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的。」王遠點了點頭,看著韓衛激動的樣子,不由得一陣無語。

2022 年 1 月 17 日

怎麼感覺韓衛比韓曉珊本人還要激動啊,真是的死妹控。

「太謝謝你了。」韓衛稍微冷靜了一下以後,連忙對王遠道謝。

「沒事,主要還是你妹妹自己的原因,我只是稍微輔助一下而已。」王遠笑了笑說道。

「哈哈,不用多說了,我都知道。」韓衛大笑著說道。

後面,又和韓衛聊了一會後,在韓衛激動的神情之中,王遠掛斷了通訊。

而一邊,有一隻小蘿莉正眼巴巴的望著王遠。

「什麼覺醒了?她覺醒了超能?」何盈盈聽到王遠和韓衛的通訊,大概已經猜到了。

王遠點了點頭,忍不住把手伸到了小蘿莉的腦袋上:「對的,剛才她覺醒了。」

「這樣啊。。。唉。。。」小蘿莉嘟起了嘴巴,一臉的不開心。

自己都沒有覺醒呢。

雖然,現在一般的超能者,都基本不是何盈盈的對手。

何盈盈也挺滿意現狀的,但是看到別人覺醒了,也是忍不住羨慕啊。

特別還是一個她不喜歡的女人,在自己最喜歡的王遠哥哥的幫助下覺醒了。

小蘿莉何盈盈就感覺更加吃味了。

「好了,我先去恢復一下,等會就幫你洗滌身體了。」王遠看到小蘿莉吃味的樣子,忍不住笑了。

然後王遠的大手直接把小蘿莉一頭齊耳短髮給揉的亂七八糟。

「哎呀~王遠哥哥你好討厭啊!」小蘿莉有些抓狂。

雖然小蘿莉挺享受王遠揉頭髮的舉動的,但是只要王遠把她的頭髮揉的亂七八糟,小蘿莉就得抓狂。

。。。

夜。

很平靜。

給小蘿莉洗滌完身體之後,王遠自己修鍊到了深夜,才睡去。

經驗條已經快到達閾值了,十一級快了。

。。。

第二天一早,韓曉珊很早就出門了。

只來得及跟王遠和何盈盈匆匆打了一個招呼。

畢竟昨晚的事情,還得她回去一趟家族的大本營。

但是,韓曉珊現在一點都不慌,甚至還有點想笑。

如果,昨晚的事情一開始,還感覺稍微麻煩的話,那麼現在對於韓曉珊來說這就完全不是事了。

因為,她已經覺醒了!

自主覺醒!

還是異術類超能覺醒!

這一次,韓曉珊回去,不單單是為了昨晚的事情。

而這一次,韓曉珊要在根源上,解決這個問題。

自己和魏江的婚約!! 吳冀身為一名武道大師,自然認識許多大老闆和娛樂圈的名人!

甚至還在幾部影視劇裏面當過武術指導,拓寬了人脈!

現在正是用到這些人情的時候!

他雖然不知道嚮往是一個什麼節目,但徒弟一說是馬桶台那邊的,吳冀就放心道:「原來是馬桶台啊,他們的台長還跟我一起吃過飯,想讓我指點他兒子幾招呢!」

「那真是太好了!」

「你別着急,我這就聯繫王台長!」

吳冀說着,拿出手機來就拔出電話,並且很快就接通了,「王台長,有件事我想問一下,就是你們台有個節目是在桂北那邊做直播是吧……是這樣的,在節目中我看中了一樣東西,想麻煩你們的工作人員幫忙遞個電話,我想跟那位素人嘉賓聊兩句……啊,那就太好了,你兒子練習的事包在我身上了,絕對不會讓你失望的!」

掛了電話,吳冀道:「搞定了!」

接着,他拿過手機來仔細端詳著那把劍,雖然外頭銹跡斑斑,但以他的眼光,仍然能看得出來這是一把好劍!

如果任和風得到了這把劍,相信他的實力會更上一層樓,總算是對得起自己栽培他這十多年啦!

「你小子有福了!」吳冀說道:「這姑娘用這把劍來劈柴,明顯是不識貨的人,只要隨便給點錢,她就會急不可待地賣給我們,只要到了你手上,以你現在的實力,能跟我打個三百回合才會輸!」

任和風也變得興奮了起來,點點頭:「她住在鄉下,不需要給太高的價,一兩萬絕對可以了!」

在他的思想觀念裏面,住在鄉下的,能多有錢?

有錢人會到鄉下那種地方去遭罪?

正經有錢人誰會住在鄉下啊?

而此時,王台長那邊已經聯繫了何老師,並且讓他務必馬上跟吳冀聯繫!

吳冀的電話響了起來。

「喂,請問是吳大師嗎?」何老師問道!

「沒錯,是我讓你們台長聯繫你的!」吳冀說道:「請你把電話交給蘇女士,我有話要跟她說!」

何老師愣了一下!

這種互動方式沒有過啊!

更沒想到居然有人會聯繫台長,讓自己做着節目的過程就給對方打電話過去。

但是,資本的力量就是很強大!

連何老師也不能倖免!

於是他走過去對蘇語竹說道:「蘇小姐,我這裏有個朋友想要跟你聊聊,你看成嗎?」

這已經成為台交給何老師的任務了,所以他在用乞求的眼神!

「誰啊?要跟我說什麼?」蘇語竹問道。

她不習慣這樣,可是看何老師的樣子,又想幫她這個忙!

「一個老朋友,應該是看中了你家的某樣東西!」何老師說道!

「那好吧!」

蘇語竹接過電話,「喂你好?」

吳冀說道:「你剛才用來劈柴的這把劍我很喜歡,我想用兩萬塊錢買下來,我讓小何直接給你轉賬,你看如何?」

因為她用這麼好的劍來劈柴,吳冀斷定她不識貨。

更因為她住在鄉下,所以覺得2萬塊錢足夠打發她了。

而且自己怎麼說也是一個武道大師,還是一個識貨之人,所以說話的語氣就顯得有些傲慢。

覺得自己既讓對方得了好處,也能讓她手上的垃圾在自己這邊煥發光彩,功德無量呢!

甚至不想跟蘇語竹商量,不問她賣不賣,而是告訴她應該怎麼交易!

蘇語竹雖然是一個平易近人的人,可是當對方以一種居高臨下的姿態和語氣來跟自己說話的時候,她也不是什麼好說話的人!

說實在的,關於這把劍,老公並沒有說不能賣,也沒有說如果現世的話會造成什麼樣的後果!

反正也只是一把用來劈柴的工具而己,要是能賣出兩萬塊錢,蘇語竹的確是覺得賺到了!

可是她還是說道:「這把劍我劈柴劈得順手,所以不賣,謝謝你的喜歡!拜拜!」

然後把手機掛斷了還給何老師。

何老師看到蘇語竹這樣的反應,他知道自己剛才擔心的情況還是發生了!

像這種直接要自己在節目中這樣打電話過去的人,明顯平日裏面豪氣慣了,以為所有人都必需順着他。

如果不是因為台長親自出面,何老師也不打算鳥他的!

可是現在,因為自己的原因,讓蘇小姐不高興了!

「蘇小姐,那個人是不是說了什麼讓你不開心的話?」何老師小心翼翼地問道!

「說了,不過我也沒答應,懟了回去!」蘇語竹笑道,免得何老師過於自責!

「他說什麼了?」

「想買這把劍!」

「多少錢?」

「兩萬!以為有倆臭錢了不起啊?」蘇語竹說道!

而此時,吳冀任和風他們這邊,被蘇語竹直接掛斷了電話,任和風的暴脾氣就上來了!

「這女人,除了長得好看,啥也不是!」任和風指著屏幕說道:「兩萬塊都便宜她了,她居然不賣?」

吳冀也是坐在那裏,心裏很不高興,自己再怎麼說也是有頭有臉的人,還通過小何的電話聯繫她,她應該清楚自己的身分有多高!

結果她竟然不給自己面子?

這還是他頭一回受到這樣的打擊,心裏面自然有一口氣出不來!

「好,好啊!」吳冀凜然說道,椅子扶手都被他抓爆!

旁邊的那位客人看他們師徒兩個氣急敗壞的樣子,也知道了他們是想要買節目當中出現的一把兵器。

於是便出主意道:「吳大師,你們震威武館在羊城這邊也算是威名赫赫了,而嚮往節目是在桂北那邊,兩地相差也就幾百公里,相信那邊聽說過你們武館,幹嘛不直接報出名號?」

吳冀一想,覺得也對!

剛才的確是自己說話有點高高在上,太過命令的語氣了!

但吳冀並不覺得是因為這樣蘇語竹才斷然拒絕,而是因為自己沒報出名號。

相信她一聽到震威武館這四個字,絕對震聾發聵!

於是,吳冀拔打小何的電話。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