒那麼容易,今天留下來陪我那也別想去,你這個瘋婆子!」

「你這個洋畜生,在我們華夏還囂張,你找死啊你!」

劉黎明上前,指著康尼冷聲喝道:「把我們劉總鬆開,不然我打的連你爸媽都看不來,你是人,還是畜生!」

「混蛋,來人,把這小癟三敢罵我,給我轟出去,保鏢,保鏢!」

康尼有力的臂膀,把劉如意扯到身後,大叫了起來。

包間的門被人打開,兩名兩米余高,黑明發亮的黑人保鏢沖了進來。

擦拳磨掌一番,便要準備將劉黎明扔出去。

可是還沒有動手,劉黎明冷冷一笑,一石二鳥。

兩名保鏢,眼前一道殘影劃過。

兩人,不約而同的,都彎腰捂住自己的褲襠,吃痛的慘叫了起來。

康尼大吃一驚,綠眼睛睜的,比黃牛的眼睛還大的多,他連看都沒看見劉黎明什麼時候出手。

兩人都是他的貼身保鏢,功夫也很不錯,怎麼還沒動手就被對方,命中要害,這也太厲害了。

看劉黎明收拾完兩人,朝自己一步步逼近,康尼怕了慌忙鬆開劉如意。

「不……不……你不要過來,我是外商,是你們國家的貴客……」

劉黎明拳頭剛舉起,劉如意趕快跑上前勸說道:「黎明,被胡來,他是外商,打傷他,我們也會有很大的麻煩,這種人渣,沒必要和他計較,我沒事,走吧!」

「你……今天就饒你命,再讓我見到你,老子定閹了,你這個狗日的!」

劉黎明冷冷的看了眼膽戰心驚的康尼。

然後。拉着劉如意瀟灑的轉身離去。

「我開車吧!」

出了酒店,劉黎明打開車門。

"嗯!」

劉如意點點,將車鑰匙遞給了劉黎明,上車坐到副駕駛。

發動車子,劉如意坐在副駕駛,現在想起來還心有餘悸,如果今天不是劉黎明跟着,今天一定被那個洋鬼子吃了。

劉如意雖然平常說話很露骨,但並不是風花雪月,風塵女子。

"黎明,今天謝謝你,如果你不在,姐恐怕就被……」劉如意感激的說

「謝什麼!」

劉黎明淡淡的笑了笑說:「舉手之勞,以後出來談生意點……」

劉黎明說了一大堆關心的話,劉如意聽着心裏湧起一陣陣的感動。

不由自主的,劉如意將自己的臉頰靠在了劉黎明健壯的肩膀上。

劉黎明晚上想直接回林縣,劉如意硬是讓他留下。

第二天,清晨。

暖陽透過紗窗,照在臉上,劉黎明臉頰有點火熱,翻滾了下,而這時發現身邊軟綿綿的,感覺不是被子枕頭。

他還以為是心怡或者是,藍月,再或者是玉蓮,還有……

不管是眾多紅顏中的誰,都已經是自己的,劉黎明沒有追究,是其中的誰,就作怪了起來。

剛猥瑣了幾下,手感有點陌生,似乎從來沒有這種感覺,但感覺也不錯,他便沒有深究,迷迷糊糊的繼續了下去。

睡夢中的劉如意,正在甜蜜的夢鄉中,突然,感覺身上有什麼東西在作怪。

還以為是幻覺,但沒有多長時間,自己的心跳就加快了起來,她頓時有點害怕,就慌忙睜開了眼睛。

睜開眼,竟然是劉黎明躺在自己的床上。

而且,這個死孩子的手還伸到的自己的睡衣里。

「劉黎明!」

一聲尖叫,震耳欲聾。

接着。劉如意蹭的下坐來,扯住被子,將自己的身體裹得嚴嚴實實,然後使勁,一腳踹了出去。

「哎呀……」

「噗通……」

享受美感中的劉黎明,被著突如其來的一腳,踢的四腳朝天。

一下子醒來,原來不是在林縣,這是省城,劉如意的別墅,而且還是她的卧室,她的床。

「我的媽啊,闖禍了!」

「劉姐……對……對比起!」

劉黎明打了個哆嗦,一個骨碌爬起來,穿上褲頭撒腿跑。

「死孩子,給我站住……」

劉如意惱透了,準備開口叫罵,而這時,劉黎明已經跑出了卧室。

她想追,但還是沒去,追上又怎麼樣,反正已經被他沾了便宜。

躺在床上,劉如意欲哭無淚,原來看劉黎明還挺夠意思,沒想到今天可原形畢露了。

不過,仔細想想,男人不都是這樣。

孤男寡女。同處一室,一個男人真要沒一點邪念,那不是有病嘛?

再加上,昨天晚上這小子也沒有動自己。至於剛才的行為,也有情可願,男人一般早上精力旺盛,這是人體正常的表現,劉黎明一時間沒有控制住,也在情理之中,不能全怪他。 「精……」洛遠航頓了下,「今天一早不是已經送去了,不夠嗎?」

「洛總,那批精油質量不過關,沒法用啊!」

「不過關?從實驗室直接拉過去的,你跟我說不過關?」在客廳里來來回回的踱著步子,洛遠航焦躁無比,「是不是你們那邊自己出了問題,要推卸責任?」

「怎麼會呢洛總,最近訂單增多,廠里工人都是連夜開工的,我們都是按照流程來做的,更何況廠里是流水線,怎麼會我們出問題呢。要不,您親自過來看看?」

那邊也很委屈,畢竟出了問題,這個生產就會耽誤,訂單交貨一旦延誤,後果可是很嚴重的。

「好,我這就過去。」

掛了電話立刻穿衣服動身,江時薇穿著睡衣揉著眼從屋子裡出來,見他這般模樣,嘟起嘴,「這大半夜的,你要去哪兒啊?誰的電話啊?」

扭頭看了她一眼,洛遠航似想到了什麼,「你去換下衣服,跟我一起去,快!」

「我?!」指著自己的鼻子,瞌睡一下就醒了,江時薇不明所以,「我去哪兒啊?」

「去工廠!精油出問題了!」

不管江時薇怎麼不情願,到底還是被洛遠航拖著來到了廠里。

工廠裡面燈火通明,廠里負責人一看到他們,立刻就迎了上來,「洛總,你可算來了,你來看看!」

角落裡放了一整箱的精油,彎腰從其中隨手拿出一瓶,洛遠航擰著眉湊近聞了聞,「沒問題啊!」

負責人沒說話,轉頭又拿了成品過來遞給他,「您再試試這個。」

「咳,咳咳……」被味道刺激了下,他咳嗽了幾聲,掩著鼻,「怎麼這麼嗆,你們是不是稀釋環節出問題了?」

「現在都是機械化,我仔細都查過了,絕對是沒有問題的。依著我的經驗,應該是精油上出了問題,所以才會在成品上出現這麼大的差異。洛總,這批精油,還是咱們實驗室的出品嗎?」

面對對方的質疑,洛遠航扭頭看了一眼江時薇。

她原本只是站在一旁看著的,被他這樣看了一眼,一臉的無辜,「幹嘛?都還是按照以前的配方來做的,要有問題,也是配方的問題,不是我的問題。」

負責人:「……」

洛遠航:「……」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