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蘇超拿起另一份看了起來。

2022 年 1 月 17 日

口供不短,兩個人足足看了兩刻鐘,然後便震驚的看著對方,也沒有說話,只是交換了一下口供。

等兩人看完了手中的口供,程瘋子便嘆道:「四弟,敢情成國公是替你死的啊。」

蘇超也嘆了口氣,說道:「是啊,要是按照他們原本的計劃,死的應該是我,要不是趙佗突然臨時起意刺殺了成國公,那床弩的箭矢就射在我身上了。」

跟著他又是一聲笑,說道:「趙章同估計要恨死趙佗了,要不是趙佗想著把成國公之死栽贓到我的頭上,他趙章同也不會暴露出來。

不過如果是那樣的話,過幾天該死的就是我了。」

。 溫初柳所操作的貂蟬在花圈裏盡情舞蹈。

手速快得驚人!

時竹溪的貂蟬招架不住,很快被拿下了一血。

當【第一滴血】聲音響起的時候,全場安靜了。

因為溫初柳的貂蟬是滿血,而時竹溪的貂蟬卻已經倒在了花圈內。

溫初柳:……竹神你讓我的是不是?

時竹溪:……

彈幕里一片安靜,就像是昨天溫初柳在直播間里吃東西一樣的安靜。

直到彈幕里出現了一句「竹神這是在讓初夏吧?畢竟是女生。」

這一句話,就像是按下了開關鍵,彈幕瞬間炸出,就跟昨晚溫初柳直播間的那句「。。。」一樣。

「竹神好紳士!」

「初夏手速也太快了吧?這是單身多少年練出來的?」

「高手過招,招招致命。」

時竹溪看着灰色的屏幕,讚歎道:「操作很帥,手速很快,她很厲害。」

他沒有說自己讓她,也沒有埋怨這個號是新號,而是光明正大地承認自己技不如人。

電競就是這樣,敢玩就要承擔起輸的責任,輸了也別推脫責任,贏了也別以為自己帶動了全場,畢竟《王者》是個團隊遊戲。

時竹溪復活后,繼續跑去清兵線,漲經濟。

但是,他看着比自己高出300塊經濟的初夏之溫,總覺得莫名不順眼。

所以他又上前去,開大+加一套技能,趁著溫初柳還沒反應過來,直接弄掉她半條血。

但是滿級銘文和新手銘文還是有區別的,先不說溫初柳經濟比他高,但是溫初柳帶的是吸血銘文,而且還做了噬神之書。

所以,她回復血量的速度就比時竹溪快了很多。

當她反應過來后,直接開啟大招,然後又是一套接着一套的技能往時竹溪臉上甩。

【貂蟬擊殺貂蟬】

溫初柳看着屏幕里倒在花圈中央的屍體,覺得再打下去估計會傷到男神自尊,於是直接一波兵線推掉了敵方水晶。

【失敗】

彈幕:……這次還有什麼借口嗎?哦!可以這樣說!

「竹神畢竟玩得是刺客,法師玩得不好情有可原。」

「前面說的對,第一刺客就很好。」

「反正竹雲戰隊的法師有soso在,雖然soso比不過初夏,但好歹也是第三……排名前幾的刺客嘛!」

soso:朋友,請注意你的措辭。

時竹溪看着滿屏努力為他解釋的彈幕,他輕咳了一聲,為自己解釋道:「我現在只是在練手感……」

然而他這句話並沒有起到什麼解釋作用,彈幕反而發的更加愉快了。

「沒事沒事,竹神我們還有兩盤。」

「用刺客好好教育初夏!讓她皮!」

「接下來兩盤一定要打得初夏懷疑人生!」

這些彈幕里,有好幾個可以經常在溫初柳直播間看到的ID。

她的粉絲在竹神的直播里讓竹神教育她?

#假粉,絕逼是假的#

溫初柳默默在自己的直播間說道:「雖然說贏了竹神這件事情可以讓我嘚瑟一年,但是你們這些人,太過分了,到底是不是我粉絲?!假的是不是!」

。 大家收起漁桿順着河邊開始尋找退水后留下的水坑。

走了一百多米除了退水后留下的稀泥灘之外,一個水坑都沒有找到。

劉靚穎用樹枝刮掉涼鞋上的淤泥,皺眉說道:「走了這麼遠一個水坑都沒看到,我估計這被河邊可能就沒有水坑,我們還是回去不找了吧。」

王志亮突然說道:「我想起來了,在往下走兩百米左右的河邊,就有一片農民取土后留下的坑,我們去那裏看看。」

六人繼續走了兩百米左右,果然看到一片大小不一,形狀各異的水坑。

張大柱指著靠近河邊的水坑,說道:「這些靠近河邊的水坑明顯是被河水淹過的,說不定這些水坑中真的有魚呢!」

王志亮走到一個靠河邊的水坑邊,用漁桿向水坑裏戳了一下,說道:「水不深,我們只要下去摸摸就知道有沒有魚了。」

「好!」

除了劉靚穎外其他人答應一聲,脫下涼鞋后先伸腳在水坑邊試探了一下,發現水坑果然不深之後,撲通撲通就下到了水坑中。

這些水坑都是附近的農民取了上面那一層肥土后留下的,所以這個水坑不深,最深地方的誰也沒有沒過膝蓋。

蕭毅一邊走一邊用腳在水中攪著,這樣做不僅能驚動那些藏在水中的魚,還能將水攪得更加混濁讓水中的含氧量減少,讓藏在水中的魚因缺氧浮到水面,然後伸手抓就行了。

這種方法是在目前沒有任何捕魚工具情況下最好的,最實用的方法了。

突然蕭毅感覺到自己剛剛他的腳掌被什麼東西給梗著了,而且感覺梗着腳掌的東西還在動。

踩着魚了!

意識到自己腳底下踩着的是什麼東了的蕭毅,彎下腰雙手順着摸了到腳下被踩着的魚的頭部,一隻手扣住魚腮,另一手抓住路在腳掌外的魚尾將魚抓了上來。

這是一條有一尺多長的鯉魚,蕭毅顛了顛估出這條鯉魚大概在一斤半左右。

一斤多的鯉魚並不大,但是這鯉魚可是純野生的,味道可比那些用飼料餵養出來的好太多了。

大家見水還沒有混濁到魚自己浮上來的程度,蕭毅就抓到了一條一斤多的鯉魚,這說明這個水坑中有魚,於是小夥伴們的熱情頓時高漲,歡呼一聲攪動的更加賣力了。

「靚穎,我將魚丟給你,你接着哈!」蕭毅笑呵呵的對劉靚穎說道。

「別,你別丟給我!」劉靚穎大聲喊道。

那魚黏糊糊的還一大股腥味,要是被丟到身上,那魚腥味老半天都不會消散,劉靚穎才不願意蕭毅將魚丟向她呢。

水坑的面積本來就不大,隨着大家賣力的攪動,水坑中的水越來越混濁,混濁的水中的含氧量越來越少,水中的魚也開始浮出水面。

大家一邊繼續攪動,一邊順手將身邊浮起來的魚抓起來。

大家又攪動了十多分鐘后,整個水坑中的水渾濁的都快成泥漿了,此時水中根本沒一會兒大家都有了不同的收穫,多的抓了四五條,少的也抓了一兩條魚。

大家抓到的魚有大有小,最大的就是蕭毅最初踩到的那條一斤多的鯉魚,其他人抓到的基本上都的是鯽魚,這些鯽魚大的有五六兩,小的只有一二兩。

這個水坑中的於抓完后,大家又轉戰去了其他水坑,五個人忙了兩三個小時,一共攪了六個被河水淹沒過的小淺水坑。

這一通忙活大家的收穫也都十分豐厚,蕭毅除了最初抓的那條已經多爾鯉魚外,又抓到三條半斤以上的大鯽魚,三兩以上半斤以下的也抓到了十來條,三兩一下的就更多了有二十多條。

其他人的收穫也都不錯,大大小小加在一起每人都抓到了差不多十來斤魚。

這麼多魚和平時釣魚相比是非常豐厚了,平時釣魚能釣到幾條魚就已經很不錯了,沒想到就攪了幾個小水坑居然收穫到十來斤魚,這讓大家都非常高興。

此時已經晌午了,攪水又是一種很費力的體力活,此時大家肚子都餓了,於是決定將魚分瞭然後回家。

分完魚臨走的時候,張大柱看着幾個因為面積太大,水也比較深沒有攪過的大水坑,一臉可惜的說道:「還剩下那麼多水坑沒有攪真是可惜了,尤其是那些面積大水比較深的大水坑,我估計裏面的魚肯定比我們攪過的小水坑中的魚更多。」

蕭毅笑着說道:「你要是覺得可惜,吃了午飯後還可以來啊。」

張大柱道:「就這麼決定了,我吃完午飯後還來,你們呢?」

李軍說道:「回家后看吧,如果我爸媽不阻止的話,我也還來。」

「我也是!」王志亮和劉志祥也點着頭說道。

「蕭毅,劉靚穎,你們呢?」張大柱問道。

「肯定來啊!」蕭毅回答道。

蕭毅剛說完,劉靚穎就嘟著小嘴,不高興的問道:「蕭毅,下午你又不去補習功課嗎?」

蕭毅嘿嘿笑着說道:「今天這情況不是特殊嗎,下午我們就不補習了來抓魚吧。

你看還剩下那麼多水坑沒有抓,而剩下這些水坑中的魚肯定比我們現在抓得多,下午拿捕魚的工具來將剩下水坑中的魚全部抓回去,這樣以後好幾天就都可以改善生活了,你說對吧?」

劉靚穎跺著小腳丫,道:「不行!不就是點魚嗎?你想想,如果你學習好今後考上大學,出來就是拿高工資的國家幹部了,那時你想吃多少魚都能買到,現在你不好好補習,成績提升不上去,別說大學了高中都考不上,明年畢業后連工作都沒有,到時……」

聽着劉靚穎的說教,蕭毅癟了癟嘴,在心裏嘀咕著:「你個小丫頭片子不知道,等我們大學畢業后,大學生已經沒那麼吃香了。」

看到劉靚穎訓蕭毅,張大柱等人立馬起鬨。

李軍:「蕭毅,現在就有人管着你了,今後你娃的日子慘了!」

王志祥怪腔怪調地說道:「想想你今後被人管着不能出來玩的日子,我都替你覺得慘!」

。 墨卿淺知道雲沛辰可能是心情不好,可想來想去也不知道自己做了什麼事,說了什麼話惹他不快,但是她還知道遇見這樣的情況,先道歉絕對沒錯。

「對不起。」

雲沛辰面上閃過一絲詫異:「為什麼要說對不起?」

「因為我讓你不開心了……」

墨卿淺話還沒有說完,雲沛辰卻突然丟下筷子,甩了一句「我吃飽了,你隨意」就走進卧室,「嘭」地關上了門,留她一個人不知所措。

他確確實實是生氣了沒錯,但是為什麼?她只知道不道歉有錯,現在連道歉也有錯了嗎?

她想不通,只能把一切收拾乾淨,帶着萬分惆帳的心情回到了自己的家。這才發現陽台的窗戶已經關上了,想來是他吧。

她認識雲沛辰不算短,大概有兩三個月了,一直以來他都是彬彬有禮的紳士形象,這還是她第一次見他發這麼大的火,竟然直接摔筷子走人,實在是不符合他的行事作風。

「算了,反正我也已經道過歉,又不是什麼重要的人,想那麼多幹什麼。」她在心裏這樣勸慰著自己,只是心裏或多或少還是有些不舒服。

不過這也讓她堅定了一個想法——他不是他。如果是他絕對不會這樣對她,絕對不會這麼大聲的和她說話,絕對不會直接摔筷子一走了之,也絕對不會留她一個人不知所措。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