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兒,靈兒呢?」

2022 年 1 月 15 日

李元和大叔先後衝進來的時候,看到的就是三個人如同倉鼠一般,吃吃吃,吃吃吃。

「靈兒,你沒事吧?」

大叔跟李元愣了一下,然後兩個人湊了過去,一番檢查,發現陸靈一點事都沒有,鬆了口氣。

靜下來之後,他們也發現了那個陌生喪屍。

「大叔,李元哥哥,給你們介紹一下,小哥哥是我跟戚雲姐姐在種植園那邊遇到的,靈兒不小心撞了他,他不僅沒怪我,還給了我好多好吃的。」

看到兩人都在看新喪屍,陸靈自覺的介紹。

大叔和李元對視一眼,雖然這個喪屍看上去很乖巧,但是不知道為什麼就是給兩人一種違和感。

「你好,不知怎麼稱呼?」

大叔率先伸出手去。

「吼?」

那喪屍居然是還沒有恢復語言的,大叔又試著跟它交流,誰知他竟然是個連意識都沒有恢復的。

這怎麼可能!

看他剛剛的表現,怎麼都不像沒有意識的啊。

「大叔,怎麼了?」

見兩人愣住了,陸靈還以為他們私下說了什麼。

「沒事,既然靈兒喜歡這個朋友,那就讓他在這邊住幾天吧。」

大叔摸了摸陸靈的頭,明顯這個喪屍是有問題的,不過他一個空間系喪屍,左右也不可能對陸靈造成什麼傷害。

於是,新喪屍就在陸靈家住下了。

鑒於他沒有名字,陸靈給他取了個名字,陸果,因為他給陸靈吃了很多好吃的堅果,然後隨陸靈姓。

「小哥哥,你以後就叫陸果了,陸果哥哥,你喜歡這個名字嗎?」

第二次取名字的陸靈很開心,上一次,還是給大咪取名字。

陸果溫柔的看著陸靈,點了點頭,一副對這個名字很滿意的樣子。

雖然覺得這個名字很一眼難盡,陸果,果子?但是人家本屍沒有意見,其他人也不會說什麼。

陸果就這麼新鮮出爐了。

本以為是把這個有問題的喪屍給控制在手裡,第二天,大叔就意識到不對了。

早上,大家一起吃飯,大叔就眼睜睜看著那個陸果牽起陸靈的手,拉她去洗手,還親自給她擦。

擦完,給陸靈拉板凳,拿筷子,陸靈想吃什麼,下一秒就會被他夾到陸靈的碗里。

這熟悉的感覺,確定這個喪屍真的沒有恢復意識?確定他不是來當保姆的?

這還不是全部,吃完飯,陸果又親自拿紙給陸靈擦嘴,擦手,最後也不管別人是什麼樣,拉著陸靈就往旁邊客廳走。

大叔、李元、林子洛都傻眼了,他們為什麼有一種自家寶貝被搶走的感覺?

倒是旁邊的戚雲習以為常,畢竟前一天已經領教過了。。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緋雪神王控制着自己的心境,雙目閃爍靈芒,道:「我能感應到,黑暗深處蘊含匪夷所思的能量波動,空間和時間變化很詭異。劍界多半就在這裏了!」

石開神王笑道:「煜神王怕是做夢都想不到,竟是他自己將我們帶來了劍界。你們猜一猜,他待會兒會是什麼表情?」

「我死族的神石和財富資源,豈是那麼好拿的?」緋雪神王的四條手臂中,各自出現一件戰兵,都是次神級至尊聖器。

雪白的手臂上,閃爍暗紫色紋路。

「小心一些吧!煜神王這老傢伙有些道行,未必猜不到我們會跟在後面。」郭神王道。

石開神王道:「就算猜到又如何?在絕對的實力差距面前,他就是有萬般謀策,也無濟於事。」

「他們進入了,快跟上去。」

……

黑暗星門的確危險至極,上一次,被名劍神追殺,張若塵闖入進去一千多萬里,便遭遇各種兇險。

其中一些滅殺力量,對大神都能造成威脅。

此刻,在太清祖師的帶領下,他們已經深入了數億里。

這裏的空間,像是凝固,普通神靈的力量難以撼動。

神魂和精神力被嚴重壓制,難以探查到萬里之外。

越向深處,這種情況越是嚴重。

縱然是神尊,縱然已經來過多次,太清祖師依舊臉色凝重,不敢絲毫分心,叮囑道:「混亂空間地帶連綿三億里,這裏的空間很可怕,千萬別掉進去,否則會被困死在裏面。也可能被空間力量攪成碎片,乾坤無量的境界未必扛得住。」

「這麼可怕?是始祖遺地?」

煜神王持着神器「九宮神印」,更加謹慎。

「可怕程度,不輸始祖遺地。若是待會兒走散,按照我給你們的地圖,在斷天神梯會合。」

「到了!」

突然,太清祖師和煜神王速度大增,沖入進黑暗中的一片混亂空間地帶。

「他們已經察覺,追!」

地獄界三大神王加快速度,追入進去。

緋雪神王發出一道悶聲,繼而立即提醒:「不好,這裏的空間力量,比外面強了萬倍不止。空間裂縫能撕碎神王的神軀!」

「嘩!」

她祭出照天鏡,如一輪皎潔的神月升起。

鏡上散發出來的光芒,強行撕破這裏永夜般的黑暗,將一片廣闊的區域照亮。這光芒,讓他們的神魂,可以探查到更遠的地方。

到處都是空間碎片,與神魂無法探查的空間裂縫。

空間裂縫裏面散發出來的氣息,不是虛無力量,而是灰濛濛的氣霧。灰霧中,蘊含的死亡力量,讓緋雪這個死族神王都感到心悸。

是一種她從未見過的力量!

畢竟是一代神王,瞬間定住心神,回頭望去,卻發現石開神王離她越來越遠。

她去追。

空間不斷變換,她和石開神王的距離沒有拉近,反而越來越遠。

「有點意思!」

緋雪神王不再追,反而閉上雙目,盤膝坐下。

神魂念頭,猶如億萬根發光的頭髮,從她頭上生長出來,向四面八方蔓延出去,極為壯觀。

太清祖師和煜神王沒有真正進入混沌空間地帶,已退離出來,

只見。

一輛白骨鬼車,懸浮在黑暗中,停在他們前方。

鬼車下方的虛空,化為液態,像是一片冰冷的墨汁海洋。

郭神王道:「二位好算計,但你們能騙過他們,卻騙不了老夫。」

「他們若非利欲熏心,又怎麼會上當呢?」煜神王輕哼道。

太清祖師手持一柄木劍,大袖扶風,道:「這樣挺好,先送你上路,再對付他們,就容易多了!」

木劍舉過頭頂,引出一道白色雷電。

揮劍斬下,劍氣、電光、規則神紋如同浩蕩風暴,湧向白骨鬼車。

白骨鬼車是用一具具神骨鍛造而成。

每一根骨都浮現出黑色銘紋,這些神骨,全部活過來,口吐黑氣,嘴裏發出嘶吼聲。

「嘩!」

白骨鬼車的車簾掀開,一道鬼火幽光飛出,與白色雷電劍氣碰撞在一起。

轟鳴聲中,鬼火幽光化為一座萬丈高的銅門,如盾牌,將刺目的劍氣擋住。別的那些電光、規則神紋,則是被黑氣化解。

「盂蘭鬼城。」煜神王道。

「沒錯,好眼力!」

郭神王笑聲響起。

萬丈高的銅門後方,一道城池逐漸顯化出來,半虛半實,似金似石,宏偉壯麗,卻又有一種吞噬世間萬物的詭異感。

盂蘭鬼城曾是鬼族七大鬼城之一,在上古時,整座鬼城的鬼魂都在一夜之間被滅掉。

後來,這座鬼城也消失不見!

它不僅是一座鬼城,更是一件堪比神器的戰寶,比穆托戰神的那座古之諸天留下的戰法神殿,還要珍貴和強大。

煜神王低聲對太清祖師,道:「這下麻煩大了!執掌盂蘭鬼城,就算三打一,我們想要殺他,也難如登天。」

「一座鬼城而已,改不了他的命。」

太清祖師提劍向前,身形突然向左挪移出去,踩着錯亂空間,繞開盂蘭鬼城。

煜神王知曉,太清祖師是要近身攻擊郭神王,只有這樣才能發揮出劍修的優勢。

「九宮,八面來風。」

「定!」

九宮神印飛出去,衍化出乾、坎、艮、震、中、巽、離、坤九個空間世界,形成九種不同的景象,紫氣神壇、七星斗月、天鍾晨音、洛水川流……

各個方位,皆有神風吹去。

神器威能激發到極致,死死將盂蘭鬼城鎮壓。

張若塵遠遠退開,一道道恐怖絕倫的神力氣勁,衝擊他的太極圓圈。他如滄海巨浪中的一葉扁舟,難以定住身形。

「好強!」

張若塵喚出六劍護體,結成一座劍陣。

太清祖師繞過盂蘭鬼城,一劍破空,引動出無數道白色雷電劍芒,破開白骨鬼車外圍的濃密黑霧。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