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2 年 1 月 14 日

告別閆觀瀾出來,草草吃過午飯,趕往玄繕所在的醫院,踏點敲響他辦公室的門。

進去看到他正吃飯呢,可手裡還拿著文件看,一手胡亂把飯送進嘴裡,因為她進來轉過來的臉上,眉心緊鎖滿臉嚴肅。

她不贊同的一手奪過文件:「你不是不知道這樣吃飯對胃不好嗎?!什麼事能比身體重要!」

身為醫者,他怎麼會不知道這個道理,只是這事他責任重大:「你看看上面寫的什麼!」空了的手捧起飯盒,風捲殘雲的把剩下的飯菜扒拉到嘴裡,幾大口吞咽下去,指出他看到的疑點。

從今天發現疑點到剛剛,已經肯定是自己疏忽的責任,他已經在儘可能的清查事情,很快會有結果。

「全部都是光大醫院提供的器官捐贈者?一共幾起?」越看越懷疑,快速往下翻,這些捐贈者的年齡都不大,甚至有孕婦……

。 不是他有多大的毅力,也不是他多能忍耐疼痛,而是他害怕,他怕他要是交出來了,可能下一秒就被咔嚓了。

因為就在剛才,他親眼看到的,那長得跟個洋娃娃死的小女孩嫌棄黃毛太吵,直接用帶着手套的手輕飄飄的卸掉他的下巴!那聲音他光是聽着就覺得疼,所以,為了少遭罪,他只能忍着。

所以,當好奇的李豐在報警之後又偷偷轉回小巷子的時候,看到的就是剛才還氣焰囂張的五個混混,如今都躺在地上不知生死。

而他以為的受害者,之前還被幾人圍攻的人,此刻閑適在站在中間,似乎連髮絲都不曾亂過一般,見他出現,只懶散的撩起眼皮,隨後繼續慢條斯理的脫自己的手套。

李豐心口狂跳,別誤會,沒別的想法,他純屬被嚇的。

因為那個懶散的眼神,讓他有一種被死神盯上的感覺,只是一瞬間他渾身的寒毛都豎了起來。

黃昏的小巷,躺在地上的混混,以及站立在中間長相精緻可愛的少女,這個畫面在今後的很多年都刻在李豐的腦子裏,再也揮散不去。

「你沒事吧?」

受不了這份寂靜,李豐沒話找話的說道,說完就想把自己舌頭給咬掉,特么的這不是廢話嗎?只要眼睛不瞎都能看出來她沒事了,有事的是地上那幾隻。

至於是誰打的,這巷子裏還有別人嗎?

「你不是走了嗎?為什麼要回來?」

雲溪自然知道李豐不是愛管閑事的人,事實上他就是個弱雞,運動白痴,戰鬥渣這些她都知道,所以,他的去而復返才讓雲溪覺得奇怪。

「我報警了,警察一會就到……」

他才不會說是因為好奇,好奇心害死貓他已經領教到了,現在他該擔心的是,看到這個小女孩暴力的一面,會不會被滅口?

所以,看在他不是真的見死不救,已經報警的份上能不能繞過他?

「你是回來看熱鬧的?」

看着緊張的直往後退的李豐,雲溪歪了歪腦袋,表示完全不理解,既然害怕又為什麼回來?

「不是,我手機開了定位,方便警察叔叔儘快的找到地方。」

這是能隨便承認的嗎?哪怕剛開始他確實是因為好奇想看戲來着,但是這個時候堅決不能認。

「哦!謝謝!」

他在說謊,雲溪自然是知道的,不過,雲溪並不準備拆穿,反正只要不妨礙她就行了,正好,她也想將這幾個人送到警局去。

「不,不用謝。」

時間在躺在地上的幾人眼中彷彿被無限延長,變得格外的漫長,當警笛聲響起的時候,別說李豐了,就連地上躺着的大塊頭和黃毛等人都要喜極而泣。

不容易啊!真不容易啊,終於把警察叔叔盼來了。

以前他們見到警察就像是老鼠見到貓,那是有多快溜多快,可是這一刻,他們卻期待警察的到來。

因為,這樣就不用面對這個長相乖巧可愛,手段卻無比老練狠辣的女魔頭了。

當李毅接到堂弟的報案說有人在大學城附近聚眾鬥毆,自然不敢怠慢,急忙拉着小隊的人出警,以最快的速度趕到現場。

「小豐,怎麼回事?你沒事吧?」

看着還守着巷子口的堂弟,李毅沒等車停穩就急忙沖了過來,他這個堂弟可是家裏的寶貝,若是他在他的轄區出事了,不用別人,他老爸就能把他的皮給揭了。

「放心我沒事,就像我電話裏面說的一樣,我回去的時候無意間看到幾個混混在圍攻一個小女孩……」

後面的話,李豐已經說不下去了,因為一眾人已經看到了巷子中的情形。

一眾警察面面相噓,現場的畫面有點詭異?這情形跟他們知道的不一樣啊!這是被反推了?

尤其是躺在地上那幾個哭的鼻涕眼淚橫流,看到他們如同見了親爹親媽似的混混,可不就是在這一片最讓人頭疼的那幾個傢伙,幾乎已經都是他們警局的常客了。

「呦,我說你們怎麼不跑了呢!這是四肢都被人卸掉了啊!手法夠專業的啊!」

李毅跟大塊頭等人自然是打過很多次交道的,查看的幾人的傷口,確定沒有生命危險后,不由得出聲嘲諷。

屢教不改說的就是這幾個人,如今這樣子是踢到鐵板了?他們是不是該買一掛鞭炮慶祝一下?

若不是礙於身上的衣服,他們都想大笑三聲,果然惡人自有惡人磨,就該讓這幫傢伙吃點教訓才好,免得總是把他們警局當免費的食堂和旅館。

「李警官,我知道錯了,以後再也不敢了,你帶我走吧!什麼懲罰我都認了,我馬三發誓,以後一定痛改前非,若是再犯你們就把我斃了。」

向來天不怕地不怕的馬三已經嚇破膽子了,他這個人是無神論者,從來不相信什麼善惡皆有報,他只信他自己。

可是誰能告訴他,現在正一步步朝着他走來,走一步身上的肉就掉一塊的是什麼?是鬼啊!那張血肉模糊的臉,他死都不會忘記,那是他接任務以來唯一一次失誤、

那時候的他定力不夠,嚇得半死,最後直接一不做二不休,反正人已經死了,他為了掩蓋事情的真相,就將那個女人碎了喂狗。

可惜,手法太生疏了,到底還是露出了破綻,被逮住了,最後還是老大出面找人頂了缸才把他撈出來,之後他就跟在老大後面到現在。

他沒想到這個時候居然還會看到那個女人,天還沒黑呢!周圍還有這麼多警察圍着,最可怕的是好像只有他能看見,這怎麼能讓他不崩潰?

「你別來找我,我已經知道錯了,真的,這些年我也很自責,我真的不是故意殺你的,求你原諒我,我給你燒紙錢,你要什麼我給你燒什麼,要多少我給你燒多少,求你放過我吧,求求你……」

看着彷彿看到了什麼可怕的東西,不斷挪動受傷的身體妄圖後退的馬三,聽着他嘴裏的話語,李毅擰著眉頭,已經嗅到了不尋常的信息。裘笙緊張的看著自己的哥哥。不能答應施念這個惡毒的提議啊!哥哥說了,她的…

《病嬌男神超凶萌》第330章施念的器官,他勢在必得! 「是不是已經拿下了?」

電話里,馬洪濤聲音低沉,道:「是。」

「秦天和這兩個女人都已經被拿下,請三公子來現場驗收吧。」

「好!」

「我馬上過去!」齊春哈哈大笑,發動車子,咆哮著沖了進去。

直接把車子開進了車間。

情況怎麼有些不不對?

他看到那些受傷的手下,惶恐的跪成兩排,看過來的眼神,都充滿了異樣。

對面,馬洪濤高大的身軀僵立着,漲得臉通紅。

不過,看到蘇酥和宮麗,俏立在旁邊,他心花怒放,顧不得那麼多了。

美人和配方,馬上就是他的掌中之物。

齊春下車,快步走了過去,大聲道:「老馬,姓秦的呢?」

「已經殺了嗎?」

「嗨,早知道讓你留他一命,說不定還有用。」

「你別過來!」蘇酥喊了一聲,咬牙道:「你究竟是什麼人?」

「想要幹什麼?」

「我已經報警了,你……不要亂來!」

齊春得意的哈哈大笑:「報警?那邊我早就打好了招呼,你覺得有用嗎?」

「至於想幹什麼,這位小姐,你們來偷東西,我是來抓賊的啊。」

「沒想到,還是兩個美女賊,哈哈!」

宮麗咬牙道:「你別胡說!」

「這位是酥玉集團的董事長!」

「以她的身份,你要是敢動她,吃不了兜著走!」

齊春冷笑道:「當我傻子啊。」

「她怎麼可能是大名鼎鼎的酥玉集團董事長,在我眼裏,她就是個賊。」

「我到自己家裏抓賊,天經地義。誰也說不出別的來。」

「倒是你——」

齊春大聲道:「鄭吉,她就是你那個跟小白臉跑掉的老婆嗎?」

鄭吉跪在地上,聞言嚇了一跳,咬牙道:「是……是是是。」

齊春得意的道:「鄭吉是我的兄弟。他的老婆跟小白臉跑了,我自然要仗義勇為。」

「現在小白臉已經死了,小嫂子,你跟我走吧。」

「聽說你是酥玉集團的產品總監,說不定咱們可以在技術方面,好好的探討探討。」

宮麗怒道:「我跟你沒什麼好探討的!」

齊春得意的道:「既然這樣,那我就明白的告訴你。」

「把酥玉膏的配方拿出來,我就饒了你。」

「否則,你背叛我的兄弟,跟小白臉亂搞。這樣的女人,應該被浸豬籠!」

蘇酥終於明白了齊春的真實企圖。這個傢伙,假冒自己的產品,不知悔改就算了。

竟然,還想通過宮麗,搞到酥玉膏的真正配方!

真的是,狼子野心,無法無天啊!

她氣憤的道:「你死了心吧!」

「酥玉膏的配方,你永遠也別想得到。」

「還有,今天,你一定會得到報應!」

齊春的臉沉了下去,哼道:「死到臨頭,還跟我嘴硬!」

「老馬,把這兩個妞給我拿下。送到白馬會所,我會好好的招待她們!」

奇怪的是,老馬僵立着,咬牙不語。

「老馬,還愣著幹什麼?快動手啊!」齊春憤怒。

此刻,從老馬的身後,一個聲音悠悠的響起:「我媳婦說的不錯,今天,你一定會得到報應。」 費雪殆盡,捲簾飛揚跋扈,增加一倍人數不止,和戰神宮站在統一戰線不在少數,禹懸轡被圍困,卑微的鮮廉寡恥掀開什麼樣子,可惜沒有任何回應,只能打起來了,旁人都想隨波逐流,想觀摩一番,可乒乓打鬥激起了蓬蓬勃勃的燥熱內心,幾句不離,又和旁人打起來了,終於,星火燎原之勢,幾百人互相打鬥,人人心念青銅仙宮果然不好去來。

現場有如沸水瓢潑,一線皆是浪潮,互為犄角集團,乃至於各自為戰。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